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没有人能救你!”

本刊记者·张小平 日期: 2004-06-02 浏览次数: 1447
  有时候我也感到自卑,但没有人能救你,能够救你的还是你自己。
  我现在绝对不像以前那样相信别人了,管理混乱给了坏人可乘有机。
  我现在不怕没人关注我,也不想见报。自己曾那么风光,现在变成这样,你说有什么脸见公众?
  
  跌倒的第3大富豪
  
  《英才》:1994年你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还记得当初入选的情况吗?
  冼笃信:我把自己的材料报到工商联,《福布斯》根据这个把我排在了第3位,五个亿的资产。实际上我是砍掉了一半。
  《英才》:后来再也没有上榜吗?
  冼笃信:没有。
  《英才》:你现在还关注“《福布斯》排行榜”吗?
  冼笃信:从1997年后我连问都不问!
  《英才》:为什么?
  冼笃信:因为自己没做好,所以对这些评比活动不感兴趣了。参加全国政协会不想再见记者。压力很大啊!作为一个代表,你一定要有实力。没有实力你凭什么跟人家在那里开会?
  《英才》:被排行榜“洗掉”以后,你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冼笃信: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一定要自强。我回到现实,惟一要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英才》:听说你写过一本自省的书?
  冼笃信:对。冼笃信不是一个骄傲的人,他能够承认自己曾经走过的弯路,同时对自己也是一种鞭策和鼓励。我敢于承认,敢于面对。
  《英才》:公开发表了吗?
  冼笃信:我印了几千份,送给朋友和客户。
  《英才》:在书里你把自己和刘永好、张宏伟进行了比较,你现在还和他们联系吗?
  冼笃信: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提醒自己,记住原来是什么样的位子?现在又是什么样的位子?
  《英才》:见到他们你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冼笃信:挺好。他们把我当老弟。他们两个也不骄傲,没有因为今天比我做得大就看低我。他们还是看好我、鼓励我。记得1990年参加一个新闻发布会,我、(刘)永好、(张)宏伟、韩伟四个都参加了。老实说,我的水平不如他们,于是把最难回答的问题给他们三人,我挑最容易对付的问题。我一贯都是这种心情,你比我厉害我承认。有时候我也感到自卑,但没有人能救你,能够救你的还是你自己。
  《英才》:在1994年牟其中排在你前面的第四位,也同样被认为是一个跌倒的企业家。你怎么看?
  冼笃信:牟其中我接触过几次,我认为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的思维方式很超前,但有一些事情偏离了实际。他是一个比较高傲的人。
  《英才》:在中国要成为一个富豪,你觉得应该具有哪些素质?
  冼笃信:很多没有读过书的人,他只要能够适应环境,就能够成功。一个人怎样才能成为大富豪?我认为是不能预定的。关键在于你是否能够把握得住机会。
  《英才》:平时看一些什么书?
  冼笃信:看的书还蛮多的。比如拿破仑的传记,亚历山大的传记,美国历代总统的传记。
  《英才》:你喜欢看帝王之书?
  冼笃信:看成功人士的传记,给我很多启发。那些吹牛、乱说的,我不喜欢。
  
  “我的心太软”
  
