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影响力

史玉柱:胆小的资本家

文|本刊记者 孙瑜 日期: 2011-05-04 浏览次数: 4739

  最近见到巨人网络董事长兼CEO史玉柱,是在《英才》举办的“企业家生活方式”活动现场。

  他和马云、牛根生、李连杰等一帮老友相谈甚欢。依旧红白配运动衫,依旧烟不离手。马云上台舞太极,他顺势抓拍一张帅照,通过iPhone上传到微博。“最近在微博上玩的有点过火”,他对《英才》记者说。

  史玉柱助理告诉《英才》记者,老板每天都玩《植物大战僵尸》。巨人的员工说,他是公司网游的首席体验官。巨人网络副总裁、《征途2》制作人纪学锋说,老板在游戏里扮的是“法师”。记者追问为什么?他笑说,此角色人傻钱多。

  玩,似乎是史玉柱的关键词。兴趣即工作,工作即生活,能有几个企业家如此?最关键的,他还资本雄厚。有个娱记问史玉柱,如果2012来了,你有没有10亿美元买票上诺亚方舟?“可能有吧”,他笑着含糊其辞。

  从公开的账面看:巨人网络201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公司现金储备9亿多美元;在民生银行公告增发股票后,健特公司宣布认购14.24亿股,每股4.57元,需65亿元。巨人网络和健特公司的控制人,毫无疑问是史玉柱。另外,他也参股了华夏银行和其他小的上市公司,只是交予团队打理,外界知悉不多。

  就像武侠里面的逍遥客一样,他无门无派,但武艺高强,所做之事皆是性情为之,其他门派都敬他三分。但是,他却说自己胆小。

  “我以前超胆大,现在属于超胆小”,史玉柱说。告别70层老巨人大厦的噩梦,巨人网络上海总部似从地上稳健长出,只有三层。史玉柱说他恐高,不过一种借喻。

  看起来很矛盾,史玉柱怎么可能真胆小?——资本市场动辄几十亿的运作规模;从《征途》到《征途2》,轮番颠覆网游商业模式;进入保健品和酒业时,两个业态的发展已是如日中天,一个胆小者何以敢进入?

  “过去,一年做十件事;后来,十年只做三件事”,他说,这就是胆小。而且,他一再强调,零负债、高变现能力。相对于游戏业兴衰的短周期,银行业更能持续增长,选择二级市场买卖,更容易变现,将此作为公司资金储备会更加稳健。透过这种组合,更见求稳之心。

  现在,史玉柱调侃自己:“我有点闲。保健品业务抽身已8年,一年参加一次年度会;网游业务,我唯一的工作是测试游戏,人事、财务、管理等早已交给刘伟总裁负责,他们做得比我好;投资业务:主投银行,投完后更没事做。”

  也许,正是他所谓的“胆小”,成全了当下的“逍遥”。

  资本 只玩大的

  “投资十个一亿的项目,肯定不如投一个十亿项目好,你投资一个十亿项目,可以天天盯着它,十个一亿的你盯都盯不过来”。

  今年1月7日,民生银行公告增发股票,健特公司认购14.24亿股并锁定期3年涉资65亿,健特公司以前主营业务脑白金,8年前出手该业务,该公司贷款为零,但对巨人旗下其他公司有不少债权债务,是巨人投资的主体。至此,巨人投资的超大型资本战舰再次浮出水面。

  其实,十年前,史玉柱就开始买卖股票,一直对“大手笔”情有独钟。

  对银行业的投资要追溯到民生银行的初创时期。当时,银行全部是国有,民营企业贷款是个难题。民营企业家(泰山会成员)聚会聊天,就提到应该有“自己”的银行,史玉柱说记不得谁提议的,反正大家越议越热闹,后找到工商联,继而打报告,最终获得批复。

  作为发起人之一,史玉柱一方提供了早期的25万元活动经费,后来再交注册资金时巨人大厦危机爆发了,便没能成为原始股东。如今,史玉柱不是前10大股东,但是18名董事中一名非执行董事。

