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第一网财富

日期: 2004-05-03 浏览次数: 1873

 

 

相比20年后发行股票的这“网”所得,当年的那网根本不算什么。

 

       上市前夜,通威股份在上海召开了盛大的答谢酒会。刘汉元与参会的4位嘉宾一起走上台,共同点亮了代表金、木、水、火、土的五颗魔法水晶。在这场颇具图腾色彩的庆祝酒会的转天,通威股份正式挂牌交易。

       如果把时光回溯到20年前,19841025,刘汉元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众人瞩目的滋味。在刘汉元试验水箱养鱼法的河沟两岸,站满了远道赶来的县领导和周围四里八村的农民,刘汉元的父亲形容当时的情景:“那时河沟两岸的大桑树上都站了人。”在千万道目光的瞩目之下,刘汉元从第一只水箱里捞起了第一网鱼——63.67平方米的刘氏网箱里,共捕捞出2780.7斤成鲤鱼。

       也许有人会说:相比20年后发行股票的这“网”所得,当年的那网根本不算什么。

造化弄人,这第一箱鱼刘家最终没有得到一条,全部被乡里派来的人买走,理由很简单:这第一箱鱼具有纪念意义,乡里要保管起来。至于鱼价,刘父告诉记者是按照当时市价每斤1.8元来估算的。其实,后来有乡里告诉刘老汉:成都当时的价格最高已达每斤7元。甚至有人嘲笑刘家:“你们一辈子穷命,该发的财却不发。”

       在村里,刘家的宅子从上世纪80年代末建起至今没有再翻新,这可能让当年嘲讽刘家的人至今也无法知道刘家的富有。而在这所刘汉元当年自己设计的宅子里,刘老汉对记者讲述了当年的创业经历。

 

搓出来的通威

今天的河沟上只剩下刘家留作纪念的两只空网箱。

 

刘的老家眉山正是被后人称为“三苏”的苏洵、苏轼、苏辙的故里,曾经是蔬菜基地,现在以盛产油菜籽而闻名。但这金黄色的花朵并没有给当地的农民带来同样耀眼的金钱,直到创业前,刘家最值钱的家当就是饲养的两口猪。

学水产养殖的刘汉元工作后就一直在思考怎样依靠养鱼来致富,刘曾设想把自家的自留地用做池塘养鱼,但遭到其父的反对。后来,刘汉元受日本、德国网箱养鱼的启发,自创了利用门前沟渠制网箱的养鱼法。

在眉山永寿镇,与刘汉元的父亲初次见面却也算偶然。

记者一路打听,来到永寿镇永新村,在村边遇到一位老者,便去打听刘家的住址,这位老者迟疑的看了看记者,然后摆摆手说道:“不知道刘汉元的父亲。”记者便出示了记者证,表明了采访的意思,同时随便问了一句:“那你知道刘汉元家在哪里吗?”老者说:“我知道刘汉元,不知道他的父亲。”记者曾经在《通威报》上看到过刘父的一篇采访,似乎与这位老者颇为相似,记者便肯定地问道:“你就是刘汉元的父亲吧?”老人最终同意了记者的采访,并带到不远处的刘家。

刘家的房子似乎很破旧,在村里并不算很好的房子,院子很大,进门养了几条护院的豺狗,院北有一排简陋的竹木混合的平房,是厨房和凉棚,南面是刘汉元亲自设计的一栋小楼,从上世纪80年代末建起,至今也没有再重修。

刘父边走边说:“以前有很多记者来采访,现在人少多了,每次来都是我接待,可是都有公司人陪同,怎么这次你自己来的?”老人显然对记者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接着又说:“刘汉元从北京开会(政协会)回来后,来家里呆了一天,然后就走了。”从语气中能够感受到老人些许的寂寞。

与刘父的对话,便从最初的养鱼开始了。

在刘父的描述中,得知刘汉元13岁考上中专,分数超过高中录取分数线,但是因为年龄太小,最后被刷了下来。中专毕业后,刘汉元回到眉山,任两河口水库渔场技术员。在那里,刘汉元遇到了后来的妻子——现在身为通威集团董事长的管亚梅。刘父告诉记者:“管亚梅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母亲还是领导,而管亚梅看重的则是刘汉元的聪明。”

当初刘汉元创业时想找国家贷款,但是到了信用社,人家一拍桌子,“你小伙子想啥子呀,想天上的汤圆吃哟?贷3000元款,国家的款那么好贷呀?”刘汉元哑口无言。无奈,在刘汉元的劝说下,刘父卖掉了家中的两口猪,换得500元,但这点钱还够不上制造网箱的本钱。

