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国企私有化的新标本

文|本刊记者 张刚 日期: 2007-12-05 浏览次数: 1382
 

破旧不堪的厂房,锈迹斑斑的设备,因为濒于破产而涣散掉的人心,谁­会对这些感兴趣呢?

马兴法会。他还会像个魔术师一样,迅速让这里焕然一新,所以,老工人激动得泪流满面的场景,他自陈见过多次。

其实,在“变魔术”之前,他或许已经­多次光临,观察、揣摩、询问、计算……总之,他早已大致计算出,变这个魔术需要多少时间、多少成本、会不会危及自身——就像一个老猎手需要对猎物的行踪了如指掌一样。

这个谨慎而低调的“猎人”,在过去的五年间,他和他的浙½­天马轴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马股份),通过类似的方式成功并购过至少6家老牌国企,只有一次失手,还是马兴法有意为之。

10月9日,身为天马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马兴法,首度直面媒体,接受《英才》的独家专访,披露了一家民营轴承企业的传奇并购历程。

 

天马行空的并购者

连下三城,而且是在10个月时间里,马兴法确实创造了一个奇迹。

如今,马兴法的胃口出奇地好。

今年8月5日,在齐齐哈尔的首届重大技术装备博览会上,马兴法高调地与齐重数控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建荣签订了72台车床、价值1亿元的高额销售合同,这让他一时间成为博览会上的最大亮点。

如果这个故事没有后续,马兴法或许只能留给鹤城人“惊鸿一瞥”的印象。

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这1亿元其实是天马股份送来的“彩礼”。8月29日,天马股份(002122.SZ)发布了一则令业界震撼的公告:拟向齐重数控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重数控)注资3亿元,从而持有后者51.58%的股份(9月25日增资扩股变更为65.12%),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这一重组开创的是民营资本收购机床行业国企排头兵的先河。若收购方案获批,则意味着被誉为“国宝级”企业的齐重数控,在历经­政府主导的多次重组改制后,最终彻底变身为一家民营企业。

而对于齐重数控这样的公司,正如刘建荣所说,“多家国有、外资和民营企业都曾表示出参与重组齐重数控的兴趣。”其实力与行业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即使是天马股份,在2005年也曾遭到拒绝,其时,马兴法准备以5亿元的出价整体收购齐重数控的前身齐一机床(成立于1950年,是我国重型车床的制造基地,2005年2月破产后并入齐重数控)。首战遇挫,马兴法并未灰心,他甚至甘愿成为齐重数控的用户,以维持良好的关系。而所有的努力与铺垫,在1亿元的“彩礼”送出后获得了丰厚回报。

“现在正在等待审批结果。”马兴法说,他更看重的是,收购成功将使天马拥有上游10万吨特殊钢重大型锻件(筹建)、中游轴承产业、下游重型机床的完整产业链格局。

今年,马兴法的另一着棋,是最终并购了北京时代新人轴承有限公司(北京人民轴承厂)——这是一家能够生产800多个品种的冶金轴承的老牌国企。

“我和肖总(肖宝明)关系很好,也一直在谈,从2004年就开始谈并购。”马兴法透露说。

3年,确实足够考验一个人的耐心,不过,马兴法坚持到了“谈婚论嫁”的那一刻。4月6日,天马股份与北京时代新人轴承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Э议,至此,天马股份持有后者67.03%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不过,这并非结局,仅仅5个月后,天马股份就增资扩股,持有了时代新人86.41%的股权(现已更名为北京天马轴承有限公司)。

“我很清楚人轴的优势,也知道他们的不足。”马兴法表示,对于天马股份而言,最大的收获是又增加了一个新的轴承生产基地,并扩大了轴承产品种类。

“我们去年还收购了贵州虹山轴承厂。”这家2006年11月更名为“贵州天马虹山轴承有限公司”的企业,之前主要是生产航空、军工、精密机床等领域所需的精密轴承。其中最能吸引马兴法的,无疑是其高端产品的研发能力和良好的制造基础。

连下三城,而且是在10个月时间里。最近两个月,一篇《收购狂人——马兴法天马钱途无量》的网文,就格外引人注目,网民甚至惊叹其“平均5个月收购控股一家企业”的速度。

不过,马兴法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果你让他总结一宗又一宗大手笔收购的秘诀,他会很µ­然地说,“实际上,(收购)国企,我真没觉得有什么。而且,我们对他们进行改造,把管理模式复制过去,让他们焕发活力。”

 

拿什么拯救你?

