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王传福 高调入侵

采访·本刊记者 朱雪尘 肖鸿扬 日期: 2004-02-02 浏览次数: 1733

 

论年龄,37岁的王传福稳坐电池行业的龙头老大,可谓大器早成。

拼财富,身家3.38亿美元的王传福跻身中国内地百富榜第13名,算得上白手起家的样板。

讲名气,击退华晨、德隆,入侵秦川汽车的王传福,吊足了公众胃口,不能不说造势有方。

说机缘,生正逢时的王传福,赶上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好时候,他一手炮制的“中国制造”虽屡遭国际市场“封杀”,却无人能阻挡其低成本扩张的步伐。

虽说王传福的蹿红,且频频现身在各大媒体不过是近两年的事,但他的异军突起,绝非中国经济版图的偶然现象。

当中国的财富阶层浮出越来越多生于60年代的企业家族群时,人们开始关注这样一个事实:原罪说在他们身上逐渐淡化,他们捆缚着上一代的传统情结,携带与生俱来的激进因素,手持知本利器游走在现代商场上。

王传福无疑是60年代族群的代表人物,“地缘文化”这个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传承,使王传福的深圳工厂变成了他安徽乡亲的发展基地。

“人定胜天”这句在60年代中国大地上最响亮的口号,被王传福注入到他的企业组织细胞里。

“变革思维”这一信息时代最流行的理念,让王传福意识到企业登峰造极时的生存危机。

同样是60年出生的企业家田溯宁曾公开坦言:他们出生在充满革命精神的60年代,在集体主义的70年代成长,在80年代初接触到西方文化的冲击,而在90年代他们成为了中国文化进程中最为活跃的中坚分子。

这一族群人既新锐又保守,他们的成功在中国意味着什么?他们形成的企业生态圈能代表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方向吗?

 

首要故事——第一视角

“仰融是学金融的,他要是像我从做电池开始,就不会投50个亿造中华,我拿他1/10的钱就可以干他同样的事。”

37岁的亿万富豪王传福(副)

高调入侵(主)

文·本刊记者  朱雪尘

 

    37万平方米的厂区内,王传福造就了比亚迪的电池帝国:7年间,镍镉电池领域,全球第一;镍氢电池排名第二;锂电池排名第三;而这远远不是他的目标,在他的日程表里,三年之后,二、三这样的数字统统消失,“一”将取代一切。

比亚迪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突出:十余座宿舍楼的阳台挂满了衣服,这些色彩各异的服装就如同大庙里的彩幡,飘舞在拥有1.7万名产业大军的大本营里。

    到比亚迪的当天,正逢其9周年厂庆。按照比亚迪的惯例,厂庆第二天是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厂庆并没有邀请深圳的领导参加,最高级别的政府官员便是葵涌镇的镇长。会场上工人按照事业部分区就坐,每人头上都带着红色的棒球帽,整个会场看上去是一片红色的海洋;而坐在主席台上的比亚迪高层领导则统一穿着紫色罩衫。

在自己修建的体育场内,王传福俨然是一位将领,检阅着经过的“千军万马”。主席台下,顺序走过15个事业部的方阵,而当远道赶来的秦川汽车的方阵走过主席台的时候,队伍中打出一幅横幅——“王总,辛苦了”——这或多或少让人觉得抄袭了某次国庆大典的场景。

王传福惟一参与的项目就是高层的400竞赛。作为裁判,王传福走下主席台鸣枪发令,枪声余音未落,比亚迪的20余位高层领导冲出起跑线,拼命地冲向终点。

其实,厂庆的表演并无太多新意,甚至有几个节目重复着韵律体操的形式,但出场的规模都要达到四五百人,进行到高潮的时候,音箱里传出女广播员动情的声音:“比亚迪,我爱你;我爱你,比亚迪!”

庆典一直进行到晚上10点钟,此中部分比亚迪高层陆续退场,而王传福一直到闭幕才约同我们一起离开主席台。

但是在回办公楼的路上,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部分工人因为参加演出下班没有打卡,在演出之后,来出入口补打,与散会的工人一同拥挤到只有4多宽的出入口。因为疏导不利,出入口形成了堵塞。而当王传福路过时,虽然声嘶力竭告诉工人今天不必打卡了,但没有人听从他的命令。最终,王传福与我们好不容易冲出了拥挤的入口。

回去的路上,王传福碰上负责后勤的领导,他用严厉的口吻责令其赶快解决出入口的问题,那位领导连连称是。

面对刚刚出现的一次“抢路”风波,一连串的问号浮现出来:王传福在比亚迪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样庞大的帝国究竟是如何构筑的?帝国的管理架构又是怎样?通过什么力量来维持体系的运行秩序?支撑比亚迪急速膨胀的核心动力又是什么?比亚迪并购秦川汽车能否成功,是否也会出现“抢路风波”?