此后,刘汉元又找到所在的水电局的领导,领导觉得可行,于是决定帮助刘汉元申请到科委的专项贷款500元。为了节省资金,刘汉元当初所购置的网箱材料大都从水电站变压器的边角废料拼凑而成。

在刘父的记忆中,创业的日子充满艰辛,刘家男女老少齐上阵,甚至为了搓鱼饵料好几个人都把手搓掉了皮。而刘父的右腿在运饲料原料的过程中韧带断裂,险些造成残疾;刘汉元的弟弟受到风寒,造成一定程度的智力障碍。而刘汉元自己也因为过度劳累连续高烧昏迷4天,险些“牺牲”。

当刘汉元的水箱养鱼得到推广之后,大小工作会便在眉山召开,然而刘汉元却很少有露面的机会。一位领导来视察,见到刘汉元,迎面就问:“刘汉元,我曾经作过很多批示,叫你来作报告,你为什么不给我回信?”但此前,刘汉元却从未听到或看到这位领导所说的批示。刘汉元只得如实相告,最后这位领导只得叮嘱刘汉元一定要来作报告。这次机会让刘有了在公众面前的第一次露面。

刘的成功,激发不少人纷纷报名参加刘汉元的养鱼培训。

饲料成了各家养鱼户最大的问题,刘汉元担负这项任务,同时刘家的饲料加工业务也因此红火起来,在刘家门口购买饲料的人常常排成几十米的长队。此后在刘家的附近先后出现了大小不等的12家饲料加工厂,这促使刘汉元不断改进配方,以提高产量。

此举得到了世界银行的关注,专门派人前来考察,并给予专项贷款300万元,而包括刘家在内的大部分养殖户没有得到一分钱。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当时这笔贷款被某位领导挪用,在当地办起了一座集水产养殖、饲料加工于一体的企业。新厂建成后,这位领导还下令不允许购买刘家的饲料,购买者将被取消贷款的资格。此后,很多农户只得偷偷地从刘家购买饲料,因为刘家的饲料产量高。

但是,当记者今天再到当年的那片水塘参观时,已经看不到排成长龙的网箱了,刘家已有好几年不养鱼了,刘父告诉记者主要原因是环境遭到破坏:在养鱼鼎盛时期,河沟上游小造纸厂排出的污水,让整条河里的鱼全部死掉。在农家的大院里,死鱼堆积如山,从此,养鱼的人日渐稀少,今天的河沟上只剩下刘家留作纪念的两只空网箱。

 

刘氏帝国的扩张

“我看到很多民营企业都是脑袋发烧自杀的。”

 

在通威的扩张过程中,刘汉元切合了政府要让农民脱贫致富的心情。

曾在不同的场合发表过此种论述的刘汉元:“谁引导农民致富,谁和农民一同致富;谁和农民抢饭碗,谁没有饭碗。所以谁做的事情是为农民的饭碗里添肉加油,谁就会获得成功。”

不可否认刘汉元的水箱养殖使当地农民生活快速改善,由此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和推广,政府的扶持给刘汉元创造了市场机会。

在华润饭店,记者见到了已经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刘汉元,虽然事先已经约定好尽量专访,但是采访还是被安排在了咖啡厅,历年开政协会时刘汉元专用的那张长条桌边。此后,陆陆续续来了各家媒体的记者,其间,刘汉元在咖啡厅门口看了一下,见到人员还没有来齐,可能因为有事便又抽身回去。直到长桌前坐满了记者,刘汉元才姗姗来迟。

在采访中,明显可以看出,今天的刘汉元已经不再关心饲料的配方问题了,高谈宏论,各种数据,脱口而出,颇有几分政治人物的风采。

身为企业家,对于民营企业的多元化之路,刘汉元曾经发表过这样的评论:“国有企业是等死的,民营企业是干死的。”采访中,刘还补充说:“我看到很多民营企业都是脑袋发烧自杀的,我力争让自己的脑袋保持3636.5度。”

他还说:“一味强调速度,一味强调加速,就和汽车一样,一辆帕萨特在高速公路上时速能开200公里,如果你开200公里10天算你能耐。很多企业就犯了这个错误,油门踩住就不放,银行给钱就要,到给不起钱的时候,就不能良性发展了。”

刘汉元似乎认识到这样一条真理:民营企业要发展就要专,保守是一种明智之举。

       “如果进去走出了一条很成功的路,回过头来看就是失误;如果进去之前,无论你怎么评价都有可能失误,都可能站不住脚,你不进去就是最大的不失误。现在我坚持后一种观点。”

       在与通威仅仅一墙之隔的东方希望集团,刘永行正在一步一步地实施着他的多元化战略,进军电解铝市场,而他的兄弟刘永好也正在乳品市场悄悄地布局,同时出巨资参股民生银行。刘永行坚持的原则是——可以多元化投资,但绝不多元化经营。

