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影响力

田溯宁的云基地组织

文|本刊记者 孙瑜 日期: 2012-03-06 浏览次数: 4746

  45岁那年,田溯宁遭遇了“中年危机”。

  那个时刻,亚信创始人、原中国网通CEO、宽带资本董事长等一系列头衔,都毫无意义。

  每年在硅谷呆上一两个月、深度吸收新技术潮流,已经是田溯宁多年的习惯。但是,4年前,在美国洛杉矶,老友张明正(趋势科技董事长)家中,两位早已功成名就的中年男人反而颇为迷茫:还有哪一种新技术能让彼此焕发青春?

  “我们认为,Wifi谈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商业模式”,田溯宁对《英才》记者回忆,那半年时间两人都在考虑是否退休算了。

  6个月之后,张明正给田溯宁拨通了一个电话,共同的默契和疑问来自于:“云,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那年夏天,两人访遍了硅谷的创新型中小企业,答案是:“That's it”。随后,田溯宁找到老友杨致远,以及雅虎、谷歌和亚马逊的技术牛人聊天,进一步认定:“云计算,不仅前景宏大,而且是中国前所未有的机会”。

  4年后,2011年12月12日,当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梁念坚、英特尔中国区总裁杨叙、用友软件董事长兼CEO王文京和张明正汇聚一堂,围绕“云世界”展开对话时,田溯宁已经将“云基地”建在了北京亦庄开发区。

  “故乡的云”

  参加万事达董事会时,田溯宁在丘吉尔故居发现一个便条:1912年1月,英国舰队在寻找动力源时,对用本土煤、还是新石油产生分歧。当时海军大臣丘吉尔力排众议,选石油为动力,最终促成皇家舰队海上称霸。田溯宁当即把这个故事编成短信,发给国内“云基地”同事,并附上一句:今天的海洋是数据信息,云计算会是这个时代的石油动力吗?

  “老板富有激情、喜欢对整个国家与人类命运思考,愿意谈科技报国与理想”,宽带资本老员工顾洪文对《英才》记者说。

  “过去,中国IT没有‘心’,没有‘魂’”,田溯宁感慨,当年芯片做不了、操作系统也做不了。

  在聊天时,杨致远给他举了一个例子:以前,操作系统只能管理一台机器,当云计算出现之后,操作系统能管理几十台、上百台甚至上万台机器。实现虚拟化之后,计算与存储资源变成分布式,而且非常便宜。也就是说,在云计算时代,芯片变了,操作系统变了,存储变了,计算价值也变了。事实上,云计算最早源于雅虎hadoop,田溯宁受杨致远的启发非常大。

  于是,杨致远、张明正、田溯宁3个“中年男人”走到一起。田溯宁说,老当益壮,我们想做一个“故乡的云”。

  1987年田溯宁留学时,父母嘱咐他带上的竟然是一抔中国黄土,父母从海外学成归国后,在西北工作了30年,将整个青春奉献给沙漠研究,这些往事与产业报国的情怀,一直在田溯宁心中激荡。

  但田溯宁并不是IT技术出身,甚至博士学位拿的是生态学。“我愿意做张明正、杨致远和丁健的学生”,他说自己见到新技术就兴奋好奇。

  早年与田溯宁一起创业的丁健,也是一位技术天才,田溯宁说,丁健会拿不懂技术的他开玩笑:你能不能把TCP/IP简写拼全?但是,丁健说,田溯宁有厉害的本事,就是能把一些深奥的技术和知识,演说得让我们都佩服。

  如今,田溯宁已将杨致远、张明正,以及广达电脑创始人林百里、威盛电子创始人陈文琦等IT大佬结成投资伙伴,成立宽带资本。其中,在云基地项目上,累计投资7家共计7亿元,是投资的重中之重。

  “其实,从互联网到宽带、再到云计算,变化之中有一点没变:都是使信息成本降低。互联网让Email畅通、宽带让信息传输更快,云计算会让未来‘端’成本像一本书一样便宜,却拥有图书馆的超级计算机能力。”他对《英才》记者指出暗含的产业逻辑。

  在云端,一幅璀璨画卷徐徐展开,但是,又如何打造“梦之队”?

