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观察

大宗商品急跌之后

文|本刊记者 郑景昕 日期: 2011-11-09 浏览次数: 2551

  凭借成功押注黄金期货,对冲基金经理约翰·鲍尔森(JohnPaulson)2010年的个人收入高达50亿美元,并由此获得“赚钱之神”的称号。不过,鲍尔森今年的日子不好过,其旗舰基金Advantage Plus今年1-9月已累计亏损达47%。

  从去年的“赚钱之神”到今年的“蚀钱之神”,鲍尔森始终保持了对黄金以及黄金股的青睐,Advantage Plus三分之一头寸即为金矿股,但正是这部分股票今年以来惨蚀32%。然而遭受市场猛烈抛售的不止金矿股,其它优质矿业股也未能幸免。比如两大全球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和力拓今年1-9月股价亦分别下挫了33.64%和37.9%。

  矿业股所对应的大宗商品价格则要相对稳定一些,但亦遭遇了“9月惊魂”。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指数C R B在整个9月下跌了13.68%,其中黄金、白银、原油、铜期货价格分别下跌了11.43%、27.86%、10.82%、24.42%。

  在9月之前,市场对大宗商品价格实际上还算乐观,主要理由有两条:一是美联储可能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二是新兴市场国家或能依旧保持对大宗商品的强劲需求。

  9月的暴跌令市场开始重新审视大宗商品的投资价值。力拓首席执行官艾博年(Tom Albanese)在9月底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该公司的一些客户已要求推迟金属产品的发货,而这可能正是金融危机开始冲击大宗商品领域的迹象。

  价格大跌的逻辑

  9月,全球金融市场特别是大宗商品市场的剧烈波动之源可追溯到8月6日标准普尔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A级下调至AA+级。

  有趣的是,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使得全球金融市场避险情绪骤升,反而增加了美债的吸引力,同时推动美元升值,但欧债危机却因此加深,大量持有问题欧债的欧洲各国金融机构的信用评级同样遭遇降级,银行金融股股价一泻千里。8月,欧洲三大主要股指伦敦富时100指数、巴黎C A C40指数、法兰克福D A X指数分别下跌了7.23%、11.33%、19.19%,而同期的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幅只有4.36%。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由于黄金上涨了12.29%,大宗商品价格指数C R B在8月还收高了2.5%,美元指数亦小幅收高0.57%。

  9月全球金融市场继续动荡,在全球经济第二轮金融危机或已到来的恐慌之下,美元指数出现了6.54%的大幅上涨,此时黄金也不再能带领大宗商品继续走牛,市场大跌主力从股指转移到了大宗商品价格。那么大宗商品价格是否会遭遇可与2008年金融危机时相比的大崩溃?

  中信银行总行国际金融专家刘维明对《英才》记者说道:“这次大宗商品价格大跌是市场对将要发生的危机的一个前瞻性的预判所导致的,它与2008年那次大跌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刘维明认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复苏以来,全球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在过去两年的反弹中真正恢复。庞大的财政支出与货币投放只是将那些旧有的产生危机的经济部门给重新激发了出来,重新造起泡沫去填充2008年泡沫破灭时出现的空当。

  例如,美国救市只救了金融体系和虚拟经济的重新膨胀,中国救市则又刺激了房地产、基础设施和落后产能投资的加码,旧有的经济痼疾没有消除反而再遭强化,经济结构没有调整,新的经济增长点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建立起来。

  “老问题复发,典型的就是通货膨胀,控还是不控?控制经济就会减速,不控泡沫就越来越大,最后崩溃的杀伤力更大。”刘维明对《英才》记者说道。

  但也有人认为这次大宗商品价格的大跌并非由于全球经济基本面恶化的预期那么简单,而是一场“国际金融战”的结果。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李廷对《英才》记者说道,“这次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跌是美国恶意制造的,主要是为了短期维护美元的霸权地位。”

  李廷认为,美国发行了10万多亿美元的国债,而且未来还有巨额的财政赤字需要继续融资,第三轮定量宽松政策的推出是迟早的事情。因此,美元贬值将会是长期趋势。

  “但是如果任由美元一直贬值下去,对美国来说无异于自残”,李廷认为,对美国最有利的情况就是在美元指数下跌到一个低位的时候(比如70附近),就人为地刺激全球金融市场从而使得美元能够走出一波短期的反弹行情。实现这一点最好的手段就是夸大、刺激现成的欧债危机。

  “由于美元是国际大宗商品的计价单位,美元上涨的自然结果便是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加上目前全球经济确实不怎么样,预期悲观,这就是现在大宗商品价格大跌的逻辑。”李廷对《英才》记者说道。

  中国因素

  10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开始反弹,截至10月12日,C R B指数上涨了3.2%,其中黄金、伦铜期货价格分别上涨了1.29%、7%。未来一段时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如何?牛市趋势是否还能持续?从大宗商品的商品属性角度看,则其价格要取决于未来全球经济基本面的强弱状况。

  今年下半年以来,欧债危机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学者一改之前的乐观,认为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在增加。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宋国青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指出,在未来欧美经济暴涨、暴跌、阴跌三种可能性中,阴跌的可能性最大,与此相对应的,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未来也会呈现出阴跌的走势。

