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博鳌亚洲论坛特别报道

跨越“成长陷阱”

整理|本刊记者 张延陶 日期: 2013-04-28 浏览次数: 1360

  主持人 英才杂志社社长 宋立新

  讨论嘉宾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副主任 张晓强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 张宇燕

  毕马威全球副董事长 Alan Buckle

  俄罗斯工商联合会主席 卡特林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创意经济与旅游部部长 冯慧兰

  印度工商联合会秘书长 A. Didar Singh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会的——“失速的新兴经济体:跨越‘成长陷阱’”分论坛中,中外经济界人士共同建言献策,探讨新兴经济体集体失速的内因与外因,思考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应对措施和转型道路,重新发现失速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动力。

  为何增长放缓

  主持人:如何看待新兴市场的失速,有哪些外部的因素?

  张宇燕:外部的首要因素是全球经济增速放慢导致的贸易增长速度大幅度下滑。第二,整体经济增速放慢的同时,贸易保护主义开始抬头。第三,发展中国家或者新兴经济体内部的贸易增速也开始大幅下降,“E11”国家之间的相互贸易2011年增长17%,去年下降到7%。

  主持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国家主动调控追求发展的结果,还是我们已经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张晓强:增速的放缓除了外部因素,还有内部深层次制约因素,比如去年中国一个国家消费了世界一半的钢材、水泥和煤炭,造成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的排放都是世界最大的,但是中国的GDP去年只占世界的不到12%,人口只占世界的19%。去年虽然已经连续三年农村居民实际收入增速快于城市,但是城乡收入差距仍然高达3.1:1。因此这些深层内部因素,包括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不强、产业结构不合理等,是影响中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因素。

  什么阻碍新兴经济体发展

  主持人:俄罗斯刚刚加入WTO,你认为这将对俄罗斯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

  卡特林:我想大概四五年后就可以看出加入WTO对俄罗斯经济的影响。我们会大幅度降低关税保护的程度,在这方面我们肯定会有损失。但过渡期结束后,我们预计的态度看待加入WTO这件事。

  主持人:印度在去年也宣布了新一轮改革,随着沃尔玛进入遭到了很多方面的抵制,零售业试水的失败是否会导致你们的计划受阻?

  A.Didar Singh:改革是有放缓,因为联合政府中有些人反对国外投资。但是我们有一个能力强大的公营民营合作组织,我们有大量的法律改革项目来保障投资的稳定性、安全性,所以我们的情况总体来说还是

  主持人:毕马威作为一个全球咨询公司对新兴国家投入很多关注力,请你谈谈巴西到底怎么了?

  Alan Buckle:长期而言,巴西的经济发展非常好,巴西有2亿多人口,而且巴西资源丰富。但巴西必须要调整自己,建立更多必要的交通体系。短期要解决教育和基础设施的问题,充满挑战。

  主持人:请冯慧兰和我们分享对整个印度尼西亚发展的感受,以及南南合作的看法。

  冯慧兰:我认为新兴国家会继续成为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中国、印度尼西亚、印度,都在从出口主导型经济转到国内主导型经济。此外,我们的财政状况相对不错,所以有足够的财政资源保持经济持续增长。提到南南合作,我觉得新兴市场之间地区合作机制也可以帮助我们在发达国家出现经济放缓的时候寻求其他增长渠道,一方面抵御经济危机,另一方面也关乎到我们增长的水平。

  新经济增长点在哪里

  主持人:中国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哪里?今天的一些限制措施,是不是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以及为改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张晓强:今后发展的方式要从依靠出口和投资更多的转向内需。这就是中国今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巨大的潜力。比如现在大城市交通拥堵情况严重,所以我们提出公交优先发展战略,现在多个大城市在建设地铁,可以想象这将会带来多大的机会。

  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如果要更加注重发展的质量和可持续性,就要在某些方面有一些限制性的措施,这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但是回过头来,我们将来需要在科技创新、体制创新上迈出更大步伐。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认为你们的国家超越这些成长陷阱过程中,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A.Didar Singh:印度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充分的人口红利。不利因素是我们仍然是一个贫穷国家,因此,我们必须包容性地增长,解决最底层人的贫困。

  冯慧兰:印度尼西亚拥有很大的市场,劳动力人口供应充分。不利的方面,我们要确保提升人力资源的质量;环境问题、能源问题、气候变化也都是需要面对的挑战。

  卡特林:俄罗斯有相当好的宏观经济指标,巨大的资源基础、高素质的劳动力,很高的治理基础。同时我们也在改革我们的开发机制,而且我们的人口需求非常旺盛。我们的短板跟其他国家一样,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进一步开发。还有,我们经济不够多元化,过多地依赖于能源包括原料的出口。

  张宇燕:规模是中国最重要的一个优势。对中国和印度如此巨大的国家,中等收入陷阱这个井口就比较小,掉进去有一定困难。关键是不要被绊倒,充分利用我们巨大规模,鼓励创新、鼓励要素自由流动,这是中国长期增长最重要的因素。

  张晓强:通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我们可以获得可持续发展重要的动力或者潜力。下一步如果我们能够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就会激发出企业的创新活力。另外,还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中国强调就业优先战略,农业和传统工业吸纳就业的空间有限,服务业的潜力已经显现。

  中国服务业占GDP比重比印度、巴西以及发达国家还有差距,而服务业恰恰能够吸纳大量劳动力,发展得好也有利于促进一二产业健康发展。

  最后,中国将坚持开放,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加强和发展中国家南南合作,也加强和发达国家优势互补,从而实现互利共赢的共同发展。深化改革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都有利于我们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