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公众公司

广汇能源 高杠杆押注天然气

文|本刊记者 王方玉 日期: 2019-10-28 浏览次数: 337

来自新疆的民营能源巨头广汇能源(600256.SH)正在被投资者所抛弃。其股价从4 月的最高点已下跌了25%,市值蒸发近70 亿。

暴跌起源于4 月的两个风险事件。4 月26 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两份民事裁定书。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查封、扣押、冻结广汇能源及其控股子公司广汇清洁炼化、广汇新能源共计约3.7 亿元财产。

就在一天之后,广汇能源收到上交所关于其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这份问询函一口气抛出了与毛利率、现金流、负债率、资产折旧等相关的14 个问题要求广汇能源详细披露,引起了投资者的广泛担忧。


高杠杆运行

从民事裁定书来看,广汇能源与中化二建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关于工程款的金额认定的纠纷,而并非是债务违约。

但市场担忧的是,账户冻结会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一旦企业的流动性出现问题,则很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 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广汇能源的资产负债率为64.24%,高于同行业水平。从负债结构来看,报告期末公司短期借款59.57 亿,同比增长20.57%, 最近一年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8.9 亿元,同比增长3.67%,流动负债占比呈上升趋势。同时,2018 年公司的财务费用高达10.54 亿元,占归母净利润的60.47%,整体的偿债压力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广汇能源早已经进入了借新债还旧债的阶段。其于2019年6 月发布的公告称,拟公开发行可转债,募资总额不超过33 亿元。其中,24 亿用于天然气及煤化工项目,而9亿元则用于偿还有息债务。

负债和财务费用背后,广汇能源的业绩表现却不尽人意。在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大涨之后,广汇能源今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64.2 亿元,同比增长了7.27%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82 亿元,同比下滑了9.7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 亿元,同比下滑11.4%。

广汇能源近年来每年均需支付大量利息支出,财务费用高企,直接影响到公司经营业绩。数据显示,广汇能源2016-2018 三年的财务费用分别高达5.437 亿元、10.05 亿元、10.54 亿元。而随着广汇能源盈利能力的下降,未来其债务偿还的压力也逐渐增加。


押注天然气业务

大量的利息支出与广汇能源在天然气产业上的押注不无关系。作为国内首个民营LNG 接收站的所有者,广汇能源在天然气生意上大举投资。

继2017 年6 月、2018 年11 月广汇启东LNG 接收站1、2 期投产之后,三期项目建设计划于2020 上半年投入使用。6 月发行的33 亿可转债方案中,其中5.6 亿元也将用于其在江苏南通的LNG 分销转运站项目。

尽管LNG 接收站盈利能力较强,预期回报较高,但这一重资产项目的投入加重了广汇能源的债务负担。其2015-2017 年的净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68.93%、69.99% 和68.06%。

在高负债的同时,又借钱开始新的重资产投入也已经是广汇能源的常规操作。

2015 年,在负债率高达68.93% 的情况下,广汇能源仍然借钱布局LNG接收站。截至2015 年末,广汇能源实际新增的融资总额就高达32.52 亿元。在此之上,广汇能源又制定了2016 年拟投资框架计划总额合计84.5 亿,新增融资净额34 亿元的投资计划。

在当时LNG 市场仍整体低迷的情况下,这一举动不啻为一场“豪赌”。幸运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煤改气”极大了地刺激了LNG 市场,也为广汇能源带来了不错的利润。

最近两年,国内天然气消费的持续快速增长,利用接收站进行LNG 贸易成为了利润丰厚的生意,尤其是在2017年末的取暖季,“煤改气”等原因造成国内LNG 价格一路飙升,广汇能源的天然气业务也创造了可观的利润。

从2016 年开始,天然气业务已占到广汇能源总营收的50% 以上,成为最主要的业务。

“突出发展天然气产业”也被广汇能源写入公司五年(2018-2022)发展战略。根据规划,广汇能源欲通过4-5年的发展,实现天然气收入占比达到70%-80%。

但LNG 行业的高度景气并未持续到2018 全年。在天然气保供等政策的影响下,国内LNG 价格并未出现暴涨情况,价格相对平稳。广汇能

源的天然气业务毛利率也由36.43%下降到了34.48%。

此外,随着新奥舟山LNG 接收站的投用与政策逐渐推动接收站对

外开放,LNG 接收站的稀缺性和价值也正在降低。未来几年,LNG 接收站还能否稳赚可能面临挑战。


母公司债务压力大

连续多年维持高负债率,关于广汇能源债务问题的质疑一直不断。今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广汇能源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都低于0.4,短期偿债能力十分堪忧。

同样维持高杠杆运作的还有广汇能源的母公司新疆广汇实业投资( 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广汇集团)。虽然去年9 月已经将40.964% 的股权卖予恒大集团,换取了145 亿的流动资金。但广汇集团的债务困局仍未解除。截至今年半年报发布,其仍然面临高达1744 亿元的负债,其中流动负债高达1185 亿元。

如此高的负债,也造成广汇集团的财务负担日趋沉重。2018 年广汇集团的财务费用高达58.62 亿,占其净利润比重达到116.2%。

高企的财务费用对于利润的侵蚀非常严重。广汇集团坐拥“A+H”股双上市平台、旗下拥有4 家上市公司,除了广汇能源外,还有广汇汽车(600297.SH)、广汇物流(600603.SH)、广汇宝信(01293.HK)。

虽然营收超过千亿,但广汇集团盈利能力十分羸弱,是大而不强的典型。2016-2018 年,广汇集团的营收分别高达1456 亿元、1764 亿元、1889 亿元,而归属于股东权益部分的净利润分别只有16.73 亿元、2.2 亿元、9.06 亿元。

杠杆率过高、财务费用高企、盈利能力偏弱,广汇能源与其母公司的困境大致相似。在当前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不少高杠杆扩张的能源企业出现债务违约,其中不乏永泰能源、宝塔石化等巨头企业。广汇能源的高杠杆扩张之路能走多远,有待时间的检验。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