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公众公司

永辉超市 金融野心

文|孙亚雄 日期: 2020-01-18 浏览次数: 140

创始人兄弟“分家”已过去近一年,永辉超市(601933.SH)一扫2018 年净利润下滑的阴霾,在2019 年10 月29 日向投资者们递交了一份颇为亮眼的成绩单。

2019 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入635.43 亿元, 同比增长20.59% ;实现扣非净利润12.69 亿元,同比增长45.81%。单季度来看,永辉超市第三季度的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3.67 亿元和1.06 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26% 和140.01%。

作为中国超市行业上市公司龙头的永辉超市,在10 亿级净利润的基础上完成大幅增长,实属不易。对比中百集团(000759.SZ)和人人乐(002336.SZ),两家公司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38 亿元和-1.35 亿元,而增速能够与之媲美的红旗连锁(002697.SZ),其净利润仅有永辉超市的三分之一不到。

因此,三季报公布的第二天,永辉超市股价上涨2.07%。然而在同一天,永辉超市被爆出旗下的新零售平台永辉云创原第四大股东今日资本将其持有股份的一半转让给了最大股东张轩宁。

随后永辉超市股价应声下跌,截至2019 年12 月2 日,公司股价跌幅近10%。永辉云创作为永辉超市在新零售领域拓展的主体,与横空出世的盒马鲜生等互联网企业主导的新零售企业相比,资本更青睐后者。

互联网的浪潮之下,传统零售遭受巨大冲击。永辉超市几经变革,借助互联网在不断扩充业务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质疑,除新零售业务外,布局长达4 年却并未有显著成效的金融业务也备受市场所诟病,而最早成立的保理子公司却似“目的不纯”。


保理疑云

保理作为发达国家偏爱的融资工具,近年来在国内快速兴起,2016 年以来,A 股上市公司直接或间接从事保理业务的越来越多,其中就包括永辉超市,但大部分上市公司的真正目的并非是提高资金的周转效率,而是另有目的。

通过保理业务虚增利润,是常用的手段之一,将坏账风险较大的应收账款出售给保理公司,从而避免计提坏账准备,实现虚增利润的作用。

来看永辉超市,旗下的永辉青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简称永辉保理)成立于2016 年3 月,对比成立前后发现,2017 年永辉超市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计提比例相较2016 年发生了巨大变化。

据披露,公司报告期内采用的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永辉保理成立后,永辉超市通过将应收账款转变为保理款大幅降低了计提比例,从而变相提高了利润。

报告显示,2016 年永辉超市1 年以内、1-2 年、2-3 年以及3 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分别为10%、20%、50% 和100%,但2017 年开始,保理款1% 的计提比例摊薄了1 年内的计提比例,从原有的10% 下降至3.66%。

事实上,1 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对于商超而言占比极低,高比例计提对于永辉而言意义并不大,而1 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超过九成,因此,永辉超市通过转换成保理款的方式能够大幅降低坏账准备,释放更多的利润。

随着时间的推移,永辉超市营收规模的不断增长,1 年内的应收账款不断增多,保理款低计提比例的“好处”也越发显著。从合计计提比例来看,该比例已从2016 年的5.09% 下降至2018 年的3.25%。

以2019 年中报为例,永辉超市的保理款、1 年以内应收账款分别为14.12 亿元、21.09 亿元,其中保理款占总应收账款比例高达65%,若将保理款按照原10% 的计提比例来测算,永辉超市将增加约1.2 亿元的坏账准备,约扣非净利润的10%。

纵向来看,永辉超市似有利用保理子公司来虚增利润之嫌,横向对比中百集团和红旗连锁,永辉超市在2018 年之前的应收账款计提方式相较于他们较为保守。不论是中百集团还是红旗连锁都将1 年内和1-2 年的坏账计提比例设为5% 和10%,仅有永辉超市的一半。

此外,2019 年8 月29 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永辉保理拟以永辉超市及其下属公司的供应链应收账款债权及其附属权益作为基础资产,发行供应链ABS 进行融资,总规模不超20 亿元。

永辉超市表示,利用供应链应收账款进行资产证券化,将应收账款转变为流动性较高的现金资产,可以拓宽融资渠道、盘活存量资产。然而,ABS 的核心为底层资产要能够提供稳定的现金流,因此,应收账款的确权成为关键。

总而言之,不论是保理还是ABS,其核心还是底层资产,2016 年至今通过保理来“玩转”财报的上市公司大有人在,如智度股份就通过保理公司接盘高风险应收账款从而实现“去坏账化”。


金融路径

事实上,在B 端,除了保理业务外,永辉超市还打造了供应链金融、商圈金融以及农业金融等业务,作为零售龙头的永辉超市有着独有的供应链优势,能够调用上下游相关企业资源,所以B 端金融业务的核心也在供应链金融。

而永辉超市在C 端的战火,早在2015 年就打响了。2015 年8 月,永辉超市成立了金融服务事业部,彼时正是国内消费金融崛起时期,时至今日,历时4 年发展的消费金融却并没有像苏宁、国美等零售巨头的金融业务那样具有存在感。

2018 年报显示,永辉超市云金板块业务累计注册客户数已达19.6 万,贷款金额18.90 亿元,贷款余额同比增长79%,实现营收9280 万元,同比增长83%,实现对外利润总额3377.7万元,同比增长97.26%。

尽管永辉超市云金(公司金融板块)业务的增长迅猛,但不论是营收、利润还是贷款余额与一般的消费金融公司差距显著,对比同时期成立的招联消费金融,2018 年的归母净利润和贷款余额分别为12.53 亿元和747 亿元。

事实上,永辉超市金融业务之所以发展缓慢,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对金融业务的发展略保守。然而,2019 年开始,永辉超市一改往日的保守风格,推出小辉付、小辉贷等服务,其云金业务也在期间爆发。

据半年报披露,永辉超市的累计注册客户数已达23.1 万, 全年累计支付146.3 亿元,贷款余额27.6 亿元, 不良率0.59%,贷款余额同比2018 年增长79%,营业收入10668.57万元,较2018 年增长181%。

可以看出用户超市在金融领域的野心,但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监管的不断加强,在整体行业下行时,大力拓展C 端业务本就是一件风险相对较大的事情,永辉超市在这个时点“搞事情”,是否一定程度上与新零售业务的失利有关?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