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远见者

刘汉元:通威闯关

文|本刊记者 何春梅 日期: 2011-11-08 浏览次数: 3440

  一帮人在会客厅里等他,没几分钟,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就大笑着出现了。

  提到新能源,语速加快,俨然一个新能源领域的资深派。

  这个头顶无数光环的中国“饲料大王”、“水产大王”,如今正全身心地沉浸在他的新能源王国里。从2007年斥资50亿元在乐山打造多晶硅生产企业(四川永祥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到最近总投资金额为260亿元的新疆太阳能光伏一体化项目,刘汉元在新能源领域扩张的“雄心”可窥一斑。

  近些年光伏行业的几番起落,似乎并没有影响刘汉元对这个行业的信心与判断。2006年通威入场之时,正值光伏行业风生水起,通威的每一次出手,几乎都能震撼业界;然而,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却带来了光伏产业的寒冬。

  但这并不意味着刘汉元放弃了新能源。“这个行业值得一帮人去做。”一旦看准了,刘汉元对待新能源就像对待起家的饲料产业一样。

  “我是一个坚定的专业化支持者,只有你把所精、所专的事情做强,并且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才能使你的研发投入更加清晰精准,使你始终站在某一个领域或者行业的前沿。”几次采访刘汉元都对《英才》记者说过同样的话。

  如今,在通威确立的集团战略里,现在以及将来,通威的主业都将是以饲料为主的农业和以光伏产业为主的新能源。

  随着全球经济继续走向低迷,市场主要在国外的光伏产业,再一次迎来了其生死挑战。打算坚守的企业,则更需要迎难而上,挺住了,也就真的成了巨头。刘汉元要如何带领通威“闯关”?

  高调豪掷

  作为国内三大饲料生产企业之一,通威之前的农业企业形象一直深入人心。而今,人们言及通威时,也开始有了新能源企业的瞬间联想。

  专业化与多元化之争,一直是中国民营企业纠结的议题。在真实的企业发展过程中,方向往往比努力更重要。一旦迈错步、入错行,就有可能失足跌倒且无法重来。

  最终决定扎根新能源领域,是刘汉元多次权衡并深入了解行业之后做出的重大选择。

  刘汉元也曾尝试过其他产业。2006年,当通威集团决心进入多晶硅产业的时候,通威集团已经拥有除农业之外的化工、宠物食品、建筑与房地产、IT等行业的多家子公司。“但这些产业都没能成为通威的第二主业。”

  自2006年正式介入新能源产业以来,刘汉元也随着光伏产业的起落坐了一回过山车。

  通威的多晶硅投产之时,第一炉多晶硅卖出了330万元/吨的高价。净利润在270万元/吨左右,而当时行业的平均利润都在250万元/吨以上。当时的刘汉元也规划着多晶硅业务的中小板独立上市。

  然而,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了太多竞争对手的蜂拥而入,产量的迅猛增加,外加国际金融危机的巨大冲击,让多晶硅的价格在2008年几乎从最高400万元/吨跌落到40万元/吨以下。

  在对行业前景的冷静分析之后,刘汉元反而更加“高调”。2010年6月7日,通威集团二期3000吨多晶硅项目启动,总投资达20亿元。2011年9月21日,通威又宣布将在新疆“豪掷”260亿元启动光伏一体化项目。刘汉元在新能源领域一系列重要布局紧锣密鼓展开。

  在通威介入新能源领域之初,有人质疑这是通威集团在暴利面前的一场豪赌。其实,“认定了的行业,就是我们的必然选择。至于其他行业,谁花心,面对诱惑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谁就可能因为发高烧误入歧途,最后把自己的主业葬送掉。”

  寒冬里的坚持

  不管刘汉元对太阳能光伏产业的趋势判断是否准确,至少现在看来,这个产业正在“黎明前的黑夜”中摸索。

  “随着世界经济继续走向低迷,可再生能源也进入寒冬,尤其是太阳能发电。吃得饱吃得好的时候,大家都是高谈阔论的地球好公民。一旦饿肚子,有几个政府还乐意拿钱给靠补贴才能活下去的企业,又有多少好公民肯花更高的价钱买绿色油和绿色电?”南非沙索能源公司中国区副总裁徐海龙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表示。

