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圆桌

投资板?抽血板?

主持|本刊记者 李冬洁 日期: 2011-07-01 浏览次数: 2175

主持|本刊记者 李冬洁

嘉宾|鲁政委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叶  檀 财经评论员

   仇彦英 天相投资首席分析师

  股市到底是价值和财富增值的市场,还是合法圈钱的“抽血市场”?

  三年前,中国平安(601318.SH)等上市公司接连抛出“史上最大”再融资方案,导致当时正挣扎在牛熊分界线上的A股指数一路“雪崩”向下;而三年后,虽然没有“带头大哥”的疯狂再融资,市场估值也处于历史低位,但新股IPO发行的增速和上市公司再融资却仍是笼罩在投资者头顶的阴霾。

  截至今年5月17日,包括IPO、增发以及配股在内,今年上市公司从A股市场“抽血”的金额已高达3380.35亿元。而这样的融资规模还是在紧缩的宏观政策下实施的,一些市场人士认为,现在市场的资金面已不堪重负。

  还不止如此。近期的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有官员表达了关于国际板推出的言论后,资金分流的预期让大盘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破位下行。除了国际板之外,还有酝酿中的“新三板市场”,似乎创业板的晴转阴并没有影响到建立“多层次”证券市场和“多层次”的圈钱运动的脚步。

  其实,过度融资导致市场走弱的情形,在A股历史上并不少见。我们通常看到的是这样的融资节奏,在并不乐观的市场氛围下,仍然保持甚至加速融资节奏。20岁的A股市场,到底应该怎样建立一种和市场匹配的融资节奏?显然这是一个大问题。

  “抽血”造就弱势下跌?

  《英才》:近期市场弱势特征再现,而宏观经济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拐点,市场上有观点将市场的走弱与年初以来的连续不断的融资抽血有关,究竟二者之间的关联度有多大?

  叶檀:这与大量的融资是有关联度的,但也不能说是唯一的原因,最重要的市场没有把好的公司挑选出来,那么企业的利润有可能下降,而导致市场疑虑上升;另一方面是在过分融资的情况下,市场又没有建立退市机制。假如,在巨量融资下,市场有一个优胜劣汰的机制,那资金自然而然就会向好的公司集中,而现在没有形成这样的机制,所以就会形成现在的局面。

  至于和经济形势的背离,因为市场炒作的是预期,而不是目前市场的存在。从预期来看,今年下半年,经济增速可能会下降,货币发行量也会下降,这个都是未来的预期。创业板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创业板刚推出时是估值最高的时候,而现在很多公司陆陆续续就暴露了,估值就必然下降。

  仇彦英:弱势下融资的影响就比较大,市场信心首先受到打击,然后才是受基本面的影响。股票市场就是一个反应供求关系的市场,供的多了,钱少了,价格就跌得多。

  鲁政委:前期的市场融资一直比较平缓,尽管今年中小企业IPO不断,但中小企业的融资从来都没有停过,大企业IPO一直不多,并没有集中在某一时点,而市场一直处于横盘的状态,所以并不能将融资作为市场弱势的主要原因。导致大盘趋弱的原因还有其它因素,比如欧债危机是否有由边缘国家向核心国家延伸的迹象等。

  两个板推不推?

  《英才》:很多投资者认为,国际板即将推出的消息诱发了最近一轮的下跌,这有些像三年前平安再融资事件,怎样看待这两件事?

  仇彦英:跌总是一个综合的因素,国际板推出的讲话和预期,等于在弱市中又推了一把,平衡就打破了,所以跌得就快一些。中国股市的弱市每次都是融资起到一个推动作用,或者理解为负面的消息或政策,使得股市快速下跌。中国股市从根本上说是政策市,政策体现在多方面,一个是融资压力不减就显示政策是偏紧的。如果这方面松动,投资者就认为管理层对股市是保护的,股市就会相应表现强一些。现在的情况是对市场索取太多,呵护太少。

  鲁政委:当初讲国际板并没有说立即会出台,如果要马上推出,那肯定对市场是有影响的。因为上国际板的企业都是融资规模比较大,立即上肯定会分流资金,但现在并没有马上开闸的动向。

  《英才》:今年以来,市场一直处于震荡的格局之中,走势并不理想,但管理层仍然将国际板的推出排上日程,另外新三板也在筹划酝酿之中,如何看待这一政策思路?

  叶檀:很多人都觉得国际板推出后,资金会更加分流,所以恐惧心理加大。当然一方面是融资量大,另一方面是市场机制的问题,如果这个市场就让原来的老八股在里面涨上天去不就行了,事情显然不是这样的,是机制没做好,我们怪到融资头上去。

  仇彦英:就是要把上海建造成国际金融中心。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特点是,考核成绩的要素是圈了多少钱,规模有多大,而不是股指的变化,所以才会忙着去建市场。

  鲁政委:国际板和新三板是一个长期的制度性的工作,而流动性是一个短期的现象,这两个不能混为一谈。当然具体这两个板什么时候开,选择怎样的时机则另当别论。

  《英才》:如何看待国际板和新三板推出的时机,或者它们到底有没有必要推出?

  叶檀:新三板和国际板现在很难说时机是不是成熟,但要看具体细则。如果国际板出来不过是内地的一个红筹板块,那意义就不大;如果说国际上的大公司进来,会计准则都按照国际规则来,这是有重大意义的。新三板也是的,它必须按照新的方法来做,否则新三板和老三板也就没什么意义,也就不用推出了。

  仇彦英:本来就没有推的价值,现在国内企业的融资需求就很高了,国内的资源就应该先满足国内的需求,我们的情况还没有慷慨到解决国外企业融资需求的地步,不像美国是一个金融主导的国家,它的钱都存留在投资渠道。中国还是处在大量企业需要资金的阶段,所以我们每年都引进外资。要是把国际资本引进来,那相对应地,国际板就适合推出了。

  翻来覆去的老问题

  《英才》:目前我们在市场融资管理上存在怎样的问题?

  叶檀:我们原来的观念是这个市场的水是不用动的,所以你不能有再多的东西进去了,这样的观念本来就是错误的,池子里必须是活水,有水进来有水出去,不能在市场建一个三峡大坝,一刀给它断流了。这样当然是有问题的,要么就是增加资金,之后再增加公司,像以前我们几次暂停新股发行,但整个的市场问题解决了吗?到现在,在IPO市场,就不要说根本的制约因素了,连边缘的因素都没有解决。我们不是说让证监会严厉审核,或增加证监会的权利,而是监管内幕交易,让上市公司该退的退,这才是最重要的。

  仇彦英:市场建设是多方面的,而不是以圈了多少钱为市场成功的标志。比如国际板,明知是一个影响市场的要素,就应该有一个官方的口径来统一,让大家都有一个合理的预期。

  《英才》:融资管理的这些问题是否还会持续下去?

  仇彦英:这会涉及到融资功能的丧失,中国股市总是在这个问题上翻来覆去。一般是竭泽而渔,直到把它搞到没有融资功能了,然后再救活它,等恢复差不多了,再把它搞死,然后再救。

  鲁政委:我想融资应该遵循市场的原则来做,不需要控制融资的节奏。如果在目前的状态下,企业决定这个价格能接受,那就融资好了。如果为了让这个市场上涨,就卡住融资的渠道,这样就会使得我们的市场始终停留在一个政策市的状态。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