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年度管理大会

重科技崛起

策划/整理|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7-01-17 浏览次数: 1670

  硅谷知名的投资人彼得·蒂尔曾经说过,眼下全球资本过多的进入到比特(byte)世界的创新当中,却忽视了物质与原子领域的创新投入。

  互联网的发展有目共睹,各类应用发展日新月异,但与此相对应的“重科技”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其中的典型代表芯片行业,作为泛IT、互联网的基础,起着基础支撑作用。但这并非是“重科技”的全部,新型能源、工业机器人等,都属“重科技”的范畴。

  随着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遭遇一定程度的瓶颈,全社会各行各业智能化、数据化、云端化迅速演进。重科技在变革时代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重科技机遇  

  熊群力|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

  我理解的重科技,更多是从对国计民生、国家科技实力、国家竞争力有巨大支持作用,并且带有基础性特征的技术或者产品的开发、发明。

  现在技术发展这么快,尤其是重科技这么重要,我们怎么能够开展重科技。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时点,要讲到三个方向:

  第一,需要有一批仰望星空的科学家。

  前一段时间我参加一个讨论,很有启发,我在集团内部说,希望我们的一些顶尖科学家,要与现在的市场保持距离,要仰望星空。因为科学的进步是一些人探索出来,更多的人才跟上去。

  第二,我们要学会把握世界发展的大势。我举一个例子,党的十八大以后,总书记提出太空是国家安全的新边疆。对我们来说,通讯行业就需要相应的变化。从二维到三维,整个网络的结构、网络的路由、通信的方式,各种各样的通信难点都出来了。

  它的发展,带动了一系列的技术进步,国家将其确定为重大工程之一,你会感受到,它是未来社会经济发展所需的技术牵引。

  第三,各种科技的交叉融合,是现在科技创新的重要动力和源泉。什么叫大数据?就是众多数据融合的结果,如果原来是N,可能产品N+1、N+2、N+3,甚至跟原来的数据完全不相关,产生新的数据。

  技术也是如此,学科的融合、技术的融合,行业的融合产生很多新的技术创造和发明,也就会推动社会新的进步。

  

  宋志平|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重科技不仅是解决国防、互联网等重要行业的尖端科技。

  大家觉得水泥是一个很传统的产业,但其中也有很多科技含量。比如水泥标号的问题,如今经济社会中大量使用低标号水泥,假定现在都改成高标号,就能减少40%石灰石的用量,同时可以减少40%二氧化碳的排放。大概4亿吨左右的二氧化碳。这样一个科技,其实影响非常深远。

  水泥行业在内的一些最新的技术,包括烧成技术、智能化技术,使得每一吨水泥,和过去相比减少30公斤标准煤的消耗。中国每年销售25亿吨水泥,每吨能减少30公斤煤的消耗,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科技建设方面,同样要重视这些“量大面广”产品的科技含量,因为这些可以为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

  赵伟国|紫光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重科技可以用20个字来概括:尖端科技,产业基础,资本密集,技术驱动,不可复制。

  什么叫尖端科技呢?比如现在集成电路的制造,在全球只有少数几个国家可以做,尖端到了原子的量级,几纳米的量级。这是最尖端的行业,远远超过发动机的复杂程度。

  第二,产业基础。集成电路是为整个IT和互联网产业提供基础性产品,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有电的地方,芯片就无处不在。

  第三,资本密集。紫光即将在武汉开工的工厂,总投资有240亿美元,第一期80亿美元,累计投资超过了三峡大坝,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单体投资项目。

  这个领域,我们还要做一个新的工厂,这个工厂如果能走通,还会再做一个工厂。大家的手机现在是64G、128G的硬盘容量,我想三年以后会是1000个G,手机永远不用删东西。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会带来大量的信息存储需要,这个领域发展非常快,全球只有美国、韩国和日本公司可以制造,中国公司完全是空白。