  核心技术、商业模式、经营策略,特别是国家政策,似乎每一个都能决定光伏企业的生死。和不少悲观的声音不一样,刘汉元并不否认行业发展当前面临的一些困境,他选择了坚持。

  不管是连续五年在全国“两会”上所提的十多份光伏提案,以及出版《能源革命——改变二十一世纪》专著,在各个场合宣传布道强调发展太阳能的重要性;还是企业在太阳能光伏领域的多次大手笔投资,都让刘汉元成为了这个行业积极的鼓动者。

  从2006年底通威进军太阳能光伏产业至今,在四川乐山投资的1万吨永祥多晶硅项目一期1000吨/年项目已顺利投产,永祥多晶硅二期3000吨项目也于今年8月底全面投产。

  同时,永祥多晶硅正在快速施工中的年产6000吨多晶硅项目也预计明年6月底前投产。即到2012年,通威集团多晶硅总产能将达到1万吨,进入行业前三似乎指日可待。

  除了上游,目前通威已经在成都双流投资兴建了多晶硅深加工光伏项目。

  而通威在下游太阳能发电领域的探索,也已告成功。4月12日,通威集团在甘孜藏区理塘县捐建的光伏发电站正式运行。

  至此,通威完整的新能源产业链条已全面打通。

  不过,和通威的战略选择一致,目前几乎大多数光伏企业都在做垂直一体化。对此刘汉元却并不看好,“发展光伏产业,我一再倡导进入者一定要有足够的理性。不是每家企业都具备打造完整产业链的实力,把中间的某一个环节做强也许是一些企业更好的出路。”

  对于通威的全产业链模式,刘汉元做了一些“备份”。“在这个过程中,不排除适当的行业整合。我们可以和同行强强联合但又各不干扰,比如我把前段做好,那么前段的管理由我们说了算;中间如果对方更有优势,那就由对方说了算。”刘汉元打算通过战略联盟,形成强有力的“三段组合”,这种组合或将比各家企业分别去“接三段链条”更有效。

  必须逾越的坎

  不管是资金资源、管理资源、市场资源,还是品牌资源,通威两大主业之间分得清清楚楚。

  当前,通威股份水产品的市场主要还在欧美国家。近些年,中国已经多年卫冕全世界水产品第一出口大国称号。但刘汉元现在的困惑是,通威股份的罗非鱼现在“出去”挣钱并不多。南美一些国家生产的罗非鱼销到美国可能卖到五六块钱一镑,而中国同样的甚至品质更高的鱼销售过去,却只有两三块钱一镑。

  问题出在品牌上。

  “只有提升品牌,提升附加价值,这个产业才可能在全世界站住脚。”刘汉元认为,这个行业的领导型企业完全可以做到1000亿、2000亿甚至3000亿的销售规模。而当前的通威股份销售规模不过100亿多一点,未来的发展潜力十分巨大。

  “这个行业目前受原材料影响很大,议价能力很差,因此对成本的要求非常严格。加上这个行业总体还很分散,行业竞争就显得极其充分,甚至惨烈。”刘汉元分析说。

  事实上,养殖业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养殖户们对饲料的成本非常在乎,而全社会对食品安全非常关注,甚至有几分过敏。但对于消费者来讲,却极少关注食品的品牌。“电视机、手机,没有牌子你可能不敢买、不敢要,但是没有牌子的鱼肉、猪肉,人们却敢吃、随便吃。大家对这些产品没有品牌概念,因为它们在生活中太平常,太自然而然,而这,恰恰是我们认为社会应该检讨的,也是我们行业需要检讨的地方。”

  通威股份选择了打通农业产业链的方式来降低成本,提高质量。

  如今,通威股份的饲料产业链条已经全部打通。虽然在刘汉元看来,这个行业要真正改变还有不少困难,通威等企业也走得很辛苦。但不管怎么样,过去30年里,通威解决了“量”的问题,而未来30年,通威一定是去解决“质”的诉求了。

  在这个转折的过程中,有着很多机会和困惑,而这,也是刘汉元带领通威股份,从100多亿的销售额走到1000多亿销售额的过程中,必须努力去逾越的坎。

  独家专访

  光伏为何盈利难

  《英才》:通威为什么去新疆投资新能源项目?

  刘汉元:新疆资源丰富、幅员辽阔,是我国能源资源的大后方。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有着丰富的光照资源,光的强度和全年光照时数在全国来看都是最好的。

  成本比内地低,资源比内地丰富,新疆附近就可以形成足够大的市场,而且还可以通过欧亚铁路出口到欧洲,为什么不去呢?

