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银行保险

“不良”的真正危机

文|文晖 日期: 2012-07-31 浏览次数: 1881

  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资产在经历很长时间的“沉寂”后,再度出山。

  不良贷款和不良率双双骤升,从四大行到各个中小银行,一时间,整个行业内部“不良”这个词汇成为了禁忌,也成为了银行老总们紧锁眉头的唯一理由。

  截至今年4月,建行和中行不良率上升最快。截至今年4月底,建行不良贷款率为1.78%,较去年底上升0.45%;中行不良率0.91%,较去年底上升0.34%;农行和工行不良率分别为0.97%和0.91%,分别较上年末上升了0.06%和0.13%,农行上升最少。

  股份制银行中,浦发银行、深发展、广发银行的不良贷款增幅问题比较严重:广发银行不良率为2.89%,比上年末上升1.13%;深发展不良率为2%,上升0.9%;浦发银行不良率1.25%,上升0.61%;民生银行不良率为1.3%,上升0.59%。

  不过,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认为,中国银行业的风险被“不良贷款率”掩盖,称这是一个严重滞后的指标;标普也表示,中国内地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现金流被削弱,将导致今年银行业不良贷款逐步上升,全年提高2%-3%,银行业整体最高可达5%;IMF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警示,考虑到经济规模庞大而且对全球经济的系统重要性,中国的信贷状况需引起特别注意,并在增长疲软而房价下跌这一尾部风险情景下,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可能会攀升至高达8%。

  “不良”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不良”的谎言

  2011年末,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余额为1.19万亿元,同期的不良贷款余额为4279亿元,拨备覆盖率为278%。

  从数据上看,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绰绰有余。

  但这只能应付一般的情况,若再考虑宏观经济减速所带来的不确定性,2012年银行的日子不会再像2011年那样美好。

  2009年的4万亿刺激计划让中国各地方政府负债累累,高铁建设的大跃进也令铁道债雪上加霜,再加上房地产企业普遍的增杠杆行为,以及各地民间借贷危机中所暴露出来的与银行相关的风险敞口,时下中国银行业不良率虽低(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96%),但已深埋下陡升的种子。

  最为关键的是,受信贷管理体制影响,中国银行业所蕴藏的风险并不清晰,贷款分类的真实性存疑,这使得监管层很难提前预判风险集中爆发的时间,从而预先做好准备。

  不良真的不可控制吗?

  然而,熟悉银行业的人士都知道,控制不良率要通过贷前、贷中、贷后来实现。当下银行业在贷前的情况是,各大银行在投资项目上有取舍,他们多数选择大企业和与国家政策相符合的行业;即使选择一些非国企,也大都将贷款投资给那些同政府宏观经济刺激政策相适应的单位。这些企业大都有着良好现金流,比较合理的投资项目和相对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

  同时,一个数字游戏也在上演着:因为事实上的经济刺激,信贷增速的规模其实是不会减少的,因而人们很显然会做一道非常简单的数学题:贷款越多,分母越大,不良的比率就不会上升的特别快。

  此外,银行也不是“傻子”,各大银行在“叫苦不迭”的同时,更多地是积极采取保障自身利益的其他措施,比如银行大都会选择和担保公司的合作等等,通过利益驱使和合同条款的精心设计,将贷款风险转移,担保公司承担了比较大的风险,在贷款形式上的多样性选择,银行也会根据经济形势做出相关的业务调整,比如风险低的业务受到青睐,更不要忘记,银行正在加大中间业务的投入。

  对于“长袖善舞”的银行会计们来说,正是会计“游戏”允许银行用利润冲销不良,银行的拨备现在又非常高,所以不良是一个可以“调控”的事情。

  即使信贷真的出现地方政府不还债,这些其实不是银行考虑的问题,而是全国的问题。

  根据银监会数据,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总额为9.1万亿元,占GDP的23%,规模仍可控。2011年全年地方政府总收入为10万亿—11万亿元。中央政府资产负债规模和总体政府债务依然稳健。

  从资产方面来看,中央和地方政府拥有的国有资产规模庞大且还掌握着大量土地。央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外汇储备总额为3.2万亿美元,占GDP的91%。此外,地方政府税收增长强劲,上半年同比增长36%,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约1.5万亿-2万亿元。

  而对于地方风险,中央自然不会坐视不管。2011年7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密切关注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地方政府应确保按时偿债,并在对部分重大项目提供支持。监管部门应继续推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重组,包括要求地方政府提供更多抵押和现金流、将银行新增贷款仅限于那些具备充足现金覆盖的项目。

  很显然,银行的不良率真的会有增长,也许是“假摔”,不会那么耸人听闻。

  高华证券就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温和而非迅猛的不良贷款周期。理由是,中国仍有足够的GDP增长潜力及政策灵活性;近期财政收入增长强劲,而且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的规范、重组工作将继续推进,这都表明短期内不良贷款的生成将温和而不迅猛。如果CPI和房价压力减退,则政府政策将转向支持经济增长。此外,鉴于中国银行业的拨备前营业利润盈利能力及组合拨备水平高于亚太同业,而且不良贷款生成较为温和,中国银行业的每股盈利前景将较为稳健。

  不可否认,政府在政策上仍有余地通过刺激消费和财政政策来维持经济增长,毕竟中国企业的总体杠杆率仍低于200%,消费者和中央政府的资产负债状况仍然稳健。而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在内的政府总体负债占G D P的65%左右,仍低于国际通用的70% G D P的安全边界。因此,一旦经济大幅放缓,中国仍可以通过鼓励消费和更好地运用财政政策的手段来刺激经济增长。

