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杂志
时人实录

那些年,我们混过的圈子

出自《英才》杂志2013年7月刊 日期: 2013-07-03 浏览次数: 3304

  主持人|本刊记者 修思禹

  嘉宾|子午线资本亚洲有限公司主席 邱致中

  中国欧美同学会副会长 王辉耀

  博谷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全球副总裁 洪新

  什么是圈子?

  并没有人给这两个字标准的定义。网上有句流行语:你的圈子对了,你的人生就对了。有心人还加以总结,普通人的圈子,谈论的是闲事,赚的是工资,想的是明天;生意人的圈子,谈论的是项目,赚的是利润,想的是下一年;事业人的圈子,谈论的是机会,赚的是财富,想的是未来和保障。

  中国早有句古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到今天,和谁在一起,似乎也真得越来越重要,因圈子而改变一个人的成长轨迹,决定一个人的人生成败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铁娘子》这部电影中,一位杂货店主的女儿,因以优异成绩考入牛津大学,改变了交际圈子,而一步步踏进政坛,最后成为了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但是,有一天权力放下时,也一样曲终人散。耄耋之年的撒切尔夫人罹患老年痴呆症,时常在幻觉和回忆中切换。77岁生日时,这位昔日交友广泛的女强人只收到4张生日贺卡。她将可怜的几张生日贺卡仔细摆放在壁炉台上。

  时空交换,屏幕前有多少人会担心有一天同她一样要承受孤独?想想,你的圈子真是属于你吗?

  圈子泛滥

  主持人:热衷于加入圈子的人通常是出于什么心理?

  邱致中:现在很多人喜欢归纳,并用一些段子来形容一些现象,有的甚至是为了写段子而制造现象。其实有些现象完全是人为的归纳,事实未必如此。我认为所谓的圈子理论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自古以来都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圈子不是现在才有的。圈子大概分两类:自然的圈子,某些人因为共同爱好或者其他共同点走到一起,加入这种圈子的人,一般都是凭兴趣,并不刻意;另一种就是不自然的圈子,为了某种目的刻意走到一起,并期待圈子带给他们利益,带有功利之心。

  洪新:我在美国的时候,遇到一件事情。一位公司的总经理为了进某个圈子,就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常打高尔夫球的附近买了房子,他以为一个星期至少会遇到这些人两次,自然就进了这个圈子。但是,后来这个圈子的人集体投票拒绝他加入。可见,西方人对圈子品质的要求。可是在国内,很多人想更急功近利地利用圈子。当然还有人是为了找到归属感,找到经验,找到共同价值观。让自己更舒服地融入当前的社会环境中。

  王辉耀:有的圈子是休闲的需要,大家平时很累,圈子里没有利害冲突,没有上下级。有的圈子是大家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标,是思想需要。还有人为了商业目的认识更多人,想接触对自己有帮助的人。

  主持人:在现实生活里,人们已经有了各种圈子,现在微博、微信又在形成各种圈子,现代人真得那么渴望交际吗?

  洪新:我觉得不完全是社交渴望,是有的人很有心机规划的做一些事情。有的人在微博上塑造形象的方式就是我粉谁,谁粉我。只要看他粉谁,就知道他想进哪个圈子,这些人有非常功利的标准存在。

  王辉耀:现在的确有一种圈子泛滥化,圈子太多反而让人无所适从。旧的圈子模式被冲淡,新的圈子模式不成熟。年轻人都玩互联网的圈子,但是老年人又不会玩。而且新技术让圈子成本和门槛降低,可能也会使人情变薄,真正意义上的圈子冲淡了。似乎是大家都在追求一种时髦,就像别人得了感冒,我不患不行。

  邱致中:这是一种很自然的规律。人类天生会有一种被组织化、被群体接受的欲望。很多人不想成为孤家寡人,更有些人还希望成为某些特定群体的一部分。现代媒介的发达只是帮助人们更快、更方便的交际。

  花钱买圈子

  主持人:有人说,有人脉就有机会,圈子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对人有帮助吗?还是只是中国特色?

  洪新:我是一个非常依赖朋友圈子做事的人。因为小的时候父母不在身边,陪伴我的人都是周围的朋友,朋友帮我忙,我也帮朋友忙。很多事情我都是通过圈子中的朋友做成的。在我所参与创办的FSDC海归俱乐部中,会员之间合作成功的事情很多。所以圈子一定在商业场对人很有帮助。

  现在在中国,企业做到一定影响力的时候,就想到“官”的问题。大家都有可能被一个不可预见的力量推翻的恐慌。所有企业家都有这样的想法。不管是大或者小,都会想到安全的问题。他们会想利用各种关系积累财富,准备后路。

  邱致中:当你在争取做一件事时,会发现如果找到一个圈子,里面有人跟你做的事有关系,那么你想做的事就会变得容易。改革开放之前,中国是计划经济,政府说了算,所谓的商业圈子是没用的。但是,现在经济开放、市场改革,大家都想努力多挣点钱,就会用各种方式、各种渠道来寻找生意的机会。国外也是一样。

  王辉耀:中国的确有比较浓的圈子文化,但发展不平衡。文化圈子比较少,商业的圈子比较多,甚至小老板交个钱进个圈子,只为跟领导照相。国外就比较成熟。他们很重视商业圈子,也很重视政治圈子、学术圈子。一个成熟的社会人脉关系就应该是圈子多样化,而不是只发展功利圈子。

  主持人:相对比较,你喜欢加入哪种性质的圈子?

