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学人

张承惠:民间融资乱在哪儿

文|本刊记者 郑景昕 图|本刊记者 梁海松 日期: 2011-10-11 浏览次数: 2292

  高利贷借款人逃跑的新闻不绝于耳,给中国经济平添了一条隐忧。

  作为民间借贷市场中风险最高的一部分,高利贷参与者已经普及到了普通的老百姓。一旦高利贷资金链断裂,其连锁反应势必会影响到整个社会的稳定和正常的金融秩序,当前民间借贷市场规模早已不容小觑,仅温州一地就达1100亿元,占到了当地银行贷款的20%。

  前不久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甘肃考察期间,提出要对非法金融活动,特别是非法集资和市场金融传销予以严厉打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民间借贷市场规模膨胀背后反映出来的问题是中小企业正规融资渠道的缺失。因此,从根源上讲,要解决民间借贷乃至非法集资、高利贷,首先还是要去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这个老问题。

  “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个系统的问题,你不能就融资难谈融资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张承惠对《英才》记者说道。张承惠跟踪研究民营企业的投融资活动长达十多年,她认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不能简单的依靠“头疼医头”的方法,而应该采用综合治理的方法。

  放活民间金融

  《英才》:针对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政府部门实际上也做了很多工作,如推出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但效果不是很明显,为什么?张承惠:对于村镇银行,一些不合理的规定需要修改,比如目前要求一定要由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主发起人和大股东,且占股比例不能低于20%,而单一自然人或者单一非金融机构占股比例则不能高于10%,这些规定我认为不是很合理。

  对于小额贷款公司,成立两三个月就没有钱可贷了,现在监管部门允许它向金融机构拆借的资产负债率不能超过50%,这比实业企业的负债率一般不高于75%还低,这个规定也是可以调整的。作为金融公司,其杠杆率一定要高于实业公司,但目前的小额贷款公司还缺少一个比较通畅的融资渠道。

  《英才》:如何完善这个融资渠道?

  张承惠:我们可以从政策性金融上下功夫。政策性金融本身就是应该体现政府意志,我们现在的政策性金融机构有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银行、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但中小企业从中得到的支持其实是很少的。有人提议设立政策性中小企业银行,但是能不能摸索出一套有效的商业模式,从已有的三大政策性银行的经营状况来看,我们还不太有把握。

  但近期比较好的一个选择是能否通过政策性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大型商业银行)做一些资金批发业务,把资金批发给小型的金融机构或准金融机构。做小企业业务的商业模式与做大企业业务的商业模式是截然不同的,通过建立一个批发、零售的机制,正可以在两者之间搭建一座桥梁,接通大型金融机构与中小企业之间的鸿沟。

  《英才》:怎样看小贷公司的杠杆率问题?

  张承惠:我认为小贷公司的杠杆率不该由监管部门而该由银行来定,监管部门可以划一个杠杆率范围(比如不能超过5倍、6倍),在这个范围内则由金融机构来决定具体区间。因为监管部门不可能盯住那么多小贷公司,而银行则可以在做资金拆借时根据小贷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酌情调整借给小贷公司的资金数量,毕竟各小贷公司的资信、经营管理水平和风险控制能力是不一样的,那么其所能承受的杠杆率也应是不一样的。

  这里还有一系列基础设施需要跟上,因为一家小贷公司可能同时从多家银行借款,如此一来,单独一家银行可能无法摸清小贷公司的真实杠杆情况,这就要有一个信息系统,把整个金融借贷行为都纳入征信系统中。

  《英才》:小贷公司之外,我们发现更多的是非正规的民间借贷机构,他们也很想合法化,但目前国内金融体系的准入门槛还是比较高。

  张承惠:现有金融体系可以把门槛降得更低一些,让更多愿意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能够进来。但我也不是说门槛整体降低,而是有些不太合理的规定要有所调整,法律法规要根据我们的现实情况予以修正,包括让部分民间借贷金融机构进入到正规金融体系中来。

  门槛放低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增加金融业的竞争。如果银行之间的竞争没有足够,所有银行肯定都去抢大企业、好企业;反之,如果银行之间有了足够的竞争,那么银行体系就会有一个自动分层,能力大的银行去做大的客户,能力中等的做中等客户,能力小的则做小客户。但一直以来,中国的情况是,只要是金融机构,包括现在正在改制寻求上市的农信社,都在往城里走。跨区经营、上市、再成为跨国银行集团,所有银行都朝着这么一个方向努力是不行的,他们的目标定位不能完全由监管部门来管控,还应该由市场来决定,这就需要放低金融体系的进入门槛,令其有足够的竞争。

  放胆股权流动

  《英才》:就现有的金融机构而言,有什么办法能够促使其更加主动且自愿地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

  张承惠:我们需要给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创造一个更好的基础条件,比如征信体系要健全。现在很多小企业从来没有与银行打过交道,也未进入征信体系,那么银行要了解其资信,就只能从零做起,成本很高。

  地方政府在这方面可以有所作为,因为它掌控着辖区内的工商、法院,以及其他相关部门的资源(如水电费的收缴情况),地方政府可以把这些部门和资源整合成中小企业的资信平台,实际上,有些地方政府已经这么做了。

  《英才》:直接融资方面是否也还有一些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服务的余地?

  张承惠:我们调研中发现,现在的VC基本上一窝蜂地挤在IPO前期的项目上,这些为早期阶段提供融资的风险资本,并没有真正地扎根在早期领域,我们应该鼓励他们往早期领域投资。

  再有一个就是对中小企业股权流动能不能胆子再大一点,积极发展O T C市场(场外交易市场)。虽然新三板在扩容,但体制上还是有些问题,关键是采用什么模式来发展?国际上成功的O T C市场都是实行做市商的交易制度的,由做市商来托市。

  OTC市场与场内市场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它远远超过了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场内市场只有一两千家公司,OTC市场可能有十几万家企业的股权在流动,如果依旧采用场内交易市场那套制度,监管机构根本控制不了风险。因此只能把OTC市场的管理层级降低,由做市商来承担风险,由交易机构——OTC市场的管理者去管做市商,监管部门则再去监管OTC市场的管理者和经营者,只有这种模式才可能成功。

  扩容以前的新三板基本上是死的市场,没有多少交易量,现在有一个升板机制,稍微活跃一点,但活跃度也是非常有限的,对于中小企业的股权流通还应该有些创新思维,做一些大胆的改革。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