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宏观全局

2020中国将成为高收入国家

文|林毅夫/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5-05-29 浏览次数: 2188

  在“新常态”下,传统商业中有竞争性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依然是我们的优势,但很多产业也面临产能过剩的状况,这种情况下怎么继续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舆论有不同的判断和争论。

  一种说法是我们现在既然产能过剩,就应该改变经济增长模式,从过去投资拉动转为以消费拉动为主。这个提法值得讨论,但我个人持不同意见。

  消费当然非常重要,也是经济发展的目标。但如果想用消费来拉动经济,它的前提是收入必须要增长。如果收入没有不断增长,那么用消费来拉动经济,开始的时候可能用自己的积蓄维持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继续要用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就开始要借债。借债越来越多,到了还本付息的时候,如果没有收入增长来支撑,个人会破产,国家会出现金融经济危机。实际上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都是那些消费过快的国家。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来拉动经济增长?消费增长的前提是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是由于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不断提高支撑的,劳动生产率靠的是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技术要创新、产业要升级,都是要投资的。

  我们现在有很多产业死掉了,还有不少产业产能过剩。这种情况下怎样投资,才能让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提高?从世界银行回来以后,我一直在提倡新结构经济学。我想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国家当前这个发展阶段,投资应放在哪里?

  

  五类产业的升级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我把中国这样中等偏上发展中国家的产业,分成五种类型。

  第一种是跟发达国家还有相当大差距的产业。2014年中国人均GDP7600美元,美国55000美元,德国46000美元,日本38000美元,韩国20000美元。

  我们跟发达国家还有这么大的差距,就代表我们的技术水平、产业附加值水平,跟发达国家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我们还处于追赶的时间段。对这类型的产业,我们怎样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基本上分为三种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跨国并购。既然跟发达国家有技术差距,有产业附加值的差距。那么我们能得到发达国家同一个产业当中企业的技术或者是产品,就可以提高我们的技术水平。比如三一重工到德国并购一些企业,还有吉利汽车到瑞典。这是投资推动产业升级的一种方式。

  还有就是到海外设立研发中心。现在发达国家经济普遍不太好,如果到那里设立研发中心,当地的政府是很欢迎的,而且在当地很容易雇用到拥有技术的工程技术人员,还有企业的人员来研发。

  再者是招商引资。这些国家的产业技术水平很高,附加值比我们高。中国现在每年出口贸易四万多亿美元,进口两万多亿美元,去掉了原材料、石油等大宗商品,还有两万亿美元都是附加值比我们高、技术比我们高的产品。

  如果把这些产品招商引资到国内生产,那就变成了我们的产品。外国企业到中国来生产,马上可以进入到全世界扩张最快的市场。工资成本会降低,进入中国市场,而且可以使用中国生产基地,实现双赢。

  第二种产业类型是当前已经比较前沿的产业领域。应该说中国有些产业的技术水平已经属于世界最前沿,或者是跟世界前沿的差距非常小了。比如家电产业,技术已经在全世界比较好。这些产业,还想维持国际领先地位,就必须自己研发新技术、新产品。

  但首先必须要有基础科研的投入,需要国家支持,发达国家这么做,发展中国家也必须这样做。还要不断开拓国际市场,把你的产品卖出去。更好地开发当地市场,在当地设立一些生产基地,甚至设计一些文化融合措施。

  第三类,我称之为退出型产业。基本上包含两种:一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现在随着比较优势的提升,应该要退出了;二是产能过剩的产业,这时候就要退出。

  但绝大部分加工型的企业,应该转到国外成本比较低的地方去。最近我常常讲,对中国的加工业最好的转移方式应该要到非洲。我们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当我们在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上面出现了比较优势,可以考虑转移出去。非洲有50亿人口,大量的劳动力,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抱团,地方政府帮忙,到非洲一些地方是可行的。

  其次,可以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投资。比如到巴基斯坦实施的460亿美元投资计划,包括钢筋、水泥、电解铝等等,可以把国内产品销售到那些地方去。

  第四类是弯道超车的产业,这类产业是以人力资本的投资为主,研发周期短。金融投资需求相对多,比如互联网、手机移动通讯等。这种人力资本为主,研发周期比较短的产品,实际上就是弯道超车。这方面产品转型升级,国内还有不少的优势,我们人多,工程技术也多,这是第一个比较优势。另外,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市场足够大。而且,硬件制造能力很强。

  第五类就是战略产业,这跟发达国家之间的产业有差异,战略性产业研发周期长。比如国防安全,飞机制造等都属于研发周期特别长,十年、二十年才研发一个产品。对这类产业需要国家保护补贴,各个地方政府可以围绕这些战略型产业的发展给他配套。

  

  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新常态下我们有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也有不少产能过剩,但是转型升级的机会很多,这些转型升级都能提高我们的劳动生产率,提高我们的优势。

  到国外收购,弯道超车,不管哪一种投资,都需要金融的支持。如果金融家能够用手中的资金,沿着我上述讲的五类型产业支持升级,那十八大提出的2020年目标应该可以实现。

  我相信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城乡居民收入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2010年是4000亿美元,翻一番是8000亿美元,现在已经比2010年的时候上升了4%,如果再升7%—8%,2020年我们的人均GDP应该可以达到12615美元。按照国际指标,我们就变成了高收入国家。也就是说完成从低收入进入到中等收入的转变,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

  而且到2020年,如果我们达到12600多美元,按照汇率计算,我们也将是全世界最大经济体,最大经济体会给我们金融发展提供最好的机会。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