 

一个人的决策

    在比亚迪有一件事情很奇怪,那就是对“王传福”三个“字”的概念要大于“人”的概念。

比亚迪几乎每个工人都知道王传福。在参观比亚迪展示厅的时候,记者偶遇一位比亚迪的工程师,谈到王传福,这位工程师的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相反,很多人却都难得见到王传福。原因是王传福一年之中只有很少的日子呆在深圳的比亚迪总部,每次回来又总是来去匆匆,而每年的厂庆是所有人都能够见到王传福的惟一一天。

然而,有一点毋庸置疑,王传福是比亚迪的领袖,他有着毋庸置疑的权力,比亚迪的每一个重大决策都要王传福拍板,他甚至不用与其他高层领导商议,不在乎其他股东提出质疑,也不屑香港的基金经理们说三道四。

 我觉得在比亚迪走过的路来看,我的决策有98%以上是正确的吧!”王传福这样告诉记者。

不管这种决策过程是否科学,但高速成长的7年间,比亚迪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没有人对于王传福产生过怀疑,也不敢。王传福相当自信:“厂里还有谁比我懂呢。”

比亚迪全部采用事业部制,掌管事业部的人,大多是和王传福一起创业的“兄弟”。在比亚迪,王传福的个人持股仅占28%,而其他34位高管则获得了高达22%的股份,王传福曾经承诺的股份,包括口头承诺的,在公司上市之后都兑现了。

王传福管理风格追求简单明了。比亚迪所有办公室都是玻璃墙,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切,就连高层领导开会的会议室也完全透明。

    从某种意义上说,王传福是那种技术上的天才。1992年,26 岁的王传福就破格当了处级干部。此前,王传福曾出版过关于宝石鉴定方面的专著,而对此王传福称那只是“文人”为了评职称、挣钱用的。现在王传福的目标是创造出世界第一辆电动F1概念车。

    从管理上的虚位,到研发、决策上的实位,我们很难分清王传福在比亚迪的实际位置,似乎如同“蜂王”、“蜂后”一般,在整个族群中拥有无出其右的地位并不可或缺,因为只有其可以延续一个蜂巢帝国的繁荣;同样他不在乎拥有对每一只蜂生杀予夺的权力。他认为这是做行业老大必须的宽容。

 

维系上万人的纽带

问题是“蜂王”用什么办法来统治上万人的帝国?

王传福1966年出生于中国安徽无为,而在比亚迪,一半左右的员工来自于安徽。翻开徽商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其地缘文化的显著特点:血缘和族群关系明显,甚至一位徽商到外地谈生意,可以得到当地同乡的免费接待,而且在离开时还可以得到盘缠。

在安徽曾经有句民谚:“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其中所说便是徽州人必须走出去的传统。

安徽人的经商传统和走出去的精神,对于比亚迪的管理来说是一个方便的纽带。地缘的相近,让管理的成本尽可能的降低。

比亚迪的工人绝大部分为女性,男女比例高达110。某位员工甚至开玩笑地说:“比亚迪的男工真的非常抢手。”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
6月17日收盘之后,紫光股份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承诺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票的公告》, 表示收到其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紫光通信”)出具的《关于未来六个月内不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减持紫光股份股票的承诺函》。函中西藏紫光通信承诺:未来六个月内(即2020年6月18日至2020年12月17日)将不会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紫光股份的股份;若由于送红股、转增股本等...
高铁、飞机,跑得快还要停得好。华控基金两轮领投企业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摩擦材料起家,逐步向刹车机轮、刹车系统、着陆系统推进,一举打入民航及高铁市场。作为曾经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北摩高科董事长王淑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冠疫情渐好后,北摩高科全面复工,生产、科研紧张有序地全面开展。我们抢工期、抢时间,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就是给国家经济发展做贡献。”众所周知,在传统的金属粉末摩擦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