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陈志列 定价权中国造

文|本刊记者 贺大卓 日期: 2008-04-02 浏览次数: 1163
 

技术创新要么默默无闻,要么一鸣惊人。

要不是拿了2007年年度经济人物,以及年度人物创新奖,陈志列及其所带领的研祥智能也许依旧在人们的视野之外。“把行业标准贴上中国制造的标签”,“他让全世界知道‘定价权,中国造。’”,这是人们对陈志列的评价,几乎在一夜之间,陈志列及研祥智能成为中国创造的标志。

“就像刘翔赛跑一样,周围都是黑人、白人,‘砰’一声枪响,15年下来,我们是第一。”在一个没有WTO概念的嵌入式智能(特种计算机)领域里,创业15年之后,陈志列形象描述研祥智能所做到的。

然而,当一件有价值的事物出现时,并不应该沦为一场追捧。忘掉人们对研祥智能的赞美,忘掉初识研祥智能时的激动,让我们静静审视陈志列和研祥智能,看看“中国创造”标签后面的一切。

 

挣到百万就去剃头

“很多人说,陈志列你还没创业,你有病啊?阿猫阿狗都创业了,何况你还是个‘名犬’呢!”

陈志列对他太太说:“等咱家有100万现金的时候,我就把头剃了。”说这话时是1992年,陈志列还在深圳的一家台资企业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的嵌入式智能领域基本被海外厂商所控制,这其中很早就开始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台资企业,几乎占据了市场的半壁江山。此时,就职于台资企业的陈志列已经成为公司的技术骨干,但他也看到了自己的职业天花板。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邓小平南巡讲话,肯定了深圳经济特区的地位,深圳掀起了创业潮。陈志列描述当年的情况是:“很多人说,陈志列你还没创业,你有病啊?阿猫阿狗都创业了,何况你还是个‘名犬’呢!”

不过,真正刺激陈志列走上创业之路的是另一件事情。陈志列曾经为那家公司研发了一件新产品,但是从审批到上市经历了两年半的时间。产品上市之后,不出当初陈志列所料,果然热销。然而这件事让陈志列始终憋着一口气,很不爽。

“处在这个位置我也只能干急呀,那时候就想,与其这样还不如我自己干。”就这样,研祥诞生了。

刚开始,10几个员工的研祥智能主要是做大公司的产品代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研祥的起步很低,因为在这个行当里没有一定的技术实力,要说服客户购买产品根本是不太可能的。

就这样,技术出身且市场经验丰富的陈志列靠做代理,很快就挣得了研祥智能的第一桶金。不过,当初那个挣到100万的时候就剃成光头的承诺,陈志列也反悔了。太太笑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数,陈志列说:“等咱家有了1000万的时候,我再剃头。”现在,身价已过亿万的陈志列还是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这个话题也再没在夫妻间提及过。

“实际上,很多人创业的动机只是为了改善生活条件。我们一帮人当初一起创业,说好了,等有了钱,哥儿几个买车,买沙漠王,开车去西藏。后来,一些人挣到钱确实买了车,去了西藏,而我没遵守当初的约定,直到现在,我都没去过西藏。”小富即安的生活方式,不能刺激起陈志列的兴趣,“还是得做点大事”。

这个大事,就是1995年研祥智能倾其所有,从做代理向开始自主研发的转变。

“那时候(嵌入式智能领域)满眼全是老外的东西,没有中国人做的,也没有人敢尝试。我觉得我们自己不错啊,应该去做这个事情,‘研祥’,研究的发祥地嘛。”陈志列读研究生那年,全国研究生不到三万人,入校的时候,校长讲话说:“你们就是科研领域的国家队。”这句话让陈志列记忆深刻。

“有些东西一直在我骨子里。老外能干,咱不行是吗?咱得让他说行。”铆上劲了的陈志列说这样的话,实际上也是看到了市场机会的所在。

陈志列本科学的软件,研究生学的硬件,在这个行业里工作了数十年,他太了解这个行业了。“低价策略根本就没戏,这个行业的客户最看重的是技术稳定、安全可靠的产品。比如武钢的炼钢高炉用研祥智能的设备控制,如果我们的技术不行,高炉倾斜到一定角度死机了,那我们就是在铸世界上最大的一个钢锭了(这得给企业造成多大的损失)。”