  刘维明认为,从2000年以来的大宗商品牛市已经终结,未来至少5年内会持续低迷下去。目前矿业股票的低迷某种程度上或许正是投资者对未来大宗商品供求关系恶化预期的一种反应。

  但国际投行对大宗商品需求的预计要更乐观一些。瑞信(CreditS u i s s e )指出,虽然中国经济放缓正在发生,但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仍在飞速地推进,保障房的建设亦会增加对钢铁的需求,因而其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会是一个正面影响。

  高盛集团也认为,虽然欧债危机会给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带来进一步下滑的风险,但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将吸引中国等买家重返商品市场。高盛预计,大宗商品价格或将在2012年反弹20%。

  不过中国经济亦有自身的问题。年初以来,就不断有国际对冲基金做空中国的传闻,实际上,对冲基金做空中国的方式中,有一种正是做空国际大宗商品。虽然对于中国经济硬着陆的判断在国内并不得人心,但是目前已经表现出来的民间高利贷问题、房地产或将破裂问题、与地方融资平台有关的银行潜在不良资产问题等,都有可能在未来拖住中国经济继续快速增长的后腿。

  与此同时,基于以上所列的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多少都与2009年4万亿经济刺激政策有关,中国政府未来为应对经济下滑再搞一次经济刺激政策的可能性变得很小。刘维明对《英才》记者说道,“在一个地方跌过两回就够了,不能再跌第三回。”李廷也认为,如果只顾现在再出台一堆刺激政策,未来可能会更惨。

  此外,据一家权威财经外媒报道,中国可能拥有一批此前未报告过的铜储备,表明中国此前购买的铜有很大一部分没有投入使用。中国储备的铜在100万吨左右,大约相当于中国每年消耗量的15%。

  美元底线?

  大宗商品价格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除了大宗商品是经济必须的原材料之外,还与其兼具的金融属性不无关系,用刘维明的话来说,大宗商品某种程度上可视为风险资产。

  实际上,在金融市场规模越来越大的今天,投机或投资因素对中短期的大宗商品价格影响巨大,而投机是否活跃则与全球总的流动性状况密切相关。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郑超愚告诉《英才》记者,大宗商品价格往往是生产性需求与投机需求共同决定的,当它们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方向相反时,则要看哪一个需求战胜另一个需求。

  在经济疲软的时候,生产性需求会降低,它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是负的。但中央银行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扩大流动性供给,因而增加了市场对大宗商品的投机性需求。如果投机性需求战胜生产性需求,那么此时的大宗商品价格就是上涨的。

  大宗商品“投资大师”罗杰斯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认为,世界经济毋庸置疑已经进入缓慢增长期,世界很多国家央行将会大量印钞票,这个时候最有投资价值的是实体资产——大宗商品。罗杰斯自称已持有很多大宗商品,他尤其看好农产品和贵金属。

  在9月投资者对美联储的QE3预期落空之后,10月初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送出了两份大礼:欧洲央行将再次推出12个月再融资操作,并在一、二级市场购买担保债券;而英国央行则将其量化宽松规模从2000亿英镑提高至2750亿英镑。

  比较普遍的看法是,美联储的QE3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推出,因为美国政府的赤字还处于扩大进行时当中,随着其它主要美债持有者增持美债的意愿和能力减弱,美国政府债务也就只剩下货币化这条路了。

  一旦债务货币化,全球流动性泛滥,投资者便会倾向于持有实物资产特别是生产性需求最小的黄金以期保值。不过即使美联储的QE3推出,大宗商品价格也并从此涨势无忧,仍需要提防极端事件的发生。

  刘维明认为,纯粹依托于投机性需求和资金推高的大宗商品价格最终还是要落地的,在基本面不支持这么高的价格情况下,只需要一个导火索就可以改变整个市场。

  郑超愚告诉《英才》记者,流动性过剩实际上是很难衡量的,特别是在恐慌情绪比较浓重的时候,虽然从基础货币上看,央行的货币供应量很大,但真实的流动性规模是由央行和商业银行共同决定的,如果商业银行无法实现信贷扩张,就很难出现流动性过剩的情况。

  郑超愚认为,危机时期更多看到的是“流动性陷阱”,即虽然基础货币投放量很大,资金却只在银行出不了银行体系。在恐慌的时候,人们更愿意持有货币等着资产下跌,而不是持有资产哪怕是像大宗商品这样的实物资产。

  影响大宗商品价格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美元走势。美联储的QE3也不必然表现为美元会单向贬值。从前两次美联储量化宽松的情况来看,美元指数总体上下跌,但也不乏高水平的反弹。

  今年以来的美元指数走势有些耐人寻味,在美元指数离跌破70较远时,欧债危机比较平缓,而当美元指数濒临70附近时,往往是欧债危机比较剧烈的时候。

  一般认为,强势美元不利于美国经济复苏,而弱势美元又不利于美债发行。但是美国既想要经济复苏,也要增发美债。李廷认为,一旦美元指数跌破70这个心理点位,美元再向下贬值的空间就非常大。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