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陈义红:我为何收购日本巨亏企业

采访|本刊记者 严睿 陈培婵/ 文|陈培婵/ 图|松涛 日期: 2009-09-01 浏览次数: 873

“我不是爱冒险的人,不是赌徒,不是闪电创富的高手,也不是时尚教父。”对外界的评价,陈义红一一否定。

  1973年8月,首都体育馆为了迎接第一次亚非拉乒乓球友好邀请赛紧张地准备着。比赛临近时,各地的乒乓球运动员们陆续接到观赛的门票。
  那一年,陈义红15岁,是一名业余运动员,他也收到一张门票。于是,这个家在天津的小运动员没告诉父母,一个人偷着跑到北京去看球赛。
  在北京,陈义红兴高采烈地看比赛。在天津,母亲已经报警,焦急地等着警察找回“丢失”的儿子。
  “在我年少时,这算是一件很出格的事。”今年51岁的陈义红是中国动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动向)董事局主席,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爱冒险的人,“我觉得只要对我未来发展有帮助,有机会就一定要抓住。”
  大胆、果敢、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陈义红小时候的性格至今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2008年,中国动向(3818.HK)在40天内完成了对日本P h e n i x株式会社的收购,当时Phenix亏损达1500万美元,在外界看来,这无疑是一次极为冒险的收购。
  事实上,对Phenix收购后的整合工作也的确远没有陈义红想象中顺利——一年多过去了,离预期还有些距离。为什么要收购一家巨亏的日本企业?
  Phenix有多少可能复制Kappa?面对《英才》记者的发问,陈义红回答:“50%对50%。一件事,如果有50%的机会我肯定会做,甚至40%的时候我就会做。”
  

 