  《英才》:对于光伏行业的高成本、高耗能、盈利难等质疑,你怎么看?

  刘汉元:高耗能一定程度上存在,但关键是耗能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目前,多晶硅生产出来的电池片在正常的寿命范围内,“吃”1度电会“吐”20—30度电回来,新疆、西藏这些好地方甚至能“吐”40—50度电,而且回来的电还不再消耗其它资源。

  对于污染,其实并不只是光伏行业的“特色”,何况行业大多数企业通过技术引进、消化、掌握和进步,已基本解决了生产过程的污染问题。

  当然,这个行业给大家这样的一些印象,也有其历史和现实原因。我国多晶硅研发、生产的历史过程中,由于当年基础制造工业水平跟不上,曾经一段时间国内还无法做到完全的封闭循环。同时,行业发展过程中一些老产能、落后产能的存在,以及近年来一些小产能的纷纷上马,“萝卜快了不洗泥”,导致个别地方排出了一些废气、污染物。这些因素的叠加,影响了这个行业的总体形象。

  至于盈利问题,关键在于大家怎么看它。当初300万一吨的时候,为什么没人说它盈利难?新生事物发展过程中,市场一定是波浪和螺旋式前进的,你用它,它就前进,你不用它,它就是沙子。

  盈利难的原因还在于,当前中国还处于极度高风险的资源条件下,能源安全完全没有保障。如果马六甲海峡一关掉,我们的国民经济连两个星期都支撑不了。

  《英才》:国内市场难以启动,是否与光伏发电的电价有关?

  刘汉元:现在已经下降到1块钱1度电了,从使用端的角度来讲成本已经均衡了,而它的成本还可以降。目前,这个行业还需要国家财力的补贴。这种补贴不是光伏行业某一个企业得利,而是对国家未来的发展、人类未来的发展都有好处的事情。

  当然,没有国家的补贴,光伏行业里的十几家骨干企业也能活得很好。光伏产业是全世界最大的新兴产业,为什么不为它鼓与呼?未来光伏产业将替代大部分传统能源,在30—50年后,会形成与房地产、汽车一样的规模数量级,甚至超过他们。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5日电 12月3日晚间,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公告》显示,该行已完成A股IPO缴款工作,网下缴款认购金额共约70.7亿元,占网下发行总规模高达99.5%,此缴款率创今年以来A股市场化询价发行项目新高。六大战略配售基金以及包括证券、基金、保险、信托、财务公司和合格境外投资者在内的A股六类核心机构均已完成全额缴款,显示长期...
12月3日晚间,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公告》显示,该行已完成A股IPO缴款工作,网下缴款认购金额共约70.7亿元,占网下发行总规模高达99.5%,此缴款率创今年以来A股市场化询价发行项目新高。专业人士分析,邮储银行A股上市后会因市值规模、成交金额和流动性等原因,预计很快将被纳入沪深300指数、中证100指数、上证50指数等主要指数。根据目...
人民网北京12月3日电 12月3日晚间,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公告》显示,该行已完成A股IPO缴款工作,网下缴款认购金额共约70.7亿元,占网下发行总规模99.5%,缴款率创今年以来A股市场化询价发行项目新高。值得关注的是,本次邮储银行A股IPO的4家联席主承销商联袂承诺,自邮储银行A股上市之日起,其包销股份至少锁定1个月、最长可达6个月...
中国经济新闻网讯(记者 姜业庆)11月29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网上发行申购情况及中签率公告》显示,投资者参与邮储银行A股IPO认购十分踊跃,网上有效申购户数888.2万户,整体认购规模约1.3万亿元,体现了投资者对于邮储银行投资价值的坚定信心。  认购规模超万亿  机构投资者占比高  可以看出,本次发行认购呈现三大特点:  认购踊跃,认购金额超万...
11月29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发布《网上发行申购情况及中签率公告》显示,邮储银行A股IPO网上有效申购户数888.2万户,整体认购规模约1.3万亿元。其中,战略配售及网下机构投资者合计获配量高达发行总规模的56.5%,创近年来最高。据了解,邮储银行本次A股IPO“绿鞋”前规模达284.5亿元,“绿鞋”后规模预计达327.1亿元,为2010年以来规模最大的A股IPO发行,总体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