于是记者反驳,刘氏兄弟的多元化做得不错。对此,刘汉元说:“他们也许是对的。我们只做自己所擅长的事情。”事实上刘汉元多元化做的也不少。

在通威总部,记者看到了一长串与通威集团有关的企业名牌,多是依着刘汉元自己的兴趣做的。

刘汉元喜欢玩无线电、电子产品。当通威集团做大之初,刘汉元就在电子领域投入了不少精力:1995年几次去德国,与前东德一家处于停产状态的电脑芯片制造厂接触,谋求与之合作,在成都设立生产芯片的工厂,但最终不了了之。

此后,刘汉元2001年收购西辰软件公司,通威集团占有该公司70%的股权;同年,收购成都新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威集团占有该公司60%的股权。但以上两家企业,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除了在电子领域的多元化之外,刘汉元与成都饲料公司、凤凰集团联合组建西部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刘汉元任董事长,但因内部管理不善,公司运行不良,于1998年停止运作。刘汉元还投资了成都好主人宠物食品有限公司、四川省通力建设有限公司、成都通威实业有限公司,目前只有四川省通力建设有限公司经营状况较好。

多元化之路,通威走的并不顺利,那么其专业化之路走得又如何呢?

1993年开始通威开始走向全国,如今通威已经拥有31家分、子公司。

在刘氏帝国的扩张过程中,有3个比较明显的特点:

第一,扩张时间集中、规模迅速膨胀。19951997年,只在重庆、涪陵、沙市、苏州设立4家公司,而19982001年在全国各地设立了17家公司。

第二,控股比例高。通威集团所有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80%以上有19家,所有子公司中只有北京公司持股比例较低,为55%

第三,子公司财务状况堪忧。通威招股说明书中所列21家子公司,200319月净利润为负值的有12家,净资产为负值的有4家。

 

                                                        通威的忌讳

“不仅仅是资金链容易断裂,人才链的断裂更加不能忽视。”

 

对于通威的专业化和多元化扩张之路遇到的问题症结在哪里?一位曾经在通威任职的人告诉记者:“通威发展遇到的问题症结在于人才储备不足,在高速发展中,不仅仅是资金链容易断裂,人才链的断裂更加不能忽视。”

采访中,刘汉元对职业经理人颇有微词:“我不是说我们太保守。你一个人可以做好的事情,不等于招一批人来,可以把你的10个事情做好。”

“现在说:企业家关键是会用人,他把别人弄过去,企业家就不需要干了,这是理想主义。”

但是,当你了解了通威集团的某些历史之后,你会发现,刘汉元之所以对任用职业经理人心存反感,是有他的道理的。

       1996年,通威发生了向学勤诈骗案。向学勤原是《通威报》的编辑。在通威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广告宣传支出,向学勤利用职务之便,模仿管伟(刘汉元岳父,当时负责眉山公司)的签名,冒领广告款,最终被捕判刑十年。

       随着通威的急速扩张,刘汉元似乎意识到,跟着自己打天下的一班老臣,素质不高,管理自觉性不够,需要大力监督。于是,由向学勤诈骗案,引发了通威对于内部的一系列整改,刘汉元此后设立了监审室,颁布了监审条例。对于集团内部铺张浪费之风,予以了全面整顿。

然而,另一方面管理人才的缺乏成为通威发展的瓶颈。据通威人力资源总监郭小琪回忆:“那时候通威集团扩张的非常迅速,一年五六个公司成立,人才极为缺乏。”

       1998年通威就参加各类招聘会10余次,走访各类人才市场9次,招聘加拿大MBA两名,集团共选用363人;1999年,录用各类人员285人,为9个新公司及3个项目配置了全套人马。如此大量的人才引进,似乎从表面上弥补了通威发展的人才缺口,但实际上却为发展埋下了隐忧。

       “我们招聘的时候看重的是招聘者的实际管理能力,有很多人对这个行业也是熟悉的,但可能因为公司文化等方面的原因,我们没有看到他们的能力。招聘进来后,短时间内我们把他们推到一定高度了,然后发现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而且,下面对他们的反应也不是很好,还不如通威一级一级提拔起来的人。我们有些子公司引进这些空降兵之后,让他们独挡一面,不但没做好,直到现在那些子公司还没有摆脱阴影。” 现任通威股份总经理管亚伟(管亚梅的胞弟)对于职业经理人的管理能力至今深为不满。

管亚伟对于职业经理人的职业操守也相当质疑:“上世纪90年代初,商场尔虞我诈,能相信谁?只能相信自己的亲人。当时根本没想到企业大了还有贪污的、弄虚作假的。”

