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远见者

乐凯生死劫

文|本刊记者 罗影 日期: 2010-03-01 浏览次数: 2295

      2009年底,柯达关闭了世界上第一个商用彩卷品牌——Kodachrome品牌彩色胶卷生产线。到2009年第三季度,柯达已经连续4个季度销售额下滑,且幅度均超过20%。
  一向将柯达奉为榜样的乐凯将何去何从?
  虽然产品线离胶片越来越远,但曾经被命名为“化工部第一胶片厂”的乐凯集团,在胶片时代的辉煌毋庸置疑。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在感光材料方面的研究成果,多出自乐凯。
  然而,由于行业的衰落,从2000年开始,乐凯的盈利一路下滑。2004—2005年,其净利润跌幅达到7成。
  对于在乐凯“土生土长”的集团总经理张建恒来说,转型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

 

榜样的迷失
现在,榜样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失败,乐凯只能自己摸索未来的路。
  张建恒曾到柯达美国总部访问,在那里,他看到了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当时,柯达用数码相机和传统相机分别给访问者拍了照,张的印象是:“照片效果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数码照片的水准很差。”
  那是16年前。当时的张建恒与柯达高管中的“传统银盐派”观点类似:作为消费品,数码相机要替代胶卷和相纸,还有很遥远的路要走。
  没想到,仅仅10年之后,数码相机就已经成为畅销的日用消费品。资料显示,2003年之后,传统胶卷在国际市场的销量开始以超过30%的速度下滑。
  2005年,曾在惠普数字打印部门担任主管的彭安东成为柯达的新任CEO。他身上“信息技术”的烙印,被外界解读为柯达向数码领域加速转型的信号。同一年,张建恒也成为乐凯集团新任总经理。
  在这个时候接任总经理,对技术出身的张建恒来说,内心充满矛盾:“说实话,我不太想接这个职位。”
  柯达消费数码影像组总裁曾说过这样的话:“在未来的路上,我们一只脚踩在油门上,另一只脚踩在刹车上。我们不清楚哪一只脚应该踩得更重些。”
  2005年前,乐凯同样也看不清未来的路。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乐凯开始做胶卷之外的各种尝试,比如数码相机、喷墨耗材、立体照相、彩扩机、偏光片??但由于投入规模太小,这些探索都不算成功。
  乐凯过去50年的辉煌历史,在面临转型时成了沉重的包袱。破旧立新的转型会带来双重风险——原有的利润可能丧失,新利润形成尚需时日。
  曾在宝洁工作了26年、在微软担任过7年首席运营官的罗伯特·赫伯德,在其《毒苹果》一书中指出:曾经盛极一时的企业,在到达巅峰之后往往无法持续前进、继续获得成功。成功变成了企业的致命伤,它可以摧毁一个人或一个企业洞悉改变的能力,也会破坏一个人或一个企业寻求创新的动力。
  柯达是最好的例子。过去100多年里,柯达曾被认为是美国商业史上最成功的企业之一。在胶片摄影时代,柯达是毫无争议的王者,拥有1000多项摄影技术专利。即使在数码时代的开端,柯达在技术上也遥遥领先。1991年,柯达就有了130万像素的数码相机。
  遗憾的是,在发明数码相机之后的若干年里,柯达“冷冻”了这一技术,试图以此来延长传统胶卷的生命。
  虽然柯达前C E O邓凯达在2003年9月提出,要把未来的战略重点向数字影像产品转移。然而,转型要付出的代价——“削减72%红利”以及“向数码领域投资30亿美元”,却让这个计划遭到了部分股东的强烈抵制。之后,柯达的数码相机在美国本土市场的占有率曾一度达到20%,但终因未能狠心甩掉传统业务,柯达的转型一路坎坷。
  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柯达就是乐凯学习、“赶超”的对象。现在,榜样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失败,乐凯只能自己摸索未来的路。

 