  多样性组合

  不止一位IT业人士预测,在云计算上大有可为的当属中国和美国,因为背后有大市场在支撑着。但是,中美云实力的差距非常明显。

  “创新能力和美国差了三四年,美国四大‘云’中,苹果云、亚马逊云、Facebook云和Google云都没有进入中国”,田溯宁直言。

  当然,这也正是云计算在中国的机会所在。与传统VC和PE不同,宽带资本选择将整个云计算产业链聚集,参股的7家公司,同吃同住同劳动。

  “基地加基金,软硬件在一起,共同创造,又相互独立,像一个苗圃一样”,田溯宁称。

  这种方式,与天使投资不同,也不完全是产业孵化,因为有合作的公司已经上市。但是,所有云基地上的企业,都能共享平台资源,比如资本、财务管理服务、企业文化建设、人力资源管理以及战略分享。

  其实,在民企与国企摸爬滚打数年之后,田溯宁早已熟稔各种圈子的沟通语境,在创业经验、与政府、运营商如何打交道上,他可称得上“创业导师”。

  在亦庄云基地大楼,已有约1100人,9家公司入驻,有的与宽带资本已形成了产权关系,有的正在洽谈中。9家公司,布局了云计算产业链上的各个节点,包括软件、硬件、系统集成和服务。

  “云梦”之大,从这样的投资组合可见一斑。不过,在这个产业链中,投资顺序是有讲究的。“应该先从硬件做起,再上软件,再做解决方案和系统集成,每一步把商业模式都要定义好。企业第一天就要有现金流,这一点特别重要”,田溯宁称。

  其实,回望亚信历史会发现,当年田溯宁和丁健在现金流上都吃过苦头。早期亚信在签订合同时,客户只付20%定金,其余由亚信垫付,在项目少时,还能周转开,公司规模越大现金流则越紧。在网通的经历类似,也是需要前期大手笔投入,投资回报长。

  田溯宁显然不愿再走老路。云基地投资案中,首选一个能立竿见影的云计算产品,与美国超微(Supermicro)公司合资成立天地超云,主打云服务器。这些产品一经推出,就能让企业在短时间内获得效益,进入一个收支平衡的良性循环。与之相配合,再布局友友系统、云箱数据中心和天云科技等软件与解决方案公司。

  如今,田溯宁不断在寻找“下一个丁健式的技术天才”,发掘一些能转型到云架构之上的技术,同时,在云计算价值链上,对芯片、服务器、存储、网络交换、软件和瘦终端查漏补缺。每周二晚上,田溯宁与云基地的技术骨干们吃饭、聊天,雷打不动。以产业心态做投资,使得田溯宁看起来并不像投资人。

  当然,云基地模式的挑战依然存在,因为它没有任何借鉴,而且基地中的公司,有控股公司、有合资公司、有参股公司,公司形式、文化、来源也都不一样。就像田溯宁在内部发言中谈到的,这种多样性做好了,就能形成一种力量;这种多样性做不好,就是一种冲突。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2月8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A股)上市公告书》显示,该行A股股票将于2019年12月10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证券简称“邮储银行”,证券代码“601658”。邮储银行此次A股发行价格为5.50元/股,“绿鞋”前募资金额约为284.5亿元,“绿鞋”后约为327.1亿元。这意味着国有大型商业银行“A+H”两地上市收官在即。备受市场关注的是,同日,邮储银行还...
根据上交所安排,备受市场关注的邮储银行将于明天(12月10日)在上交所上市。邮储银行此次A股发行价格为5.50元/股,“绿鞋”前募资金额约为284.5亿元,“绿鞋”后约为327.1亿元。 邮储银行A股上市,意味着国有大行“A+H”两地上市收官。正所谓“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邮储银行显然是有着与其他新股不一样的地方。那么邮储银行到底有啥不一样的地方呢?它至少有这样几点是不同于其他新股或...
100年前,邮政储金局成立,邮政储金业务在上海等地开办;岁月轮转,100年后,12月10日,随着一声清脆的锣响,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01658.SH)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至此,国有大行“A+H”两地上市圆满收官。据悉,邮储银行此次A股发行价格为5.50元/股,“绿鞋”前募资金额为284.5亿元,“绿鞋”后预计为327.1亿元。  上海市副市长汤志平,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长黄红元,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总...
2月8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下称“邮储银行(5.58 +1.45%,诊股)”)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A股)上市公告书》显示,该行A股股票将于2019年12月10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证券简称“邮储银行”,证券代码“601658”。邮储银行此次A股发行价格为5.50元/股,“绿鞋”前募资金额约为284.5亿元,“绿鞋”后约为327.1亿元。这意味着国有大型商业银行“A+H”两地上市收官在即。  ...
中国,苏州——随着汽车产业向智能化和共享化方向的深入发展,移动出行服务逐渐演变为汽车产业的新趋势之一。在这一契机之下,博世在中国苏州举行了“博世中国2019年智能出行大会”,全方位展示了最新创新性技术与前沿解决方案,以及在电气化、互联化、自动化、个性化领域的全面布局。同时,在本次智能出行大会上,博世正式宣布与广汽研究院在自动代客泊车技术上达成合作。博世将在今年为广汽研究院停车场提供自动代客泊车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