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观察
专栏

股指期货挣脱“诅咒”

文|文晖 日期: 2018-01-05 浏览次数: 6943

  一年之内二度松绑,股指期货能否“否极泰来”?

  9月15日,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官网上宣布,下调三大股指期货合约的手续费,调整幅度为25%,同样被下调的还有保证金标准。

  相比第一次松绑,9月15日的二度松绑,幅度远没有上次来得大,但市场的反应却比第一次要来的热情和激烈。可以预期的是此次调整之后,交易成本有望降低,从而带动市场交易回暖。

  更深层次地说,此次调整的信号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在“冷冰冰”的数字背后,是监管层在鼓励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反映出政策面鼓励市场回归长期、理性投资的意图。

  2015年股票市场异常波动,为了维持市场平稳运行,抑制期货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自2015年7月开始,中金所先后4次对股指期货交易的保证金、手续费、日内开仓数量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的收紧。

  一场不期而遇的“股灾”让股指期货背上了“魔鬼”的恶名。

  而今,到了回归的时刻了。

  

  众矢之的

  2015年的股灾中,股票现货市场从高点一路下跌,趋势难以扭转,更呈现千股跌停、千股停牌的局面,让很多见惯了国际资本市场甚至经历了2008年金融海啸的人们也大吃一惊。

  这当中,股指期货成了最好的借口和最大的嫌疑人,重压下,监管也严查“恶意做空”、高频交易等举措,股指期货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有言论提出要“关闭期指以救市”。

  中金所也不得不逐步开启限制措施以求自保。9月2日,中金所推出了史上最严厉股指期货管控措施,要求单个产品、单日开仓超过10手即构成“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对保证金及平今仓手续费也大幅度提高。这一措施直接在次日将成交量打至平时的十分之一,直接将其拖至名存实亡的边缘。

  历经一年多以后,股指期货成交量锐减。以2016年6月的数据为例,沪深300指数期货成交额约为2015年6月的0.5%,上证50指数期货和中证500指数期货成交金额也仅为2015年6月的0.7%和2.6%。

  与此相伴的是期货公司、对冲基金等市场参与者纷纷陷入困境,艰难前行。对机构投资者而言,套保卖出虽然未受到限制,但由于市场缺乏投机对手盘,卖出压力巨大,股指期货贴水难以恢复。并且由于贴水开仓即锁定亏损,不少公募机构直接将产品进行存款管理赚取利息,私募机构也大幅收缩产品规模仅存千万规模,削减幅度超80%。

  市场企稳了,股指期货崩溃了,这一切堪比好莱坞大片。

  此后,期指市场陷入“冰点”,而有关股指期货松绑的传言和呼声却始终不绝于耳,业界对于股指期货松绑的期待也越来越高。

  实际上,在严厉的限制措施下,流动性枯竭成为最大的问题,机构纷纷呼吁监管松绑“解渴”,市场的趋稳让监管机构也在反思,疏堵之间,如何协调?

  于是,2016年12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强调,要从国家战略角度发展期货市场,充分肯定期货市场的功能与作用,加快制度化创新。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也表示,应进一步加强市场监管和风险防范,不断提升市场运行质量,积极稳妥推进市场建设,进一步深化市场功能,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频繁的表态和市场的热望,终于在今年初变成了现实。2017年2月16日,股指期货终于迎来了第一次松绑的春天。

  

  回归本色

  股指期货是“双刃剑”。即使是在股灾中,经过数据的分析可以发现,做空股指期货实现打压指数的作用极其微弱,绝不是造成暴跌的元凶,这在国外亦是如此。

  1987年10月19日美国华尔街股市一天暴跌近25%,从而引发全球股市重挫的金融风暴,即著名的“黑色星期五”。虽然事过十余载,对为何造成恐慌性抛压,至今众说纷纭。股票指数期货一度被认为是“元凶”之一,但即使著名的“布莱迪报告”也无法确定期货交易是惟一引发恐慌性抛盘的原因。

  金融期货品种的交易量已占到全球期货交易量的80%,而股指期货是金融期货中历史最短、发展最快的金融衍生产品。

  实际上,不能忽略的是,股指期货是资本市场重要的工具之一,主要功能是风险对冲与价格发现。

  中金所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沪深300指数的年化波动率由31.03%降为25.26%,降幅为18.59%;平均日内波幅由2.55%降为1.86%,降幅为27.06%;沪深300指数涨跌超过5%的天数下降了40.48%。剔除其它因素影响后,股指期货的推出使得2010—2015年各年股市波动率平均降低12.78%。

  因而,此番放松,既是监管、学界和各方理解的“纠正”,也是市场力量的合理表达。2017年以来,A股市场环境逐渐成熟,整体估值结构日益合理,因而媒体机构纷纷呼吁对股指期货松绑,这同样也得到了监管层的支持。

  应该说,股指期货“复归本色”,才能方显“英雄本色”。股指期货的逐步松绑会使得期指本身套期保值的功能充分发挥出来,对于吸引长线资金的入市,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于长线资金而言,如果没有风险对冲工具,长线大资金不敢重仓参与股票投资的。

  经历了2015年的“无妄之灾”和此后长期的讨论与反思,不难发现,股票市场的长期健康稳定发展离不开股指期货市场的健康发展,投资者需要行之有效的套期保值和管理风险工具。

  期指松绑,相当于在量化对冲策略容量上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松绑,在资本市场弱肉强食的游戏法则中,股指期货不应再扮演“受伤”的角色了。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