自主研发成功之后,研祥的产品在市场上几乎是一路顺风顺水的不断扩大份额。不过,陈志列说自己喜欢做更难的题。“这有点像我们上学时的考试答卷,要想高分里拔尖,你就得做出那些比较难的附加题。”

 

五指斗不过双拳

“好端端的一块净资产咔嚓一下就没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但这就是国际化标准,全世界都这样。”

“后来在国内,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研祥牌的产品,有点把老外干得不行了。这个时候,老外放出话来,‘在你们家门口你厉害,你们靠着文化、语言等优势把我们收拾了,咱们上德国练练去’。”动了出去和人家比划比划的心思之后,陈志列发现问题来了。

“拍脑袋就下决策的事我们不干,必须得认真分析竞争对手的资料。结果,我一看分析报告,其中有一栏,他们全打勾,我们是空白。哪一项呢?上市。研祥不是上市公司,跟他们干,会吃大亏。营销投入、生产投入,人家来自两个部分,一个企业本身挣的钱,一个是资本市场融到的钱。这就等于打拳击,人家两个拳头,你一个拳头,这肯定打不过他们。”

打国际比赛,研祥必须依仗资本市场的力量,2003年,研祥智能在香港成功上市。当时虽然研祥也满足上A股所有条件,甚至可以融到更多钱,但陈志列还是选择了在香港上市。“上海外跟他掐去,得海外上市。香港的会计师准则、监管都非常严厉,非常国际化的。而研祥智能选择香港上市就是想知道全世界的考题是什么样的,得了解成为一个世界级标准公司最基本的入门规则。”

在香港上市的过程中,陈志列深刻地体会到了国际标准的严格。“我们以前也有审计,但上市了,突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就来了。人家来一看就把我们超过一年以上的库存给整成零了,我当时就说‘这是好东西啊,能卖钱的。’安永的人说‘我知道卖钱,卖了再给你算。’好端端的一块净资产咔嚓一下就没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这就是国际化标准,全世界都这样。”

不仅是国际化的规则,H股上市给研祥智能还带来了更多细节上的改变,而这些细节如果放在国内市场,恐怕没人会在意。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研祥智能拒绝任何媒体的采访,因为陈志列觉得自己企业生产的不是大众消费品,根本用不着“摆上超市的货架”。然而,2003年研祥智能上市之后,很快,券商就因此严厉地批评了研祥,作为公众公司就应该坦诚的去面对公众,这是一种对投资者负责任的态度。“券商急了,他们要求研祥智能做一些报道,所以我们现在至少每个季度去香港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

而这个时候,陈志列本身也在变化,他不在单纯的从技术角度去看待企业发展了,要真正成为商业领袖,显然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学习。

“把去泡咖啡馆的时间用来读书,还要像当年高考那样去读书,这个社会给你的回报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后来我还去读了EMBA,不是为了给自己镶金边,我是真正记笔记的,下了课之后缠着管理学教授请教,自己掏钱请他们喝咖啡的。”

 

倒过来才是全球老大

“自己有底气、在战略上是对的,剩下的就是问问高手了。”

“人家凭什么花高价买你的东西。”和陈志列谈所谓的“中国创造”、“产业升级”,他用这一句话来简化所有的问题。

现在研祥智能的排名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五。陈志列说这是在中国和外国牌子掐出来的老大。没有贸易壁垒、没有地方保护、1993年关税是12%2000年后零关税。

“老外留了句话,让我们去他们的主场掐一掐,而我希望做全球的老大。”研祥智能对这个老大的定义很清晰:营业额老大、净利润老大、海外市场和中国大陆市场销售额分布相等或非常接近整个行业分布。

第三方报告显示,嵌入式领域中国市场占全球市场的10%。而现在研祥智能的市场分布90%在本土,10%在海外。陈志列的目标就是把这个数据倒过来,“我觉得那样才是全球最大的老大。”