没有退路的对赌
“我不是赌徒,只是机遇、运气、判断力,这几个点在那个时间恰恰都赶上了。”
  在中国动向仅用2日元收购了Phenix91%的股份后,摩根士丹利很快就售出其持有中国动向的3.54亿股。摩根士丹利是中国动向最早的战略投资伙伴,对陈义红本人的领导力一向看好。但是,对于此次收购,他们并不支持。
  虽然当时中国动向方面曾公开表示,此次摩根士丹利减持与动向成功完成收购无关,但是,按配售最低价3.53港元计算,摩根士丹利仍套现约12.5亿港元。即便是成功的可能性只有一半,即便有摩根士丹利的迅速抛售,陈义红也并不认为这是一次冲动的冒险。
  “只要清楚地知道并购的游戏规则、与投资者表述清晰就可以了,让他们去判断。”陈义红说理解摩根士丹利的做法,因为实业经营的长期价值与资本投资的短期获利是不同的。
  曾经备受资本市场推崇的陈义红,这样的解释会不会过于轻松了?还是陈义红低估了摩根士丹利评估到的风险?
  事实上,收购Phenix有两大风险。一方面,日本公司有特殊的企业文化,外国公司整合日本公司的成功案例在世界范围内都属罕见,而中国动向是第一家并购日本公司的中国企业,并且是刚刚6岁的中国动向收购拥有56年历史的Phenix,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另一方面,Phenix的巨额亏损是中国动向不得不面对的财务风险。
  对此,陈义红显然已经认识到了。只是,他从来都不会畏惧尝试,因为他更看重风险背后的价值。
  运动服装属于传统的制造业,而制造业有两大强国,德国和日本。Phenix拥有日本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专业滑雪及户外运动用品品牌Phenix,以及Kappa品牌在日本的所有权益。在中国动向收购Phenix之前,Phenix与中国动向、意大利BasicNet同为Kappa全球的三大品牌持有者。
  也就是说,并购后中国动向不仅可以获得日本公司的经验、Phenix的资源,而且会占据Kappa品牌在亚洲市场的绝对优势。
  至于财务风险,中国动向CEO秦大中曾仔细研究Phenix的财务报表:2007年,Phenix销售额约为1亿美元,只是37.5%的毛利率相对较低(较中国动向低23%),如果能够将毛利率提升10%左右,Phenix就立刻扭亏了。
  哪怕是做最坏的打算——整合失败,陈义红认为,“从规模上看P h e n i x只占动向百分之十几的份额,风险不是很大。”
  在正略钧策管理咨询顾问许海平看来,“收购P h e n i x,是基于中国动向发展战略的一次选择,符合其区域市场多品牌的战略。”
  然而,自去年5月完成收购以来,陈义红也慢慢感受到整合的压力——日本公司只关注日本市场,中国公司只关注中国市场。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整合效果仍不甚理想。
  “问题的症结在于前期的组织管理框架没有真正搭建起来。”陈义红请来一家跨国整合管理公司,帮助中国动向进行从区域性管理架构向跨国管理架构的转变。
  只是,能不能整合好,对陈义红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普华永道北京主管合伙人封和平曾这样评价陈义红:他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很高,而且设定之后就一定要完成,不惜一切代价。其实,人们对陈义红的成功整合还是抱有不小的希望。
  毕竟,陈义红在2006年从意大利BasicNet集团拿下Kappa在中国大陆和澳门地区的所有权时,用手中仅有的4000万人民币(2005年,中国动向销售额1.48亿元,盈利4051.7万)对赌摩根士丹利,才有了今天的中国动向。
  2006年5月,中国动向与摩根士丹利签订对赌协议:如果2006年和2008年,中国动向的净利润达不到2240万美元及4970万美元的目标,动向方面将以1美元的象征性代价转让动向股份给大摩,最高比例不得超过I P O前动向总股本的20%。如果动向2008年净利润超过5590万美元,摩根士丹利将向动向管理层转让1%的股权。
  尽管陈义红因此被称作“赌徒”,但是2006年,中国动向税后利润3.06亿元,2008年,其纯利润达13.7亿元。根据对赌协议,动向管理层最终获得了摩根士丹利1%的股权。
  “人什么时候最有驱动力,在没有退路或者是要证明自己的时候。”陈义红说,“我不是赌徒,只是机遇、运气、判断力,这几个点在那个时间恰恰都赶上了。”
  

 