通威集团曾对此开展过整顿,内部叫做“整风”。

1999年,一个副总裁,因财务弄虚作假,阳奉阴违被开除,我们在全集团展开了讨论,每个基层员工都要拿出自己的意见。”管亚伟说。

       除了整风运动,为了遏制财务管理上的漏洞,刘汉元决定把财务、人事等权利收归总公司,一有问题,子公司的经理便可直接向总部,甚至刘汉元汇报。

       通威在人事制度安排上令人费解。在通威的董事会中,除独立董事之外,自然人股东大都与刘汉元夫妇有各种亲属关系,其中管亚伟还担任上市公司领导。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其实在上市之前,曾有高层向刘汉元表示过希望能得到期权或股权的意思,但最终被刘汉元回绝。

人事制度上通威也有些不可捉摸之初,通威颁布了《关于集团人事回避制度的规定》,其中规定副总以上的高层领导夫妻不能同在一家公司。本来就是夫妻两人经营的企业,却要颁布夫妻的回避协议,的确有些让人费解。

不给公司高层股份,刘汉元还要对其施加影响,这让很多公司高层都感到压力颇大。每次刘汉元找到他们谈话,对于很多事情喜欢追问,如果一个细节没有回答清楚,便会一直追问到底。

       刘汉元罢黜了职业经理人,整个公司的运营却不尽人意,通威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到:“由于‘非典’及原料上涨等因素,饲料经营情况如下:200319月较上年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为22.45% 远低于去年的170.71%;主营业务利润增长6.52%,远低于去年的95.64%。而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净利润均为负增长:分别为:-16.36%-17.39%-18.62%。”

       与通威同为饲料加工企业的新希望披露的业绩报告来看,虽然同样经历了“非典”和原料上涨等因素,但2003年新希望(000876)饲料经营情况却并非起伏很大,主营业务收入增长25.25%,主营业务利润增长11.96%;与2002年报告中主营业务收入增长28.24%和主营业务利润增长35.44%相比,虽然有所下跌,但是基本稳定。

      

两次上市蹊跷受挫

刘汉元费尽口舌澄清此事,到处诉苦,称无意重组蓝田。

 

       职业经理人不仅给刘汉元公司管理上留下了阴影,也严重影响了通威上市拖后了一年,这可能是让刘汉元愤怒的原因。

       据有关资料显示,通威在华夏证券公司的指导下,于20025月向证监会提交了上市申请报告。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本来通威股份原在2002年就可以通过证监会审查,但由于其副总王恭容不慎向媒体泄露考察蓝田的资料,并流露出借蓝田上市的意向,遭到证监会的反感:既然已经要借壳上市,何必还要申请?又何必浪费这个上市的名额呢?所以通威的上市被无限期拖延了。

这位蓝田事件的“导火索”王恭容正是1998年招聘的两名加拿大MBA之一,此人已经于去年离开通威,至于离开的理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刘汉元说王已经退休,但通威内部也有人说是辞职;还有人说因为蓝田,王此后就再没有得到重用;也有人说王去当了老师,说法莫衷一是。而当年的另一名加拿大MBA张国昆现在也已经离开通威。

为此刘汉元费尽口舌澄清此事,到处诉苦,称无意重组蓝田,最终于20031月通过了证监会的审批。

       但奇怪的是,原定其在200310月上市,后来却没了下文,原因何在?据知情人士透露:通威上市时间推迟与通威集团在期货市场炒作有关。

有知情人透露: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参与去年0309号大豆期货交易,做空的实力派人物就是刘汉元。

此后,记者就此事电话询问了通威股份董事会秘书向川,在电话中向川表示:通威股份绝对没有参加期货炒作。其实,这点不说自明:在通威的架构中,通威股份只是通威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期货与对外贸易部直属通威集团总裁刘汉元负责。当记者再次追问通威集团是否参与了期货炒作,向川只是说:不是股份公司的事情不知道。记者又追问集团是否参与那次炒作,向川又回到了第一个回答:股份公司没有参与期货业务。最终通威集团是否借用倍特期货的“跑道”参与了空方炒作,也没能得到正面回答。

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证监会通知下发后,主承销商西部证券立即派人调查同为集团炒作0309的合约事宜,此后通威又向证监会说明情况,而为了确保通威股份能上市,刘汉元不得不痛下决心,彻底关闭期货业务。而由于造成了巨额亏损,刘汉元一怒之下,还命令开除了操盘的一位副总,但事后发现责任并非全在那位副总身上。

退体也好,炒作也罢,在用人的问题上通威似乎并不那么通达、威信。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