2007年是研祥智能进入国际化重点发展的年份,但早在十年前陈志列就带着研祥智能买展位参加慕尼黑的全球展览,“海外与本土战略是并举的”。

陈志列对海外市场有自己的判断,并且已经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企业走出去,我觉得首先一个大忌就是,这不应该是政治行为。企业走出去只是一个经济行为,要按经济规律办事,不要赌气,否则就会在外面走的不顺。”

对于研祥智能而言,海外之路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文化方面的东西,“在中国,除了台湾以外的30个省,我可以把江苏的成功经验百分之百拷贝到江西,没多大毛病。但是在国外我们拷贝不了,俄罗斯的成功经验没办法完全复制到日本,每个国家的重点在哪儿?如何制订符合当地市场的竞争策略、战略战术,这是我们的挑战。”

“当你面对一个国家的市场该怎么下手?这不像我们每年研发一二十个别人没做过的新产品,有那么多人干过这活,别把自己摆得太高,去问问人家,成功率就上去了。”正是为了扩展海外业务,研祥智能专门组建了一支外籍“顾问团”专门应对海外战略问题。

“印度这个国家我们研究过,在海外进行的兼并收购鲜有失手的,成功率非常高。而且印度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做海外市场的时候碰到的问题探讨意义很大。当然,我们国家做国际化也有很多做的很成功。自己有底气、在战略上是对的,剩下的就是问问高手了,有干得熟的嘛。通常,我们在海外市场推沙盘的时候,就邀请印度和当地的团队来反复推敲这个方案。”

陈志列一直相信中国人经商的天赋:“世界上有两个民族是最会做生意的,一个是犹太民族,一个就是我们。虽然我们现在并没有得到世界的认可。”

这个“虽然”的句式并不完整,但相信陈志列和他的研祥智能已经很清楚“中国创造”能够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了。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民营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我国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从证券市场来看,截至2019年4月底,已有2189家民营企业通过沪深交易所上市,家数占比达到60.6%,首次公开发行累计融资额超过1万亿元,且呈现...
长期以来,投资者对指数投资的认识还停留在一些传统的指数上,如上证180、沪深300、中证500等。这些指数具有比较好的市场代表性,成为了很多投资者进行资产配置的标配选择。但是,大多数投资者追求的是超越这些标准指数的超额收益,这也是普通指数基金难以吸引广大投资者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实,随着量化投资的兴起,一些能够带来超额收益的因子被挖掘出来,并在指数投资上得到应用,通过指数投资同样可以获得超额收益。人...
北京时间5月14日凌晨,明晟公司宣布,将把现有A股的纳入因子提高一倍,即从5%提高至10%,同时以 10%的纳入因子纳入中国创业板大盘 A 股,本次调整将在5月28日收盘后生效。此次调整后将有26只A股(包括18只创业板个股)纳入MSCI中国指数,没有股票剔除。MSCI表示,本轮指数成分调整完成后,中国A股在MSCI中国指数和MSCI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总权重分别为5.25%和1.76%。这是今年A股...
5月14日,作为中国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开创者和领跑者,FESCO携手《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在北京成功举办第五届“人才经济论坛”。今年的人才经济论坛聚焦“人才长期战略——应对人口结构巨变”,探索劳动力老龄化背景下的多代际、多元化管理,制定面向未来的人才长期战略。全球高级人才管理与领导力发展领域顶尖专家,北京市人才工作局领导,以及来自平安集团、沃尔玛、北汽、丰田等国内外500强企业的高管,与数百位HR...
五月伊始,A股上市公司年报与一季报已披露完毕。受2018年末上市公司集中商誉减值影响,18Q4全部A股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呈现显著下滑。全部A股19Q1/18Q4/18Q3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10.98%/11.52%/12.2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为9.29%/-1.98%/10.45%。18Q4商誉集中释放造成了上市公司净利润增速触底,19Q1的回升很大程度基于前期低基数,整体来看A股净利润同比...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