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公众公司

李如成 雅戈尔断臂

文|本刊记者 杨旭然 日期: 2019-08-16 浏览次数: 34

中信证券、银联、金正大、宁波港、美的置业等一系列成功的投资案例,让李如成治下的雅戈尔看起来早就脱离了服装行业的红海竞争。

至今为止,雅戈尔PE 估值仍然低在10 倍左右,对于投资者来说,这似乎是一个闪闪发光的“金矿坑”。连续多年的慷慨分红,也给投资者带来过丰厚的回报。

在2019 年4 月底,雅戈尔宣布将看似拥有无限可能的投资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这是雅戈尔近年来最大的一次战略调整。

投资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之后,雅戈尔将更多的精力聚焦于曾经被淡化的服装业务,同时,李如成还加强了在地产业务上的决心。2019 年至今,雅戈尔大规模拿地,仅前五个月就拿了6 宗地块,俨然行业里的又一个重磅玩家。

“什么主业不主业的,赚钱就是我的主业。”李如成曾如此直白的回应人们对于其战略调整的疑问,但接下来的问题可能会更加难以回答:如何确保服装比投资赚钱?


独立行情

在多数人看来服装都是一个难以赚钱的生意,这也是当年李如成选择淡化服装主业的原因。

在中国,这确实是一个经营艰难的行业,A 股服装纺织板块中,排名位居榜首的海澜之家(600398.SH)市值也不到400 亿元,85% 以上的上市公司市值都在百亿以下。

其中不乏上市多年的老牌企业,但在十余年乃至20 余年的发展历程中,这些企业最终只能原地打晃。

相比之下,坚定做投资的李如成已是服装行业最成功的富豪,公司净利润从1995 年上市初期的1 亿元左右上涨至2018 年的30 亿元级别,即便考虑到投资业务的波动性,其盈利能力也已经早早稳定在每年10 亿元级别。

其他服装类上市公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报喜鸟(002154.SZ)2004 年上市之初扣非净利润2000 万出头,2016 年以来三年报出两次亏损;希努尔(002485.SZ)连年下滑最终卖壳离场,美邦服饰(002269.SZ)巅峰陨落,2018 年净利润仅剩4000 万,乔治白、美尔雅、浪莎等曾经的名牌服饰,至今大都在退出资本市场的边缘。

和中国大多数悲催的服装企业不同的是,国际上有不少服装企业有着极强的盈利能力——他们有很大一部分市场都在中国,例如日本服装企业优衣库,其母公司迅销集团市值已经超过300 亿美元,创始人位列日本首富,资产甚至超过了孙正义;

另一家时装业巨头ZRAR,其母公司Inditex 集团市值长期超过1000亿欧元,创始人奥特佳财富价值一度超过了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盘踞世界首富位置。

在中国本土范围内,为耐克、优衣库、阿迪达斯等企业做代工的申洲国际(02313.HK)市值也长期高过1000 亿元,是目前中国市值最高的服装纺织类企业。

之所以会出现如此泾渭分明的盈利差异,其中有非常复杂的市场因素、经济因素和历史因素。但最终的结果是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服装产业的大型公司们大多在原地踏步,和国际巨头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在这种悲催行业历史的大背景下,李如成还能通过投资业务赚得大笔利润,已是实属难能可贵,相当于走出了自己的“独立行情”。


言行不一

投资曾经带给李如成以超额的回报,同时也带给雅戈尔以低估的现状。

但这种低估并非仅针对雅戈尔一家,而是几乎全球所有市场的通行惯例:全球最大的投资型多元化企业伯克希尔?哈撒韦市值虽然超过2000 亿美元,但市净率仅0.611(截至2019 年6 月11 日),市盈率也长期在8倍左右徘徊;

国内规模最大的投资集团复兴国际(00656.HK)市盈率(TTM)甚至低至5 倍左右,市净率同样只有0.7 左右。

并且由于投资业务必须面对很大的金融资产价格波动,盈利能力也无法保持长期稳定,而是随时波动,例如雅戈尔在2016 年实现23.92 亿元的扣非净利润之后,第二年立刻降至-3.99 亿元。

对于这些以持有资产,实现波动收益为主要业务的上市公司,市净率指标要比市盈率更加适合,从这个角度来看,雅戈尔1.2 倍左右的市净率已经大幅超过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和复兴国际,但很显然,李如成的投资能力和巴菲特、郭广昌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业绩波动、上市公司的低估值尚且还可以忍受,但2019 年1月1 日执行的《新会计准则》成为了李如成最终下定决心剥离投资业务的导火索。