  银行业真正需要担心的是利润下滑。

  真实的危机

  现在银行真正担心的是,只要中国经济能保持正常增长,银行业净利润呈现个位数增长是大概率事件,净利润不增长是小概率事件,应不会出现亏损以至于侵蚀净资产的情况。

  中国银行业高利润来源于如下制度基础:一是高度管制的金融市场。中国的金融资本市场依赖以银行为主导的间接融资体系,企业不得不依赖银行融资,但政府在金融市场开放上久拖不决。几年来难得开放的小额贷款公司依然被设以种种限制,造成合法的借贷资金极为紧张。许多中小企业不得不转向高利率的民间借贷,这在货币紧缩的情况下,进一步抬高了民间借贷利率,于是,银行业得以相应提高贷款利率,在扩大银行利润的同时压缩了企业的盈利空间;

  其二是异化的利率市场化改革。长期以来,受严格管制的中国银行业维持着3%左右的存贷款利差,银行业成了圈养的大肥猪。从1998年启动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一直局限在贷款利率市场化领域,而且越改越有利于银行业扩大存贷款利差空间。高达30万亿元的民间储蓄不仅无法享受存款利率市场化带来的保值收入,甚至还跑不过CPI;

  还有就是快速增长的货币供应机制。中国数十年的货币政策一直延续为经济增长服务的原则,尤其近几年来货币供应更是超高速的增长。货币供应的高速成长造就了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的膨胀。而贷款规模在不断扩大的利差的保驾护航下,大大提高了银行业的幸福指数。

  现在看来,物是人非。

  最近一个月,央行连续降息,然而,与降息本身相比,利率上限的放开对银行业产生冲击更大,将对银行成本管理与风险定价水平提出更高挑战。银行存款端成本未有明显下降的情况下,贷款收益率及债券、同业等资金业务受降息及信贷有效需求下降的影响很大,这将拖累银行2012、2013年净息差。

  从整体银行业的基本面来看,在整体宏观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政府正通过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经济提供动力,包括增加固定资产投资和降息以减少实体企业负担,这将有利于银行规模的稳定增长,并在一定程度上释放银行资产质量压力。但生息资产规模稳定增长和资产质量趋稳、不良率上升压力有所减弱将部分对冲对银行净利润的不利影响,这依然无法改变银行业景气度受降息影响。

  很现实的问题是,实体经济已经很难支持银行的高盈利。脱媒压力(所谓“金融脱媒”是指在金融管制的情况下,资金的供给绕开商业银行这个媒介体系,直接输送到需求方和融资者手里,造成资金的体外循环)推动存款成本长期上升。居民存款具有长期脱媒压力,而这种压力会改变当前银行存款成本明显低于货币市场利率的局面,促使二者的利差显著缩小,而在利率市场化国家中,存款成本与货币市场利率通常大体相当。

  今年一季度非银行类上市公司的E B I T /总资产已经与银行贷款利率出现倒挂。这一现象此前仅在2008年出现。这意味着实体经济盈利性已经完全不支持当前的融资成本,从而构成短期内贷款利率下降压力。过高的银行净利润占比不可持续。不论从短期因素,还是从长期因素来看,银行的高利润占比都是不可持续的。

  这一现象还可以看出,当前的金融垄断已经造成了重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反映了金融垄断的不合理性,是中国当前大量领域亟需通过改革来提升经济运行的合理性和效率的一种体现,并可以作为透视中国经济失衡程度的一个窗口,窥斑见豹。

  也许中国银行业真正该思考的是,下一个金矿究竟在哪儿?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
疫情冲击之下,如何帮助暂时遇到困难的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成为银行业关注的重点。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积极履行国有大行责任,各地分支机构金融服务持续加码,助力小微企业复工复产,为抗疫企业和受困企业提供坚实的金融保障。广东省分行:金融服务不间断为做好相关复工企业的金融服务,邮储银行广东省广州市分行提前行动,在春节假期便开始忙碌起来,由客户经理与相关企业逐一沟通,了解客户在春节期间的经营状况、节后复工安排、用款需...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署以及监管部门相关要求,精准对接抗疫企业,加大贷款支持力度,优化授信审批流程,加强利率优惠支持,全力为抗疫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坚决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据统计,从农历大年三十(1月24日)至2月16日,邮储银行已为疫情防控相关企业授信404亿元,完成贷款投放145亿元。精准对接 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在精准对接抗疫企业方面,邮...
从李佳琦直播带货,到盲盒潮玩圈粉无数,消费行业正展现出新的趋势。在资本市场上,大消费行情也是持续火爆。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中证消费指数自2017年以来上涨105.80%,同期上证综指微涨0.38%。由华安基金绩优基金经理陈媛管理的华安生态优先抓住了消费机会,在刚过去的2019年实现收益率71.10%,排名同类前10%。据了解,由陈媛掌舵的又一新产品华安优质生活1月20日起发行,该基金...
2020年新年伊始,深圳证券交易所组织召开“深市ETF市场发展座谈会”,深交所领导和基金公司、证券公司、托管银行代表出席了会议。在该会议上,深交所对于在2019年工作比较突出的公司和个人颁发了奖项,华安基金创业板50ETF荣获2019年度“最受投资者欢迎的ETF”,华安基金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助理总监苏卿云获得了2019年度“ETF大讲堂优秀讲师”。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华安基金等数十家基金管理公司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