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公众公司

李如成 雅戈尔断臂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9-08-16 浏览次数: 56

中信证券、银联、金正大、宁波港、美的置业等一系列成功的投资案例,让李如成治下的雅戈尔看起来早就脱离了服装行业的红海竞争。

至今为止,雅戈尔PE 估值仍然低在10 倍左右,对于投资者来说,这似乎是一个闪闪发光的“金矿坑”。连续多年的慷慨分红,也给投资者带来过丰厚的回报。

在2019 年4 月底,雅戈尔宣布将看似拥有无限可能的投资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这是雅戈尔近年来最大的一次战略调整。

投资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之后,雅戈尔将更多的精力聚焦于曾经被淡化的服装业务,同时,李如成还加强了在地产业务上的决心。2019 年至今,雅戈尔大规模拿地,仅前五个月就拿了6 宗地块,俨然行业里的又一个重磅玩家。

“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李如成曾如此直白的回应人们对于其战略调整的疑问,但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更加难以回答:如何确保服装比投资赚钱?


独立行情

在多数人看来服装都是一个难以赚钱的生意,这也是当年李如成选择淡化服装主业的原因。

在中国,这确实是一个经营艰难的行业,A 股服装纺织板块中,排名位居榜首的海澜之家(600398.SH)市值也不到400 亿元,85% 以上的上市公司市值都在百亿以下。

其中不乏上市多年的老牌企业,但在十余年乃至20 余年的发展历程中,这些企业最终只能原地打晃。

相比之下,坚定做投资的李如成已是服装行业最成功的富豪,公司净利润从1995 年上市初期的1 亿元左右上涨至2018 年的30 亿元级别,即便考虑到投资业务的波动性,其盈利能力也已经早早稳定在每年10 亿元级别。

其他服装类上市公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报喜鸟(002154.SZ)2004 年上市之初扣非净利润2000 万出头,2016 年以来三年报出两次亏损;希努尔(002485.SZ)连年下滑最终卖壳离场,美邦服饰(002269.SZ)巅峰陨落,2018 年净利润仅剩4000 万,乔治白、美尔雅、浪莎等曾经的名牌服饰,至今大都在退出资本市场的边缘。

和中国大多数悲催的服装企业不同的是,国际上有不少服装企业有着极强的盈利能力——他们有很大一部分市场都在中国,例如日本服装企业优衣库,其母公司迅销集团市值已经超过300 亿美元,创始人位列日本首富,资产甚至超过了孙正义;

另一家时装业巨头ZRAR,其母公司Inditex 集团市值长期超过1000亿欧元,创始人奥特佳财富价值一度超过了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盘踞世界首富位置。

在中国本土范围内,为耐克、优衣库、阿迪达斯等企业做代工的申洲国际(02313.HK)市值也长期高过1000 亿元,是目前中国市值最高的服装纺织类企业。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泾渭分明的盈利差异,其中有非常复杂的市场因素、经济因素和历史因素。但最终的结果是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服装产业的大型公司们大多在原地踏步,和国际巨头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在这种悲催行业历史的大背景下,李如成还能通过投资业务赚得大笔利润,已是实属难能可贵,相当于走出了自己的“独立行情”。


言行不一

投资曾经带给李如成以超额的回报,同时也带给雅戈尔以低估的现状。

但这种低估并非仅针对雅戈尔一家,而是几乎全球所有市场的通行惯例:全球最大的投资型多元化企业伯克希尔?哈撒韦市值虽然超过2000 亿美元,但市净率仅0.611(截至2019 年6 月11 日),市盈率也长期在8倍左右徘徊;

国内规模最大的投资集团复兴国际(00656.HK)市盈率(TTM)甚至低至5 倍左右,市净率同样只有0.7 左右。

并且由于投资业务必须面对很大的金融资产价格波动,盈利能力也无法保持长期稳定,而是随时波动,例如雅戈尔在2016 年实现23.92 亿元的扣非净利润之后,第二年立刻降至-3.99 亿元。