艰难转型
家电整机的利润早已“像刀片一样薄”,而光学薄膜的利润则能达到30%。
  张建恒上任半年后,一面事关乐凯生死的业务转型大幕悄然拉开。
  传统影像领域不再追加投资,但也不立刻放弃:“在数码技术上,美国和日本是一线市场,而中国相对滞后些,因此,当柯达和富士在传统影像方面已经亏损时,我们还有得赚。只要没亏损,就继续做。”
  原先小打小闹的转型实验,比如数码相机、立体影像、彩扩机......都被关掉了。而在被张建恒看好的光学薄膜领域,集团2/3的资金被投入进去。除了“做胶卷的基材,就是做光学薄膜的基材,二者的核心技术相通”之外,张建恒选择这个领域的另一个原因是:技术门槛足够高。
  胶片时代的高毛利率让乐凯对产品利润率的要求显得苛刻。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胶片的毛利率接近50%,这个数字在一般的工业企业中是很罕见的。
  柯达前北亚区总裁叶莺曾说:一部数码相机的利润,还不如两个黄盒子(柯达胶卷)。在柯达面临转型时,彭安东甚至宁愿把重点放在数码相片的冲印上,也不愿意重点做相机,因为“冲印照片的利润比销售相机的利润高得多”。
  “虽然光学薄膜的成本不一定很高,但在自己没有生产能力、完全被别人垄断的状况下,外资公司在一块薄膜上赚取的利润可能比一台整机的利润还高。”家电行业专家罗清启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事实上,在显示器行业,越上游,利润率越高,越下游,利润率越低。家电整机的利润早已“像刀片一样薄”,而光学薄膜的利润则能达到30%以上。
  光学薄膜的应用范围很广,除了电视、电脑的显示面板,还可以作为手机屏幕膜、电子标签、安全节能的玻璃幕墙膜、电磁波屏蔽膜、汽车贴膜、太阳能电池背板??据估计,2009年进口到中国的PET光学薄膜约19万吨,价值约100亿人民币。
  尽管已经成为目前国内唯一能够生产PET、TAC膜的企业,但对张建恒来说,这个“门槛”仍不够高:“我们不但要生产PET薄膜基材,还要在基材上做国内独一无二的涂层;不但要做涂层,还要继续做精密涂布、做各种拓展产品,深加工产品的产量要达到50%。”
  其实,对乐凯来说,“转型”早已不陌生。
  张建恒记忆最深刻的,是20世纪80年代从电影胶片向民用胶卷、相纸领域的转型,那次转型不仅仅是产品的更换,更大的挑战是经营机制的转变。
  如果说,那时候的困难主要来自市场,那么,2005年后张建恒主导的这次转型,业务、技术的转变仅仅是表象,“思想的转变”才是更深层次的问题,最让张建恒头疼。
  叶莺曾说,如果50%的人不能从根本的思维上扭转过来,那么企业的转型就不能成功。曾在20世纪90年代带领柯达成功转型的乔治·费舍尔,在面对数码时代时,耗费大量精力用在“解决问题”上,最终还是黯然离场。乐凯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在保定的乐凯园区,你很容易碰上这样的人:父辈就在乐凯工作,自己的人生从乐凯幼儿园、乐凯小学、乐凯中学一路走过,之后一直在乐凯工作几十年。这样的“老乐凯人”,大多对胶片有着深厚的感情。
  面对这种情况,张建恒发动的转型并没有等到“50%的人从根本思维上扭转”:“我等不起,乐凯的转型迫在眉睫。一味商量,就贻误战机了。”张建恒当时的做法是:“理解了,执行;不理解,就在执行中理解。”“外地建厂”是转型手段之一。
  “在新的地方开辟一个新企业,比在保定乐凯集团大院另开一家公司,要相对容易得多。”基于此,张建恒把PET光学薄膜的主要生产基地选在合肥。当时,合肥乐凯工业园里的管理团队平均年龄才27岁。
  除了“思想的转变”外,张建恒还要面对另外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作为一家大型国企,乐凯不得不考虑就业及产业责任等问题。
  2007年12月,柯达实施第二次战略重组,裁员2.8万人,幅度高达50%。但张建恒无法采用同样的做法:“我们面临的束缚比柯达更多。”乐凯最多的时候1万人左右,现在约有7000-8000人。即使在金融危机中,国家也不允许乐凯裁员、降薪最多不能超过10%,“这是作为国企必须要承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这决定了中国的国有企业转型,难度更大。”
  不过,虽然难题很多,张建恒依然乐观:“总体来说,真正遇到的困难没有我当初设想的那么多。人有时候是被自己想象的困难吓倒的。”

 

