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公众公司

张江高科资本增肥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 日期: 2015-02-28 浏览次数: 2145

  2014年4月30日,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江高科,600895.SH)在发布的一则公告中,包含一项简短的人事变动:“董事会聘任葛培健为公司总经理,谷奕伟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

  一石击起千层浪。1965出生的谷奕伟,是2008年上海市第一个通过全球公开市场化招聘的上市公司总经理,之前,他一直在外企担任高管。而1957年出生的葛培健,上任之前是另一家本地国企上市公司——浦东建设(600284.SH)的董事长。这一变化,引起了投资者诸多揣测。江湖传言,空降葛培健到张江,是为了配合张江高科的彻底“变身”。

  作为首批国家级高新区,23年来,张江高科从未缺少过机遇。其体积在数次的变革中,逐渐壮大。但“健康”状况却并不乐观,至少从资本市场来看,张江高科的表现早已饱受诟病。

  “我是准备在浦东建设工作到退休的,没想到突然被调到这来(张江高科)当总经理。”葛培健对《英才》记者没有掩饰“空降兵”的身份。翻开葛培健的职业履历,选择他做“空降兵”的原因不言而喻。当年因为对企业运作有深厚的兴趣,葛培健被领导从政府部门推荐到浦发集团工作,并参与运作了浦东建设的整个上市过程。在葛培健履职浦东建设董事长期间,浦东建设净资产增加23倍。

  这个“空降兵”上任至今不到一年,便在资本市场“玩”的风声水起,加之政策优势和大环境的利好,张江高科在资本市场一路飙升,从2014年5月上任至2015年2月,张江高科市值翻了近3倍。同时,还发行了包括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超级短期融资券将近90亿人民币。

  是运气,还是能力?抑或风来了,猪都能飞?

  离岸创新

  2013年的硅谷报告中,张江被评价为是少数对其构成竞争的科技园区。但于硅谷而言,张江高科是后来者。美国硅谷早已成为国内省市扩张海外市场的必争之地。

  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葛培健刚刚从硅谷考察回沪。作为后来者,他很清楚,张江注定无法成为硅谷。“硅谷之行对我的思想冲击很大。但硅谷具备的诸多要素和资源配置,都是极难或者不可复制的”。

  不可复制,但可取经。葛培健在硅谷的一个活动中有一场演讲,本来PPT都准备好了,但现场气氛让他突发灵感,放弃了原有的讲稿,提出来一个新的观点——离岸创新,全球孵化。整合硅谷当地资源,进行先期培育。再结合产业投资,设立海外并购或境外引导基金,联合对硅谷孵化项目进行投资。到一定阶段,以收购兼并的方式进行产业整合或退出。

  2014年未,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容张江高科技园区。自贸试验区的核心就是要建立与国际接轨的投资贸易规则体系。这也就意味着,张江除了占据传统政策优势之外,又会多了一些叠加优势,比如,创新资本跨境流动便利化。注册在自贸区内的企业也可以开设境外账户,既缩短资本出海的时间,又可利用境内外两种市场,拥有双向资金池和资源。

  从理论上看,利用政策优势和互联网金融,实现葛培健的“离岸创新”模式确实非常有可能。

  但当下的张江,需要的不止是愿景。

  目前,在国家产业整体转型、宏观经济下滑的背景下,张江高科总收益的60%以上仍然靠租赁和销售。放眼看,这绝非长治久安之计。葛培健也直言产业地产的租赁和销售,不会是张江高科未来的发展战略。

  

  好故事不缺钱

  当创投们苦苦寻找项目时,天然优势助力张江吸引了大批的企业主动入驻。

  目前张江园区已进驻企业1905家。其中,上海的集成电路及生物医药产业,一半都在张江。

  “从某种程度上说,租赁和销售解决张江的现金流问题。但我们的最大价值和利润点绝对不是在地产上,而是在资本市场。未来我们会将产业地产和产业投资协同发展,与园区内的企业形成有机融合,共同在资本市场进行价值发现。”葛培健要求所有员工,都要有投行的思维、眼光和服务能力。

  比起遥远的硅谷,张江高科已经开始建立,满足产业链上不同成长阶段企业所需多级、多元投融资服务体系。为此,张江园区开发多种企业孵化模式,并成立了多家创投平台和产业基金,值得注意的是张江还参建了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

  除了直接投资,张江还利用产业地产优势,将产业地产的租赁收入,直接转化成园区企业的股权投资。

  葛培健还将手伸到了园区外,2014年7月25日,由他兼任董事长的浩成创投以1000万元的价格参与“新三板”上市公司点点客(430177)的定增。截至2015年1月,浩成创投持股对应市值增长6倍多。

  “浩成创投有20亿的创投资金,现在投了12个亿,直接投资18家公司,这些企业未来都有望通过新三板或主板实现上市退出,带给公司投资收益。”

  葛培健表示,未来三年,张江高科的产业投资收益一定会超过地产租售收入。

  “资本市场需要的是故事,好的故事从来不缺钱”。但当好故事和钱都不缺的时候,制度就变得尤为重要。

  葛培健对国企的诟病并不比普通人少,他自嘲说,自己只有1000万的自由投资权力,1000万以内的投资,他可以在两个星期内决策,但如果超过,没有两个月他搞不定。“一些优质的民营企业,听说我们是国有企业,根本就不给我们机会进入。无论从投资决策的效率、体制和机制,还是从资本市场接受的程序,我们都不占优势”。

  无论多少人真心想再造张江,制度都是逃不开的宿命。葛培健认为只有混合所有制改革,国企才能形成跟资本市场和国际资本市场有效对接。这也是近两年,国家提得最多的发展战略,但是真正实施起来的难度,不得而知。

  根据公开资料,葛培健与张江高科的骋任合同到2018年。三年时间。彼此的期待是否都能实现?至少我们现在看到他们都不想辜负对方。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