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本 unit
公众公司

药明康德市值缩水500 亿CRO 龙头怎么了?

文|本刊记者 丁景芝 日期: 2020-05-13 浏览次数: 63

2020 年3 月30 日, 药明康德(603259.SH)收盘价位87.5 元,市值1445 亿元;而不久前的3 月6 日,药明康德的股价达到新高119.3 元,仅20 多日的时间,药明康德市值缩水超500 亿。这家国内CRO 龙头到底怎么了?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在目前的资本市场,由于疫情在海外大幅度扩散,原油价格暴跌,全球金融市场恐慌加剧。企业的股价普遍受到系统性风险波动的影响,不过,企业的跌幅大小说明企业在资本市场的价值与其内在价值之间的差距。而除去宏观因素,药明康德2019 年的各项财务指标并不理想,甚至令人担忧。

药明康德是国内医药研发外包龙头,是国内最早开始从事医药研发生产外包的CRO(研发外包)和CMO(生产代工)一体化公司。

从2001 年开始,药明康德先后搭建新药研发化学、工艺研发服务、生产服务、生物分析服务、毒理及制剂服务等,形成从化学合成到原料药生产、药物安全评价等一整套完善的服务体系。

药明康德做的业务总结来说帮大牌药企代研发,做的是创新研发的事,但研发的成果不是自己的。有点类似医药界的富士康以及手机界的闻泰科技。

药明康德和恒瑞医药这类创新药企不同的地方是毛利率低,2019 年恒瑞医药的毛利率为87.48%,部分产品毛利甚至能达到93.96% ;而药明康德2019 年的毛利率仅为38.95%。

部分投资人的想法可能是无论创新药的研发成败,药明康德都是赚钱的,而恒瑞医药不是,只有研发成功,企业才能享受到创新药后期巨大的附加价值。而创新药的研发本来成功率就极低。

不过,事情从来都是一体两面的,药明康德既然没有承担研发失败的风险,自然也无法享受到后端的巨大价值。


归母净利润滑坡 归因于投资失利

2020 年3 月25 日, 药明康德发布2019 年报。公司实现营收128.72 亿元,同比增长33.89% ;实现归母净利润18.55 亿元,则同比下降17.96%。

药明康德2016-2019 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75 亿元、12.27 亿元、22.61亿元、18.55 亿元,这是药明康德回归A 股后的首次下滑。

归母净利润下降,药明康德的解释是投资公允价值损益影响增收不收利。主要原因是药明康德投资的华领医药和Unity Biotechnology 的公允价值从2018年为药明康德带来6.16 亿收益到2019年带来1.8 亿元损失。

华领医药(02552.HK)主要业务是药物开发,正在开发用于治疗2 型糖尿病的全球首创新药口服药物。公司2019 年亏损约为4.25 亿元。从股价上来看,华领医药从2018 年12 月31 日收盘的8.3 港元/ 股降至2019 年12 月31 日的5.01 港元/ 股,一年内降幅达39.64%。截至3 月31 日收盘,华领医药每股3.05港元,总市值32.17 亿港元,相比初上市时股价已跌去超60%。

Unity Biotechnology 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致力于研发抗衰老药物。药明康德持股比例约7.7%。该公司2019年营业亏损为8970 万美元,股价也在2019 年下跌55.66%,截至3 月25 日美股收盘,Unity Biotechnology 每股5.63美元,总市值2.72 亿美元。

从整体来看,投资收益的缩减影响到药明康德的净利润表现。2019 年,药明康德投资收益为4754.73 万元,较2018 年下降40.29%。

不过,如果从扣非净利润来看,2017-2019 年分别为9.79 亿元、15.59亿元、19.14 亿元,我们可以看出2019年扣非净利润增速明显放缓。

拉长时间线来看,药明康德2017-2019 年综合毛利率为41.83%、39.45%、38.95%,毛利率连年降低,成为主趋势。

药明康德2017-2019 年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1.14%、23.98%、10.57%,2019 年出现大幅下滑。而同为CRO 企业的泰格医药(300347.SZ) 及康龙化成(300759.SZ)2019 年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26.99%、16.7%,药明康德该指标均逊于同业。这一定程度上代表药明康德的资本运用效率下降。

2019 年底, 药明康德应收账款29.37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22%,是扣非净利润的1.53 倍。药明康德的下游主要是全球大型药企,但其对下游的话语权是较弱的。

从负债端来看,药明康德2019 年短期借款16.04 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速为12 倍;长期借款7.62 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速约50 倍。整体负债从2018 年的45.02 亿元上升至2019 年的118.29 亿元。


资本运作频频 企业资金承压

药明康德的市值增长之快,令人瞠目结舌。2015 年12 月,药明康德从纽交所私有化退市,当时市值约为33亿美元。2018 年5 月,药明康德登陆A 股,接连16个涨停。到目前,其市值约1500 亿,成为A股医药股第三,仅次于恒瑞医药和迈瑞医疗。

药明康德的快速崛起一方面来自于企业的营收和利润的增长,另一方面则要归功于其创始人的资本运作能力。

2015 年,药明康德选择了“一拆三”的私有化回归方式,即将美股上市公司业务分拆为三部分,分别为在新三板挂牌的合全药业(832159)、香港申报IPO的药明生物(02269.HK)以及A 股IPO的药明康德。这一操作可谓资本市场私有化回归的完美案例。

药明康德自上市后,就开始不断“买买买”,先后兼并收购AppTec、津石杰成、美国美新诺、Crelux、辉源生物和美国Pharmapace,从临床前CRO 延伸到临床CRO 以及全产业链,布局研发服务生态圈。

然而,不断地外延并购也为药明康德带来沉重的商誉压力。公司商誉在2016 年为3.26 亿元,到2019 年为13.62 亿元,经历了较大幅度的增长。

不断地投资令企业的现金流承压,公司2019 年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为流出49.75 亿元,而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29.16 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15.58 亿元。经营与融资产生的现金流入难以覆盖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出。

2020 年3 月25 日,药明康德发布预案,拟募集资金不超过65.28 亿元,用于无锡、常州、上海等地的药物生产研发、技术升级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募资金额为19.5 亿元。

同时,2020 年第一季度,药明康德的临床业务受到较大的影响,医院不再接受临床安排。公司在武汉的业务停摆了2 个月,约占整体收入的10%。

药明康德在外部面临疫情的影响,同时也面临市场份额被瓜分的压力以及行业需求见顶的风险,而内部也面临一定的经营管理及资金压力。经历多年快速扩张,下一步如何走稳是企业需要考虑的问题。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