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谁在左右大族激光

本刊记者·唐凯林 日期: 2004-08-02 浏览次数: 1519
  2004年6月25日注定是载入中国股市历史档案的日子,8只新股在中小企业板上市挂牌,当日全线飘红,股民们奔走相告。而仅仅过了一个周末便集体跳水。
  在投资者的一片谩骂声中,有太多的不明白需要设问。“谁出卖了我们?”“谁在操纵我们?”这些话可能有点刺激,但在这场没有既定剧本的资本故事里,烙下硬伤的不仅仅是投资者。
  每家上市公司都在被选择,每家上市公司也都在自己作出选择。当我们理性地关注这8家民营上市公司,我们也开始理性地关注他们的生存和发展。
  2004年6月25日下午4时,也就是挂牌交易后的第7个小时,《英才》独家采访了当日龙头股——大族激光的董事长高云峰。
  他的惊喜与不安,他的无奈与尴尬,他的身上原本就悬念重重。这诸多悬念里都有一个指向,那就是他所代表的中小企业掌门人到底要干吗?他们会把中国创业板的未来带向何方?
  
  第一视角
  
   “当、当、当”,钟声开始时还算整齐,随后却显得有些杂乱。
  8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手中的大锤毫无章法地敲上深交所的大钟,像是在发泄上市路途所遭遇的种种挫折,中小企业板上市挂牌仪式在嘈杂的钟声中走上了尾声。
  钟声过后,深交所内的大屏幕上显示出了8家公司的股价走势,现场开始出现骚动。
  “太不可思议了!”大族激光以40元的开盘价成为八只股票的龙头,而面对这超过近330%的涨幅,在场的各界人士表现各异。
  在场的大族激光员工纷纷拥上大屏幕前,并开始欢呼雀跃;其他人士有的点头,有的摇头,有的忙着打电话向外界进行现场直播。
  大屏幕前惟独不见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的身影,仔细寻找,高云峰已经在他刚才敲响的大钟下被媒体团团围住。
  “价格太高了,我受宠若惊,诚惶诚恐。”面对记者们的围追堵截,高云峰的口中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或许这开盘价早已超越了高云峰的心理预期和承受能力,高云峰在受到追捧的同时还不停地提醒投资者,“目前股市整体行情低迷,中小散户特别要注意投资风险,保护自己的利益。”
  不可否认,2004年6月25日的股市就像是大族激光和高云峰的表演赛,几乎抢尽了其他7家一同上市的公司风头。当天大族激光以40元高价开盘,以39.09元的价格收盘,尽管其最低价曾一度下探至36.01元,但最高价却高达48元。
  由于高云峰直接和间接持有大族激光43.36%的股份,合计为4640万股。如果以当天的收盘价计算,高云峰的身价高达18亿元。年仅37岁的高云峰终于凭借上市东风跻身于亿万富翁的行列。
  然而,接下来的故事却耐人寻味。
  
