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投资

戴威 OFO用自行车影响世界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 日期: 2017-01-17 浏览次数: 2058

  公司成立至今,已经成功在包括北上广深等全国26座城市和200多所高校运营。拥有了超过700万的注册用户,连接单车数量达55万,C轮融资1.3亿美元。并于2016年底,OFO已走出中国开启了硅谷、伦敦、新加坡等海外城市服务的试运营。

  这些数字,均来自OFO 共享单车的公开数据。

  在数座城市的街头,随处可见一辆辆鲜艳的黄色自行车,它们成为了各种有短途需要的人群的代步工具。而这些“小黄车”背后的OFO共享单车创始人戴威,刚满26岁。

  4年前,戴威从北大本科毕业选择去了青海省一个贫困县支教,在那个物质匮乏到土豆蘸盐当菜的地方,教了一年的高一数学。3年前,他一边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读研究生,一边为帮助偏远地区孩子读书的公益梦想铺路。直到有一天,他募捐时遇到一个心直口快的投资人,毫不客气地告诉他:凭你们几个学生募捐,能有多大影响力?你应该先做事业,然后再用更大的影响力号召大家做公益。”一语惊醒梦中人。戴威开始尝试创业,并最终选择了他热爱的自行车。

   “刚出校门不久的你,怎么面对残酷的竞争?在中国,蓝海可能很快变红海,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你有信心吗?”对于《英才》记者的疑问,戴威并没有多解释,只简单地回了一句:“我比他们更懂也更热爱自行车,OFO的自行车也是最轻便舒适的。”

  对比过共享单车的几位消费者,也给出了同样的答案:“OFO确实比其它共享自行车更好骑。但是别人家的车也在慢慢更新换代。不知道OFO以后能不能发挥出更多的优势?”

  不久前,滴滴打车决定投资OFO,戴威和程维进行了几次深聊,他用受益匪浅形容这几次长谈。从汽车到自行车,连接会让世界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戴威与他的OFO又能走多远?

  《英才》:创业前只有过读书和教书经历的你,如何看待创业?

  戴威:创业不是目标,是一种方式。能够通过一种服务或产品,给社会提供更大的便利,是我人生比较渴望追求的事情,这就像去青海小镇支教一样。当时,我教的高一班上55个学生,没有一个人见过火车和银行。我们带他们去大城市参观,帮助他们完成一些小梦想。有人质疑说,这会不会给他们打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但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世界一直在进步,人不能逃避现实,应该更多了解世界。所以,创业和做公益一样,要有更多的正向激励。我也相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帮助别人或者为别人提供便利所带来的快乐,肯定是会超越拥有金钱的数字。

  《英才》:为什么想到做共享单车呢?

  戴威:因为我从小就热爱骑行。而且,当年在青海支教时,因为镇上缺水,我们想洗个热水澡都要骑车3个多小时到西宁去。那时候我觉得自行车这种交通工具太伟大了,能方便带我们到目的地。所以创业一开始也比较理想主义,做长途骑行,做了8个月,但因为比较小众,没有做起来。2015年5月,我们觉得在共享单车方向上,更能找突破点,就开始做共享单车。现在转型一年半,我觉得发展得还不错。

  《英才》:很多消费者反映你们的车不好找,是不是在布点方面不如竞争对手?

  戴威:我们是上线最早的共享单车,但之前我们一直在做校园,而且做的非常好,占有率也特别高。2016年10月才开始做城市,所以城市消费者会感觉OFO的车没有那么多。毕竟有的公司已经做了9个月,我们才做了2个多月,不可能一下子把人家9个月的路都走完,但我相信4、5个月之后市场占有率会有很大的变化。目前,我们已经与广州珠海区政府和深圳地铁达成了战略协议。在硅谷、伦敦、新加坡等海外城市服务也开始了试运营。

  《英才》:现在市场上出现了各种不同公司的共享单车,虽然OFO是最早的行业引导者,但你没有担心过后来者居上,你的经验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戴威:实话实说,现在除了我们以外,其他所有共享单车行业上的创业者,有一个人是真爱骑自行车的吗?很多人创业并不是出于热爱,而只认为是一个商业机会。但是我们在自行车这个方向上已经磕了两三年,我们做过好多事情,比如骑行旅游,高端自行车的分期购买,二手自行车的交易平台等。在一辆自行车上,我们连一些传感器,你骑一分钟我就能给你一个健康的报告。总之,在自行车这个大的方向上,我们已经做了非常多尝试。我们是从内心里热爱自行车,这就是我和竞争对手们最大的不同。

  《英才》:有人说,共享单车现在就是比谁更敢烧钱,你同意这一说法吗?你害怕竞争对手比你敢烧钱吗?

  戴威:我们开始没有钱,不能说用后来融到的钱了就是烧钱。而且因为产品便宜,折旧率和丢失率都可以被营收覆盖掉,近期3个月,OFO不活跃的车辆也就占1%左右,所以我们有很好的现金流。

  《孙子兵法》里讲“道天地将法”,我觉得烧钱都是法这个层面,在短期内可能有一定的作用,但绝对成不了核心的因素。我们肯定不鼓励,也排斥,更不害怕。

  《英才》:你曾说过,OFO要成为中国的Facebook,影响世界,你的信心从哪里来?

  戴威: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还没有一家真正影响世界,我相信OFO将会源自中国,影响世界。因为短途代步出行的需求是普遍性的,大城市需要,小城市也需要,中国需要,世界其他国家也需要。

  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就是要连接足够多的人,用户量有多大,就决定了未来你的价值,如果一个公司的产品非常小众,不会真正影响世界。现在全世界互联网用户是32亿左右,会骑自行车的人50亿,如果自行车跟互联网相连,影响人群是非常庞大的。

  全世界会骑自行车的人比会开汽车的人多太多了。可是,如果个人买自行车,保养与保管比较麻烦,OFO既解决了短途出行问题又足够省心方便。我相信10年以后更多人都是利用我们的共享自行车出行。

  《英才》:OFO未来的盈利模式是如何规划的?只是骑行每小时一块钱吗?

  戴威:一块钱只是基础。就跟盖房子一样吧,基础要先打好,其他的事情是锦上添花。我觉得未来有很多盈利模式,目前我们能想到的都跟大数据,跟金融有关。

  《英才》:如果未来有一天OFO遍布全球,你会选择在哪里的办公室接受采访?

  戴威:应该是我支教过的青海小镇上的办公室吧。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