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投资

华尔街“搞定先生”芬克

文|本刊记者 赵文佳 日期: 2016-02-01 浏览次数: 1368

  万科无疑是最近资本市场上的热点之一,股票的停牌“锁住”了不少跟风的投资者,复牌祸福不定。但是有一家公司却在万科的股票上展示了精准的手法,据港交所披露,贝莱德公司(BlackRock)2015年12月16日持有万科H股占比7.17%,12月17日持股占比6.17%,减持了1%,这次减持几乎是在万科停牌前的股价最高点。而万科H股在今年1月6日复牌后,当日便大跌9.17%,第二日继续下跌……

  每当危机来临,不管是摩根大通的杰米·戴蒙、摩根士丹利的约翰·迈克这些华尔街巨头,还是爱尔兰、希腊等国家的政府机构,都会向一个人寻求建议和帮助。甚至据外媒报道,在去年中国股市持续大幅震荡期间,中国政府也邀请他讨论中国市场形势。这位神秘人物就是“华尔街的Mr. Fix-it(搞定先生)”—— 贝莱德联合创始人兼CEO,拉瑞·芬克(Larry Fink)。

  

  从功勋到弃徒

  芬克称得上全球金融界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如今已过耳顺之年的他依然掌管着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贝莱德,管理资产规模达5万亿美元左右。

  芬克出生于美国加州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的职业是皮鞋推销员和英语教师。上世纪80年代他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后,就进入了金融领域,成为第一波士顿的一名债券交易员。

  在第一波士顿,芬克从房地产抵押债券交易员开始做起。当时房地产抵押债券刚刚诞生,许多保险公司和银行出于规避风险的需要,都试图减少手中持有的抵押债权。

  而年轻的芬克却发现这其中暗含的机会,他带领特别团队开发出房地产抵押贷款债权凭证(CMO)。这次终于迎来了展示自己的机会,在此后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这一新产品即成为美国房贷债券市场的主流产品。仅此项业务就为第一波士顿银行进账达百万美元。

  首战告捷之后,芬克自然受到了公司高层的关注和赏识。不久,就被调到固定收益证券部门,负责分期贷款抵押债券(MBS)。这一次芬克依然没有辜负公司高层的期望,做出了十分突出的业绩,也正因为此,在28岁时芬克被破例提升为第一波士顿历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

  但金融是有风险的,“风险”在不久以后就给芬克狠狠上了一课。1986年,芬克领导的债券部门在一桩高风险交易中孤注一掷,结果惨赔100万美元。更让芬克没想到的是,第一波士顿很快对他做出了解职的决定。“我此前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第一波士顿,但我不会原谅他们突然间对我的全盘否定,并忘记了我曾为他们带来了多少收益。”芬克为此痛心至极。

  在消沉了两年之后,芬克决定东山再起,这次他不再为别人打工,而是选择了创业。1988年,芬克和雷曼兄弟的前交易员拉尔夫·索斯特恩(Ralph Schlosstein)共同创办了贝莱德。刚成立的贝莱德还获得了来自黑石的500万美元的投资,作为对价,贝莱德向黑石出让了40%的股份。为了节约成本,芬克把贝莱德总部也顺道安在了黑石的办公地。

  

  证明自己

  当时,资产管理还是一个很不起眼的领域,固定收益资产也不像股票交易那样,拥有炫目的光环。但是芬克率领贝莱德在资产管理领域异军突起,到了1994年,贝莱德的管理资产已经累积到200亿美元。

  随着贝莱德业务的迅速发展,其和黑石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日益紧张,掌管几百亿资金的芬克希望寻求贝莱德自身更大的独立性。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注定不会长久受制于华尔街老牌巨头之下,分手成为必然。最终的结果是,黑石将其在贝莱德的股份以2.4亿美元卖给了总部位于匹兹堡的PNC金融服务集团。

  “摆脱”黑石后,芬克需再一次证明自己及贝莱德公司。1995年,贝莱德打了一场轰动业界的成名之役:它帮助通用电气(GE)评估并处置了一笔价值100亿美元的不良抵押贷款证券资产组合,为通用电气避免了高达10亿美元的投资损失。

  此役之后,贝莱德开始以顶级资产管理公司的名声“耀威”于业内。随后,贝莱德的资产规模像滚雪球一样迅速壮大,此后数年管理资金规模攀升至万亿量级,华尔街一个新的巨头诞生。以至于黑石的施瓦茨曼后来也无奈坦承,贝莱德卖的太早了。

  而贝莱德成为华尔街巨人的一个重要方式和手段,就是用并购的方式吞并它的竞争者,2004年,贝莱德从MetLife手中以3.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State Street Research & Management;2006年,又以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林的投资部门。2010年,贝莱德收购数量占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1800起企业收购的5%。

  当然,人们并没有完全忘记芬克当初在第一波士顿的惨败,投资者对贝莱德的风险控制仍有顾虑,特别是管理规模迅速庞大时。而芬克自己也没忘记当年的惨痛教训,在贝莱德发展过程中他也特别注重风险的管控。

  2000年,芬克将贝莱德的分析师团队剥离出来,组建了贝莱德解决方案公司(BlackRock Solutions),并开发出一个被称作“阿拉丁”(Aladdin)的风险管理系统,拥有800名员工。

  如今的贝莱德管理拥有让业界惊叹的信息和架构优势,随着资产规模的扩大,贝莱德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用以追踪并衡量资产价值,尤其是固定收益和不良资产领域的资产价值。不管是私人金融公司还是美国政府所属部门,抑或是其他国家政府机构,贝莱德都能向其提供咨询、估值以及风险管理技能方面的服务。

  经历过风险的打击和快速发展的成果,现在掌控数万亿美元资产的芬克被问的最多的就是:如今的贝莱德会不会大而不倒。

  “我们是资产管理者,没有杠杆。4.8万亿美元是客户托付给我们的。我们必须按照统一的合同对这些资金进行投资,如果我们偏离了这个合同,就违背了受托职责……大而不倒是一个银行概念,我们不是银行。”芬克这样回答。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