  上市一星期就停牌
  
  6月25日是星期五,接下来便是周末。
  感谢周末!这让大族激光的股价在39.09元的价位上停留了两天,也使得高云峰踏踏实实地享受了两天的上市快感。
  6月28日,周一开市。中小企业板的8只股票在这一天集体表演高台跳水,全线跌停,“黑色星期一”的阴影笼罩着整个股市。
  7月1日,大族激光发布公告透露,公司股价因跌幅偏离值超20%而停牌。据大族激光公告称:公司股票交易于2004年6月28日、29日、30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块交易特别规定》第10条,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板块上市公司特别规定》第5条,公司股票将于2004年7月1日开市时起停牌1小时。
  发布同样公告的还有“新八股”中的新和成及华兰生物等。接下来我们所能听到的便是投资者的谩骂。
  在7月1日后的几天时间里,记者登陆了几家有关股票的网站,浏览当中的一些BBS论坛,投资者所发布的帖子里都充满了火药味。
  “骗子,都是骗子!”
  其中还有一些言论直接把矛头指向了证监会,说推出中小企业板此举害人非浅。
  一度作为“明星”的大族激光所遭受的谩骂更为严重,诸多受损的散户投资者甚至开始把大族激光说得一文不值。
  一切都归因于大族激光当初高额的股价。记得在挂牌交易之前,市场专业人士对大族激光的股价预测大致在每股24元左右,而在大族激光的《招股说明书》中,其发行价格为每股9.20元。
  在记者飞抵深圳的6月24日下午,大族激光派一司机去机场接机。凑巧的是,跟记者一同到达深圳机场的,还有大族激光的承销商——联合证券的李先生。
  一路上司机不停地向李先生发问,打听大族激光第二天的股票价格。当司机问及明天的股票会不会超过每股15元时,联合证券的李先生犹豫了片刻答道:“应该会”!
  尽管一路上李先生都没有发表他对大族激光的股价预测,但他那一丝的犹豫显然出卖了他的心理预期。
  就在第二天,当大族激光以每股40元的开盘价显示在深交所的大屏幕上时,记者看到了站在显示屏前的李先生。
  记者走上前去询问李先生对这一价格的评价,李没有正面作答,而是用手指着大屏幕说:“你已经看到了!”
  不得不承认,记者的确看到了红得发紫的大族激光,但还有很多东西我却看不到,投资者也是。
  但比投资者幸运的是,记者还看到了大族激光很多东西。
  首先是大族激光的办公楼,从楼的外观上看,它更像是一座“危房”,就是在楼的外墙上用石灰水画一个圈,再在圈里写一个“拆”也不为过。这样的形象很难让人把大族激光与一家上市公司联系起来。
  大族激光办公楼的内部也很简陋,董事长高云峰的办公室里甚至没有空调,只有一部半旧的电扇在那里不知疲倦地转动。当记者问及高云峰这样的企业形象对股价会不会有影响时,高云峰认为这正能说明“我们的钱不会乱花。有句古话:英雄不问出处。”
  其次是大族激光的产品,就像在BBS论坛上投资者的留言一样:“大族激光加工设备落后,一年有限的产量能有多少利润?”
  记者同样有这样的疑惑。以大族激光的主打产品激光打标机为例,1996年,大族激光仅销售激光打标机10台;1999年卖出60多台;2000年,大族激光卖出249台打标机,收入超过5000万;2001年卖出800台机器;2002年占据市场份额的71.96%;2003年销售量为1700台。
  尽管大族激光2003年的销量已经占据了行业垄断地位,但其高额的应收账款使得大族激光一直就处于现金匮乏的境地。
  据大族激光历年的财务数据显示,2002年,大族激光主营业收入1.65亿元,净利润3282万元,但由于应收账款作梗,当年的现金净流入为负的1034万元;而且公司的应收账款有增无减,该款项从2002年的6520万元上升到目前的8095万元。
  对此,就连高云峰也不得不承认,大族激光一直就缺钱,其上市的最终动因是融资。这或多或少会给人以上市圈钱的嫌疑。
  最后是人员的素质,大族激光作为一家跻身于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其企业高管对于一些基本的财务概念模糊不清,高云峰的一位助理就不止一次地向记者询问“资金”和“资产”的区别。就连高云峰本人也坦言“我自己不炒股,对股市不是很懂”。
  