传统影像业务全球大幅下滑
张建恒 乐凯不急着完全退出
  《英才》:2005年上任后,困难有你之前想象得多吗?
  张建恒:实际上困难没那么大。不是每个职业经理人都有机会直接领导、推动一个公司的转型。在我的人生中,这个机会可遇不可求。人的一生,在你想干事、能干事的时候,有事情给你干,是一种幸运。
  这两年,我给很多员工推荐了稻盛和夫的《活法》一书。稻盛和夫创造了两个世界500强企业,但他在书里完全没有提自己的公司有多好、产品有多好,他只是在讲人生态度,一种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始终保持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工作和生活的态度。只要你能坚持,最后一定能得到想要的。
  《英才》:未来乐凯会完全退出传统影像领域吗?
  张建恒:不排除这个可能。虽然传统相纸和胶卷作为摄影艺术的材料,永远不会消失,但有存在价值不等于有商业价值。没有一定的量,不足以支撑一个产业的发展。做企业,不是说技术上有价值就能坚持,还要看能否在商业上带来利润。2009年第三季度,柯达在传统影像方面的业务已经亏了1亿美元,富士也在亏损,虽然乐凯这块业务的量也在大幅下滑,但毕竟还没有亏损。所以,乐凯现在还不急着完全退出。
  《英才》:当年与柯达的合作和分手都是业界的大新闻。四年的合作对乐凯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张建恒:公平地讲,与柯达的合作,对乐凯来说利大于弊。我们至少得到了三样比较重要的东西:技术、管理经验和资金。
  柯达在技术上始终是世界一流的公司,跟他们合作时,乐凯有上千个专利可以用。在管理上,柯达有100多年历史,他们有一整套适合影像行业的精益生产的管理模式,这让我们的管理层受益匪浅。实事求是地说,如果没有柯达,也许乐凯再摸索五年、十年也达不到现在的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准。在资金上,乐凯通过出让股权拿到了1亿美元,这为我们后来的转型提供了必要的资金支持。之所以这几年我们还可以建华光园、建合肥乐凯工业园,这部分资金起了很大的作用。《英才》:乐凯目前的转型算是成功了吗?
  张建恒:现在还不能说成功,但我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今天来谈转型,比两年前谈时有底气得多。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虽然年内A股行情多变,投资难度明显加大,但仍有基金管理人凭借出色的投研实力,在复杂的市场中为投资者创造了可观回报。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0日,华安基金旗下所有主动权益类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达27.14%,其中6只产品年内收益率达50%以上,16只超40%,25只超30%,大幅跑赢同期上证综指15.48%的涨幅表现。具体来看,华安智增精选、华安媒体互联网、华安生态优先、华安研究精选、华安宏利...
一只成立不到一个月的ETF基金,正在成为A股市场新的风向标。 8月19日,也就是科技ETF、代码515000上市第二个交易日,这只创新型的ETF基金延续了上市首日的火爆。二级市场上,科技ETF长时间处于溢价交易的状态,截至8月19日收盘,该基金场内收涨4.63%,场内溢价率0.74%,成交额高达7.26亿元,比首日成交量增长了32%,再创上市以来新高,其中上午的成交额就达到了3.89亿元...
7月28日,2019世界机器人大赛总决赛在河北保定圆满落下帷幕。保定市市委常委罗德强、中国电子学会副秘书长梁靓、保定市政府秘书长王保辉、保定市政府副秘书长安利文、保定市徐水区区长李志永、保定市莲池区政府党组副书记赵建军、世界机器人大赛组委会秘书长李洋、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孟祥军、北京亦庄众联·保定创新园总经理蒋玉清等领导及嘉宾出席闭幕式,保定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付建宾主持仪式。自20...
随着全球货币宽松,外部扰动不断,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黄金价格6月起迎来快速上涨。与此同时,华安基金携手蚂蚁财富与中金黄金、招金黄金等国内知名黄金企业,共同助力蚂蚁财富黄金投资服务再升级——7月下旬起,老百姓上蚂蚁财富平台不仅能方便地投资黄金基金,亦可通过平台增值服务,将手头的黄金基金资产兑换成品牌黄金商品。 黄金ETF作为黄金投资市场的重大创新,有效实现了国内基金市场和黄金市场联通。作为...
7月27日,由全国工商联主办的第15期德胜门大讲堂活动在京举办。本期大讲堂以“信誉天下——民企诚信在行动”为主题,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永好,全联农业产业商会会长、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王均豪,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等知名民营企业家和专家分享诚信故事,并就加强民营企业诚信建设等交流研讨。全国工商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兆前,全国工商联党组成员邱小平,全国工商联党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