“昨天还有人找过我呢,但像房地产这块,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

2002年初,32岁的沈高伟带着7个20岁左右的小青年,走进了成都轴承集团的大门——这是天马轴承成立15年来的第一次大并购。

当时,创建于1958年、曾是西南地区最大的轴承制造商的成都轴承,已经­累计亏损2个多亿。

“他们的设备比较老化,而且几年都没有翻修;最多的时候企业有员工3000多人,我们进入时只有1000人左右。”马兴法回顾说,“它在市场上已经­接近销声匿迹了,连生活费都发不出去。”

在鬓角斑白的老领导、老工人眼中,这8个小青年能干成什么事,显然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但是,马兴法输不起。2001年下半年,有六七家企业竞购成都轴承集团,天马股份是2001年12月才开始跟对方接触的,“当时也有很多其他厂子去看,看了以后都感觉这个企业很难救活。当地也有些企业在看,想进入,他们的目的是看好它这块地,想搞房地产开发。像这些想法,做产业的觉得心里不塌实,政府也不看好。”

最终,成都市政府相中了天马。原­因就在于,马兴法首先放弃了其他人念头最大的东西——那块可以用做搞房地产的地。其实,在轴承行业里打拼多年的他,对搞房地产毫无兴趣,“昨天还有人找过我呢,但像房地产这块,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他如此表示。而且当时,他还提出了如何让成都轴承重新获得铁道部铁路轴承订单(这也是成都轴承曾经­的强项)等施救方案。

“把产品挪过去,大型轴承,让它生产!”马兴法清楚地知道,自己当时的这个决定冒了多大的风险。很显然,“西部那边轴承工业不发达,什么东西都很欠缺,原­材料也很缺乏。”不过,他更乐意看到的是,一旦成功,“至少对企业,我们已经­化解了它30%—40%的风险。第二个,要做铁路轴承,它当时那个装备水平,离做铁路轴承的精度要求差距很大。”

为此,天马股份首先投入了数千万元实施第一期技改,并更新了设备。不到3个月,成都轴承就正常运转了。

回顾收购成都轴承5年以来的收获,他随手拿起身边的笔记本,里面贴了一张纸条,上面详细记录着一组数字:2002年:706万(销售额);2003年:5200万;2004年:9600万;2005年:2.1亿;2006年:5.12亿⋯⋯

2003年,马兴法再度“牛刀小试”,收购了杭州电梯厂。不要以为他是在搞多元化的尝试,真正原­因是因为杭州电梯厂位于天马股份的厂区内。“我们就顺便把他们并购了,现在他们还在生产电梯,但那绝不是我们的主要方向。”

不过,2004年收购四川齿轮厂一役,却让马兴法初尝败绩。“当时也是政府找到我们,要求我们托管。我们就替政府背了这个包袱。”

尽管在接管之前,马兴法有所犹豫——他没有计算过“窟窿”到底有多大,但接手之后,他还是投入了上千万元并做了很多尝试。最终,他选择了放弃,因为这跟收购成都轴承完全不同,他觉得如果操作不慎会让自己面临险境。

“我其实不愿意看到这种轻松的退出,应该讲,还是有做好的可能的,我们也分析过,这个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后来找出了问题所在:跟决策有关系,跟管理也有关系。”这个习惯于不断总结的人,后来变得更为谨慎。

当然,正如马兴法对自己的评价一样,“心态还不错”。“不可能有常胜将军,也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他这样安慰自己,“实际上,川齿这个,帮帮忙、救救急,我就算是尽了社会责任吧。”

 

首度跻身中国富豪榜

“羊和狼关在一起,如果不自己变成狼,就会被狼吃掉。”

“做人低调、做事高调。”这是一位熟悉马兴法的人对他的评价。

事实也的确如此。马兴法透露,自己曾到同城“老大哥”——万向集团考察过,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它发展早,实力比较强大。我们差了10年左右。”话锋一转,他接着说,“当然年龄我也比他(鲁冠球)小,尽管比它晚,但过程差不多。”

在天马股份今年3月28日上市之后,马兴法办公室的电脑里就多了6只股票的行情表。其一不消说就是天马股份,另一只则是万向钱潮(000559.SZ),“其实,万向现在的工业这一块,从上市公司板块来看,没有差别。可能从市值上来看,我们比万向还高。证明股东期望比它还高。”