  融资与控制权的矛盾
  
  “资金饥渴症”,这是高云峰在接受采访中所提到的一个名词,不过高云峰在引用这个词时说的是别的企业,他认为大族激光对资金的渴求有着自己的分寸。
  但是翻开大族激光的发展历程,“资金饥渴症”的各种症状却与大族激光的经历不谋而合。
  以技术起家的大族激光在创业初期就面临严重的资金问题。由于大族激光的技术比较成熟,研发的产品在市场上反映好,定单多,当时的经营模式主要是拿客户的预付款先运作,而客户要等几个月才能提货。
  对于这种依靠预付款的早期融资方式,在高云峰今天看来,觉得有些“霸王条款”的嫌疑。
  “我们要转变经营模式,要有一定的现货,当客户想买大族激光产品时不用先付款等几个月。”
  这是高云峰当初急于想摆脱的现状。但事实上,大族激光这种通过“产业链融资”的手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那段捉襟见肘的日子里,高云峰甚至经历过年底发不出工资的窘状。1997年的腊月二十七日,也就是马上要到春节的日子,高云峰突然发现员工过年工资没有钱发了。
   “当时想了很多的办法,从朋友亲戚那里借,但没有借到,怎么办?对于我来说,我没有权力让员工不回家过年。”
  无奈之下,高云峰把公司花了17万买来的金杯面包车开到了典当行,赎回期限为一个月,由此,高云峰得到了几万块钱的救命稻草。
  资金的极度匮乏使高云峰想到了风险投资。1998年,国有性质的深圳市高新技术投资公司(以下称高新投)进入高云峰的视线。
  国有资本要投资个体户,就要承担一定的政治风险。高新投也以此为由提出了自己的条件。第一必须以净资产为作价的依据;第二国有资产投资给个体户必须控股,不控股不投。
  作为一手把大族企业拉扯起来的高云峰来说,高新投的第二个条件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别人控股之后,企业的方向是不是能把握,这是一个问题。”
  高云峰的这一顾虑使谈判从1998年6月一直谈到了1999年3月,足足谈了9个月的时间。“非常难谈,说实话当时我觉得很犹豫。”
  然而对资金的渴求使高云峰对控制权作出了让步,为了大族企业的利益,高云峰又开始在第一个条件上做文章,提出能不能“溢点价”。
  高云峰“溢价”的方案再次遭到了高新投的否决。毕竟,400多万的投入资金对高云峰来说,诱惑太大了。
  9个月过去了,高云峰引入风险投资所要承受的条件跟9个月前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最后,高新投以432.6万的投入占股51%,高云峰的大族企业占股49%,共同发起设立了大族激光。
  不过,高云峰实在不愿意这样轻易地失去对大族激光的控制权。在公司的发起设立协议中,高云峰为将来重获控股权埋下了伏笔,约定:如果企业在一年半内净资产从860万增加到2000万,大族实业创始人有权以净资产的价格回购控股权。
  2000年9月,高云峰的一年半之约到了期限。幸运的是,大族激光的净资产增长已经符合高云峰的回购条件。
  然而,高云峰只想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首先,当初高新投所获得的股权需作为国有股权公开竞拍,高云峰为此以2400万的代价从高新投手中买回了部分股权,实现了控股。如果以当年高新投投入的400多万为基数,2400万的回购价格显然翻了6番,高云峰为控股权付出了高昂代价。
  其次,由于是公开竞买,高云峰差点与高新投的出让股份失之交臂。
  “差点被别人买走。当时我的股权已经抵押给别人用于融资和做拍卖押金了。如果拍卖的价格再高,再加几百万,我就买不回来了,当时我是铤而走险。也许对方看到我是技术所有人,就不敢再抬价了。试想抬价进来之后怎么让我来给他挣钱,这是一个难题。我想这也是大族激光运气好,没有过我所能承受的顶价。”
  高新投部分退出以后,高云峰又开始了大族激光的第二轮融资。在这次融资中,红塔集团、招商局集团、华菱管线、东盛创业等大型国有企业先后投资大族激光。
  但已经小有实力的高云峰这次学乖了,“如果他们再谈控股的问题,我们就不谈了。当时我们故意把这些股权分散开。”
   对于高新投的介入,高云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不少感激的话,但记者注意到,对于大族激光的控股权重新回到高云峰手中一事,高云峰用了“解放出来”的字眼。
  而对于第二轮融资进入大族激光的企业,高云峰甚至不允许投资方派人到大族激光参与经营,“你投资方可以来审计我的财务,可以占据一个董事的名额,但不能参与我的经营。”
   看来,当初2400万的股权回购款就像一块烧红了的烙铁,早已在高云峰的心理留下了一道伤疤。高云峰不会再给任何投资者一个烧热烙铁的机会。
  
  上市通道的尴尬
  
  上市融资也许才是不错的融资途径,历经过预付款融资、引入风险投资融资的高云峰开始新的尝试。
  据高云峰介绍,当初在寻找风险投资时大族激光就有过上市的想法,而这一年是1999年。
  2000年,深圳市创业板蠢蠢欲动时,高云峰就带着他的大族激光去排过队。然而那一次的创业板冲动却胎死腹中。
  可以想象,当时的高云峰正忙着从高新投手中回购控股权,精力十分有限。“我们非常想去,但没有排上队,非常可惜。”
  “当时有23家企业入围,不过现在大部分已经倒闭了。”
  事实上在本次创业板推出之前,高云峰的大族激光已经在申请上主板市场。
  “申请主板市场我们已经运作了几年时间,今年3月还成功地通过了发展会议,5月得到消息说深圳要推出中小企业板,我们才决定上这个创业板。”
  也就是说,高云峰和他的大族激光此次上中小企业板,只不过是在开往主板的道路上临时刹车改道。
  


