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煮烂的权力也会飞

文·本刊记者 王颖 日期: 2006-06-02 浏览次数: 1313

   毕竟,Sun虽然已不再光芒四射,但麦克尼利却将他的偏执、颠覆的性格融入到Sun的血液中。 

   如果做一个评选:谁是过去几年中,最有可能下课的CEO,麦克尼利首当其冲。

自从2000年,Sun(微电子)从60美元的股价一下子跌入谷底,长期徘徊在5美元上下,Su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麦克尼利就一直被下课的传闻所包围。

事实上,如果不是在Sun,这家在硅谷始终特立独行的公司,也许麦克尼利早被踢出局了。

这一次,关于麦克尼利离职的猜测开始于今年3月。虽然这种传闻已经不再新鲜,但一些新的“论据”还是引起了人们的兴趣。

一批元老级的人物最近离开了Sun。这其中包括在Sun工作了20年、公司软件部执行副总裁的罗奥克那(Loiacono),他加入了Adobe公司;负责全球市场的高级副总裁贝瑞亚(Breya)跳槽到BEA,首席竞争官卡(Khan)则转投Azul公司。

另一方面,一些曾经离职的Sun前任高管纷纷重回公司。原本已经退休的原首席财务官莱曼、Sun的另一位创始人班特肖姆(Bechtolsheim)、已经加盟苹果公司的高恩(Goguen),他们都回来了。

尤其是莱曼,这位有能力在任何一家公司做CEOCFO的能人,接任了和退休前一样的职务。这不得不让人猜想,这种安排不过是接替麦克尼利的过渡。

424,谜底终于揭开:现年51岁的麦克尼利辞去了CEO一职,把坐了22年的位子让给了舒瓦茨——这位被麦克尼利称为“多年来排名第一的候选人”。

麦克尼利终于可以摆脱谣言的困扰了。过去的日子里,种种传闻不仅影响了麦克尼利对公司的管理,而且对成千上万的Sun员工也造成了负面影响。

是离开的时候了。此前的326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Sun亏损2.17亿美元,每股亏损0.06美元,比去年同期亏损额增加了近9倍。

麦克尼利在发布会上略显伤感,虽然他仍将留任Sun董事长一职,但他会有更多的时间去驾驶飞机,去做“自己能做得更好的事情”,比如环游世界、游说美国政府等。他还给自己封了一个新头衔——首席布道者。

麦克尼利会彻底地放弃公司的控制权吗?由麦克尼利一手培养起来的舒瓦茨,能对Sun做多大的改变呢?一些评论家们对此持观望的态度。

毕竟,Sun虽然已不再光芒四射,但麦克尼利却将他的偏执、颠覆的性格融入到Sun的血液中。

 

固执尖刻或过度理想化

IT圈里,有两个知名的“大嘴巴”。一位是Oracle(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另一个就是这位斯科特·麦克尼利。

麦克尼利在公共场所总是那么好斗,Sun微软是硅谷两大知名软件提供商,但批评微软却是麦克尼利一项持之以恒的爱好。当微软在操作系统上的垄断引起世人的不满时,麦克尼利高举着“开放和共享”的大旗,以Java来与Windows抗衡。

IBM也是麦克尼利攻击的对象。“我希望IBM能够把自己的智力财富多贡献给社会。”

麦克尼利说:“摧毁微软是我们每个人的任务。”甚至有一次他谈到,自己的孩子肯定比盖茨的孩子看上去聪明,仿佛不攻击微软就能让他失去平衡一样。

埃里森同样将打败微软作为人生一大目标。他从小被母亲遗弃,在读书的时候就显得很桀骜不驯,曾经两度从大学退学。麦克尼利却家庭环境优越,父亲是美国一家发动机厂的副主席。小时候,麦克尼利是一个各方面都很出众的学生。他擅长吹箫,还是网球队队长。

麦克尼利毕业于哈佛大学经济学系,后来还获得斯坦福MBA学位。但他那种不愿听从大众意志的因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萌发了。

一年夏天,麦克尼利在汽车车间里工作,遇到美国汽车工厂的工人们进行大罢工。麦克尼利想都没有想过要跨过街上的那条警戒线,参加到游行队伍中去。他反而觉得这样做很愚蠢,“我实在是看不出来,浪费了公司的钱,能给他们加多少工资,这又能对他们的事业有多少帮助。”

在度过了那些“以啤酒和高尔夫为专业”的大学时光后,麦克尼利并没有冲向华尔街,而是在1982年和其他3名年轻人共同创立了Sun。两年后,他成为这家公司的CEO

麦克尼利在工作中,很快就表现出他爱冒险的特性。1995年,Sun就大胆地大规模投资了Solaris软件。然后,网络兴起,Sun开发了Java,这种网络计算的通用开放标准平台。它使得用户可以编制和部署任何一个网络、操作系统上运行的应用软件。

