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视窗
月度资讯

“该”的哲学

文·余人 日期: 2004-05-03 浏览次数: 1367

 

    我们做出“该或不该”的判断时,才会在该忍时才忍,而绝不是一味无原则地忍;在该糊涂时才糊涂,绝不要认为难得糊涂就是什么高超的境界。

 

何谓“该”?我以为“该”就是无所谓什么原因或道理都会发生的事物,无论人们喜不喜欢,愿不愿意,都是别无选择要接受的现实。老北京就有句不太中听的俗话,即“该的!”我猜测它的本意有“该得”的意思,正因为是得了“该得”的东西,所以也就成了“该的”了。

当一个人经历了足够的困惑之后,自然就会理解什么叫无奈;遇上了一次又一次意外之后,冥冥地会以为这是定数;一再逃避之后,但愿不如所料的事偏偏正如所料起来……为什么?别人都好好的幸免了,就你那么倒霉?为什么他们都赚了钱,就你赔了?为什么违反交通法规的人都没事,而他这么中规中矩地走路还偏偏被车撞死?一句话:该的!没有任何一个不该死的人会死掉,也没有任何一个该死的人能活着。

对不起!这么解释很不好听,我绝不是非把它当作良药逼着谁喝下去。但我要说这却是大道理,一个很不好听,却又很好懂的大道理。既然是“该的”,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更不必再加以假设或推理,“该”就是“该”道理。那个人不迟一分钟,也不慢十秒钟,非得不迟不早的那一刻赶到那儿,这不是去赶死吗?反之,大难不死和九死一生的人就是不该死的,至少当时是不该死的。道理也很简单,即他们在人们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偏偏活了下来。于是,人们有理由说:此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其实,只要被认为是该的,就没必要感到意外;只要“该的”一经发生,成了既定的事实,那么就别无怨言地接受吧!对,就是不理解也最好接受。

所以当我与女友抵达十年马拉松恋爱终点时,我绝不是负气或逞强地如此解释“我绝不后悔”——你想,她是我至今还认为最好的女人,我和她不仅在该认识的时候认识,在该恋爱时恋爱,还在该一起生活时一起生活,而且还一直持续了十年;试问,有几个人能和自己最欣赏的异性认识(有的人一辈子的梦中情人也许竟是个画中人),恋爱,还同居生活?相比之下,我无疑是幸运的。

而更使我庆幸的是,我们是在该分手时一点没拖拉地分开了。具体到分手时的我俩,彼此熟悉得相互看一眼就可以明白对方在想点什么,彼此透明到这境地,都认为没有重燃热情和激情的可能和必要。既然如此,如果还非勉强继续走下去,就等于恭候一座活火山不期地喷发一样的危险。与其那样,为什么不趁早撤离,非得等酿成更不堪的后果呢?正因为我们于六年前该分手时分了手,所以我们还能一直如亲兄妹般的相处,而且我仍然由衷地认为她是最好的女人之一。人真的应该学会知足,怎么能看见好看的花朵就非得把她摘来插在自家的花瓶里,怎么能要求自己一定要和自己喜欢的异性过一辈子呢?正因为我们在该分手时分手,因此我永远不会为此后悔!

“该”的道理,是大得似乎不需要任何道理为前提依托而存在的大哲学,它仿佛无处不在地为人们所熟知,却又毫无规律可循地超乎逻辑之外而神秘地存在着。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该”的事情在发生之前,往往真的就那么玄乎。好在,“该”的事情一旦发生之后,其“该”的原因也一下被漂白得很清楚。如果真有深究的必要,同样可以找出很多“该”的必然因素。只是寻找“该”的原因是否真的很有意义呢?我以为在结果出来之后再放马后炮,或找些令自己遗憾和后悔的理由也不是什么明知之举。

我之所以妄自把“该”提升到哲学的高度来论述,是因为不希望让“该”的事情落入消极宿命的范畴,更为了区别于阿Q似的精神胜利法。我想,“该”不仅是种哲学,还应该是门艺术。该与不该有时近得就只一墙之隔,就如真理和谬误往往一步之遥一样。所以,鉴定该与否,更在于把握一种火候,或者说只一个“度”字。无论太好或太坏,都不是标准的最好。

真正最好的是不是仅次于“太好”的刚刚好呢?这个刚刚好的“度”在每个人心里都是杆无形的秤,各有各的刻度标准。评判时,大家都会以各自心中无形的秤来准确地度量出自己的答案;而这个度量的过程,我以为就是判断“该”与“不该”的逻辑。

总之,“该不该”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这主要取决于每个人的价值观。我们做出“该或不该”的判断时,才会在该忍时才忍,而绝不是一味无原则地忍;在该糊涂时才糊涂,绝不要认为难得糊涂就是什么高超的境界。而一旦面对“该”的结果时,即便再糟糕,也请坦然面对。假如我头顶的这片天突然塌下来了,我之所以不选择逃避,而是以微笑来迎接它,是因为我判断自己如何也跑不掉,况且生命本来就会有死亡的时候,我还不如以笑面来迎接我该得的结果。

 

(本专栏作者先后就职于新华社深圳特区支社、《中国摄影家》杂志社、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等单位,1996年参与创办《中国演员报》,任常务副总编。自诩为不安于现状,不安分守己的玩主。近年来,静心从事文学创作。)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