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宏观全局

上海自贸区“边界争端”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 日期: 2013-10-31 浏览次数: 3335

  被誉为中国改革新前沿的上海自贸区于9月29日正式挂牌成立。很多人称其堪比当年的深圳特区,期待中国经济将从这里迸发出新的增长点。

  其中,上海自贸区的金融改革令市场无限遐想,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等将在自贸区内先行先试,要知道这些此前仅存在于人们的脑海中。此外,负面清单等与国际接轨的管理模式,无疑将倒逼政府职能的转变。

  然而,对于自贸区也不乏一些忧虑的声音。譬如,利率、汇率的放开,特别是资本账户的开放,势必繁衍出一系列金融衍生品。尤其是在当前美国QE退出预期不断加强、国际资本流动日趋迅速的情况下,如何保证风险的不扩散性?似乎有必要给自贸区找到一个合理的金融边界,而这个边界的设定又会考验决策层的智慧和改革决心。

  试水

  这个仅占上海市面积1/226的弹丸之地,将成为未来中国经济的新地标和实验田。涵盖了外高桥、物流园、洋山和浦东机场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总面积约29平方公里。

   “搞特区、自贸区,都必须有一个可复制性的前提条件。”社科院世政经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对《英才》记者表示,“如果没有这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歧视政策。做得好,可以向全国推广;做不好,就是把资源、优惠政策都往这个地方集中,而把其他地方掏空。”

  在上海申请建立自贸区后,各地纷纷效法,广东、天津、厦门、舟山、重庆、深圳等地也掀起申报潮。但是除上海外,还无一处申请通过。对于全国其他省份和地区而言,上海自贸区已经拥有了国际贸易结算、金融租赁、期货保税等金融基础,上海的经济金融地位的优势在短时间内无可比拟。但反过来说,短时期内向全国推广,恐难以实现。

  “自贸区在金融领域不太可能一步走得很远。”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告诉《英才》记者,“离岸金融业务一步彻底放开的可能性很小。此外,市场期待的利率完全放开(包括存款利率)很可能在短期内不会成为现实。”

  9月29日公布的最终方案与此前预想也出现了一些偏差,在公布了负面清单后,《方案》中并没有新消息,这表明许多问题仍在讨论中,实施细节有待政府进一步澄清。如何在自贸区内加快金融改革,同时在自贸区与中国大陆其他地区之间建立防火墙,还非常模糊。另外,《方案》中并没有涉及市场猜测的降低企业税率问题。

  “自贸区的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朱海斌认为,自贸区的正式挂牌只标志着自贸区内全方位改革的开始,“更多细则将在未来3-6个月内陆续推出,货币可兑换有可能未来2-3年内在自贸区实现,投资开放和政府管理改革方面的经验将支持全国其他地区的经济改革。”

  争论

  “与其说打的是自贸区牌,不如说是金融改革牌。”外管局一位官员如此评价自贸区的意义。

  根据方案,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自贸区内可先行先试利率、汇率市场化,以及辩论多年未有成果的资本账户开放。

  目前,中国对于中长期资本流动已基本放开,但是对于证券投资、跨境借贷与衍生品交易等短期资本流动尚管制严格。而放开短期资本流动的最基本前提就是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否则会出现大量的套利和套汇交易。

  即便在当前资本管制的情况下,国内已大量涌现地下钱庄、非法集资、高利贷等现象。如果自贸区放开利率、汇率,是否会导致运用利差进行套利的行为,同时在区内外双轨制运行的情况下,如何保障风险可控?

  “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可推广性、可复制的原则,区内的利率很快会与区外趋同。”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潘英丽告诉《英才》记者,在利率市场化不断推进的情况下,利率的区隔问题并不大。

  如果说利率可以很快覆盖,汇率的分割影响将更为广泛。如果上海自贸区内实行汇率市场化改革,那么中国将很有可能会出现两种汇率。

  潘英丽表示,她正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自己的政策建议:“有没有可能在外汇交易中心设立一个外汇调剂市场?原来发展中国家有两种汇率,对内一种,对外一种,都是官方制定的,这对国外是歧视政策。现在内部做成一种调剂汇率,有更大弹性,外国人是欢迎的,因为汇率市场化了。假如调剂汇率政策很好,以后马上就覆盖到其他地方,实现并轨。并轨是官方汇率去和市场汇率接近,或者市场汇率实验成功以后就替代官方汇率。”

  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是消除管制藩篱,理顺资本价格,而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在高层的认可下先行先试,引爆了市场的遐想,但又掀起了巨大争议和讨论。

  悲观人士认为,自贸区内对资本的开放,很有可能引发热钱疯狂套利,自贸区将成为洗钱的天堂。更严重的是,若放开资本管制,中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将大增。因为过去的诸多发展中国家在进行资本项目开放的过程中,几乎都出现了金融危机。中国能否幸免,目前尚难预料。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认为,在一定条件下,一国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管制,不但不会影响长期资本流入,一旦投资者认识到暂时管制的正面效应,反而会增强市场信心。因此抑制金融危机蔓延的最好办法是实行资本管制。