  第四,技术驱动。重科技企业主要不是靠商业模式的创新区发展,而是靠它的产品和技术,不断地往前推进。

  第五,不可复制。这个国家如果失去了重科技的企业,就很难再有同样的企业,比如在美国如果英特尔没有了,即使美国的创新能力再强,至少在短时期内,它无法再形成这样一个企业。

  

  葛小松|GIO华兴控股集团总裁

  目前我国接入互联网的总人数已经上升到了6.88亿,超过全国人口的半数,普通人享受着科技带来的便利。而作为投资者,应当去看看重科技对生活、经济的影响,以及其中的投资机会。

  重科技的发展,为生活提供了比较好的基础,在所有人享受互联网、新型产业所带来便利的同时,他们在芯片、新能源、机器人、数据储存等相关行业默默地耕耘。

  产业投资是我们一个主要的投资方向,如果说重科技是站在人们生活、消费、娱乐背后的力量,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重科技背后的力量,为重科技提供一定的资本支持。

  

  黄陈宏|戴尔大中华区总裁

  因为互联网的原因,各个行业的技术门槛越来越低,创新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多传统行业,根本不知道下一个竞争对手来自哪里。互联网公司正在向传统行业渗透,打进传统行业。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看到一个大趋势,整个社会呈现数字化的趋势。一个传统企业,如果你要走在时代前面,不被时代所淘汰,在数字化上面必须要做得很好。

  这个数字化,主要表现之一,就是怎么样把一个企业的业务放到云上,你的业务能否让大数据来做,需要一个非常坚强的IT系统来支撑,不管是哪一个传统行业。

  今天手机上的应用,每天接触的应用,都是跟今天的大数据、云有密切的关系,这些都与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

  

  陈玉东|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

  博世是一家创立了130年的企业,科技是其中最重要的企业文化。在重科技方面是立身之本,但同时也会往“软”的智能化方面去转化,这是向工业4.0方向发展的必然趋势。

  

  颠覆与渐进  

  熊群力: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一些核心的技术和一些关键的技术,需要通过自主创新来实现。2016年5月中央召开全国科技创新大会,将创新视作一个国家战略,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

  我曾经跟领导同志汇报过,电子信息这个领域,我们和西方发达国家的绝对距离,看起来是越来越短。但在电子信息这个领域里,需要并购在内的开放式、合作式的发展。

  只有合作和开放,才可以把国外一些好的东西,通过资本市场的方法,整合到我们的产业里,或者整合到我们的技术体系里,成为我们的一个组成部分。

  总之在重科技领域,真正核心的问题,首先一定要立足自主创新;第二在资本运作与科研合作方面,也要有开放的姿态。

  

  宋志平:一个企业要重视眼前的创新,也就是“持续性创新”,又要重视潜在的东西,就是新的、潜在的要发生的创新,现在叫“颠覆性创新”,可以把原有的格局颠覆掉。

  一个企业一直要把这两种创新方式摆好,又要做“矛”又要做“盾”。盾相当于持续性创新,像做汽油、汽车的,怎么把油的消耗降低,更少排放等,是持续性的创新;但是类似特斯拉这个电动汽车,实际上颠覆了传统的汽车,这就是颠覆性创新的范畴了。

  作为企业来讲,一方面要做日常的这些东西,同时还要看到最新的趋势性变化,又要投资这些变化,不能只满足于过去自己的这些东西。有本书叫《创新者的窘境》,就讲了创新的两难,我们需要在这两难里进行一些平衡,既要做矛,又要做盾。

  

  赵伟国:说商场如战场,其实最接近战争形态的是并购。

  在芯片行业里,很多东西恐怕只能通过国际收购来获取,因为这里面有非常高的技术、专利、团队的门槛。通过收购,可以较快速地进入高门槛领域。

  可以看到,戴尔670亿美元收购了EMC,安华高科300多亿美元收购了博通,最近高通470亿美元收购NXP。这种并购在高科技领域,尤其在集成电路领域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

  而收购的成功,最终取决于整合。整合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全世界企业都擅长整合,对整合的企业进行合并,是一件非常微妙,甚至非常凶险的事情。最好是通过业务的协同,利益的协同,包括文化的融合,让他们一起发展,而不是硬把他们按在一起。

