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学人

避免全国资金都来利用特殊政策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图|本刊记者 梁海松 日期: 2014-07-29 浏览次数: 4193

没有金融做支撑的市场经济就如同一潭死水。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体系的完善与成熟直接关系到一国的经济命脉。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允许民间资本参与设立金融机构,启动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资本市场制度完善以及上海自贸区的建设涉及到的金融改革,跨度之大都超过了以往任何时期。在金融体系不断成熟的同时,互联网金融的崛起亦引起了业内大讨论,为中国金融改革贡献了另一条思路。

 

深耕金融实践与研究20多年,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金中夏的观点颇具建设性。此前曾历任中国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董助理、中国人民银行美洲代表处首席代表、人行国际司副司长、货币政策司副司长,令他的研究更具宏观视野和全局意识。那么他是如何看待这些改革政策的,当前的金融制度应如何改进?

 

《英才》:现在来看,上海自贸区的设立是否具备可复制性?

 

金中夏:我认为现在舆论都集中在金融方面,如汇率和利率政策以及资本账户可兑换等,但这其实可能不是上海自贸区的优势。自贸区顾名思义,是贸易投资的自由化、便利化,这方面如果能够摸索出一些新的道路是有意义的。与此相关的便利内外币资金结算的安排,是可以复制的。

 

但是利率、汇率在自贸区内,跟其他地方不一样,进行特殊区域内的改革,我认为是没有太大意义的。这些金融改革本来就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利率、汇率都是全局性的,如果想设定在某个局部区域,类似上海自贸区,给它一个浮动的汇率,结果一个国家变成双重汇率,反而造成混乱。

 

另外,如果区内区外利率不一样,那资金能不能在自贸区内外自由流动?如果允许资金自由流动,那所有的钱全跑到那去了。如果不让资金自由出入,就要为隔离区内区外设计非常严密的壁垒,执行成本非常高。

 

所以在利率、汇率市场化问题上,我认为没必要对上海自贸区提出过于特殊的要求,或寄予过高的期望。不必在自贸区做出特殊的利率或汇率待遇,形成一个很大的价值洼地,无形当中使全国资金都来利用特殊政策,造成自贸区的虚假繁荣,那就不是靠真本事吃饭了,对全国各地的新一轮改革开放会产生错误的示范效应。此外如果想通过自贸区实现金融市场开放的目标,显得有点绕道了,应当直接开放股票和债券市场,当然仍然可以是渐进的方式。

 

《英才》:你认为自贸区的最主要意义在哪里?

 

金中夏:上海自贸区就是贸易、投资方面的开放,有很多国际上新的规则需要我们重视,需要在上海自贸区里进行试验。一是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二是投资保护和投资便利化,比如负面清单管理、准入前国民待遇、商业仲裁机制的设立等等;另外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标准、既符合国情又与国际惯例接轨的劳工标准、国企竞争原则、金融服务业机构的准入等,这些是比较适合在自贸区里试验的,也是现在新一轮国际贸易投资谈判特别重要的内容。这些试验的成果也应该是比较容易复制和推广的。

 

《英才》:你对民营银行的建议是什么? 

 

金中夏:从思路来看,我认为应该让民营银行跟现有的银行公平竞争;其次,所有者和管理阶层应该适当分开,比如说腾讯、阿里,最好成为一个所有者,经理层应该从国际上、市场上招聘,形成一个比较好的管理者团队。股权真的做到多元化,由职业经理人来管理银行,这种模式是比较好的,在国外也大多是这样。

 

银行的运营高度专业化,要了解市场情况还有很多工具的使用,以及监管政策等,如果不是长期在行业内的专业市场上,没有丰富的经验和业绩,所有者自己贸然去搞、赤膊上阵容易出问题。

 

《英才》:民营银行应该怎么样定位,才能体现出与现有的国有商业银行的差异化?

 

金中夏:民营银行的产生往往有一个行业背景,在初期的时候就应该在行业里找到一些比较好的客户,掌握足够的客户信息,吸收存款和发放贷款,不要盲目跟大银行攀比。

 

依据这个特点,民营银行将成为一种中小型的、具有明显行业特点的或者是某一个地区之内的银行。利用以前的平台优势、相关客户的积累,再开拓一些新的业务。其次,现在正好处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银行转型时期,大银行也不能像以前只靠存贷差,在新业务领域,如资产管理等,新银行跟大银行,起点差不多,民营银行在这方面要及时地创新,竞争优势就有可能培养出来。

 

《英才》:互联网金融这几年发展非常快,比如余额宝,对于整个国家的金融体系,它的意义是什么? 

 

金中夏:余额宝实际上加速了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可以说是存款的替代产品。余额宝特别方便,在网上就可以操作,做到T+0,而且没有最小金额的限制。另外,余额宝之类的产品使金融服务大众化、更多地为草根储蓄者和资金需求者服务,体现出普惠金融的意义。以前要想得到比较好的存款利率回报,基本上都是银行的大客户,而现在普通散户也可以。但余额宝的高收益,我认为有一小部分是监管套利,或者是监管存在一些问题,使它获得了额外的高收益。

 

《英才》:潜在的问题在哪里?

 

金中夏:余额宝是货币市场基金,其实应该投资于短期债券。但是咱们国家没有那么多短期债券可投,监管部门放松了限制,让它可以投资于银行存款,投资银行存款实际上就导致了银行存款结构的变化,是规避现在存款基准利率上限的管制。

 

余额宝作为一种协议存款属于同业存款,不受利率上限的管制。投资者用存款购买余额宝,实际上是银行存款的一种转换,最后还回到银行上,只不过从普通存款变成协议存款,从受到利率管制的存款变成不受利率管制的存款。它没有达到促进债券市场发展、使债券市场的产品具有更大流动性的目的。 

 

这种情况下,它就与银行一起滥用了监管部门对协议存款或同业存款利率的政策,同业存款是指金融机构为了短期流动性需要放在银行的少量存款。这种监管套利会影响货币乘数,因而影响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对市场秩序和宏观调控都有扰乱作用。

 

《英才》:它到底会不会产生一些具体的风险? 

 

金中夏:潜在风险是有的。虽然余额宝本身对投资者是一种活期的形式,但余额宝再把钱存入银行时如果也当成活期存款,银行不可能给你如此高的利息。余额宝只能把存款期限延长到几个月,成为定期存款,才能提供比活期存款高的利息。对银行来说,虽然明知余额宝存款的流动性要求与活期存款相当,有可能在短期内产生比较大的提款需求,但还是将资金投向了较长期限的产品,这样就出现了期限错配。

 

由于余额宝存款的规模大,一般情况下还处于稳定增长阶段,银行为了吸引余额宝,即使有潜在风险也认了,先把资金吸收进来,需要提款的时候,银行不给余额宝罚息,仍然给出定期存款的利息,损失由银行自己担着。这样余额宝没有风险了,但是风险转移到银行了。

 

《英才》:既然它有这些风险,作为央行来说,是否应该进行一些相应的监管?

 

金中夏:我认为应该进行相应的监管。首先余额宝这类产品,应该投资于短期债券市场,而不应该从一种存款变成另一种存款。其次,银行吸收余额宝存款需缴纳存款准备金。再次,银行一度对余额宝类产品的提前赎回不收罚息,这很大程度上是商业银行自愿地提供一种优惠。但是监管机构应该要检查商业银行由此产生的流动性风险,如果确实有比较大的风险,还是需要对银行提出一些要求。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