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学人

黄益平:金融市场扭曲最严重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图|本刊记者 梁海松 日期: 2014-03-04 浏览次数: 3284

  从花旗集团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到北大教授,从市场到书斋,黄益平的目光一直专注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转型。

  30多年的改革开放造就了中国经济奇迹,然而也积累了沉珂羁绊,最为鲜明的特点便是高增长和结构失衡。不过在金融危机后,中国经济出现了新的迹象,首先经济增速下台阶,7%—8%的速度成为了新常态;再次,经济结构也显示出改善的趋势。

  毫无疑问,市场化改革的继续推进是再平衡的前提条件,在决策层提出“不刺激、去杠杆、结构性改革”的总基调下,中国经济的再平衡之路将如何演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黄益平对《英才》记者进行了详细解读。

  提防减速过快

  《英才》:在“不刺激,去杠杆,结构性改革”的总基调下,经济增速是否会进一步下滑?

  黄益平:今年国际经济形势会好转,世界银行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达到3.2%,这对中国的外需提升有帮助。其次,各个机构的预测今年和去年差不太多,平均在7.6%左右,没有明显大幅度减速的预测。

  我个人认为今年的增长会有一些下行风险。第一,尽管欧美经济好转,但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不像以前那么明显,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中国出口的产品和国际需求的产品不完全匹配;第二,政府要控制债务风险,未来地方政府融资不会像过去那么容易;第三,随着金融改革的推进,今年可能会有一些小型的金融机构破产,理财产品可能出现问题,如果政府没有新的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出台,经济确实存在下行风险。

  我认为2011—2020年中国的增长潜力还在8%附近,2020—2030年间会降到6%,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目前的增长潜力是6%—8%,对于这个区间是有共识的。

  《英才》:在经济“下台阶”的转轨过程中,要面临哪些需要警惕的风险?

  黄益平:最大的风险就是减速过快。减速过快会导致一系列问题,比如会出现普遍的失业,很多企业的盈利状况会出现问题,可能会导致银行坏账增加,甚至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减速太快肯定会有问题,但这些都不是目前的主要矛盾。过去很多人一直担心劳动力问题,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太慢不能保障充分就业,很可能引发社会不稳定,实际上劳动力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98年提出保8的时候,劳动人口每年增长800万,现在是每年减少350万。

  去年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减到7.3%,但是没有出现大规模失业的问题,所以政府提出的增长必须保证在7.2%,我认为是有问题的。从上述数值来看,增长底线应该比官方所说的7.2%要低很多。7.2%有可能是过高,这可能会严重挤压今后改革的空间。

  扭曲的金融市场

  《英才》:你认为中国经济是否出现了再平衡的迹象?

  黄益平:中国增长模式在转变,增长速度已经下来了,过去低于8%要出大问题,现在似乎担心的不是低于8%,而是7%或者是7.5%,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再平衡方面,第一,经常账户的盈余从2007年最高占GDP的7.8%降到3%以下,并且已经持续了两年多,应该说外部经济已经完成了再平衡;第二,收入分配有所改善,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基尼系数显示,2008年以后在不断改善,当然其中也有一些争议。我个人认为数字本身准不准值得讨论,但这个趋势是合理的;第三,我做的研究显示,消费占GDP的比重在2008年之后出现回升的迹象。

  中国经济模式,一方面增长速度非常快,有人称之为经济奇迹;另一方面,经济失衡严重,收入分配不公,环境污染等等,这些问题又表明这种增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两个极端的现象,我认为是因为中国过去采取的是不对称的市场化策略。

  《英才》:怎么理解不对称的市场策略?它造成了哪些扭曲?

  黄益平:一方面产品市场全部都放开了,像农产品、制造业、服务业的价格都是由市场供求来决定的;而另外一方面要素市场并未市场化,劳动力、能源、土地、资源,都存在或多或少的扭曲,价格不完全由市场决定,而且大多数情况下价格被压低。

  我把它理解为政府通过不对称的市场化,通过压低投入品的价格,变相补贴企业,同时向居民征税。30年的市场化过程,也是不断从居民向企业进行收入再分配的过程,所以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越来越低。

  消费为什么疲软?就是因为居民的收入增长赶不上GDP的增长。同时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经济活动很活跃,因为投资者、出口商和生产者其实是受到了变相的补贴。这是我理解过去增长模式的一个核心框架。

  而现在发生变化,主要原因是工资大幅度上升。但劳动工资的问题不能简单地看成是政策扭曲,因为过去是二元经济,劳动力无限供给,工资一直压得很低,所以企业利润率很高。现在劳动力短缺,工资每年上升15%-20%已经持续了七八年。这对再平衡起到巨大影响,结果就是企业的利润区间遭到压缩,出口产品的竞争力下降,投资回报减少,所以经济活动放慢了,同时经常项目的顺差开始受到挤压。

