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学人

王志浩 不改革是最大的经济风险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 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3-03-29 浏览次数: 1964

  本科剑桥大学,博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王志浩这样的求学经历足够让人艳羡。虽然对于这个西装革履、会讲中文的外国人早有耳闻,但他中文的流利和地道,仍然令人惊讶。

  从台湾到香港再到大陆,在中国的年头已经不短,但他自谦中文还得努力学习。融洽的交流中,你会不时惊叹他纯熟的中文表达能力,即便是不常见的经济学专业术语,他也能信手拈来,并且很少有语法错误。似乎只有夸张的手势和丰富的面部表情,才能让你意识到,他是一个眼眶深邃鼻梁挺直的正宗老外。

  由于经常来往于中国各地,王志浩的日程被排得满满当当。作为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坚信自己的调查数据,即使与政府部门的公开数据相差甚远,又或者自己的研究报告被业界学者质疑。他表示,当前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就是没有改革,而价格层面的利率、汇率改革,则是他最关心的改革议题。

  GDP高估了?

  《英才》:你认为2012年GDP增速只有5.5%—6%,和官方公布的7.8%差距很大。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差距,你的主要依据是什么?

  王志浩:可以用很多指标来重新估算,比如说发电量或者运货量的增长,也可以看汽车销售量,还有税收,这些指标的增长速度明显下滑。还可以调查企业的利润增长率,去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长是6.5%,可以说企业利润的增长速度不能支撑GDP达到那么高的增长速度。这些数据可以证明GDP是高估了。

  统计局数据库是比我们大得多,但我认为7.8%可能有一些问题,需要讨论,所以公开讨论要好一些。但问题是政府GDP的目标必须完成,所以出现了这个问题。我建议还是不用GDP的指标作为政绩考核指标。

  最近10、20年的数据都出现了这种情况,GDP过热的时候统计局故意低估GDP,而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年的时候GDP是高估了。在经济过热或者过冷的时候,GDP会变成一个不可靠的东西,去年就类似这种情况。

  《英才》:你对中国经济目前的形势怎么判断?

  王志浩:从趋势上讲,2012年一至三季度经济增长速度明显放缓,第四季度有一些反弹。2013年我预计GDP增速能达到8.3%。主要原因有两个。

  第一,制造业的库存周期基本结束。很多国内的机械公司有很大的库存,到2012年第四季度开始出现降低库存的情况,其他制造业也开始改善,很多企业的库存降低之后开始增加生产,第三季度大部分的制造企业开始提高生产规模。

  第二,房地产市场明显反弹,而且这个反弹是可持续的、全国性的,一、二线城市库存量很小,但是三、四线城市库存量很大。全国房地产市场会在今年二季度恢复到正增长的状态,而房地产对GDP有很大的影响。

  《英才》:有学者认为中国消费率是被低估的,官方数据是48%,有学者认为有可能到60%左右。你对消费率有些新的研究吗?

  王志浩:我同意这个观点。有一些消费类的数据,统计局做调查的时候可能是找不到的。所以说消费可能是低估了,但问题是低估了多少也说不好。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消费增长大概9%—10%,是很快的,比其他经济体要快得多。我反对中国过高的投资占比,但是也不能太过夸大投资的问题,也就是不要过度夸大国内经济的失衡。

  官方数据是投资在GDP中占比48%—49%,其他亚洲新兴国家韩国、日本、新加坡,他们的投资率最高的时候不超过40%,所以说中国的投资率可能不是48%,可能是44%、42%,已经高于其他的亚洲国家,但真实的数据应该不会那么夸张,48%是很意外的。

  《英才》:你认为2013年中国经济面对的最大风险是哪些?

  王志浩:没有改革。首先,房地产对GDP的拖累不用担心,我认为房地产基本回暖,现在可以在一些一线城市实行限购令,以及二手房的限制。其次,大家关心的地方投资平台的问题,可能到明、后年会得到根本性解决。

  《英才》:那你认为改革最关键的是哪几个方面?

  王志浩:央行对利率和汇率已经做了很多,但是还不够,还有空间。我认为价格是很重要的,利率和汇率是两种非常重要的价格,继续让这些价格达到一个均衡点,这非常重要。其他包括土地价格、电价,还有污染需要付出的价格成本、资源价格,都要调整,可以通过价格来影响市场行为。

  另外一块是土地。我比较赞成最近热议的观念,就是允许集体组织建房,比如小产权房。现在的模式就是征地盖房,这个模型是不可持续的。应该在大城市的周围允许农民自己盖房,这样农民可以拿到一些收入。

  赞成房产税

  《英才》:你认为应该允许农民的土地流转?