  高云峰说,2000年是坚定他上市信念的关键一年。在这一年里,大族激光的两个市场竞争对手,华工科技与大恒科技相继上市,大族激光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2000年是大族激光的严重动荡时期,简直是内忧外患,一方面我忙着回购股权,另一方面两个竞争对手纷纷上市,华工科技他们融到了4.5亿资金,大恒科技也拿到了4.5亿,作为大族激光这样一个相当小的公司,非常困难。”
  上天从来就不会给那些面临困境的人以特别的眷顾,高云峰由申请主板到改道中小企业板的道路同样是逆境重重。
  高云峰最为头疼的就是通道。因为对于那些券商投行来说,中小企业发行规模太小,其中的利润空间相当有限。
  “民企多为小盘股,融资金额较小,而民企又往往不愿意给高费用,但是券商投行承销其上市,所耗费的精力一点都不少,在目前这种通道制和保荐人制并行的双轨体制下还占用了通道的资源。”
  这是券商投行所遭遇到的尴尬,一个项目就要占用两个保荐人,而这种资源的稀缺性使得券商偏爱大盘股,一些大券商就算没有项目做也不愿去承销小企业上市。
   这次上市的“新八股”中,保荐承销费用最高的是德豪润达,其费用为1920万元,其次是华兰生物和新和成,其费用分别为1338.6万元、1207万元,保荐承销费用最低的是伟星股份,保荐承销费用才464.31万元。
  这也就难怪有着“第一股”之称的新和成,其承销商曾几易其手。据记者了解,新和成起初本来是大鹏证券的项目,但是大鹏证券由于今年的通道周转不开,于是把项目转让给了华西证券,而华西证券又没有保荐人,于是又拉来了第一创业证券来做新和成的保荐机构。
  高云峰的大族激光也同样面临这一问题。据公开资料显示,大族激光本次的融资总额为24840万元,其保荐承销费用为745.2万元。相对于那些大盘股而言同样是一个没有多少赚头的项目。
   高云峰介绍,如今大族激光的主承销商联合证券也是他所找过的第三任券商,期间的过程相当曲折。
  “我们最早找到国信证券,因为各种原因我们的通道没有拿到。后来我们又找到了招商证券,资料都已经做好了,这个通道又被另外一个更加有实力的公司抢走了。最后我们才找到国信联合证券。”
  高云峰还介绍说,之所以找联合证券会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已经失败过两次,“同样的工作我们做过几遍了,比较有经验。”
  
  将永无宁日
  
  从大族激光的发展经过来看,高云峰的日子算不上阔绰,而如今大族激光上市了,高云峰一下子坐拥十几亿的财富,成为一个很有可能改写来年富豪排行榜的人物。
  但高云峰却极力否认自己的身价,“这种算法是不对的。目前国家有规定,法人股不能流通,这些纸面上算出来的财富和我没有太大关系。我个人只能靠工资来生活。如果公司不分红,我也像大家一样拿不到钱。至于市值是多少,我相信二级市场每天都在波动,这个离我太远了。”
  高云峰的说法也有他的道理,毕竟,40多元的股价与跌停板时的市值有着很大的差距。但如果与十几年前从吉林农村到北京上大学,“去北京的火车票都是乡亲们凑钱给我买的”境况相比,高云峰成功了。
  这正是高云峰所追求的,高云峰一直以来都信奉凡事都可以再造的信念,而且认为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的事,所谓的公平都是主观的,“你觉得它公平它就公平,你觉得它不公平它就不公平。”
  “一个农村的孩子,进了大学之后,和那些北京、上海来的同学一比,就觉得自己傻乎乎的,好像什么都不懂。但是你会发现这个事情太简单了,过一段时间你的情商会比他们还要高,情商实际上是由智商来决定的。绝顶聪明的人可以突破这个情商。”
  言外之意,高云峰承认自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高云峰甚至否认技术出身的企业家在企业管理上的一些缺陷,认为这只是一个心理问题。
   “人在最恐惧、最害怕的时候,往往有一种求助的心理,这种求助的心理使得你指望能够聘请一个CEO,或者是能够找个人帮自己一下,我经历了很多的坎坷,知道自己才能救自己。所以我们大族激光没有空降兵,也没有职业经理人。”
  高云峰不愿过多地谈及过去,认为“总结和回味都没有意义”。当初的创业也只是想给学习尖端技术专业的同行们提供另一种成功模式。“我的同学,我的亲朋好友大部分都在西昌基地。都在我们国家航空航天基地第一线做一些具体的工作。但我们看到神舟5号时,出名的只是杨利伟,并不是我的那些同学。”
  看得出来,高云峰心里并不乏扬名立万,出人头地的念头。高云峰也希望通过自己的成功给自己的同行,给更多的年轻人树立一个榜样。
  “对于我个人来说,高云峰成功了,那些比我更年轻,更有体力的人可以向我发起挑战,这样我的示范作用就出来了。”
  “但对于大族激光来说,就要小心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处瞪圆了一双明亮的眼睛随时准备向大族激光冲刺。其实人在江湖将永无宁日。”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