“网络就是计算机”,麦克尼利的这句名言广为流传。2000年,互联网热潮转为寒冬,麦克尼利却依然沉浸在他自我的狂热中。甚至当这场技术的灾难越来越严重时,麦克尼利要与众不同的心理却越发明显。

Sun的管理团队催促着麦克尼利减少投资,他却反而觉得自己原先的目标还不够高。麦克尼利决定要与那些短视的人们斗争,尤其是华尔街。他觉得这样,Sun就会被当作创新的强大力量。

Sun最辉煌的时刻,麦克尼利也曾经想过辞职。但在2001年下半年公司最黑暗的日子里,麦克尼利觉得自己的声誉、经验和绝对的勇气正是公司需要的。“我就在这里,我不会离开。现在是真正艰苦的时期,但我们一定会渡过。”

麦克尼利全身心的投入没有得到回报,Sun从此之后就一直深陷亏损的泥潭。“他是一个聪明人,但我没有看到Sun的出路在哪里。”戴尔电脑的首席执行官罗林斯如此评价,“他们会消失吗?不,但他们的产品只会拥有越来越少的用户。”

《商业周刊》更是将Sun的失误归结于麦克尼利的个性:绝不妥协的决心、尖酸刻薄的讽刺、毫不客气的理想主义,这是麦克尼利身上最大的力量,现在成为他真正的缺陷。

 

狂热拥戴或一文不值

麦克尼利就是这样一个性格鲜明的领导者,别人对他的态度也往往走极端:要么狂热的拥戴他,要么把他贬得一文不值。

事实上,麦克尼利早已把他身上的叛逆色彩移植到公司里,“颠覆性创新”正是为Sun和他本人赢得声誉的法宝。

就像麦克尼利有一次接受采访时所说,“如果我们在10年前没有开发Java,谁能想得出Sun能赢得今天的地位?如果人们不用Java,他们就会用.Net。如果用.Net,就肯定需要Windows,那他们还会使用我们生产的设备吗?”

想想1995年的时候,当Sun的所有竞争对手,像惠普、IBM,都在忙着更新自己的服务器,以适应微软最新版本的Windows。麦克尼利却拒绝这么做。

华尔街奉劝麦克尼利,稍微具备一些基本的常识,赶紧追上竞争对手的脚步。麦克尼利却说:“传统的智慧不是智慧的全部。”他相信自己的经验,他要加大投资力度,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Solaris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明,麦克尼利无比的有远见。对手们的服务器在速度、兼容性、安全性方面都远比不上Sun的。Sun的销量大增,利润滚滚而来。

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不止一次地为Sun获得了成功。当大部分的竞争对手制造简易电脑时,Sun却计划改变游戏的规则;在高端服务器市场,Sun发展高性能计算芯片,能够同时处理几十个任务;在低端市场,Sun的服务器使用廉价的AMD芯片,却增加基本的网络功能,这是其他厂家所没有的。

Sun使用的定价方法也是以前别人不敢尝试的:凡是承诺连续几年购买自己软件的客户,Sun就将低端的服务器免费送给他们。“我们的策略是特立独行。”麦克尼利说。

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从实验室的研究逐步变为大众交流的平台,麦克尼利本人正加速了这种转化的速度。“他是让互联网被应用的关键一步。”一位首席分析师说,“当你在网络上浏览或者购物时,向斯科特说一句感谢吧。”

事实上,Sun的管理也是别出心裁。每个周五的下午,是畅饮啤酒的时间,老板要和员工们一起大口喝啤酒。公司每年在愚人节的活动更是具有传奇色彩。除此之外,麦克尼利的诙谐幽默和恶作剧的能力,也常能驱散紧张工作的员工们的压力。

在硅谷这个个性张扬的地方,依然显得如此与众不同的Sun,也曾经经历过让人瞠目结舌的成长。

2000年以前,Sun每个季度的销售增长达到50%,比微软、英特尔、戴尔都要快。2000年,Sun的纯利润就达到20亿美元。“在那个短暂的时期,价格是无所谓的,最重要的是质量。”麦克尼利总结道。

 

消逝的大船

Sun一时的成功,为它后来的几次战略失误埋下了种子。“当他们在顶端的时候,过于骄傲自大。”一位分析师说,短时间的成功让Sun失去了方向。

Sun的内部,麦克尼利不断地被提醒注意自己的“软肋”。Sun的几位工程师早就作过一个报告,认为英特尔公司芯片制造能力越来越强大。到了1997年时,公司的三位员工又重提这个计划,认为公司应该从英特尔购买芯片,因为这样可以节省30%的费用。

