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影响力

中环电子: 产权链调整

文|本刊记者 孙瑜/ 图|本刊记者 梁海松 日期: 2010-04-01 浏览次数: 3191

“可以不用拍照吗?”面对镜头的天津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由华东显得有些拘谨。这似乎与中环电子位列天津制造业之首的地位不太相符。在天津电子信息产业年销售收入中,中环电子曾一度占三分之一。

  也许正是因此,当金融危机转化为实体危机,面对下滑的业绩,由华东更是眉头紧锁。

  “2009年集团完成销售收入821亿元,2008年是968亿元,下降额超过了16%”。他对《英才》记者开诚布公。

  尽管中环电子集团拥有国有、国有控股及参股企业136家(上市公司2家)、三资企业51家,资产总额399亿元,但是,同样难逃中国电子信息产业中的发展瓶颈:严重依赖出口、缺乏高附加值的技术与产品、利润率相对低下、抗风险能力低。

  由于属于外向型企业,中环电子20082009年出口占销售收入60%左右,2008年下半年,海外定单大幅度下降,2009年一季度,集团销售收入即下降40%以上。

  同时,随着全球IT技术与消费类产品的成熟与应用,电子信息产品价格持续跳水式下降,2009年,即便完成去年同期出货量,销售收入同比也下降20%,这让产量增长的中环电子集团无力挽回业绩。

  “大而不强”,如一张标签,贴在中国电子信息行业之上,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中环电子集团如产业缩影,当下之忧更复杂多面,亟待解决。

  “我在这个产业已经36年了”,而此时,“老兵”由华东仍在寻找产业升级与转型之路。

老路到尽头

“我们该吵的还得吵、该坚持的还得坚持”,在由华东看来,与外资谈判的筹码并非没有,但未来只能是更加艰难。

  “如果不走这条路,天津的电子信息产业肯定早就死掉了”,由华东道出中国IT制造业起步期的普遍尴尬。

  在改革开放初期,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在I T产业,后而演化到消费类电子产业,由华东称当时的思路,就是尽可能用少的资本去推动较大资产的运作,最好的办法就是吸引外资、整合外部资源。

  1957年,中环电子集团的一个前身、国营天津无线电厂(七一二厂)研发了被誉为“华夏第一屏”的中国首台电视机。1972年,该厂又制造出中国第一批彩色电视机。在与韩资合作后,1986年,“北京牌”彩电在国内同类产品中率先进入国际市场,并因此名声大噪,此后,中环电子集团在手机、显示器、照相机、摄像机等方面陆续与外资合作,与三星、雅马哈、爱普生、阿尔卑斯、富士通、佳能等成立三资企业,将天津电子信息产业的盘子逐步做大。

  目前,三星在天津的合资企业一共有12家,其中11家是与中环电子合作。然而,换取天津电子信息产业规模、税收和解决就业的代价,是成为韩资控股的I T核心技术的加工者、而非拥有者。

  “核心技术是不让咱们中国人知道的,你想拷贝过来不大可能”,由华东感慨。在与外资长达20年的斡旋中,中环电子也只能对三星等的核心技术管中与此同时,外资已经积累十多年在华投资经验,对于政府关系、人脉等运作日趋“成熟”,试图“单飞”,要么压缩中方股本金、提高持股比例,要么干脆独资。

  “我们把它养大了,他们把路子走顺了,就开始有自己的主张。我们该吵的还得吵、该坚持的还得坚持”,在由华东看来,与外资谈判的筹码并非没有,但未来只能是更加艰难。

调整产业链

“现在中国经济包括全球经济都没有蓝海可言,只能去红海中再拼搏、挣扎一下”。由华东无奈中透着一股激情。

  “我们需要把主要的精力投放到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上”,由华东称,“但不是通过下压外资企业、三资企业的规模来换取国有控股比重的提高”。

  事实上,过去几年,中环电子已经开始调整产业链,除了进行电子产品的制造以外,还系统发展集成服务,为重点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新一轮产业、技术与人员结构的调整与提升,都将在危机之后降临。由华东判断,过去20年,以IT拉动全球经济高涨的发动引擎已经失灵,下一个增长点在低碳经济和新能源。

  2009年,中环电子开始在内蒙古投资太阳能级单晶硅厂,一期工程斥资5亿元。由于太阳能级单晶硅比在集成电路、电子元器件中的硅技术复杂程度低,纯度要求差两个量级,使得中环在技术积累上有先天优势。

