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危机下的大企业契机

出处|英才杂志1月刊 日期: 2009-01-05 浏览次数: 811
 

危机中的机遇

宋立新:今天论坛的主题是:信心经济下的危机与挑战。如果按照全球视野的战略布局,这个主题可以分成几个意思。一层意思是冬天来了,我们是应该猫在家里过冬,还是应该乘着破冰船出海捕鱼?第二层意思是我们真的到了深海、真的看到鱼了,我们的网够结实吗?我们会不会被这些鱼拖下水。第三层意思是金融海啸当中,所有人都坐在一条船上,而且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都希望中国成为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信心源泉。面对这种愿望,中国的大企业,包括我们的政府,是不是准备好了?在这个危机当中,我们如何把危机变成契机?

第一个问题想先问赵书记。在金融海啸的时候,你觉得危机给唐山带来的机遇是什么?

赵勇:因为中央及时、有力、有效的应对,尽管面临金融海啸,我们仍有更多的希望和机遇。尤其是在唐山,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

首先,危机给唐山带来了跨越发展契机。唐山经历了在废墟上重建的30年,如今面临又一次的凤凰涅——由传统发展向科学发展的转变。唐山制订了科学发展的规划,尤其是要在唐山湾实现一个大的梦想——打造成中国的东京湾。

其次,危机给唐山带来了结构调整的转机。现在,并购重组变得相对容易。因此,我们才能够用很短的时间,把唐山打造成世界第一的钢铁大市。

第三,危机给唐山带来了科学发展的生机。我刚从日本、韩国回来。我感到日本、韩国,甚至整个东北亚地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中国、对环渤海地区这么关注。所以,我们现在要好好地抓住这次机遇,一定会有大的跨越式发展。

宋立新:对于中交集团来说,4万亿提振内需的政策更像是把中交推到高速公路上。但是,中交重组上市才两年,还合并了港湾、路桥等企业,如同一辆新车开上高速公路,不知道磨合会带来哪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所以请问周董事长,已经走在高速公路上的中交集团,怎么能够一边保持速度,一边又做好内部整合?

周纪昌:合并使中交集团有一定的基础,两家基础企业都是交通部的下属企业。业务还有互补性。所以,中交今后的发展,就是把业务的架构规划好。中交现在主要是六大业务板块,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设施设计、疏浚、工业、投资、海外板块。在治理的模式上,要按照香港上市的规则和国家规定的要求去做。

但是,任何一个好的制度、好的治理结构,最终的落脚点还是企业发展。从今后几年的情况看,我对中交的前景是谨慎乐观。我们将把基点落在发展上,在发展的前提下健全治理模式,不断地向前推进。

宋立新:中国工商银行在2008年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银行。那么,市值最大的银行是不是世界最强的银行?

杨凯生:衡量银行的好坏,不能简单地看规模,简单地做规模比较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在一定意义上,除了数量的概念,市值还有质量的意思。因为市值和股价有关,股价是投资者对于企业的认可程度,含有一定的质量评判。我们不能完全靠市值来评判一个公司的经营状况。

第二,作为目标,我们并不是要简单地追求市值。中国工商银行已经明确地树立了自己的愿景,就是把自己打造成世界上最盈利、最优秀、最受人尊敬的、一流的金融机构。

宋立新:赵总在很多场合都表示过,南车这些年一直在研究一套技术引进的制度,避免自己的品牌被国外的品牌吃掉。为什么造火车的企业在引进技术上如此谨慎?

赵小刚:现在,国资委对我们提出的要求,就是央企要实施走出去战略,要具有国际竞争力,其核心就是要有创新能力、研发能力。我们的企业跟国外比,不能比规模。要比规模,我们在很多方面已经大大地领先于国外同类企业。比如,南车的电力机车的生产量全球第一、南车的高速动车组的产量全球第一、南车的客车和大型城市轨道车辆都在全球处于前列地位。但是我们跟国外企业的差距是研发,我们必须在研发上投入重金,以缩短与国际知名公司的差距。

其实在上世纪80年代,我们这个行业就开始引进。30年中,我悟出一个道理:品牌的后面是研发能力的高低,没有研发能力就没有品牌。很多案例告诉我们,跟外资合作,引进技术以后,自己的研发能力就丧失了,随之而来的就是自己品牌的丧失。所以,我们跟外资合作时,特别警惕。

宋立新: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旗下的中海油服在2008年收购了挪威的AWO公司。收购之后,油价从高位一直往下走,跌得很厉害。请问傅总,从147美元跌到47美元,你仍然认为这次收购的决策是正确的吗?

傅成玉:中海油不可能预计到油价能从147美元跌到47美元,我们更预计不到美国的金融危机。但是我们有一点一定要做到,就是要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要清楚买了之后用它干什么,最后创造什么价值。贵或便宜要看从哪个角度讲。

首先,如果买原油,可以马上对比出油价的高低。但是,我们买的是为海上石油勘探、开发的设备,这个行业的收入来自给用户提供服务的租金。而且,在我们买这些设备的时候,设备已经签出了3年的服务合同,其收入是有保障的。

其次,买石油设备不能看油价,而要看需求。目前,中海油有两个需求。第一个是我国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的需求。这些年,我们找到了很多的油田,但是近年油价高企以后,设备资源不够。很多油田,为此要滞后几年开发。第二个需求是我们要进入深海。在AWO公司的设备中,至少有三台可以在1500的深水领域作业,而目前中海油大部分设备的作业区域最多是在300水深。

另有一个大家不知道的方面。如果要制造这些设备,按照当时的购买价格,是造不出来的。如果现造,5年也造不出这么多,那样油田的开发会更晚。所以,从这个方面,我没有看到买亏了。

 

深海不结冰

宋立新:在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不完善的市场需要一个积极有效率的政府有效配置资源。那么,请问赵书记,你认为唐山市政府怎样能够做到资源配置的积极有效?怎样能够甄别出来哪些是优质的投资?