  邱致中:为了业务需要我也会加入一些不自然的圈子。但这样的圈子大家目的性都很强。不是所有话题大家都喜欢,更不是所有时刻大家都在享受,可能有时,对有的人来说还是一种痛苦。所以我更喜欢在自然的圈子里,与志同道合的人交往。

  王辉耀:我比较喜欢大家有共同理想和理念,跟这些人交往我能获得一些启发性的东西,激发新的思路。其实,年轻时大家只单纯喜欢交朋友,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更喜欢与志同道合的人交往。

  洪新:当年,我们11个从海外归来的人,决定每个月第一个周六一起吃顿饭,只因为大家有共同语言,在一起可以聊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于是,就创立了FSDC海归俱乐部,现在已从最初的11个人,发展成了1400多人。活动也不再只拘泥于吃饭,但前提是“无目的交往”。这就是我喜欢的圈子。

  主持人:进入什么样的圈子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吗?

  邱致中:现在只要花钱什么头衔都能买到,包括某某委员都可以买到,还是什么身份的象征?自然的圈子没有身份之别,不自然的圈子,大家都是为了某些目的来的,花了成本进来的,除了说明有钱,还能说明什么呢?

  洪新:我的确见到有人利用圈子,把自己塑造成知名的人物,有一些这样“优秀”的人,把自己变成有“身份”的人。很有心机通过圈子做成事。但看到他(她)成长的人都清楚,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底线放在那。可能对他(她)来说的确是成功,但别人的眼光是不是能承受?自己心里是不是真得开心?我想这不是身份能平衡的。

  王辉耀:可能进了圈子就会认识一些“谁谁谁”。但是社会要靠做真事而存在的,圈子也是建立在实力和能力上的。花钱买进的圈子或者身份是不能持久的。

  圈子带来归属感

  主持人:为什么有那么多商业大佬也热衷于圈子?

  洪新:我觉得在大的会议中,很少能听到真实的声音。每个人都只是在描绘一个美好的故事。但是在圈子里,特别是小圈子里,不跟人说的那部分就可以说。

  对于那些教父级的企业,他们光环下面也有自己的烦恼,与他们层次不同的人是没办法体会的。只有跟他因为有同样地位,同样感触的人才会懂。他们许多心理压力释放的方向是一样的。在这个任何事情都要竞争的社会里,每个人有巨大的压力,能在圈子里找到归属感,会令人很舒服,大佬们也不例外。

  邱致中:对那些大佬们来说,也许并不需要在圈子中获得什么利益,没有功利都是自然的圈子,这就成了一种心理上的需要,想属于某一群体的归属感。

  王辉耀:中国企业家在政治上没地位,也不会受到特别的重视。所以他们需要提高社会知名度,树立自己的影响力。还有一些企业家,在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后,就有了被认可的需要。

  主持人:你觉得圈子文化在中国还会盛行多久?

  王辉耀:在中国,有一些人是在“混”圈子,只想着参加各种圈子找机会。但有的人可能是为了公益建立群体,推广精英思想,并且为打造行业的精英圈子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这也是一种社会力量的形成。

  其实企业家也要多考虑一些商业之外的事情,比如判断政府怎么想。如果天天打高尔夫,可能只是企业家,永远只是生意上的事。思路和眼界,是不会超越同行的,也不会成为一个真正有思想的企业家。中国企业家一定要跳出小的格局,要把各种圈子打通。捐座楼不如捐个政策研究的智库。生意是做不完的,而圈子会一直存在。

  洪新:中国社会从紧箍到改革开放,人所要结交圈子的必要性会越来越大。一些共同点可以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而科技手段又让圈子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平台。所以,我觉得圈子没有理由会消失。

  邱致中:一切随遇而安,顺其自然最好。圈子存在了几百年,未来也不会消失,特别是自然形成的圈子。但是对于不自然的圈子,一定会散的。当一个人有一天不需要这个圈子,比如他换了一个工作,或者他退休了,就不会再参加这个圈子,也不会有参加的兴趣。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25日,国信证券2021年度投资策略会在深圳拉开帷幕,此次会议以“数字浪潮”为主题,国信证券总裁邓舸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科技浪潮下的金融使命》的演讲。      金融行业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动力之中      邓舸指出,在即将迎来的新发展阶段,科技已成为推动各行各业发展的核心力量,金融行业也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
博世携两大展台参展:家电展台位于5.1B2-06,汽车展台位于1.2C6-001博世连续参展三年,携多款新品亮相:高效舒适采暖4.0系统、升降式吸油烟机、新一代传感器产品组合、车载计算平台解决方案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陈玉东博士:“中国市场正从疫情中快速恢复,为博世在华业务的发展提供蓬勃动力。”      中国,上海——全球领先的技术与服务供应商博世将于11月5...
2020年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疫情席卷、贸易摩擦、监管收紧。随着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双循环”国家战略的逐步推进,以及坚持“房住不炒”“因城施策”的地产调控主基调,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将迎来新的挑战与机遇。      2020年11月18日,由广东时代传媒集团主办,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时代数据承办的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
2020年11月5日,上海——随着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全球领先的生命科学企业拜耳连续第三年亮相进博会。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商联盟成员,拜耳今年进一步加大了参与力度,展台总面积扩大到前两届展台规模的两倍。其中,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的参展规模进一步扩大,围绕 “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全新企业愿景,拜耳通过一系列亮点展品和精彩活动,直观展示在医疗健康和农业领域的核心...
2020年10月22日,深圳科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思科技”)登陆科创板,股票代码:688788。截至今日上午收盘,科思科技涨120%,报于234元/股,市值达177亿元。华控基金作为科思科技的机构股东之一,与公司领导一起参加了上市活动。长期研究,有效筛选,精准投资      此前,华控基金所有上市的军工企业业绩均保持快速增长。对被投企业退出路径及时间的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