麦克尼利却说,“我觉得现在没有什么问题。”相反的,他作出决定:从今往后Sun的所有电脑都不准使用英特尔的芯片。

现在,英特尔的处理器速度是Sun的两倍。麦克尼利也承认,他自己最大的遗憾就是,应该早在六七年前就使用英特尔的芯片。

战略学家们建议Sun,在生产服务器的同时,也发明一些其他管用的技术,就像戴尔除了电脑,还生产打印机和数字音乐播放器,IBM有一半的收入来自服务一样。麦克尼利反驳说,“我们不生产数码相机,我们不做打印机,我们比任何竞争对手都更专注。”

对于华尔街的意见,麦克尼利更是不屑一顾,即使是Sun股价的涨跌似乎也与他无关。股价暴涨时,他不会得意忘形;当Sun的股价一路下跌时,他也泰然处之。

“美国的技术创新每天都在发生,我们不能让这个世界被会计师所牵制。他们的计算是错误的,评估是错误的,动机也是错误的。”相比投资者,麦克尼利更关心他的员工。

但麦克尼利并不总是那么幸运,华尔街也有正确的时候。当上世纪90年代末的那场低潮快要降到谷底的时候,华尔街建议麦克尼利,赶紧为自己的船加上木条,以迎接更大的风浪:大幅下降研究经费、裁员、开发低端产品。

麦克尼利照旧坚持自己的想法。他不仅不裁员,而且在研发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并在2001年新增加了7000多名员工,还在一个翻修过的19世纪研究心理健康的场地上,开设了60万平方英尺的研发中心。

Sun巨大的投入,等来的是更大的亏损。Sun丢掉了1/3的市场份额,股价只剩下1/15。麦克尼利坚定的决心现在变成了愚蠢的固执。Sun的管理团队开始动摇和失去信任。在过去的几年中,麦克尼利那些最可信任的副手们纷纷离开。一位曾经的高管说,“我佩服麦克尼利的勇气,但这并不管用。”

再看看麦克尼利曾激烈批判过的竞争对手们,思科、惠普、IBM,虽然这些公司同样经历了互联网泡沫带来的阵痛,但他们现在的日子都比Sun好过。

麦克尼利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他说:“也许现在是该开除我,但这个公司花了很多的成本来培养我。我现在还很健康、身材也不错,有无限的能量和智慧,以及世界各地的人脉关系。”

经过这次错误的投资,麦克尼利却依然我行我素。他还是那么尖刻与好斗,从来没有自我怀疑和反省。

“当船依然朝着冰山撞去,最正确的方法就是立刻换船长。”一位叫安德鲁的分析师说。这位叫麦克尼利的船长,这一次终于被替换掉了。

Sun的未来

虽然麦克尼利总是以好斗、尖刻的形象示人,但他也有非常柔情的一面。

有观点认为,麦克尼利之所以辞职,一个关键因素是他没办法向自己的员工“下手”,以裁员这个最快捷的方式来节约成本。

一位分析师曾经提出,麦克尼利需要裁掉11.2万名员工。而目前Sun拥有的员工总数是3.9万名。这也就意味着,有将近1/3的员工需要被开掉。对于麦克尼利这位创始人来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继任者舒瓦茨会接受华尔街的意见,进行大幅的裁员吗?他的回答模棱两可:虽然自己倾向于进行裁员和其他调整,但并没有计划要立刻改变Sun的策略。

Sun不会从外部引入一位进行彻底改革的人,因为这样做就意味麦克尼利要承认自己的失败,他的DNA里没有这一项。”一位资深人士认为,舒瓦茨的接任并不会带来实质性的改变,Sun仍然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他们有很好的产品、伟大的技术,但是他们却停滞了。好像还在等待1999年的来临。”Gartner分析师雷诺兹说。

“斯科特就像摩西一样,领着大家来到陆地,在那儿有牛奶、有蜂蜜,他却转身离开了。”如今,英特尔最核心的业务是处理器,微软最核心的是软件。Sun却还在坚持处理器、操作系统、平台、服务器等众多产品线四面出击。

“我们会一起用进攻性战略,共同合作,从竞争对手那儿抢夺到更多的份额。”埃里森在某次会议上,曾经这样表达他和麦克尼利间未来的合作。这两个随时都可能“咬”别人一口的家伙,却出奇地契合。

现在,51岁的麦克尼利离开了,61岁的埃里森还在战斗。

在截至今年228日第三财务季度,甲骨文实现净利润7.6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2%。在过去的2年里,甲骨文投入了大约190亿美元收购竞争对手,虽然也遭受一些质疑,却实在地为甲骨文在软件领域进一步扩大了优势。

对于今年41岁的舒瓦茨来说,如何做好减法,是他面对的最大难题。温文尔雅的舒瓦茨,能利用好手中“Java”这个强大的武器,重塑Sun的辉煌吗?

 

文中提语:

他的狂妄:“摧毁微软是我们每个人的任务。”

他的无奈:“也许现在是该开除我,但这个公司花了很多的成本来培养我。我现在还很健康、身材也不错,有无限的能量和智慧,以及世界各地的人脉关系。”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