后来,借由保健品业务获得大量现金储备,巨人再次恢复战斗力,史玉柱重新介入大宗交易,第一笔,买下四通拍卖的华夏银行股份,第二笔,买下首钢部分股份,成其大股东,紧接着是风能领域……

  除了偏爱上市银行的流动性和安全性,史玉柱在四五年前也投资了一些价格稍低、成本稍低的非上市银行,比如广西北部湾银行,当时占股9.9%,涉资30多亿元。

  对未来,他仍旧表示,投资重点在金融领域,涉及银行和保险。

  “银行业未来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尽量减少存贷利息的问题,要提高中间业务比重,不能过度依赖于存贷利息差,在这个上面,其实谁的机制灵活,谁就会走到前面去”,他依旧看好民生银行。

  外界有个说法是,从改革开放以来,所有外资来中国投资,然后算总共各赚到多少钱,发现外资在银行赚的钱加在一起和其他的几百个行业加在一起总和是相等的。史玉柱在过去十年的投资回报,由此可见一斑。

  尽管如此,他还是说自己胆小了。

  “我以前投一个项目,头脑发热的时候,在1993-1995年,什么可行性报告,我都不要,都是看面子上的东西,然后大家一起开会,一拍脑袋当场就决策,这个事就做了,资金就投下去了。现在,比如说我们65亿要投民生,就会思考到底有多大的风险,把所有都列出来,如果中国地震了怎么办?如果中国发生核战怎么办?如果中国发生重大经济危机怎么办?我们会想各种最坏的结果,胆子小了。以前,核战那么低的概率,不考虑。”

  有意思的是,让史玉柱最引以为豪的不是大手笔,而是自己恪守的理念是投资,非投机。因为,他过去十年,只“抛”过一次股票。

  那次抛售股票发生在金融危机来临之际。当时,史玉柱和团队、朋友、经济学家们一起研究,判断中国GDP可能出现负增长,就定了一条原则:抱着现金过冬。那一次,持有的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的股票大部分被套现。

  不过,回过头看当年的抛售时机,史玉柱也愿意承认是“胆小”过度了。

  值得注意的是,史玉柱十年来屡屡出手,却未涉足房地产半步。“其实房地产诱惑也相当多,我一直咬着牙不去做。”他说,他定了一条纪律,就是不熟悉的行业不去做,不喜欢的行业不做。早年,甚至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因为借钱到期还不上以地皮充抵,史玉柱也拒绝了。其实,当时地价抵债才几亿元,恰逢房地产低迷期,又在北京、上海核心区,时至今日,市场恐怕值500亿元。史玉柱说,他并不遗憾。

  是不是因为当年盖楼盖伤了?史玉柱说,这种可能性也有。

  经历过多元化经营切肤之痛的企业家很多,幸存下来的很少,再次轰轰烈烈成功的更少。在最困难的时候,史玉柱去过西藏,也到过寺庙,也跟一些喇嘛和活佛聊天,接触了佛家思想。他说,心态比以前更平和了,不会想去跟谁争什么,比如以前还会想,进入福布斯前100、前50名之类的事,现在这种想法没有了。

  当年在高负债之下为何不申请破产?“申请破产会失去信誉,以后无法在江湖混了”,这句话让无数粉丝高呼“威武”。

  游戏 不断玩“颠覆”

  与投资似乎不同,史玉柱说,巨人网络是玩出来的。

  史玉柱回忆说,当年盛大几个离职骨干,意图募集1500万创业,这几个人之前所研发的网络游戏他恰巧也玩过,而当期有现金,爱玩游戏的天性使然,于是即刻出手2000万,其中500万做预备费用。但没想到,游戏没开发出来,公司就快破产了,这才把史玉柱“逼”出来。

  在研究要不要追加投资时,史玉柱按照传统经验,最后判断团队可塑,而且核心竞争力可以打造成仿韩国的第二代网络游戏商业模式,即“免费网游”(道具收费)模式,便将该模式应用到《征途》中,对游戏进行改造,追加投资2000万。至2006年,史玉柱真正介入网络游戏公司的运营和管理。

