订12期《英才》
8折优惠价为192元
订阅热线:
010-65545299


会员登陆
设为主页|英才新媒体|官方微博
首页 -> 思想者 -> 正文
尤金·克莱纳 被遗忘的硅谷鼻祖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 发布日期:2017-04-27 本文已被浏览2826次

  在风投界,红杉的偶像标签始终矗立。但是回首往昔,硅谷从零到一的推手却并非只是唐·瓦伦丁。

  对于硅谷这片富饶之地而言,尤金·克莱纳更像是将曾经的果园浇灌成培育科技巨擘沃土的园丁。

  

  不幸中的万幸

  克莱纳的童年是不幸的。1923年,克莱纳出生于维也纳一户富裕的犹太家庭,父亲是制鞋厂的老板,克莱纳的家境十分殷实。而正当克莱纳享受着富足的童年生活时,无情的战火点燃了欧洲大陆。

  纳粹的进驻令克莱纳的家族笼罩在一片恐慌中。在克莱纳的回忆中,犹太人被剥夺了正常生活的权利,小孩无法上学,甚至走在街上都会被无缘无故的暴揍。直到有一天,父亲被警察带走了,家也被洗劫一空。

  然而克莱纳家族不幸中的万幸。克莱纳后来回忆:“父亲告诉我们,他被捕的那一天,他和其他被捕的犹太人一起被带到了警察局,一个警官认识他,他说:‘克莱纳先生,你站错了地方,那是去集中营的。’我被放在了小偷那群人里,因此获救了。”一个月后,克莱纳父亲被放了出来。

  一名好心人的帮助令克莱纳一家从通向死亡的命运之路上转弯。多年后,这段经历仍令克莱纳眼中噙满泪水。

  途径比利时、西班牙、葡萄牙,一路辗转后,克莱纳一家来到了纽约,并最终定居。然而此时,虽然老克莱纳又经营起了一家制鞋厂,但是元气大伤的他再也没有恢复往昔风采。

  来到美国后,克莱纳适应的很快,不仅是生活上,思想觉悟上,克莱纳更是毫不犹豫的与美国人民站在了法西斯纳粹的对立面。虽然彼时还未成为美国公民,但是克莱纳毅然决然的参加了军队,并以优异的表现光荣退伍。

  正因如此,虽然克莱纳高中没有毕业。但是他获准通过特殊考试,顺利就读了布鲁克林工业大学。1948年,克莱纳获得机械工程学士学位,之后又获得纽约大学的工业工程硕士学位。

  在饱经恐慌的童年生活中,克莱纳变得内向而沉默。务实的他一心想过好日子,当一名踏踏实实的工程师。或许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虽然克莱纳绝非野心勃勃,但是一个又一个的机遇却向他纷至沓来。

  

  流芳千古的背叛

  结束了求学生涯,克莱纳进入西方电气公司工作。在这里,他遇到了“天才”科学家肖克利。

  放到今天,肖克利绝对是彼时自带高估值的创业者。他是20世纪美国的科学奇才,他发明了晶体管,贝尔实验室也因为他而名声大噪。

  然而手握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肖克利自信可以更有作为,他毅然离开了贝尔实验室,回到了当时还遍地是果园的老家圣克拉拉谷,也就是当今的硅谷创业。

  1956年,一路坦荡的肖克利因此晶体管的成就而获得了诺贝尔奖。随后他广发英雄帖,招募同道人。在诺贝尔光环下,8位才气出众的年轻人被他招入麾下。这其中就包括克莱纳,克莱纳彼时对肖克利的仰慕之情令他不顾家庭的反对从美国东海岸奔向西海岸。

  然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却也是隔行如隔山。科技界的巨人在商界却像是没长大的孩子。独断专行、蛮横无理。肖克利在商业管理上的建树实在令人大跌眼镜。手握一手好牌,却不知如何打出。

  仅仅1年时间。7位青年才俊因不堪忍受折磨而决议离去,在努力劝说肖克利最后一位门徒诺伊斯的同时,克莱纳也代表几位同伴寄出了求职信。

  收信方是克莱纳父亲的银行账户管理方——海登·斯通投资银行。正在7位“叛徒”忐忑等待回复的同时,这封信却引起了海登·斯通一位名叫阿尔特·洛克职员的注意,他最终将这封信的内容转述给了海登·斯通的老板巴德·科伊尔。

  二人很快便飞到了克莱纳及其同伴面前,并且向他们阐述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风投。而此时,那位最后的门徒也最终“倒戈”。

  8位叛徒与2位银行家最终在协议还未拟定之时便“歃血为盟”,而作为见证的仅仅是洛克兜里的十张一美元钞票。

  随后的故事,已经是人们再陌生不过的了,在遍访35家出资方后,仙童半导体正式创立,也标志着圣克拉拉谷就此作古,取而代之的则是当今大名鼎鼎的硅谷。

  

  创办KPCB

  离开曾经仰慕的偶像,克莱纳很快就适应了角色。只是那些墨守成规的公司运营模式在仙童的组织架构中逐渐被摒弃。

  仙童抛弃了头衔观念,这一硅谷革命的标志之一很快收到了好的效果。科学家们拥有10%的股份以及股票期权,与之对应的则是6个月之内,仙童就开始赚钱了。

  打天下易、守天下难。仙童毕竟是8个人创办的公司,最终也因意见不合,克莱纳选择了出走。

  随后克莱纳自己成立过公司,但是已近40的年龄,克莱纳似乎看到了更高级的追求——自己始终受惠于投资,为何不成为真正的投资人?

  企业家的角色已经不能满足克莱纳,他也想在这片沃土上培育出更多像自己一样的有志之士。1972年,他遇到了有着同样想法的托马斯·帕金斯。

  在朋友的撮合下,两位年轻人坐在了一起。相见恨晚的他们一见如故,当即决定创办一家投资公司,就是日后的KPCB。

  二人可谓是天衣无缝的搭档。性格上二人截然不同却相互制约,业务上二人各有所长可以互相补足。

  二人创办的KPCB虽然并未像红杉资本一样成为风投界的偶像。但他们也开创了很多时至今日仍在沿用的规则和制度。

  最为人熟知的就是以少量资金换取股份、提供全套咨询服务、有可能参与项目管理的投资方式。如今,我们称这样的模式为“天使投资”。

  在KPCB的投资名单中,亚马逊、谷歌、SUN、Netscape等公司赫然在列。

一键分享:                    加入收藏夹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

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全文检索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英才》杂志联系。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使用条件 | 隐私声明 英才杂志 版权所有2008-2013 京ICP备120052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5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