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学人

华而诚: “利率市场化非常迫切”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 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2-09-03 浏览次数: 2253

  中国是少数利率没有市场化的经济体。即便是同处于发展中的印度、巴西等国家,也在近年完成了利率市场化。

  长时间的利率管控,不仅造就了银行业的巨额利润,也影响了宏观经济结构,对整个经济转型形成了桎梏。

  在包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眼中,当前,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势在必行。从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到世界银行,华而诚练就了深厚的宏观理论功底与全球视野,担任中国建设银行与包商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经历,又让他在微观层面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有真切认知。

  利率市场化势在必行,但这也并非说前路一片坦荡。在世界银行调查的44个实行利率市场化的国家中,有近一半的国家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发生了金融危机,而利率放开后中小银行受到很大冲击,不乏倒闭破产之类案例。那么在华而诚看来,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应如何推进,中国的路径又有何不同?

  管控的弊端

  《英才》:中国推进利率市场化是否有必要性?

  华而诚:从全球来看,跟中国经济发展相当的国家和地区,从拉丁美洲到亚洲,大部分利率都放开了。当然,这与中国的经济体以国有企业为主有很大关系。由于国企缺乏财务“硬约束”机制,因此普遍对利率不敏感,提高利率企业也不会减少投资,其主导的投资行为又多。对国家而言,利率管控,不如直接管信贷规模。

  但其他国家没有那么多国有企业,很多都是民营企业,利率的调整对他们的信贷影响比较大。所以,发达经济体普遍将利率的调整作为很重要的信贷调控工具。随着中国经济市场化及国有企业改革的推进,这也促使利率市场化必须再大幅推进的时机来临。

  《英才》:在利率没有放开的情况下,国家采取了信贷管控的方式。你怎样评价这种数量型的控制模式?

  华而诚:由于政府对利率传导机制不放心,遇到通胀高企时就直接以行政的手段控制贷款量,而不是用提高资金的价格来抑制投资、减少贷款需求。但真正的市场经济应该“以价制量”。虽然市场不一定百分之百对,但行政力量没有办法发现价格,十弄九错,而且没效率。

  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的差距就在于金融体制。金融跟实体是一体两面的,金融不到位实体就不到位,金融也就无法好好服务实体经济。我们的金融要想服务实体经济,首先必须改革,要有效率,要市场化。

  《英才》:宏观方面讲,利率管控造成了哪些结构性失衡?

  华而诚:这从利率跟通货膨胀的关系可以反应出来。比如过去10年,通胀上去了,但利率没有及时调整,至少滞后半年到一年,实际存款利率基本是0或者负的。中国的存款量相当大,实际存款利率如果是负的,居民存款利息收入就很少,就必须增加储蓄来补偿,如此消费就受到了抑制。

  过去10年,消费占GDP比值是往下走的,老百姓的收入占GDP比值也是往下走的,利率管控对经济结构调整产生了明显的不利影响。同时,负存款利率也助长了房地产及股市的泡沫。连带的低贷款利率则助长了产能过剩。

  《英才》:数量控制造成了什么现实的后果?

  华而诚:贷款规模控制及分配政策,导致少数企业以低于市场的利率拿到贷款。而为数众多的小企业只得从民间借贷市场以高利率取得资金,带来资金断裂的风险。

  过去这两年,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很多。理财产品的价格是开放的,其利率比存款利率高,以争取存款客户。理财产品成为一种金融创新、一种正规的管制借贷市场与自由借贷市场对接的桥梁,将储蓄变成了投资。

  理财产品其中不少是一年以下的短期产品。它们与货币,尤其是M1,有高度的替代性与竞争性,使得传统的货币概念变得模糊。今年M1的增速极低,但是,谁能说货币的增长少了?

  上世纪80年代,美国金融市场推出了大量金融创新产品,包括理财产品、信托、资产证券化、货币基金等等,这直接导致其货币统计从M1延伸至M7,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造成很大挑战。所以,1992年,格林斯潘上台后的做法是以公开市场操作直接控制联邦基准利率,以影响长期利率,通过“以价制量”来控制货币供应量。

  市场化的路径

  《英才》:利率市场化的路径应该怎样?最基本标志是什么?

  华而诚:从利率开放的实际经验来讲,先上浮贷款利率的国家比较多。存款利率上浮有两个影响:产生竞争,可能造成揽储存款大战;存款利率上浮,贷款利率也要上,因为银行要有固定的利差。

  因此,在“金融抑制”的地区,利率的市场化多会带来利率的上涨。如有不慎,可能冲击宏观经济的稳定。我们要注意1970年代南美洲利率市场化的失败经验。存款利率今年可以上浮10%,表明利率市场化往前走了一步。

  《英才》:有分析认为,在货币政策放松的时间点,进行存贷款利率的放松是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点。你怎样认为?

  华而诚:利率市场化非常迫切,关键看有没有决心最重要。利率管制取消后,金融机构才会有压力建立能覆盖风险的资金定价机制,并从事一系列的相关改革。

  《英才》:存款保险制度是必须的吗?

  华而诚:我认为存款保险制度是必须的。利率市场化后,金融波动及风险会加大。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能假定银行不会倒闭。其实倒闭是对银行很大的约束。存款保险制度就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即各种体制的银行都是平等的。

  《英才》:你怎么看目前金融体系中,银行业的一枝独大?

  华而诚:中国现在的金融体系是间接金融,钱要经过银行再贷出去。直接金融是指直接把钱借给贷款人,比如通过股市、债市直接融资,但这部分占比非常少。至今中国80%的资金都是从银行贷出去的。这种不平衡造成信贷资产膨胀很快,银行资本金压力很重,迫使发新股、筹资、再融资、资产证券化的需求非常强烈。

  中国人民银行去年公布了一个新的统计数据:社会融资总量。这个数据除了包括银行信贷之外,还有其他很多融资渠道,尤其是资本市场的统计,更加多元化。所以,中国必须发展资本市场,通过银行的信贷融资比例将来一定是减少的,直接融资容量一定是增加的,这是大的趋势,同时也反映一个经济体金融市场的成熟程度。央行推出社会融资总量的数据,其实一定程度上暗示必须“以价制量”,因此走利率市场化的道路也是必须的。

  《英才》:金融创新需要监管,但要如何监管?

  华而诚: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监管似乎太多。需要监督的该监督,但是管理这个问题,是微观经济体的事情,是银行自己的事情,应该由金融机构自己来管。否则,金融是难创新的。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