  当时,网游业态中普遍流行的是时间点卡的商业模式,在一片喝倒彩声中,史玉柱率队抗压,将道具收费的《征途》从内测20万人带到210万人同时在线的巅峰纪录。

  从此,这位骨灰级玩家从保健品转战网游业,副业变成了主业。

  直到2011年3月30日,当纪学锋宣布第三代网游商业模式时,外界才意识到,史玉柱的门徒已始料不及的再次以颠覆出师。

  似乎,师徒二人的颠覆之举都与“胆小”无关。

  纪学锋说,“我们最先做免费模式,因此背负骂名,在2008年下半年,不仅是《征途》,其他游戏也在被玩家骂,史总带领我们思考,未来在哪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走的更快一些”。

  与不断将触角伸向影视、音乐的盛大和完美时空不同,史玉柱决心一根筋在网络游戏中走下去。

  经过三年的酝酿和改良,第三代网游商业模式更强调公平原则,在免费模式基础上,取消商城,官方不再出售道具,全部装备打怪掉落或任务产出,玩家通过互相交易获得装备道具,官方只收取5%的交易手续费。

  当然,除了商业模式的“攻势”,史玉柱还留了一招“防守”。

  从中国原创网游的发展看,续作不红,是个难以绕过的怪圈。为了防止“精品战略”可能产生的偏差,巨人网络对研发机制进行了改革:集团建立研发技术平台,各研发项目子公司化,集团出资占51%的股份,研发人员全员出资占49%。研发成功就由集团代理运营;研发失败子公司破产。如此一来,研发人员均有主人翁感,奖罚分明,处处开花。《征途2》就是在这种新机制下被发掘,才被列为公司重点推广网游。

  “在细节上,老板的眼睛很苛刻,和池宇峰、求伯君等大佬不同”纪学锋说,史玉柱玩游戏玩得很深,敢拍板,拍板快,极小的偏差,他一下就能发现。

  “研发人员全员集资300万元押宝于该研发,我也答应其前提条件:在产品没定型前,不许我玩,不许我说三道四。”为此,史玉柱还调侃说,“做人好失败啊。”

  玩笑归玩笑,史玉柱更大的布局,在于让公司摆脱对他的依赖,他必须锻炼这个团队。两年来,转型中出现波折,有一些成长上的,暂时性的,他说,这都难免。

  直到有一天,刘伟通知史玉柱,可以玩《征途2》,团队已不担心挨骂。史玉柱的“工作”才真正上演。

  从巨人网络公布的财报看,第四季度单季净利润3500万美元,同比增长16.9%,环比增长10.8%,现金储备9亿多美元。去年4个季度连续实现收入环比增长5%以上,显然已经走出网游业低谷,步入上升通道。巨人网络在纽交所挂牌,扣除现金储备后市盈率约6倍,无网络泡沫。

  如今,《征途2》苗头不错,最让史玉柱和纪学锋满意的是,玩家流失率低。史玉柱是浙江大学数学系学士,纪学锋是复旦大学数学系硕士。胆小还是胆大,师徒二人现在一切以网游数字说话,未来,一切以财报数字说话。

  独家对话

  关于企业家圈子

  《英才》:在中国企业家圈子里,你最欣赏谁?

  史玉柱:最欣赏柳传志和马云。柳传志,我更钦佩他做事的扎实风格和一些习惯,比如说他的企业文化确实做的很扎实。马云,战略很好,他能看到5年10年之后的事,几年前跟他聊的一些看法,现在都印证了。

  《英才》:你会和其他网游大佬们交流游戏吗?

  史玉柱:这两年少了,可能这两年公司大了,好像也都不玩游戏了,我试图聊过几次,他们对自己的产品也都不了解。你像陈天桥,一跟他聊,发现他更感兴趣的是湖南卫视等等。

  投资策略和建议

  《英才》:你选项目,更多地看团队,还是看行业前景?