  而另一种观点认为,即便当前中国实行了资本管制,依然无法控制热钱进出,反而在当前的管制环境中,催生了扭曲、畸形的资产价格。因此,实验资本账户开放未尝不可。

  学术界的争论仍旧没有消散,也许正如一位经济学家所言,“争论不休,不如大胆尝试。”上海自贸区犹如打开了一扇未知的大门,诸多提高经济效率的潜力尚待挖掘。在当前中国经济陷入转型困局,美国主导TPP、TTIP的背景下,“试一试”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资本账户开放之争

  中国的资本账户开放已经争论很多年,朱镕基时代就基本确定了一个时间表,但是中国资本对外开放的步伐逐步趋缓,与当前的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量并不相符。

  随着自贸区内允许先行先试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是否应该开放资本账户的争论可谓是火爆异常。乐观者认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刻不容缓,当前的资本管制已经导致诸多扭曲。而反对者认为,当前的国内外金融环境还不完备,历史上开放资本账户的发展中国家都发生了金融危机。

  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但均有一定说服力。不妨听听他们的辩论。

  正方

  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 胡祖六

  我觉得现在所有的基本条件都已经到位,宏观经济环境、经管框架、金融机构本身的财务能力等等,中国已经具备了资本账户开放的时机和条件,这个问题不能一拖再拖了。

  那些拖的人总觉得一开放就会有很多风险,比如东南亚的国家曾爆发金融危机。我觉得是一种误读,很多金融危机并不是资本账户开放引起的。相反,很多金融危机发生在资本账户完全管制的国家。

  现在的资本管制带来很多扭曲,资源、资本配置的低效率和腐败。有关系的人想把财富转移出去,再怎么管制,他还是照样能转移出去,并且,人家外来资本想进来,也仍然得让人家进来。

  我曾问一个经济学者,你说资本不能开放,又说QE是洪水猛兽、会引起很多热钱流入。可是,既然有资本账户管制,为什么还怕热钱流进来?

  (根据采访资料整理)

  反方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余永定

  美联储可能就要退出QE了,发展中国家该怎么办?有四条政策选择:一是提高利息率,如印度、土耳其,但如提高利息率,马上导致经济增速下降。二是干预外汇市场,不让货币贬值,如乌克兰、印度尼西亚。外汇储备用掉后,投资者丧失信心,资本就要外流,你也死掉。三是采取紧缩性财政政策,但是在政治上难以通过。四是什么也不干,汇率贬值,大家对你还是丧失信心,所以你也是要死。总之,怎么干都得死。

  但也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发展中国家不能够轻易放弃资本管制,中国目前的金融体系存在着一系列脆弱性,M2对GDP的比差不多快到200%,世界上最高。企业的杠杆率也是最高。地方债务也相当高。利率和汇率的改革尚未完成,经济增长速度正在下降。如果美联储真正开始退出QE,内外部问题相叠加,对中国的冲击非常大。如果我们拆除了自己的防火墙,后果很严重。

  从长期来讲,我支持,但是我不支持明年后年,你别定时间表,得看具体情况。目前条件不成熟,我们不应操之过急。

  (根据公开演讲整理)

  正方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 樊纲

  资本账户进一步开放,就是对资本流动的限制进一步放开,企业对外投资进一步放开。这其中,还不是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而是人民币可兑换的改革,这对中国影响巨大。

  但是别那么紧张,我们有3.5万亿的外汇储备,减少两万亿很正常吧?现在还没少呢,只不过是外汇流进的少了,大家就开始紧张了。

  现在到了改革的时候,该到了民间用钱的时候,该到了让民间投资出去的时候。

  眼光要放长远一些,改革步子可以更大一些,有些人生怕人民可兑换造成很大冲击。是应该防止出现很大冲击,但是该到了改革的时候了。

  (根据采访整理)

  反方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李扬

  中国资本项目开放应当谨慎,有三个原因:

  一是金融对外开放包括汇率浮动,资本项目自由化,以及人民币可兑换。这三个方面应当有顺序,资本项目开放应该放到最后,和人民币可兑换互为表里。

  二是国内金融改革和对外开放,也有顺序问题。应当是国内的金融自由化先要达到一定程度,否则难以接受资本流动对中国产生的冲击。

  三是当前少数国家以本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这必然造成少数国家货币政策对他国产生不利影响。我们现在没有办法,你做也是死,你不做也是死。想死得稍微缓一点,死得好看一点,有效的措施就是资本项目设一道防火墙。也许侥幸活下来,等人民币国际化了,到时候让别人去死。

  (根据公开发言整理)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