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经济学人

朱海斌 保7还得看投资

文|本刊记者 张延陶/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5-08-27 浏览次数: 7078

  尽管靠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广受诟病,但是相较于消费与出口,投资的表现仍然是关乎经济增长的命脉所在。

  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近期接受了《英才》记者的专访,他坦言:“投资是制约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因素,下半年能否实现全年保‘7’就在于此。”

  另外,股市的“异军突起”无疑是上半年经济运行当中的惊喜之处。然而股市是否能够为实体经济贡献强有力的资金支持?朱海斌坦言现状并不乐观。

  

  股市难撑实体经济

  《英才》:在上半年的经济运行中,股市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朱海斌:今年上半年整个金融行业的增速超过17%,我们算一下其对整个GDP的贡献,上半年大概是1.5个百分点,也就是20%。虽然金融业增长并不完全是股市,它还包含了银行、保险业等。但股市对GDP的贡献还是达到了0.5个百分点。

  《英才》:目前股市对于实体经济的贡献如何?

  朱海斌:政府一直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股市也要为经济实体运行。从上半年看,如果说股市对实体经济有支持作用,最主要的体现来自于股市上行后,可以通过股市进行融资,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但是从数据上看,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总额中,股市占比很低,大概3%左右。

  因此,上半年股市对实体经济起的支撑作用整体来看是有限的。但如果分行业来看,股市对一些新兴行业的支持比较明显。上半年,尤其在一些互联网+、医疗、技术创新领域,股市还是提供了强有力的融资规模。

  《英才》:股市财富效应下,消费与投资是否能得到提升?

  朱海斌:这个逻辑并不成立。上半年股市火热之际,消费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变化。零售业的消费、汽车的消费反而是下滑了的。

  从微观个体来看,中国股市目前有9000多万个账号,但按人口比重来看,股民占比也就6%-7%。因此大部分股民都是中产阶级或富人阶层。对于这些家庭而言,基本消费是比较固定的,股市收入更多将致其整体财富增长,而非增加其基本消费的支出。

  

  投资下滑是“祸首”

  《英才》:目前拖累中国经济增长的根本因素是什么?

  朱海斌:二季度经济数据公布后,很多海外投资者疑问为什么中国的GDP同比企稳,环比反弹,但是在很多指标上并看不到,包括像用电量,以及中国对于一些大宗商品的需求等,我认为这与中国经济结构的变化有很大关系。

  推动二季度经济好转的主要原因是服务业的加速。但是展望三、四季度,尤其7月股市大跌之后,我们也担心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将受到抑制、甚至较上半年出现下滑。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能否稳住将一定程度上决定全年能否保“7”。

  可以看到,二季度的经济运行当中,制造业或者跟投资相关的一些指标并没有明显地好转,反映到企业层面尤其是一些身处传统行业的企业,其经营状况普遍还是比较困难的,包括利润率也在下滑。

  因此,投资下滑是造成经济减速的一个最主要原因。

  《英才》:下半年制造业与房地产投资会否出现好转?

  朱海斌:传统制造业、房地产行业投资增速的下滑属于预期中的趋势。产能过剩的现象仍然在持续,所以这一轮去产能并未结束,下半年制造业投资可能还是会往下走。

  房地产行业仍然供大于求,从房地产投资的增速来看,我们判断下半年仍然会往下走,全年可能是一个低的个位数增长,到明年有可能房地产投资会负增长。也就是说从房地产投资对经济的影响来看,它仍然是一个负面因素。

  《英才》:如何看待PPP模式在基础设施投资中所带来的影响?

  朱海斌:目前政府最强调的一个问题就是发展基础设施投资。但是我们看到二季度基建投资是非常低迷的,直到6月才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反弹,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地方政府没钱。很多项目得到了批准,但是地方政府没有30%的启动资金,所以导致最终无法开工。

  6月,财政政策进行了一些调整,比如允许地方政府债务的存量置换、以及43号文的局部性调整等。在短期内扭转了地方政府缺钱的困难,伴随着政策利好,预计三季度基建投资可能仍然会比较强。但从中期来看,地方政府的资金能否根本解决仍然是我们要直面的重要问题。

  我们现在看到都是一些短期性的调整。政府层面也在推动PPP模式,但PPP模式的进展并不很顺利,而且在实际操作中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因此我们认为,通过央行、政策性银行推出一些定向的宽松政策给予支持,有可能是有效的解决途径。

  

  通缩待解

  《英才》:当前是否面临着较为严重的通缩?

  朱海斌: 近期,CPI上升,PPI下降。我们判断到年底,CPI大概能够回升到2%左右,但整体来看,全年CPI肯定比政府既定3%的目标要低很多。

  更大的问题是PPI连续41个月的通缩,而且最近的数据更是创下新低-5.4,因此经济面临着通缩的压力。因为PPI直接对应的就是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以及企业经营的利润情况,所以这两方面都是比较负面的。

  如何降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仍是摆在央行面前的核心任务。首先,央行仍然有进一步降息的空间。另一方面,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仍然非常高,而且最近几个季度外汇储备和资本流动均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变化。因此无论对于货币还是信贷,进一步的降准同样势在必行,能够缓冲资本流动以及外汇储备的一些变化。

  《英才》:货币政策的实施是否有效的为实体经济注入了强劲动力?

  朱海斌:传统的货币政策:降息、降准,应该说效果还是有,但并不明显,因为传统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也解释了为何央行在去年前十个月中迟迟不降息降准。原因在于,目前整个经济体制发生了变化,货币政策的传导体系也受到影响。一些创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的应用,尤其一些定向性的,将成为新的趋势。

  《英才》:货币政策应该如何创新?

  朱海斌:今年的降息确实带动了银行整体平均利率的下滑。但整体来看,银行的平均借贷利率的下调比基准利率下调要来的少,它不是1∶1的传导;其次,受益于利率下行的主要是一些大的企业(包括大国企、大民企),也包括地方政府。但很多小微企业却由于风险较大,实际利率出现升高。除了央行降息之外,其他一些配套的措施也应该跟上,这样才能真正把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给降下来。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