  史玉柱:两个都要看,一个都不能少。第一要看团队,第二看行业前景,第三看项目前景,第四看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儿,稳不稳固,能不能保持。

  《英才》:无论是酒业、保健品还是网游,你都是后来者居上,总结过经验吗?

  史玉柱:第一,个人一定全身心关注做这件事;第二,多用团队的力量;第三,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把它用足。比如做保健品时,全国1800个县设了办事处,我们能把这些管理的井井有条,比国外的公司管理的好,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以前在全国做汉卡的时候,有过很多教训、很多体会。

  《英才》:巨人网络手握有60亿元现金?为什么不把资本玩的大一点?

  史玉柱:就是保守。我定的原则是,看准了再投,宁可错过机会。所以你看在网游业,比我们钱少很多的都四处出击,到处去投。但我们不求高速增长,但一定要求安全。

  《英才》:你怎么给自己定位的?

  史玉柱:现在是资本家,我在努力成为资本家。

  《英才》:你一直投资大项目,是不是不关注天使投资?

  史玉柱:天使投资其实正在搭班子,准备投入几千万。但不可能做的很大,因为天使投资风险很大。要用慈善的心态将钱投下去,因为明知道大部分钱回不来了。但是,具体运作时,要按正规的PE投资程序去走。至于结果怎么样?听天由命。不能定赚多少钱,积累多少财富的目标。

  《英才》:对创业团队,你会给哪些建议?

  史玉柱:不要定太高的目标,同时又想做很多事儿,要尽量专一去做好一件事,不要总是东山望着西山高。我看很多创业者一路走来,很多失败者是一个项目刚做的还不错,却兴趣转移了,同时做几件事,最后走了下坡路。我的建议,就是要把一件事做好做精。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5月25日,由全国工商联主办,全联城市基础设施商会、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服务中心承办的第12期德胜门大讲堂活动在京举办,德胜门大讲堂作为全国工商联服务“两个健康”的重要品牌活动,得到了民营企业家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和支持。为帮助企业界人士了解前沿技术及产业发展,本期德胜门大讲堂以“人工智能”为专题。全国工商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樊友山等有关领导嘉宾出席活动,大会以“主旨演讲和圆桌对话”的形式,邀请了多...
民营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我国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从证券市场来看,截至2019年4月底,已有2189家民营企业通过沪深交易所上市,家数占比达到60.6%,首次公开发行累计融资额超过1万亿元,且呈现...
长期以来,投资者对指数投资的认识还停留在一些传统的指数上,如上证180、沪深300、中证500等。这些指数具有比较好的市场代表性,成为了很多投资者进行资产配置的标配选择。但是,大多数投资者追求的是超越这些标准指数的超额收益,这也是普通指数基金难以吸引广大投资者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随着量化投资的兴起,一些能够带来超额收益的因子被挖掘出来,并在指数投资上得到应用,通过指数投资同样可以获得超额收益。人...
北京时间5月14日凌晨,明晟公司宣布,将把现有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一倍,即从5%提高至10%,同时以 10%的纳入因子纳入中国创业板大盘 A 股,本次调整将在5月28日收盘后生效。此次调整后将有26只A股(包括18只创业板个股)纳入MSCI中国指数,没有股票剔除。MSCI表示,本轮指数成分调整完成后,中国A股在MSCI中国指数和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总权重分别为5.25%和1.76%。这是今年A股...
5月14日,作为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开创者和领跑者,FESCO携手《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在北京成功举办第五届“人才经济论坛”。今年的人才经济论坛聚焦“人才长期战略——应对人口结构巨变”,探索劳动力老龄化背景下的多代际、多元化管理,制定面向未来的人才长期战略。全球高级人才管理与领导力发展领域顶尖专家,北京市人才工作局领导,以及来自平安集团、沃尔玛、北汽、丰田等国内外500强企业的高管,与数百位HR...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