与李宁分道扬镳
“在李宁公司,我给自己的定位错了,把自己当老板了。”
  在过去的3年中,中国动向在销售收入和利润的加权平均增长率上均超过300%,成为运动服饰领域增速最快的公司。陈义红也当之无愧地成为“闪电创富的高手”。
  然而,在2005年中国动向正式成立之前,他的名字从未出现在公众面前。尽管此前的14年零9个月,他都在为中国体育用品行业的领跑者李宁体育服装用品公司(以下简称李宁公司)效力,最高职位做到了执行董事。
  财经作家吴晓波将其形容为“李宁背后的男人”。实际上,陈义红曾是李宁公司第一任职业经理人,而动向和旗下的Kappa曾为李宁公司旗下的机构和品牌。
  在李宁公司供职10年后,陈义红从李宁公司CEO位置上退下来,转任法人代表。由于北京李宁等主要子公司都实行总经理负责制,直接向李宁公司董事会负责,陈义红失去管理实权。
  据说,出现这一变动原因是董事长李宁曾经给陈义红提出一个目标:4年突破10亿元。结果,陈义红没有做到。而2000年之前中国的体育服装领域,还没有一家企业销售额超过10亿。李宁公司在2000年的销售额是9亿多,在当时的状况下占据行业领军地位,市场占有率最高。
  不过,硬指标的考核在公司管理中仍然是无可厚非的。从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许还能看出当初的其它一些端倪,2008年8月出版的《李宁:冠军的心》一书中写道:“未来的李宁公司要靠一个流程、一个岗位和组织能力来完成一个生意,而不是靠一个人!”
  “在李宁公司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位错了,把自己当老板了。”陈义红曾直言在李宁公司的“司令员”角色。
  在部队大院长大、“缴获”岗哨士兵的枪、和大院孩子们比赛爬30多米的烟囱、担当孩子群里“司令员”,在家中兄弟四个排行老大、父母有意识地培养他作为“长子”的责任心……这些似乎都在暗示他的控制欲和极强的个性。
  说来也巧,个性的对抗并没有直接导致陈义红的离开。
  为了与耐克、阿迪达斯抗衡,2002年2月24日,北京李宁与意大利公司BasicNet订立Kappa品牌在中国大陆及澳门的独家使用和经营权,期限5年。当年4月,北京动向成立,负责李宁公司的国际品牌代理业务,拥有Kappa的特许经营权。
  李宁给了陈义红一个发展的空间,将北京动向交由陈义红负责,财务上独立核算。同时,陈义红拥有北京动向20%的初始股权——北京动向成为李宁公司旗下唯一不是全资拥有的子公司。
  然而,在2004年陈义红为Kappa开辟出“时尚运动”的路线之前,北京动向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甚至在2003年由于“非典”带来的市场萧条,动向曾向母公司借款数千万以渡难关。
  2004年李宁公司上市之后,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建议,定位于中国顶级运动的李宁品牌,从长期价值规划上说,与做时尚体育服装的动向风格并不协调。而Kappa所获增长利润对李宁专业运动品牌形象的塑造并没有帮助,反而会带来资本上的风险。之后不久,李宁公司将拥有的北京动向80%的股份出售给陈义红及其夫人。
  同年9月1日,陈义红正式辞去李宁体育执行董事一职。此后,北京动向更名为中国动向,陈义红彻底终结与李宁公司长达15年的关系。
  “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束。”陈义红如此评价。
  的确,陈义红与李宁公司和平分手,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按照自己的经营思路全权统领这家公司了。
   

 

转型是被逼出来的
“如果知道公司两年后会上市,李宁不会卖。我自己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Kappa也随之迎来重生的机会。
  2008年,中国动向销售额同比攀升94.2%,至33.22亿元,净利为13.7亿元,增长86.4%。同年,李宁公司营业额同比增长53.8%,至66.90亿元,净利为7.21亿元,增长52%。
  许海平认为,其差异化市场定位避免了与耐克、李宁等专业运动品牌正面冲突,在此基础上实施的“娱乐+体育”营销,使其远远低于其他同行的体育营销成本。
  这样的发展模式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2007年10月10日,中国动向(3818. H K )在香港上市,融资54亿港元;对比2004年6月28日,李宁公司(2331.HK)在香港上市时的融资额5.30亿港元——曾经的子公司与母公司差别以10倍计算。
  “如果知道公司两年后会上市,李宁不会卖。我自己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其他董事会的成员更不知道了。”陈义红否认自己是闪电创富的高手。
  但是,他认为“很多东西是天生的”,比如判断力、决策力。拿2004年来说,面对上有耐克、阿迪,下有李宁、安踏,Kappa难以突破的境况,陈义红将Kappa由“专业运动”成功转型为“时尚运动”。
  人们称他为“时尚教父”。而他自己却不同意,“我转型都是被逼出来的。”
  2009年7月,中国动向遭陈义红等股东减持套现8.5亿元。陈义红说,“持股比例没有标准,但是我会保持控股地位,30%-50%之间都是比较合理的。”
  许海平则说,“套现资金的具体用途可能用于收购新的体育运动品牌。”手握60多亿现金,即便是放慢速度,陈义红也不会放过机会。
  “我们相信他、祝福他、然后看着他向前走。到底是一个神话还是谎话我们也不知道。”吴晓波给陈义红的祝福语是,“司令是打出来的”。

 