  但上述再平衡迹象仅是经济模式转型中很小一部分,无论是从收入分配、消费结构,还是其他结构来看,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做。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取决于要素市场改革,最核心的因素是金融市场,所有扭曲中金融市场的扭曲最为严重。

  不对称市场化的后果,不光是财富不断从居民向企业再分配,而且还由小企业向大企业收入再分配,因为大企业得到了廉价的资源,使得中小企业得到的资源成本进一步提高。

  改革的逻辑

  《英才》:现阶段,你认为这个方面改革最重要的是什么?

  黄益平:目前来看,利率市场化是最核心的。利率是最重要的金融价格,而利率管制导致民间借贷风险、影子银行。这两年影子银行发展这么快,就是因为市场不能再接受管制的利率,老百姓不愿意再把钱放在银行里。可以说,影子银行是变相的利率市场化,其实是一个进步,而不是退步,只不过在交易过程中同时也伴随着很多风险,如果没有监管,很可能就会造成很大的风险。

  《英才》:应该让这些影子银行,高利贷的方式更加阳光化,合法化。

  黄益平:对。影子银行的监管或者改革不是说要消灭它们,说它们是洪水猛兽,而是怎样把它们变得透明的过程。现在大家去买理财产品这种新的金融产品,但往往不知道投什么东西,买的人也不知道,卖的人也不告诉你,有的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有风险的。

  《英才》: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里面,超过你预期的是什么?

  黄益平:最重要有两条。第一,高层推动和过去不一样,过去的改革是自下而上,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很多改革按照过去自下而上的方式很难实施,比如资本项目开放,自下而上是很难,必须要有相应的顶层设计。

  现在的改革和35年前的改革有很大区别,35年前的改革对象是老体制的东西,但现在要改革的东西不单纯是过去计划经济体制的东西,有很多是在这35年期间积累起来的问题。比如说国有企业发展如此强大,形成垄断,怎么打也打不破。其实30多前没有那么严重,现在改革的对象和过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恰恰这些改革的对象,过去是改革的力量。这导致改革变得更加艰难,我希望顶层推动,可以增加权威性,克服利益集团的阻挡。

  第二,这一次改革中,突出的是完全市场化的概念,今后7年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的最后一个阶段,可以说是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最终一脚。最重要的就是凡是市场能决定的政府就不要干预,这是非常明确的表述。

  国企改革的革命性变化

  口述|黄益平

  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应该说是令人惊喜的。我认为最核心的是国有资本管理,对国有企业要从过去的管人、管事、管企业,变成管国有资本,很多人将其类比为新加坡的淡马锡模式,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这是在国有企业改革方面革命性的变化,如果能够真正落实,会避免过去让企业通过跟政府搞关系,政府延伸行政力量,干预市场获得垄断地位,阻断这种跟市场经济格格不入的做法。

  以后国资委成立一个投资公司,就管钱,把钱投到他认为有回报的地方。对企业来说,不存在所谓的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都是混合型的企业,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氛围。只不过是代表国家的投资机构,如果认为这个企业有发展前途,投资回报比较好,就对他进行投资;如果觉得一个企业前景不太好,可以把资本从这个企业撤回融合到另外的企业,这就避免行政力量的干预量,它关注的就是国有资本的投资和回报。

  总的一条就是,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企业的归企业,过去全混在一起。虽然35年的改革希望走市场化,但政府还是包办了很多本来由企业和市场做的事情。现在到了正本清源的时候了。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近期,紫光旗下新华三集团助力中国联通在多地实现智能城域网成功上线,标志着新华三智能城域网解决方案成功实现全线的商用落地,并获得了中国联通多个省分公司的充分认可与肯定。在“新基建”带来的5G建设提速期,传统的城域网络架构在承载5G大带宽、云化、云网融合、SDN业务时面临许多挑战,为此,中国联通提出了面向5G时代的固移融合、云网一体、物理+虚拟的新型城域网架构,5G新型城域网作为中国联通5G的主要承载...
7月9日,以“智联世界,共同家园”为主题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大会以线上活动为主的形式实现了“屏对屏”的互动交流。作为上海“4+X创新融合载体”之一的上海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也再度参会,向全世界描绘了一幅上海人工智能的“马桥蓝图”。总投资50亿元的“紫光芯云中心”项目签约在峰会第三天下午举行,同期一共有36个项目集中签约与发布。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宇剑代表上海市闵行...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