对于这些以持有资产,实现波动收益为主要业务的上市公司,市净率指标要比市盈率更加适合,从这个角度来看,雅戈尔1.2 倍左右的市净率已经大幅超过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和复兴国际,但很显然,李如成的投资能力和巴菲特、郭广昌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业绩波动、上市公司的低估值尚且还可以忍受,但2019 年1月1 日执行的《新会计准则》成为了李如成最终下定决心剥离投资业务的导火索。

也许是李如成早就看到国际服装同行赚的盆满钵满,李如成加强服装主业的想法,并非是因为新会计准则才产生的,而是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的酝酿期。

2016 年时,他就提出五年再投入100 亿元,打造千家年营业额超千万元以上的自营门店,并且还要将这些门店改造成“时尚文化传播中心”。

可是至少从财务数据上来看,他当年的“千店千万计划”并没有真正的大规模铺开:

2016 年报雅戈尔营业成本86.8 亿元, 到2017、2018 年下降至47.09 亿元、43.51 亿元,相比2010 年左右90 亿、100 亿的成本已经不到一半;

营业费用方面,2016 年17.87 亿元,到2017、2018 年分别为20.21 亿元、22.00 亿元,涨幅并不明显,而在管理费用方面干脆是下降的,其2016 年管理费用8.21 亿元,到2017、2018 年分别只有6.57 亿元、6.93 亿元。

甚至连这两年的财务费用都是收缩的,从11.91 亿元下降至2018 年8.76亿元。

可以看到,虽然李如成已经启动剥离雅戈尔的投资业务,并多次表示要回归服装主业,行动上却是很诚实,基本上没有见到与“千店千万”相匹配的投资力度。

2018 年5 月的股东大会上,李如成再次提出,“将围绕‘智能制造、智慧营销、生态科技’三位一体建设,把雅戈尔建成世界级的时尚集团。”

然而仅在股东大会前一个月,雅戈尔刚刚发布公告,将斥资25 亿- 50 亿元回购公司股份。这次李如成买了自己公司的股票。

服装行业要怎么搞,才能比投资赚钱更多更快,这应该算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特别是在服装纺织行业利润稀薄的中国。对于李如成来说,即便是已经决定剥离投资业务,这个问题也不见得很快得到答案。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0月26日,由全国工商联主办、全联房地产商会特色小镇分会、全国工商联人才交流中心共同承办的第十八期“德胜门大讲堂”在全国工商联机关大楼举行。大讲堂以“服务国家战略、践行民企责任”为主题,聚焦民营企业投身乡村振兴和特色小镇的探索与实践。全国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务副主席辜胜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徐乐江,国务院参事、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杜鹰,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党组成员...
今天的戴尔科技峰会,是最佳的科技领袖在最佳的时间、最佳的地点举行的盛会。新世纪以来,数字技术创新突飞猛进,交融应用,提高了生产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更为重要的是,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社会的商业模式。中国作为最大的创新基地和最大的科技市场,面临历史性的机遇,也面对历史性的挑战。一、 数字互联:规模化与新安全2005年,国际电信联盟ITU发布“互联网报告”,正式提出物联网的概念。此后的十几年,数...
10月25日,华夏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成功发行首单3年期金融债,发行价格为4.15%,认购倍数为3.48。此次金融债的发行得到了云南银监局、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及昆明中支等有关部门的指导和大力支持,公司上下高度重视,制定了科学的发行策略,通过与承销团和各类中介机构协同有序的高效配合,确保了金融债的发行。首单金融债的发行,进一步拓展了华夏金融租赁的中长期资金来源,有效提升了公司的市场形象,也为今后的发行工作...
今年前三季度投资收官,在震荡波动的市场环境中,华安基金凭借出色的投资管理能力,为投资者赚取了良好收益,且在行业内一直保持领先水平。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华安基金旗下权益类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达37.22%,在12家权益类基金大型公司中位居第2,排名全行业13/126。另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华安基金旗下共有30只产品年内收益率超30%,其中更有11只超50%,2只超60...
2019年9月25日上午,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厦门市政府指导,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母基金周刊》主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峰会暨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酒店正式开幕,峰会的联合主办方为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国都创投、梅花创投,近2000位LP/GP嘉宾相聚厦门。厦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强在开幕式上表示,厦门市金融增加值年均增幅达到19.2%,金融服务业营收2015年已经突破千亿...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