梦想过大会出问题
强项是判断力决策力
    《英才》:你是一个拿定主意就不会轻易改变的人。
  陈义红:千万不要认为我拿定主意之后就不会改变,果断是我的性格,但我不是一个盲目的人。《英才》:你的强项是什么?
  陈义红:判断力和决策力,事实证明,我的判断60%以上或者50%以上是正确的,没有发生过很大的失误。《英才》:听说你在20、30分钟就能看透一个人?
  陈义红:那要看是什么层次的人。有些人3分钟就能看明白了,基本上也不会有大的偏差。做企业最重要的就是用人。有时候不是看不清楚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而是看清楚了也必须要用他,因为企业用人需要搭配。

 

国际市场无时间表
    《英才》:这两年是否还有并购?
  陈义红:并购与否主要看并购对象的条件和动向的能力。
  《英才》:有没有想过收购世界其余地区的Kappa?或者有一天拥有耐克、阿迪这样的一线品牌?
  陈义红:收购世界其他地区的Kappa可以作为一个梦想。在中国我们可以跳跃式发展,因为有更多可以掌控的资源。但是,在国际市场上要一步一步走。我认为,国内市场的并购可以制订时间表,但是在国际市场尽量不要制订。
  至于说拥有一线品牌,则要看动向的团队能力,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能力所能及。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往往出问题的时候,是因为梦想过大。《英才》:动向做品牌管理公司,有没有考虑过会有一天把Kappa卖掉?
  陈义红:在这个问题上,我只能说不会。看重长期利益《英才》:你如何看待资本市场的价值?
  陈义红:资本对于企业经营的价值只能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经营无定式,企业在资本运作上只能借鉴其他企业而不可能模仿。《英才》:你如何处理与投资伙伴之间的矛盾?
  陈义红:有矛盾很正常。因为资本和运营的角度不同。运营更看重10年、20年后的利益,而资本市场会关注短期利益,基本上是3—5年的时间,这是规律。《英才》:近期中国动向是否有战略融资计划?陈义红:暂时没有。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举行,BOE(京东方)携手合作伙伴实现全球首次8K+5G远程直播,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镇  秀美美景展现在BOE IPC·2018现场。 此次,BOE(京东方)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实现了包含8K拍摄、8K编解码、5G网络传输、8K直播在内的8K+5G直播全过程。通过在乌镇水...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来自全球的物联网企业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物联网细分领域应用、技术及未来趋势。大会期间,BOE(京东方)全面展示了器件与方案、物联网系统、智慧系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及解决方案,让用户体验到物联网技术发展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BO...
5G+AI,让全球主要科技巨头都意识到,物联网与新兴技术的融合正驱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全球主要市场研究机构皆给出了一致利好预期:IDC预计,2018年全球物联网支出预计将达到7725亿美元,到2020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全球物联网设备规模已超过全球人口数量,预计2018年将有超过40亿台商用物联网设备投入使用,2020年全球有200亿至300亿台设备相互连接。...
人类总是向往极地的神秘和纯净但也常常会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望而却步极寒、狂风、骤雨、暴雪加上紧缺的物资让每一次极地科考都很艰难11月2日,天空湛蓝湛蓝的,“雪龙号”科考船昂首伫立在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红色的船体、白色的船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午10时15分,在汽笛一声长啸下,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身着探路者全套考察队服,迎风起航,奔赴南极,他们站在船上与家人朋友挥手道别,踏上南...
对于很多人而言,特别是生活在北方的小伙伴,玩雪,应该是童年时光的冬季“标配”了!打雪仗、堆雪人,不亦乐乎~ 而生活在南方的小伙伴们,如果难得见到一次下雪,更是兴奋的不行~▽然而,人,是会变的…长大后,你不再会像儿时那样玩雪,你也不再那么喜欢下雪天,甚至,开始讨厌起冬季的雨雪天气… 因为,连续的雨雪天气,就和梅雨季一样讨人厌,让你不得不面对洗完衣服却干不了的窘境…这真的很令人感到...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