也许是李如成早就看到国际服装同行赚的盆满钵满,李如成加强服装主业的想法,并非是因为新会计准则才产生的,而是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的酝酿期。

2016 年时,他就提出五年再投入100 亿元,打造千家年营业额超千万元以上的自营门店,并且还要将这些门店改造成“时尚文化传播中心”。

可是至少从财务数据上来看,他当年的“千店千万计划”并没有真正的大规模铺开:

2016 年报雅戈尔营业成本86.8 亿元, 到2017、2018 年下降至47.09 亿元、43.51 亿元,相比2010 年左右90 亿、100 亿的成本已经不到一半;

营业费用方面,2016 年17.87 亿元,到2017、2018 年分别为20.21 亿元、22.00 亿元,涨幅并不明显,而在管理费用方面干脆是下降的,其2016 年管理费用8.21 亿元,到2017、2018 年分别只有6.57 亿元、6.93 亿元。

甚至连这两年的财务费用都是收缩的,从11.91 亿元下降至2018 年8.76亿元。

可以看到,虽然李如成已经启动剥离雅戈尔的投资业务,并多次表示要回归服装主业,行动上却是很诚实,基本上没有见到与“千店千万”相匹配的投资力度。

2018 年5 月的股东大会上,李如成再次提出,“将围绕‘智能制造、智慧营销、生态科技’三位一体建设,把雅戈尔建成世界级的时尚集团。”

然而仅在股东大会前一个月,雅戈尔刚刚发布公告,将斥资25 亿- 50 亿元回购公司股份。这次李如成买了自己公司的股票。

服装行业要怎么搞,才能比投资赚钱更多更快,这应该算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特别是在服装纺织行业利润稀薄的中国。对于李如成来说,即便是已经决定剥离投资业务,这个问题也不见得很快得到答案。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2019年是中国公募基金发轫20周年。而正如一位资深的公募基金人士所言,中国公募基金近2年所经历的诸多深刻变革,几乎相当于此行业前18年所经历的总和。 互联网流量的攻城掠地,金融科技的渗透赋能,指数投资的风起云涌,ESG投资的方兴未艾……中国公募基金所面临的时代风口和趋势力量之多元与多变,从未如此刻动人心魄,也从未如此刻挑战丛生。在诸多指向未来的机会之中,公募基金公司当前就业务布局和资源...
2019年8月31日下午,由全国工商联主办,全国工商联法律部、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大成律师事务所承办,全国工商联会员部、人才交流服务中心、信息中心、机关服务中心、法律维权服务中心协办的第十六期德胜门大讲堂活动在京成功举办,本期大讲堂以“法治民企--畅行法治 行稳致远”为主题。全国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邱小平,全国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鲁勇等有关领导嘉宾出席活动。大会以“主题演讲和专题对...
作为A股近年来表现最佳的投资标的之一,沪深300在A股中的代表性和重要性正在持续提升,以沪深300指数为基准的指数增强基金,表现更是明显超越基准。记者了解到,在众多沪深300增强基金中,华宝沪深300增强基金A,基金代码为003876,近一年收益高达23.09%,业绩高居19只同类可比沪深300增强基金第一。 实际数据表明,全市场沪深300增强基金,相较于基准指数,的确具有显著的Alph...
今年以来,A股市场一波三折,成为考验基金经理投资实力最好的验金石。华安基金明星基金经理、“成长股猎手”胡宜斌管理的新老产品两开花,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1日,华安媒体互联网今年以来收益率达56.20%,在同类产品中排名前1%。同时,今年新成立的华安智能生活、华安成长创新投资成效显著,基金净值创新高。作为华安基金新锐基金经理之一,胡宜斌投资实力出众,且风格鲜明,擅长“科技+成长”领域投资。而这...
8月16日挂牌上市的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上市三个交易日规模就实现翻倍,成为史上规模翻番最快ETF,其最新净值和份额规模均超过20亿。8月20日,其单日成交额近9亿元,流动性和交易活跃度已比肩创业板、沪深300等主流宽基指数ETF。 面对场内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看好科技ETF的场外投资者也无需再等。华宝基金今日发布公告称,华宝科技龙头ETF联接...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