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公众公司

上海莱士 医药界“股神”陨落

文|本刊记者 胡锟 日期: 2019-08-16 浏览次数: 88

从曾经A 股市值最高的医药公司,到现在市值不到400 亿,短暂的几年里上海莱士股价遭遇腰斩。

公司主营业务血液制品主要以健康人血浆为原材料,采用生物学工艺或分离纯化技术制备的生物活性制剂。在医疗急救及某些特定疾病和治疗上,血液制品有着其它药品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由于血制品蛋白的含量都很有限,提取血制品蛋白需要大量的血浆,加之近年来需求的不断上升,血制品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

按照常理,处在供不应求行业里的公司一般都会比较吃香,不过上海莱士仿佛有着更大的“野心”。

根据公司2018 年财务数据,在公司毛利率长年保持60% 的背景下,上海莱士迎来了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其主要原因是“受资本市场波及,承担了风险投资损失”。

在遭到深交所问询函之后,公司表示“金盆洗手”,不再涉及二级市场投资。那么,股价低迷的上海莱士,在调整战略之后,能否重拾投资者的信心呢?


“ 股神”陨落

实际上,上市公司“炒股票”的不在少数,然而大多数都亏损离场,尤其是“跨界炒股”的上市公司。

由于资本市场波动, 兰州黄河(000929.SZ)、中钢国际(000928.SZ)、

群兴玩具(002575.SZ)、拓邦股份(002139.SZ)等上市公司都出现了证券投资业务亏损。

最引人注目的“裁缝股神”雅戈尔(002922.SZ)也开始“金盆洗手”,重新调整战略。这个炒股20 年,投资收益一度超过200 亿的企业如今为何就此罢手了呢?

一方面,由于股票投资的波动性很大,在某些年份行情不好的时候,减值对公司业绩影响很大;另一方面,A 股市场对于涉及业务庞杂的公司估值普遍都比较低,实际上早在2016 年李如成就喊出了“回归主业”的口号,对外宣布“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

相比雅戈尔,曾经的医药界股神上海莱士在去年仿佛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根据公司财务报表显示,公司2018 年非经常损益达到-17 亿,而当年营收才仅仅18 亿,直接导致了当年净利润亏损15 亿。

事实上,这一隐患在财务报表当中早有体现。在公司2015 年报中,公司非经常损益近8 亿元,而当年营业收入为20 亿元,将近占了营收的40%。在接下来的2016 年中,公司的炒股业绩依旧“辉煌”,当年非经常损益超7 亿元,占了当年营收30% 左右。

无奈市场风云变化,就算是专业投资者在市场风格有所切换的时候都会感到措手不及。2017 年蓝筹股爆发的年份,公司非经常损益减少至2 亿元,如果这个业绩在当年勉强还能用“说得过去来形容”,那么去年无疑是公司的灾难年。

从上海莱士“重仓股”万丰奥威(002085.SZ)来看,该公司主要从事铝轮、环保涂覆、镁合金材料等业务,而从财务报表上来看该公司增长缓慢,股价从去年最高点至今也是遭遇腰斩,很难理解上海莱士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没有一个成熟的投资体系,加上跨界炒股曾经的爆赚,上海莱士难免有些过度自信了。

在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之后,上海莱士表示公司不再参与新的二级市场投资,现持有的证券也会在合适的时候卖出。不过,炒股被打脸的上海莱士,在回归主营业务之后真的会变好吗?


主营业务受影响

从行业发展来看,我国血液制品的分离提取技术已较为成熟,但生产环节产能提升仍有较大空间,尤其是凝血因子类及免疫球蛋白类。根据中检所的统计,2018 年采浆量为8800 吨,如果按照欧洲市场人均31L 的采浆量来计算,我国血浆需求有望超过4 万吨。

按照常理,身处在一个具有巨大市场成长空间的公司,一般都会过的比较“舒服”,然而上海莱士却是个例外。根据公司财务报表,上海莱士的营业收入在2016-2018 年分别为23.3 亿、19.3 亿、18 亿,已经连续三年营收下滑。

相比同行业的其他上市公司,华兰生物(002007.SZ)在2016-2018 年营收分别为19.4、23.7、32.2 亿元;净利润7.71、8.04、32.17 亿元。天坛生物(600161.SZ)2016-2018 年营收分别为20.9、17.7、29.3 亿元;净利润3.03、12.46、7.36 亿元。博雅生物(300294.SZ)在2016-2018 年营收分别为9.4、14.6、24.5 亿元;净利润2.78、3.65、4.85 亿元,均实现了增长。

面对营收下滑的疑问,公司回应称,一方面是由于子公司郑州莱士于2017 年7 月开始停产改造项目,因而去年没有产生营收,造成业绩下滑。另一方面,由于之前公司的销售模式以经销销售渠道为主,在两票制实行之后逐步调整销售策略,变为经销模式与终端销售模式双轨并行,因而对营收产生影响。

其实,郑州莱士的停产带来的不仅仅是营收的下滑,还有商誉的减值。从2014 年开始,上海莱士就通过并购进行外延扩张,分别收购了郑州莱士和同路生物,其结果就是形成了14.83 亿元和39.37 亿元的商誉。也正是在那一年,上海莱士的商誉从2013 年101 万激增到2014 年54 亿,也为之后埋下了隐患。

根据上海莱士去年的年报披露,去年公司账面商誉价值为55.19 亿元,占资产总额48.46%,这一比例可以说是相当高了,不仅如此,在去年年报中还披露将对子公司郑州莱士计提1.86 亿商誉减值准备。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郑州莱士工艺改造工程完成恢复生产时间延迟和建造、搬迁到长沙生产基地两个方面因素的影响。据悉,原定于2019 下半年恢复生产的工艺改造预计要延迟到2020 年7 月才可恢复生产,因而产生了商誉减值。

上海莱士仿佛在扩张路上不会就此罢手。最近上海莱士打算发行股份购买基立福持有的GDS 全部或部分股权以及天诚德国股东持有的天诚德国100% 股权,在面临炒股巨亏、商誉减值等问题之后,上海莱士的跨界并购能否力挽狂澜呢?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