听着这个不善言辞的人的这番话,你或许能明显感受到他赶超万向的雄心,尽管后者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鲁冠球语)。

其实,在2006年的洛轴竞购案中,天马股份就曾有过“叫板”外资巨头德国舍弗勒的经­历,并提出10亿元整体收购洛轴的方案——这一开价接近舍弗勒开出的11亿元。尽管最终花落永煤(整体收购价为7.37亿元),马兴法却不遗憾。

“竞购洛轴,外界看好像是我们在作秀,但实际我心里是有谱的。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天马的实力是超越了洛轴的。”他一边掰着手指头计算一边说,“你看,我们去年是10个亿(的销售额),但净利润是2个亿。竞价10个亿,我们还是有这个实力的。况且它也不是一次性投入,是分期分批的。杭州银行,我们的信誉很好,他们也可以支持我们。”

这符合马兴法的行事方式,他总是看准方向不懈努力,却时刻做好最坏的打算。以天马股份的IPO为例,尽管已运作了5年,但他其实一直做好了不能上市的心理准备,即使在上市的前一天,“我还在想不上市会怎么样?不上市企业也还是要发展。”

在世界知名的八大轴承制造商都已在中国合资建厂的今天,马兴法的这种感觉尤其强烈,“羊和狼关在一起,如果不自己变成狼,就会被狼吃掉。”

自1987年创立村办企业——半山轴承附件厂开始,20年一路趟过来,马兴法觉得自己能够做起来的真正原­因是,“到现在为止,我可以说没有任何一家轴承企业能像我们天马一样认真对待每一件事情。”

了解他的人,会非常认可他的这句话。从小就觉得“做工程师特牛”(受当时电影的影响)的马兴法,18岁就开始在机械加工行业里做学徒。25年来,他的身份变化过几次(学徒、厂长、董­事长),但从事的行业却是专一的。

因为上市,马兴法及其家族今年还首度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108位。不过,对于《福布斯》计算出的55亿元财富的数额,马兴法毫无兴趣,跟许多低调的浙½­老板一样,他觉得钱只是一种符号而已。

如今,除了工作,他最大的爱好无非是晚上在西湖边散散步。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民营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我国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从证券市场来看,截至2019年4月底,已有2189家民营企业通过沪深交易所上市,家数占比达到60.6%,首次公开发行累计融资额超过1万亿元,且呈现...
长期以来,投资者对指数投资的认识还停留在一些传统的指数上,如上证180、沪深300、中证500等。这些指数具有比较好的市场代表性,成为了很多投资者进行资产配置的标配选择。但是,大多数投资者追求的是超越这些标准指数的超额收益,这也是普通指数基金难以吸引广大投资者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随着量化投资的兴起,一些能够带来超额收益的因子被挖掘出来,并在指数投资上得到应用,通过指数投资同样可以获得超额收益。人...
北京时间5月14日凌晨,明晟公司宣布,将把现有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一倍,即从5%提高至10%,同时以 10%的纳入因子纳入中国创业板大盘 A 股,本次调整将在5月28日收盘后生效。此次调整后将有26只A股(包括18只创业板个股)纳入MSCI中国指数,没有股票剔除。MSCI表示,本轮指数成分调整完成后,中国A股在MSCI中国指数和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总权重分别为5.25%和1.76%。这是今年A股...
5月14日,作为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开创者和领跑者,FESCO携手《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在北京成功举办第五届“人才经济论坛”。今年的人才经济论坛聚焦“人才长期战略——应对人口结构巨变”,探索劳动力老龄化背景下的多代际、多元化管理,制定面向未来的人才长期战略。全球高级人才管理与领导力发展领域顶尖专家,北京市人才工作局领导,以及来自平安集团、沃尔玛、北汽、丰田等国内外500强企业的高管,与数百位HR...
五月伊始,A股上市公司年报与一季报已披露完毕。受2018年末上市公司集中商誉减值影响,18Q4全部A股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呈现显著下滑。全部A股19Q1/18Q4/18Q3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10.98%/11.52%/12.2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为9.29%/-1.98%/10.45%。18Q4商誉集中释放造成了上市公司净利润增速触底,19Q1的回升很大程度基于前期低基数,整体来看A股净利润同比...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