赵勇:面对当前拉动内需的政策,有些投资者担心,政府操盘的效率如何?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会不会受到束缚?如果加大投资力度,放宽银行的信贷政策,经济结构会不会恶化?这些问题确实是我们当前应该深入思考和把握的问题。

第一是通过规划来配置资源,即管死规划,放开市场。规划定下来谁都不能改变。只要按照规划调节,市场放开了就没有问题。第二是政策。到现在为止,我们搞了七项支持科学发展的政策。第三是政府打造平台。最近来唐山的人很多。人多了,不能拎到篮子里的都是菜,恰恰相反,我们要提着篮子来选好菜,打造好的平台进行对接。

宋立新:我们都经历过,只要财政政策一积极,就会跟着调控,马上就要有寒冬。我想问问杨行长,时下的热血沸腾会为明天带来后患吗?

杨凯生: 作为银行,我们必须看投向,必须符合产业结构调整的要求,必须符合绿色信贷的要求,必须符合“保民生促增长”的要求,而不能投向高耗能、高污染、高资源消耗的行业。一句话,不能为今后的结构调整增加困难。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

好在,有一种做法可以有效地避免这一点,即我们的整个投资,尤其是政府的投资,除了投向有形的基础设施建设外,还应该投向一些无形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医疗保障体制的建设。这些投资也是可以拉动内需的。

宋立新:中交集团这几年在海外并购上没有太大的动作。所以,我想听一听中交集团走出去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中交集团是怎样参与全球化竞争的?

周纪昌:中交集团应该算是最早走出去的企业之一。但是,谈到海外并购,严格地说我们现在还没有。虽然,在市场份额上中交集团做得不错——2008年在35%左右,但中交现在只是跨国经营,还称不上是跨国公司。因为中交的国际化指数还比较低。

中交为什么没有考虑收购兼并?主要是我们想,虽然东西便宜了,但我们准备好了没有?这不光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还有收购之后怎么办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宋立新:在一船人都在看着中国的时候,在中国升起信心之帆的时候,请问傅总,你认为中国的大企业能够承担这个重任吗?

傅成玉:我相信,中国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能够撑起中国这片天。但是,在全球经济危机当中,我们还没有能力、没办法独自挺起世界的天。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事做好,把中国这片天搞得蓝蓝的,把我们的水搞得绿绿的,有这样的成绩,全世界会认可我们。

宋立新:前几年,大家总在讨论怎么从红海到蓝海,怎么样从过度竞争的市场,通过自主创新、结构转型,开拓自己的蓝海。但是今天,从各位嘉宾的身上,我们感受到了一个词,就是“深海”。10年前,我坐船经过波罗的海,在进海的时候前面有一条破冰船破冰。半夜,我发现海水并没有结冰。当时,船长说出一句充满哲理的话:深海不结冰。为什么呢?因为在深海,水有更大的压力,在压力之下水的凝固点低。而且,深海因为有广袤的内涵,所以能够承载起万吨巨轮。

(文字整理|周莉)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北京,2020年7月9日——拜耳管理委员会主席沃纳·保曼7月8日在视频参与2020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创新演讲时表示,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拜耳公司在全球范围展开抗疫行动,并积极配合中国政府助力疫情防控。未来,拜耳将持续与中国政府深入合作,以科技创新践行拜耳“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初心愿景。坚持“与世界对话,谋共同发展”的宗旨,自2000年首届举办以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作为重要的对话平台,为推动...
判断市场首先要看大局,大局在哪里?第一,全球范围内,中美的战略竞争会是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特点,在带来压力的同时,过去20多年的全球分工体系将被重新塑造,本质上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高技术、高利润特征产业向中国转移和变迁,这对中国是相对有利的。第二,回到国内,以房地产抵押品为特征、以地方政府为推动的传统经济扩张模式,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此外,还要看到两个重要因素。首先,全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
7月1日,华彬快速消费品集团(以下简称华彬快消品)年中成绩单向媒体、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布。2020年上半年,华彬快消品运营的五个品牌销售额143.26亿元,完成集团年初制定的全年任务约58%。功能饮料板块合计销售额141.09亿元,其中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完成销售额133.93亿元,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完成销售额7.16亿元,果倍爽、唯他可可和芙丝水三个新品销售额合计约2.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华...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于1984年进入国际市场,作为最早开展境外工程承包业务的中央企业之一,紧密服务于国家整体战略,紧抓共建“一带一路”重大历史机遇,境外业务发展成效显著。2019年中国化学工程境外新签合同额1562亿人民币,占公司年度新签合同额的52%;实现境外营业收入314亿元人民币,占公司年度营业收入的27%。目前,中国化学工程在境外共设立常设机构138个,正在执行的项目105个,中方员工...
近日,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公司与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联合开展的4.9GHz小站应用试点取得阶段性进展。三方在杭州试制中心高端产品及原型机生产车间实地部署,共同完成了业界首款基于SA架构的4.9GHz小站在垂直行业场景的验证测试,并取得了多项突破性成果。此次应用试验采用的4.9GHz小站及外部接口扩展单元(MAU)遵循中国移动全套企业标准,由中国移动研究院提供设计、新华三集团试制生产。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