  

  黄陈宏:刚开始的时候,雅虎是自己做搜索的。1990年代,到2000年的时候,他们觉得搜索这个事情没什么意义,需要存储费用投入巨大,吃力不讨好,就外包给了谷歌,当时一个月让谷歌付给他740万美元。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雅虎成就了今天的谷歌,我认为这就是重科技的重要性体现。

  

  深化国际合作  

  宋志平:中国建材在很多领域都有颠覆式创新的技术,绝大多数是采取开放性合作的方法。包括收购德国一家做光伏薄膜的公司,还有做风力发电叶片的一家设计公司,帮助中国建材向全球供应16G瓦的风力发电叶片。

  我们既要自己培育自己的核心专长,同时也应该打开大门,去开创一个开放性的创新平台,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将世界范围内的科技放中国的平台上来,这样可以加快中国公司的弯道超车速度。

  

  赵伟国:其实在创新领域,中国还有非常远的路要走。紫光集团在策略上更多地是通过和美国同行、美国公司去合作,更多地在行业中做一个追随者和平衡者。这种情况下,和国际先进的技术能力进行更多的合作和交流,避免我们走错路、走弯路是非常重要的。

  

  黄陈宏:云计算的发展中,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把企业的私有云IT架构搬到公有云上面,我们与几十家公司一起成立了一个产业联盟,一起来做这件事情。

  在这上面更进一层,建立整个生态系统。戴尔在厦门、上海等地建立了大型的研发、生产基地。戴尔今天在中国一秒钟就生产一台机器,都是用本地的产业链、生态系统来支撑。在人工智能方面、云计算发展、大数据发展方面,也希望能把整个生态系统建立起来。

  

  陈玉东:博世在中国有很多当地的合作伙伴,比如说目前最热门的自动驾驶,和中国、美国当地企业的合作,不是我们给他们技术,而是互相协同,一起来研发技术。

  比如说百度的无人驾驶车,里面就有博世的技术。但在信息技术、算法、人工智能,这些博世方面比较弱的地方他们来做。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25日,国信证券2021年度投资策略会在深圳拉开帷幕,此次会议以“数字浪潮”为主题,国信证券总裁邓舸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科技浪潮下的金融使命》的演讲。      金融行业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动力之中      邓舸指出,在即将迎来的新发展阶段,科技已成为推动各行各业发展的核心力量,金融行业也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
博世携两大展台参展:家电展台位于5.1B2-06,汽车展台位于1.2C6-001博世连续参展三年,携多款新品亮相:高效舒适采暖4.0系统、升降式吸油烟机、新一代传感器产品组合、车载计算平台解决方案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陈玉东博士:“中国市场正从疫情中快速恢复,为博世在华业务的发展提供蓬勃动力。”      中国,上海——全球领先的技术与服务供应商博世将于11月5...
2020年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疫情席卷、贸易摩擦、监管收紧。随着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双循环”国家战略的逐步推进,以及坚持“房住不炒”“因城施策”的地产调控主基调,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将迎来新的挑战与机遇。      2020年11月18日,由广东时代传媒集团主办,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时代数据承办的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
2020年11月5日,上海——随着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全球领先的生命科学企业拜耳连续第三年亮相进博会。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商联盟成员,拜耳今年进一步加大了参与力度,展台总面积扩大到前两届展台规模的两倍。其中,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的参展规模进一步扩大,围绕 “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全新企业愿景,拜耳通过一系列亮点展品和精彩活动,直观展示在医疗健康和农业领域的核心...
2020年10月22日,深圳科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思科技”)登陆科创板,股票代码:688788。截至今日上午收盘,科思科技涨120%,报于234元/股,市值达177亿元。华控基金作为科思科技的机构股东之一,与公司领导一起参加了上市活动。长期研究,有效筛选,精准投资      此前,华控基金所有上市的军工企业业绩均保持快速增长。对被投企业退出路径及时间的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