  《英才》:你的朋友似乎比较杂?
  冼笃信:我的朋友三教九流。江湖义气一直印在我的头脑里面。
  《英才》:这种江湖义气让你吃亏多还是受益多?
  冼笃信:吃亏多。
  《英才》:有人骗过你吗?
  冼笃信:太多了。
  《英才》:你的朋友为什么会出卖你?
  冼笃信:他们认为我起不来了,落井下石,捞一笔是一笔。
  《英才》:别人骗你,你没有还击过吗?
  冼笃信:除非迫不得已。
  《英才》:你没有一点防范意识吗?
  冼笃信:有时防不胜防啊!我太相信朋友了。
  《英才》:你现在还一味地相信别人吗?
  冼笃信:我现在绝对不像以前那样相信别人了,管理混乱给了坏人可乘有机。
  《英才》:你如何看待自己的性格?
  冼笃信:心太软。不光对男的,对女的也一样。我一旦交了女朋友,就很负责任,投入很深的感情。
  《英才》:一个性情中人?
  冼笃信:对。如果今天去吃饭,正好看见旁边一座有认识的人,只要我口袋里有钱,就会把单买了。
  《英才》:你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吗?
  冼笃信:在乎。一个人如果不在乎恐怕会做很多不该做的事;如果你在乎就会比较收敛。
  《英才》:你碰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想到谁?
  冼笃信:这一点我还没有认真考虑过。
  《英才》:会求助银行吗?
  冼笃信:不会。如果碰到资金紧张,一般会找朋友,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的人。
  《英才》:你很务实。
  冼笃信:如果你把车开到外面轮胎却爆了,你肯定会想到修车的;如果车掉到沟里面,我第一个想到就是赶快去找一些“盲流”抬上来。其他人是不会帮你抬的!
  《英才》:你被人骗过这么多次,有没有总结过?
  冼笃信:我觉得一辈子不被人骗是很难的。我们现在的公司是和政府一起投资的,在管理上比较规范,但江湖义气会伴随我一生!
  
  “有什么脸见公众”
  
  《英才》:从1996年你基本上就从公众的视线消失了。
  冼笃信:差不多。前几年新华社发了一篇文章,《冼笃信你到哪儿去了》;2003年《海口晚报》又发了一篇文章《冼笃信回到海南》,猜测我现在开始有没有什么大动作。
  《英才》:这几年你去哪里了?
  冼笃信:几年都在外省。我现在不怕没人关注我,也不想见报。自己曾那么风光,现在变成这样,你说有什么脸见公众?
  《英才》:那些地后来怎么处理的?
  冼笃信:政府都收回去了,现在可能又要还给我。我不在乎最终怎么处理,因为我必须重新走出一条路来。
  《英才》:你失意的时候曾经两次卖过奔驰车,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冼笃信:卖掉的当天换了另外一部车,心里真的很难受。我想总有一天要把它买回来。
  《英才》:现在为什么不买奔驰?
  冼笃信:奔驰车不是随便能坐的,它应该是企业成功人士的标志。我现在不配坐。
  《英才》:这几年你打算做什么项目?
  冼笃信:有一条高速公路穿过我的家乡,我想在这条路上开通一个路口,然后我们会建一条商业街,搞一个乡村俱乐部,里面有美食城和马会;另外汽车项目也正在启动。
  《英才》:资金怎么解决呢?
  冼笃信:首先我会把在湖南的项目卖掉,把资金挪过来,另外政府也给我一定的使用资金,银行也会有贷款,差不多有五个亿。
  《英才》:我看你们很多的项目都在起步,现在应该是最缺钱的时候?
  冼笃信:对。
  《英才》:你们还在找项目吗?
  冼笃信:想找一些能够尽早盈利的项目。
  《英才》:你是一个喜欢博大的人吗?
  冼笃信:一个项目能不能做大,这是我最先要考虑的。
  
  “不喜欢做海南首富”
  
  《英才》:怎么处理这些打天下的“老臣们”?
  冼笃信:基本上安置在原来的公司里面。后来成立的企业,我请的都是外人。现在的打字员是我哥哥的女儿,管档案的是我姐姐的女儿,但他们都在很低的位子上,不会起副作用。
  《英才》:你现在复出,有人评论,这仅仅是一种姿态而已。
  冼笃信:他们肯定有怀疑的眼光,因为毕竟摔倒了几次。摆姿态我能得到什么?我现在是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
  《英才》:听说你2004年决定不参加全国政协委员的推选了?
  冼笃信:对。一年之前我就开始考虑这件事了。因为我要把精力放在我的事业上,做大做强以后,我会再回来。
  《英才》:面对这么多的身份,你最喜欢哪个称号?
  冼笃信:我还是喜欢政协委员的称号。我参加政协有15年了,里面全都是各界的精英,我在里面学到了很多东西。
  《英才》:有人称你是“海南首富”。
  冼笃信:我不喜欢这个称号,听这个称号就眼睛发红、心里发跳。
  《英才》:这不是你的目标吗?
  冼笃信:目标肯定是,但它会带来太多的嫉妒和麻烦。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