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投资

肯尼斯·格里芬 打造最成功的对冲基金

文|本刊记者 赵文佳 日期: 2017-06-29 浏览次数: 2441

  当人们在热衷讨论巴菲特、索罗斯这些投资巨头时,大家也不免会思索,继这些已经耄耋之年的大佬之后,谁将接过大旗,成为下一个领军者?

  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C. Griffin)想必是其中人选之一,这位1968年出生的后起之秀,管理着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有权势的基金之一——拥有近300亿美元资产的城堡投资集团(Citadel Investment Group)。而他本人也多次被评选为“年度最赚钱十大对冲基金经理”,并凭借数十亿美元的身价闯进全美富豪榜前100名。

  

  依靠程序做交易

  出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格里芬,父亲曾是通用电气的项目经理,而他的母亲则经常带着他去当地的一家电脑商店,他在那里向销售人员学习,一待便是几个小时,他很快就成长为一名电脑高手。

  但是在电脑领域颇有天赋的格里芬没有追寻盖茨、乔布斯的道路往IT方向发展。1986年,刚刚年满18岁的格里芬偶然在《福布斯》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从此对投资产生浓厚兴趣。

  在哈佛大学就读期间,格里芬便发起了2只基金,号召哈佛的学生把钱给他进行投资,另外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20多万美元,建立了自己的一个可转换债套利组合,并用自己编写的程序取得了不俗的收益。

  从哈佛毕业后,格里芬被引荐给一位极具影响力的对冲基金人士——芝加哥格伦伍德资本投资公司的创立者弗兰克·C·迈耶。格里芬的热情和优秀的业绩记录打动了迈耶,他不仅聘用了格里芬,还破例将100万美元交由格里芬自主管理。而格里芬也不负众望,他通过程序交易使得这笔资金在一年之后获得70%的投资回报。

  1990年11月,刚满22岁的格里芬筹集420万美元建立了自己的基金公司——城堡投资集团。自成立之日起,城堡投资集团就表现突出,2008年前,城堡投资集团只有一年出现过亏损,平均年回报率高达30%。

  格里芬有一套自己的投资逻辑,他是典型的交易型对冲基金管理者,不关心股票的基本面或内在价值,只关心价格波动,通过大量信息以及各种数学模型来分析交易心态,从中寻找机会。

  城堡投资集团旗下两大明星基金——肯星顿全球策略基金和威灵顿基金,都依靠程序做着交易。以至于该公司的首席信息官说:“城堡投资集团首先是一个科技公司,然后才做交易。”

  在城堡投资集团最核心的部门数量研究部,有80多名前数学教授和天体物理学家共同开发出的数学模型,为交易员提供支持。在城堡投资集团大楼的37层有一个区域,从地板到天花板都布满了写有各种复杂数据公式的白板,连窗玻璃都不例外。

  城堡投资集团一位前高层管理人员曾透露其数据中心“就像北美导弹军事司令部一样。”所有这些技术,旨在保持公司高度敏捷。格里芬也因此能够“评估和把握各种机会,几乎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以闪电般的速度部署自己的团队”。

  

  风控苛刻

  有人曾问格里芬,基金利益如何和投资者利益一致?他表示,公司多数员工在基金中有出资,而他个人几乎所有钱都在基金里,“所以和投资者利益完全一致,同事们讨论都是动真格的,因为每个人的钱都在里面。”

  除了利益一致外,城堡投资集团还有近乎苛刻的风险管控。格里芬认为,风险管理的核心内容就是了解投资组合在不同的市场变化下将如何运行,如果对某种风险测试的结果不满意,那就应该提前调整投资组合。“好的风险管理是在危机发生之前做好部署,而不是等到危机发生之后才有所应对。”格里芬说。

  格里芬认为,市场波动剧烈且瞬息万变,投资者很难在危机之中改变投资组合。所以,风险管理的部署一定要在危机到来之前完成。

  为了确保客户资产的保值和增值,城堡投资集团非常强调投资组合的多元化,并精心管理公司的现金流,此外,就是对投资组合实施严格的风险管理。公司的风险管理人员每天模拟投资组合在不同危机环境下的变化情况——亚洲金融危机卷土重来或者是“9.11”事件重演。只要在一些情况下投资损失超过了可以容忍的限度,公司就会调整投资组合。

  此外,城堡投资集团还将管理资本的30%作为流动资金,这一方面是出于风险管理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为在市场波动时抓住投资机会做好准备。

  成立近20年只有一年亏损,加之看似万无一失的风险防控体系,让格里芬变得有些自负,相信自己有能力安度任何市场灾难。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格里芬梦回现实。

  在2008年10月24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上,城堡投资集团披露肯星顿全球策略基金和威灵顿基金在当年前10个月里亏损了35%。格里芬当时给投资者致信中对“没有预见到在9月发生的金融灾难”表示遗憾。

  而且,高杠杆也给这场灾难埋下了隐患,据相关公告显示,城堡投资集团的杠杆比例一度高达7.8∶1。

  随后,城堡投资集团在交易策略上做出调整。格里芬表示:“在利用信用违约掉期衍生品保护资产组合上的失败引发我们在组合建立和风险管理上做出了巨大的变革。”

  在减持或退出流动性差的资产的同时,城堡投资集团把重点放在了全球股票、可转债、能源和欧美国债等大型市场上。旗下的基金降低了债券的仓位,也退出了流动性较差的新兴市场。

  凭借一系列的调整和变革,第二年9月,城堡投资集团已经赚了50亿美元的交易利润,到了11月的时候,其主要基金涨幅达58%,一举逆转了2008年金融危机中的颓势。经历了金融危机损失的格里芬,对风险管控及自身也有了更清晰和深入的认识,收复“失地”后,城堡投资集团的运作也更加稳健。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