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圆桌

退市仍虚晃一枪?

文|李冬洁 本刊记者 日期: 2012-01-05 浏览次数: 2151

嘉宾|杨成长 申银万国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叶 檀 财经评论人士

   皮海洲 职业投资者、独立财经评论人士

  当一份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创业板退市制度(征求意见稿)摆在市场各方面前的时候,迎接它的的确有掌声,但寥寥无几,更多的则是各色翻飞的“板砖”。

  和旧版的退市制度相比,此次实则做了一些完善:增加了连续受到交易所公开谴责和股票成交价格连续低于面值两个退市条件;完善恢复上市的审核标准,以扣除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孰低作为盈利判断标准,同时不支持暂停上市公司通过借壳方式恢复上市;设立“退市整理板”;缩短退市时间;改进创业板退市风险提示方式。

  此意见稿甫一面市,立刻被一部分人士评价“样子货”,认为不少规定要么可以被操纵,比如“股价20日低于面值”、“连续120个交易日累计股票成交量低于100万股”;要么可以公关,比如“36个月谴责三次”等等。

  实际上,在如今纽带牵连,利益纵横的资本市场,可以想象这样一份纠缠已久的退市制度后面各主体之间博弈的惨烈。虽然有人士表示有聊胜于无,但从制度建设的重要性来看,退市绝对不能形式化。而如何让退市制度不摆“花架子”?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再版“样子货”

  《英才》:其实,之前两市早已存在明确的退市制度,但退市难仍然是长期存在的问题之一,目前退市率非常低,你们怎么看此次创业板增添的新版退市的威慑力?

  杨成长:之前的退市制度主要从企业的业绩角度来考虑,现在增加了新的条款之后就更完善了一些。首先强调了合法性,如果一个上市公司连续三次受到交易所谴责,就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公众公司,理应退市;跌破面值反应的是一家上市公司公众对它的评价,如果一家公众公司跌破面值,对企业的估值和信誉影响是非常大的。

  叶檀:威慑力比过去增加了一些,因为这次把有关非经常性损益和净利润的规定加上去了,还有直接暂停上市后不准借壳,这几条还是有威慑力的,但其他的条款没有变,另外像谴责三次这个规定在操作中没有实际意义。

  皮海洲:这次关于退市的新规就像没有牙齿的老虎,像受到谴责三次的公司,到现在都没有一家,基本形同虚设。

  《英才》:我们看到新增加的条款中有的遵循了国际惯例,像“连续跌破面值20天”这一条,这是否适合中国股市?

  杨成长:关于跌破面值这一条,其实在中国市场,从股票净资产和股票质地来看,短期跌破面值的概率是很小的,但如果从长期来看,这个政策还是有相当大的威慑力的。

  叶檀:如果不退市我们永远找得出理由来,可能会说这个不适合中国国情,但我们看到这次新增加的条款里包括把政府补贴这种非经常性的损益去除掉,这就比较适合中国国情,因为除了A股上市公司,没有其他公司可以得到那么高的补贴。

  皮海洲:中国有自己的国情,就不能按照国际惯例来,现在创业板的平均发行价是30多元,这离1块钱面值有多远啊,这样就几乎不可能有因此而退市的公司。

  《英才》:以前的旧版退市制度被指操作性不强,此次似乎仍然如此,一个在外界看来很简单的制度为何进展如此曲折,关键症结到底在哪?

  杨成长:我们现在推出了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三板等等,尽管从表面看,资本市场已形成多层次,但对投资者或上市的企业来讲,并不那么清晰这些板有什么大的区分,包括未来可能推出的国际板,所以板和板之间没有很好的衔接关系。而在国外就不同,比如美国上市公司,在纽交所不行了,可以到纳斯达克,纳斯达克不行了,可以到场外市场。现在我们一直都没有把各个层次市场的衔接关系搞清楚,就显得我们的退市没有出路。

  其次,因为我们上市公司国有企业比较多,而其中又有很多业绩比较差的,退市就可能和企业破产、职工的安置这样一个社会问题挂钩了,这就变成了政府的负担。除此之外,因为我们上市资源太稀缺,一家企业要争取上市很难,所以有时就通过买壳上市来解决问题,那些不被看好的企业就往往被并购,所有不好的企业总有人来救。

  皮海洲:主要是缺少保护投资者的意识,现在的退市都是投资者扛,没有赔偿制度,而国外是有赔偿制度的。

  制度外的纠结

  《英才》:这一次新规草案,从市场反应来看并没有得到完全的认可,那么在退市制度制订方面,我们究竟应该遵循的原则是什么?

  杨成长:退市是为了对投资者进行保护,要从这个点出发来考虑问题。退市制度的出台要考虑系统性,市场的相互衔接关系,过去是有很多的不配套。

  叶檀:退市制度就是要给市场形成一个明确的预期,上市公司是可能退市的,不能让垃圾股炒作得没完没了,上市是要回到正常的区域的,这应该是它总体的原则和目标。

  皮海洲:一是应该让造假的公司直接退市,像绿大地这样造假的公司竟然不退市,却让它涨得这么好,这类股票是中国证券市场最大的祸害;第二就是保护投资者,建立赔偿制度,起码要引入投资者集体诉讼制度。

  《英才》:我们的市场从根本上还要做出怎样的改革,才能理顺各方利益,形成客观公正的退市制度?结合中国特有的市场环境,具体退市条款设计上应该有怎样的改进?

  杨成长:我们现在只是改了退市方面的,我觉得还要完善进入市场的政策。退市制度必须要和我们的上市规则结合起来,退市制度严格了,那么上市制度就可以宽松,也就是宽进严出。进口宽以后,就会出现新上市创业板公司的股价不会高到哪里去了,也就适合于一些退市条款了。另外,把各个板的上市、交易、监管和退市的政策都要梳理一遍,这样就会周全一些了。

  叶檀:对于交易所什么时候该谴责,什么时候不该谴责,应该有个明确的规定;还有对于上市公司造假等的后果,都该有一个明确的规定。

  皮海洲:没有赔偿制度,就提退市制度,这是不公平的。创业板高价发行,老板、高管纷纷套现,成了亿万、千万富翁,然后再退市,那不是害投资者吗?中国股市整个制度都不是为投资者说话的,现在首先应该把发行价控制住,这都是基本需要改进的地方,而这些都没变,现在却突然搞一个退市,那是不公平的。股市是一个体制性的问题,不是某一块就能解决的。如果能推出赔偿制度我支持退市,如果不能推出,我不支持。退市的前提是要保护投资者。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