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图说财经

央行的资产重负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 日期: 2012-05-31 浏览次数: 3076

  对于进入全新发展阶段中国来说,膨胀的不仅是经济总量的规模,还有央行的总资产。

  十年前,短缺的外汇储备还让中国人如芒在背。为吸收美元资产,政府部门制订了颇多的鼓励创汇政策。如今,中国央行的资产规模已然坐上了全球头把交椅。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3月末,央行的总资产达到28.4万亿元,约合4.5万亿美元,超过美联储和欧洲央行,位居世界首位。另有数据显示,中国的广义货币( M2)2011年末余额已达到85.2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一。

  但是,庞大的外汇资产带来的管理风险,亦开始纷纷显露。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这对央行来说都可能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大而不稳

  央行资产的增长速度,超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渣打银行报告显示,过去五年,中国央行的总资产增长了119%,并于2011年末达到4.5万亿美元。而美联储、欧洲央行在2011年末资产规模分别为3万亿美元和3.5万亿美元。

  与之相对应,中国的广义货币( M2)在过去五年中也增长了146%,2011年末余额已达到85.2万亿元。根据渣打银行的测算,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中国新增M2的规模全球占比达52%。

  “全球流动性的主要提供者已变身为中国央行,并非是大家印象中的美联储或者欧洲央行。周小川不仅是中国央行的行长,还是全球的央行行长。”渣打银行甚至在其报告中如此表述。

  不过,业内普遍对此观点表示质疑。亚洲开发银行一位外籍专家对《英才》记者表示,人民币至今还不是国际货币,做这样的判断显然不客观。

  “这种判断本身是不对的。在一个国家货币不是国际货币的时候,它就不是国际流动性的主要源泉。”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也对这种说法表示异议。他指出,在讨论国际货币体系、国际流动性的创造、扩张乃至泛滥问题时,必须严格区分储备货币与非储备货币,这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机制。

  媒体人士徐以升撰文称,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是典型的“大而不稳”,蕴含着非常大的风险。截至2011年底,在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资产端,央行有1.1万亿元的“对其他金融性公司债权”,有约0.7万亿元的“其他资产”。这些部分基本为对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坏账置换票据,以及包括有些地方政府在内的再贷款。如果按市场公允价值评估,基本可以归类为坏账。

  另外,过去十年间,美元对人民贬值了将近23.5%,在美元贬值过程中,中国外汇的购买能力被严重削弱。有统计显示,仅2011年中国外汇储备的美元资产贬值了2.1%,贬值带来的损失达到440亿美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企业界、金融界基本不持有美元资产。即便是得到了汇金公司的美元资本金注资,几家被注资银行最后都陆续将美元结汇换成了人民币。其总的结果是,中国央行承担了中国总体经济的货币错配风险。表现则是,截至2011年底,央行外汇资产占比高达83%,而美联储几乎无外汇资产。

  被动性扩张

  事实上,央行资产扩张的背后,并不太令人振奋。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3月底,中国外汇储备为3.3万亿美元,占央行总资产的比例高达73.3%。

  那么,中国的外汇储备为何会如此之多?有分析称,我国执行强制结汇制度,外贸交易中获得的外汇,企业必须卖给中国人民银行。为了回收外汇,央行就得多发行人民币。所以,央行手里的外汇,都是拿多发行的人民币换回来的。

  而在基础货币的发行方面,数据显示,目前由于外汇储备增加的技术货币的投放,占整个基础货币投放的80%以上。

  “央行外汇资产的扩大必然导致货币的扩张。”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指出,央行收入1美元的外汇资产,就要向市场释放高能货币(基础货币),高能货币在金融系统中做一个乘数的扩张就变成M2。所以,外汇资产的扩大导致了广义货币的过量扩张。

  “我们是这些储备货币国家主动释放流动性的被动接受者。极端地讲,我们是受害者。”向松祚对《英才》记者坦言,与美联储完全不同,中国央行资产的扩张是被动的,而美联储是主动地印钞票。中国在2005年汇改之后,贸易顺差急剧飙升,热钱大量涌入,被迫买进了相当规模的外汇储备,迫使央行释放基础货币。这种被迫式的扩张,正是中国央行资产规模膨胀的最根本原因。

  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2011年末,中国M2/GDP达到了189%,而美国等多数发达国家这一指标大都小于100%。如美国2011年末的水平只有64%。

  前述亚洲开发银行的专家表示,所有表征银行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比值数据,中国在全世界都是最高的,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这说明中国整个经济体系过度依赖银行资产,而其他金融渠道发展滞后。

  “中国是一个快速工业化、城镇化、市场化的国家,本身存在货币化和金融化的过程。以前不参与市场交易的东西都参与市场交易了,经济体系所需要的货币必然会增加。中国M2供应这几年一直在高位运行,预计还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向松祚说。

  很难有效管理

  无论如何,央行已经积累了巨无霸的资产规模。如何应对国际资本涌动,如何有效地管理这些资产,成为亟需思考的问题。

  “这是我们这么多年一直绕不过去的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多外汇,为什么国际收支失衡?”卢锋表示,“汇率的问题归根结底不是别人的问题,而是我们自身的问题。总体上讲,我们并不需要过度的货币扩张。中国应该对M2的扩张机制做一个调整,不能总是被动的。”

  向松祚解释了非储备货币国家应对国际资本流动的三个办法:一是将汇率完全放开,彻底实施汇率浮动制度;二是资本管制,这是多数非储备货币国家采取的办法,金融危机后很多国家重新启动了这个办法;三是对冲,央行可以发行央票,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把流动性再收回来。

  “未来中国应该综合运用这三个办法。”向松祚说,“但对中国来讲,长远目标是要把人民币变成重要的储备货币。一旦货币变成储备货币,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接下来只要控制通胀就可以了。”

  “德国、日本、美国的海外资产非常之多。美国的海外资产22万亿美元,英国14万亿。整个欧元区的海外资产为23万亿美元,其中德国占了10万亿。这些都不是中央银行持有的,而是企业持有的。但中国居民和企业持有的外汇储备资产仅有6000多亿。”一位长期研究外汇问题的专家对《英才》记者说,“庞大的外汇储备蕴藏巨大的风险,光靠外管局和中投很难有效管理。”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