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学人

刘利刚:应放开中国资本流出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 日期: 2013-12-02 浏览次数: 1558

  中国关于资本账户开放的争论已持续多年,但决策层依然保持谨慎的态度。这样的谨慎背后有其道理,要知道开放资本账户的新兴市场基本都爆发了金融危机,譬如令亚洲各国心有余悸的东南亚金融海啸,导致东南亚萧条十年。

  那么,在上海自贸区启动之后,中国是否做好了资本账户开放的准备?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澳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在利率、汇率改革还未完备的情况下,资本账户的开放是非常危险的。同时,他对于应该怎样进行资本流动监管的顶层设计,也给出了最直接的意见。

  资本流入催生房地产泡沫

  《英才》:美联储表示要延续QE,但是QE的靴子迟早要落下来。在这段时间内,中国是否应该尽快进行汇率方面的改革?

  刘利刚:当前中国的资本管制,对资本输出有很多限制,但对资本的流入没有太多的管制,这就造成了所谓的非对称资本流入,导致的结果是资本吸收量太大。当前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达到3.6万亿,超过正常水平。

  资本流入也是造成中国房地产价格飙升的一个原因。开发商用美元可以很便宜地融资,拿到钱后到国内可以拿更贵的地,地价一上升房价一定要上升,所以汇率制度的改革已经迫在眉睫。

  当前中国正在进入“三元悖论”的状态,一方面资本账户逐渐开放,另一方面,汇率还是盯着美元,这样一来货币政策就没有效,或者失去所谓的独立性。怎么使货币政策更加有效?我认为主要的问题还是汇率制度的改革,因为资本账户开放的趋势不可逆转。在这种情况下汇率一定要加大浮动,如果是双向浮动,就会抑制资本大幅流入流出。

  下一步应该允许居民在海外投资,如果居民每年可以换美元的额度从5万美元提高到25万-50万美元,将会大幅降低资本流入对中国的压力,这样一来汇率才会真正的双向波动。

  《英才》:上海自贸区内允许人民币在资本项下可兑换,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论。有人认为中国应该尽快开放资本账户,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应该非常谨慎。你怎样看?

  刘利刚:很多人谨慎是对资本流出的谨慎,我跟他们刚好相反。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流入而不是流出,我认为应该对流入变得更加谨慎,但对流出要放开。资本有一个双向流动,就会使中国的汇率制度有弹性,汇率制度有弹性之后,就可以走出“三元悖论”的窘境。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国际宏观大趋势是,2015年左右美国才可能会退出量化宽松;日本的量化宽松正在进行,规模比美国还大;欧洲央行也在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中国的货币现行政策持续到2015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很有可能变成像当时日本上世纪80年代末东京那种状况,房地产泡沫的破裂造成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因为那个时候全球资本会流出发达经济体,中国境内的资本也不例外。

  因此,与其在那个时候放开,倒不如现在让中国资本更加自由地流出去,防止房地产泡沫进一步吹大。

  另外国内的金融市场改革一定要加速,利率更加市场化,同时债券市场要赶快建立起来。如果没有债券市场,等于说你这个国家资金池非常小,资金像洪水一样流出去你就干枯了。所以一定要尽快建立一个很大的有深度的资本市场,才可以抵御资本的流入流出。

  这就是当务之急,政府应该尽快做的。如果国内金融改革滞后,有效的金融市场建立不起来,光是把资本账户打开,将会对中国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

  《英才》:历史上开放资本账户的国家大都发生了金融危机。中国会吗?

  刘利刚:60%的国家在进行国内资本金融改革,资本账户改革的时候,都发生了金融危机,中国是不是下一个国家,能不能避免危机,很难说。

  金融政策改革的先后顺序非常重要,这一系列政策的布置非常关键。如果首先就把资本账户打开,然后再去做国内金融改革,这样改革的模式一定是非常危险的。韩国、泰国、印尼金融危机的爆发,都是因为他们在政策先后顺序方面没有做对。

  国内的金融改革应该先行一步,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金融无效。我们有这么多的金融资本,但是效率却很低,资金不能流到最需要钱的地方,中小企业还要忍受20%—30%的高利息。更多的钱进来也会使最需要钱的地方拿不到钱,不需要钱的地方会拿更多的钱,而这些行业拿到钱以后,会创造更大的泡沫和产能的过剩。

  稳增长还靠投资

  《英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7.8%,是今年最快的增速,你是否认为经济增速已经见顶?

  刘利刚:这这一轮的经济反弹主要是投资拉动。短期政府要想争取达到7.5%的经济增长率,还是用一些比较传统的方式,投资是其中一项。

  预计四季度经济增长可能稍微放缓一些,大概是7.7%左右,今年政府完全可以达标。我认为明年新政府很有可能提出7%的经济增长目标。预计明年经济增长会在7.2%左右,但这并不是一个坏的数据。

  《英才》:现在中央改革的决心非常坚定,为什么经济转型还没有到位?

  刘利刚:第一,结构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第二,大家都在说消费要上去,但是消费的决定是由家庭来做的,而不是由政府来做的。

  政府可能劝说家庭去消费,但不能强迫他去消费。我的建议是,政府应该从机制层面的设计上下功夫,比如说重建中国的社保网络。现在96%的中国居民,有最基本的医疗保险,这对农村的消费起到非常大的促进。

  此外,如果新政府能够在养老保险方面进一步,允许每个中国居民都有全国性的养老保险,每个月往账户中打钱,这个账户将跟着你。这对劳工的跨省流动会有很大的好处。

  同时在养老金的投资方面是否可以进行改革?我认为养老金应该拿到资本市场上投资,甚至可以投资海外。如果老百姓觉得将来养老金的投资回报很高,那么他的储蓄动机也会下降。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