  然而,面对太阳能电池的一片红海,中环转型也只能在夹缝中寻找机会。

  “太阳能电池投的很多,基本判断是有些热,但是还未出现过剩程度”,由华东称。

  为此,中环不得不加紧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与央企连横,通过跨地域投资,紧缩开支。

  目前,内蒙古太阳能项目,上游的多晶硅制造和下游的电池组件生产,由航天科技投资并掌握,在资本上,航天科技投资实力更强、力度也更大;中游由中环电子主导,以单晶硅技术为比较优势。另外,据业内人士分析,内蒙古工业用电低价格也成为中环电子选择内蒙的原因,即按照中环规划的规模,电价每降低1分钱到年底会产生100万的利润,为此能为中环电子压缩很大一块成本空间。即便建厂会导致其他成本的增多,但也就相当于压缩用电成本的四分之一。

  与此同时,青海、内蒙和新疆等地,相较中部地区,荒漠多、光照好,对建太阳能发电站非常有利,目前,中环电子也在加紧与相关省份沟通,布局产业链下游。

  “利用三到五年的时间,争取把太阳能产业做大,形成50亿或者是近百亿的销售收入还是有可能。”由华东称。

  不过,对于2010年另一个增长点——绿色照明,就显得不那么乐观。

  据中环电子的老员工称,在LED照明上集团已做过多年努力,但是投资力度不够、成长也一直比较缓慢。

  “现在中国经济包括全球经济都没有蓝海可言,只能去红海中再拼搏、挣扎一下”。由华东无奈中透着一股激情。

  从目前看,中环电子在产业链调整上,定位在太阳能和节能照明产业,将过往IT制造业中的技术提炼与移植,以顺应市场需求来调整产品方向和结构,后续的挑战将在于企业结构是否能够按照产业链的要求调整企业间的关系和配合。

  “需要用产权链来调整,而且不能只局限在资产存量的调整,不是说把甲企业划给乙企业就完了,还是要考虑它的增量,就是相对的扩张性。”由华东指出。

  与此同时,在推进太阳能项目中,仅内蒙古一期投资,即高达5亿元,且由中环电子自筹资金解决,面对二期、三期,中环必须搞定向增发与配股来扩大整个资本额。

  事实上,借助资本平台加快企业整合,是多数国有资产改革的基本思路,关键是如何尽快执行“资产资本化和资本证券化”。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赵辉  中国保险家  2020年9月14日近日,张可辞去中国太平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一职,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CEO消息一出,立即引爆金融保险圈。尽管事出突然,但却并不令人意外,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也欣然地完成了对老东家、老团队“扶上马、送一程”的最后使命,再...
近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发布一项重要人事变动,太平保险集团首席战略顾问、太平人寿副董事长张可日前已完成离职流程,加入云锋基金成为合伙人,并将担任香港上市公司云锋金融首席执行官。   在肯定其过往成绩的同时,“跨界”也成为了张可履新之际最常被人提及的词汇。在太平人寿顺利完成团队交棒、实现平稳过渡近一年的时点,这位骨子里拒绝舒适、勇于探险的“跨界”保险人,终于放下人生的“旧地图”,开启了寻找事业“新大陆...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促使数字经济获得空前重视。无论是疫情防控过程中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应用实践和应用效果,还是中央最高层会议进一步明确的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资本市场上受到资金热捧的相关概念,都印证了一个全新时代的加速到来。  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如何适应并精进于这个时代?  无论是时代和行业演化趋势,客户体验选择所需,还是银行业务变革转型倒逼,都决...
8月26日上午,在“两材重组”四周年之际,中国建材集团举办了“善用资源日”首届开放活动暨“善用文化中心”揭牌仪式。当天中国建材集团全球28个城市的37家企业同时对公众开放,这是我国建材行业首次大规模对外开放,体现了建材行业四十多年来改革创新发展的成绩,也体现了绿色高质量发展的理念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是一次具有突破性的尝试和创新。中国建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周育先,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主任杨景...
中国北京,2020年8月26日– 拜耳今天宣布启动处方药北京工厂产能提升项目,以满足中国市场未来对拜耳高品质药品的进一步需求。该项目投资金额超过5000万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4亿元),用于大规模提升北京工厂产能,并加快创新型数字化方案实施,以保证拜耳高品质处方药产品的稳定供应,帮助更多中国患者获得优质的治疗方案。来自中国商务部,德国驻华大使馆,北京市政府以及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