  王志浩:这是另外一个观点,农民可以让他们的耕地流转,收到一些租金。比如说在北京的北郊有很多村子,他们已经盖了小产权房,很多农民工可以租一套房子。虽然设备不是很漂亮,但没关系,这是比较便宜的房子。

  现在的模式是把所有的房子拆掉,然后盖新房子,比如保障房。但保障房的第一个问题是只给有户口的,没户口拿不到保障房。第二个问题是农民工没有房子,需要继续往北走,再住那些村子的小房,征地的时候一些农民有一些补贴,但是补贴不够。我认为政府要提供更多的便宜房子,同时保证农民收入,应该考虑改变现有的土地政策,允许他们自己盖房。而且我认为房地产税是一个非常必要的税种。

  《英才》:你赞成房产税?

  王志浩:赞成。但是我也同情,很多居民的税负已经很高了。

  要注意的是房产税不是调控工具,绝对不能用税来调控房地产价格。现在地方市政府非常依赖土地财政,征地冲动很强,地方政府没有收入会妨碍其搞基础设施建设。因此地方政府征地的动力一直存在,所以房地产肯定需要一个高的价格。

  但是如果给地方政府一个比较可靠的税,每年所有的居民赋税,这样其征地的动力、保持很高的房地产价格的动力就消失了。所以,房产税的关键作用是,让房产税作为地方政府税收的主要来源,改变土地财政的情况。

  《英才》:有些人认为现在的招拍挂过程当中已经在土地环节征税了,如果再征房产税不是重复征税吗?

  王志浩:不是这样的,西方都有房产税。我在伦敦租房也付房租,也要付房产税,应该说住在一个城市,享受所有的设备、治安、城市生活的优惠,就应该赋税。

  《英才》:但中国的土地不是私人所有。

  王志浩:英国也是,有一些土地私有,但有一些土地不是。这个问题不要太复杂化。

  《英才》:很多人认为房产税对房价有影响。

  王志浩:要调控房价,是要在交易的时候提高交易成本。比如说在香港,交易税设定为4%—8%,交易税提高了,会影响房产的交易行为。房产税应该作为地方政府一个可靠的收入,要不然政府的征地冲动一直很强。

  《英才》:你对于北京以及很多地方实行的限购令怎么看?你是否赞成这种调控手段?

  王志浩:从市场经济学的角度讲,限购令应该被反对,这代表政府干涉市场经济。但是在香港、奥地利,政府部门也会出台行政性的政策来干预房地产市场。需要注意的是土地或者房地产泡沫是非常危险的,这会带来很大麻烦,需要考虑怎么去防止它。

  中国已经开始解决根本性的问题,比如说利率。以前利率很低,买房是很重要的投资渠道,现在有理财产品等投资品,利率就提高了。第二是汇率,之前有很多从香港、台湾的热钱涌入中国投资房产,因为汇率是低的,他们不愿意到国外去投资,现在汇率调了很多,进来的钱少了,流向国外的钱多了。第三是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坦率地说,地方政府希望房价很高,这样他们收入就高,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还是要面临房地产泡沫的威胁。

  汇率和利率已经有一些进展,但是调整这三方面需要时间。现阶段限购令以及其他的行政手段是可行的,但是肯定不能一直实行限购令。限购令是暂时的、短期的一个手段,把利率、汇率、财政的问题解决好了,限购令就不需要了。

  中国主导全球M2增长

  《英才》:渣打银行去年发布了一个报告,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流动性的主要提供者,被很多经济学家热议,也有很多人提出了质疑。你有没有反馈的意见?为什么会有这种观点?

  王志浩:我们的观点是有依据的。以中国、美国、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新增的M2计算,全世界新增M2的贡献率中,中国绝对是最大的,2012年占到45%—50%。

  不能否定这个事实,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发行M2的国家,全球流动性的主要提供者已变为中国央行。

  有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在增长,而GDP是交易产生的、交易组成的,所以需要更多的M2。这种观点是有道理的,但重要的是看M2对GDP的比例是不是增长。

  为什么中国M2与GDP的比例一直比其他经济体高很多,而且一直在增加?我认为最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从2003—2012年,中国的汇率是被控制的,因此积累了高达3万亿美元的外汇占款。第二,中国跟美国、欧洲不同,经济出现危机的时候银行贷款开始猛增。而欧洲、美国经济危机的时候,M2的增长会缓慢很多,因为银行放贷风险很大,贷款的增加会下降。但是中国不一样,比如上一轮的4万亿刺激政策,银行会出面支持,这是由货币政策和政府以及银行体系的关系造成的。

  美国是资本市场为主的一个金融市场,在发股票的时候没有M2的货币乘数,所以它的M2要少一些。最重要的是看M2在GDP占比的增长率,这个数据不需要辩论,我估计大部分的经济学家会认为中国2010、2011年30%的M2增加是一个问题,所以今年13%、14%的目标是比较合理的。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