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投资

不愿退休的克拉维斯

文|本刊记者 赵文佳 日期: 2016-05-31 浏览次数: 1783

  华尔街谁人不知KKR?

  近年来,这家老牌私募股权投资机构KKR开始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的投资,今年3月KKR联手阿里巴巴完成了对易果生鲜的C轮投资,成为国内生鲜电商行业迄今最大的一笔投资。并且,此后不久又推动易果生鲜与其在2013年投资的家电巨头海尔的战略合作。在创始人克拉维斯的带领下,KKR的业务边界已经变得越发宽广。

  

  杠杆收购之王

  “长期以来,人们通过提供少量资金、其余部分依靠贷款的方式来购买资产。但大多数人都是用这种方式来购买房屋和小型企业,而我们开创的方式将会获得更大利润。”KKR灵魂人物克拉维斯表示,正是通过一系列杠杆收购,成就了KKR的杠杆收购之王的地位。

  出生在美国一个犹太家庭的克拉维斯,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毕业后,在纽约的金融行业换了很多工作,最后和表兄罗伯茨加入了贝尔斯登的企业金融部,并在那里遇到了科尔伯格。

  1976年,克拉维斯、罗伯茨以及科尔伯格离开贝尔斯登,共同创建了KKR公司,以收购、重整企业为主营业务。

  顺应大势,创造潮流可谓是KKR成功的要素之一,在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杠杆交易开始频繁出现——在1981年,美国出现了近100起的杠杆交易,1982年,美国经济严重衰退,LBO交易上升到164起。1983年,美国又发生了230起杠杆收购。KKR正是因为大力参与其中而名利双收。

  但真正让KKR名扬四海的还是对食品和烟草大王雷诺兹·纳贝斯克的收购,这起被称为“世纪大收购”的杠杆收购,在上世纪80年代就动用资金达250亿美元,至今仍为美国历史最大杠杆收购案之一。

  当时的纳贝斯克每年可以产生10亿美元现金利润。1988年公司CEO约翰逊在美国运通公司、希尔森—莱曼—赫顿公司、所罗门兄弟公司等投资银行的支持下,提出以每股75美元的价格收购纳贝斯克的方案。但由于代表纳贝斯克方面利益的股东与约翰逊不和,对他提出的收购方案迟迟不表决。

  闻到风声的“野蛮人”KKR站到了纳贝斯克的“门口”。1989年协同华尔街的大牌投行美林、摩根士丹利,垃圾债券大王迈克尔·米尔肯、德崇等,KKR动用超过250亿美元天价完成了对纳贝斯克的收购。

  在收购投入的资金中, KKR本身只提供了20亿美元,辛迪加银团贷款145亿美元;德崇和美林提供了50亿美元的过桥贷款等。虽然整个收购涉及金额庞大,但KKR付出的代价却很小。正是藉此一役,KKR的知名度已经传出华尔街,开始为全世界所瞩目。

  虽然靠纳贝斯克的天价收购,让KKR收获了名誉和知名度,但这笔收购案的回报却并不如外界所想象的暴利。正如克拉维斯所言“当我收购一家企业时,不要祝贺我,等我卖出这家企业时,再来祝贺我。”有着理想的退出与回报,这才是完美的案例,而KKR收购劲霸电池,正是这样的案例。

  劲霸电池的业务状况良好,而且管理团队素质也很高,唯一的瓶颈就是规模太小,因为它仅仅是食品加工巨头克拉福特下属的一个事业部,而且与总公司的业务也毫无关联,以至于克拉福特计划将劲霸电池卖掉。

  得知此事的劲霸电池的总裁鲍伯·坎德向KKR等咨询MBO的可能性。最终KKR以18亿美元的出价拿下了劲霸电池。劲霸电池的35位高级管理人员也投入了大量现金参与其中,加上KKR分配的期权,管理层总共拥有劲霸电池9.85%的股权。

  而劲霸电池的管理层没有辜负KKR的期望。在收购完成后的第一年,劲霸电池的现金流就提高了50%,并以每年17%的速度增长。如此高速增长的现金流让公司很快偿还了收购产生的债务。另外,KKR还果断支持了管理层扩张企业的愿望,并充分对管理层放权。

  三年后,劲霸电池成功实施IPO,上市之后,KKR通过出售部分股份,成功收回了它投在公司的3.5亿美元资本金。

  上市五年后,KKR通过换股把劲霸电池卖给了吉列公司,通过陆续退出,KKR及周围的投资者总共从劲霸电池的收购交易中得到了23亿美元现金和价值15亿美元股票。而出售给吉列时,劲霸电池管理层的持股价值也翻了11倍。

  

  拓展新业务

  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数百个收购案例,也让KKR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收购原则,首先,目标公司必须有好的现金流特征,即现金流必须稳定,至少是可以预测的;第二,目标公司必须有3-5年的时间里大幅度降低债务水平从而提高股权价值的潜力;另外,目标公司有一位好的CEO或者至少有这样一位人选;此外,收购建议必须被目标公司的董事会接受,必须说服管理层入股。

  虽然在杠杆收购领域KKR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但是克拉维斯依然积极拓展杠杆收购业务以外的领域,“如果你所做的业务还只是百分之百地购买公司,那么你会错过许多其他赚钱的机会。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创造价值。”克拉维斯表示。

  因此,早在2006年,克拉维斯就开始着手创建KKR内部投资银行,以服务于集团投资的各企业。这个内部投资银行在初期为KKR收购业务提供融资,然后在KKR控股一家公司时,为该公司寻求再融资,最后在KKR准备卖出该公司时,帮助公司上市。

  2008年11月,KKR的内部投资银行成为Dollar General(KKR控股的公司之一)IPO主承销商,这是里程碑式的事件。Dollar General最终募集了7.16亿美元资金,KKR获得1000万美元承销服务费。

  在KKR工作已经40年的克拉维斯,如今已到古稀之年,并且积累起了数十亿美元的身家,但似乎丝毫没有退休的意思。“我喜欢变革,我喜欢迎接挑战。如果我们要进入一个业务并且要搞定它,我是真的喜欢它。”此前有记者问到他关于退休的问题时,克拉维斯如此回答。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0月26日,由全国工商联主办、全联房地产商会特色小镇分会、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中心共同承办的第十八期“德胜门大讲堂”在全国工商联机关大楼举行。大讲堂以“服务国家战略、践行民企责任”为主题,聚焦民营企业投身乡村振兴和特色小镇的探索与实践。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务副主席辜胜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徐乐江,国务院参事、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杜鹰,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党组成员...
今天的戴尔科技峰会,是最佳的科技领袖在最佳的时间、最佳的地点举行的盛会。新世纪以来,数字技术创新突飞猛进,交融应用,提高了生产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更为重要的是,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社会的商业模式。中国作为最大的创新基地和最大的科技市场,面临历史性的机遇,也面对历史性的挑战。一、 数字互联:规模化与新安全2005年,国际电信联盟ITU发布“互联网报告”,正式提出物联网的概念。此后的十几年,数...
10月25日,华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成功发行首单3年期金融债,发行价格为4.15%,认购倍数为3.48。此次金融债的发行得到了云南银监局、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及昆明中支等有关部门的指导和大力支持,公司上下高度重视,制定了科学的发行策略,通过与承销团和各类中介机构协同有序的高效配合,确保了金融债的发行。首单金融债的发行,进一步拓展了华夏金融租赁的中长期资金来源,有效提升了公司的市场形象,也为今后的发行工作...
今年前三季度投资收官,在震荡波动的市场环境中,华安基金凭借出色的投资管理能力,为投资者赚取了良好收益,且在行业内一直保持领先水平。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华安基金旗下权益类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达37.22%,在12家权益类基金大型公司中位居第2,排名全行业13/126。另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华安基金旗下共有30只产品年内收益率超30%,其中更有11只超50%,2只超60...
2019年9月25日上午,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厦门市政府指导,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母基金周刊》主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酒店正式开幕,峰会的联合主办方为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国都创投、梅花创投,近2000位LP/GP嘉宾相聚厦门。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强在开幕式上表示,厦门市金融增加值年均增幅达到19.2%,金融服务业营收2015年已经突破千亿...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