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影响力

创维四年和谐演变

文|本刊记者 何春梅 日期: 2010-09-02 浏览次数: 3580

  一改此前低调行事的风格,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张学斌近两年频频闯入人们的视野。

  当前中国企业界关于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夺权的纷争不断,去年市场上也曾盛传保释出狱后的黄宏生将重掌创维。但事实证明“夺权”的担心是多余的,业界和资本市场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创维职业经理人模式的肯定。

  “老板”不在的这些年,张学斌带领创维从危局中稳步成长。创维的核心产业电视业务,目前占创维整体收入的85%左右,根据奥维咨询2009年的数据,创维液晶电视的国内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

  纵观家电行业,与海尔、海信、TCL、康佳这些品牌相比,创维是国内惟一只做电视的家电企业。如今,已经完成了从早先的“绝对多元化”到“相对专业化”的过渡,一切就绪的张学斌决定做“加法”了:“创维近几年来,完成了包括机制、体制、人力资源、内部管理、产品等在内的十个方面的转变,这十个转变让创维具备了快速增长的能力和再扩张的资格,所以从2009年开始我们尝试性地进行了新的产业布局。”

  第一个50亿,创维做了12年;第二个50亿,创维做了5年;第三个50亿,创维做了3年;第四个50亿,创维只做了1年。张学斌的目标是,5年之内创维做到500亿,十年之内做到1000亿。

  敢多元化了

  和TCL、康佳、海信敢于冒险的经营风格比起来,创维这些年留给业界的印象是“稳步推进、小打小闹”。

  为什么创维在面对市场机会时畏首畏尾,规模迟迟上不去?除了张学斌审慎的企业经营风格,可能还和创维作为一个家族企业的蜕变过程有关。

  当初打动张学斌的就是黄宏生为他描绘的创维的远景,“那时候对创维并不了解,但是黄总讲话非常有激情,他口中的创维不仅做电脑科技,也做互联网和软件等等。”

  就是这样一个多元化的企业集团,在2004年的时候遭遇了一场重大变革。出事后的黄宏生将“全权处理创维事务”的重任交给了张学斌,而对于动荡中的创维来说,首要任务无非就是一个“稳”字,“以前我们是没有集团概念的,各个产业公司各自为战,靠自己去发展,我们投资的公司大都是自生自灭。”这些公司不仅对集团没有利润贡献,有些公司甚至对集团来说是一个拖累。

  为了保证公司的现金流和稳定的利润,张学斌开始做起了“减法”。他先后砍掉了光电、小家电等不赚钱的业务,一直到2008年6月将创维手机80%的股权以“1元加1港元”的价格转让出去,创维的“减法”战略才算告一段落。

  在打好收缩战的同时,创维在2005年又做出了“做强彩电主业”的战略规划。从2004—2009年,创维最大的投资就是对液晶电视产业链的布局。张学斌告诉《英才》记者,始终不渝地集中精力做强电视产业,不仅是因为看好这个产业的市场空间,更是为了让创维在液晶时代提高自身的整体运营绩效,“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从内部去锤炼创维的竞争力。我们对集团重新进行了定位,近两年的创维,集团的管控平台开始逐步建立起来,整个集团在战略规划、资源配置与营运管控方面的能力也提升了。”

应该说,创维是幸运的。不仅赌对了液晶电视,而且专注于液晶电视的结果还让其抓住了最佳发展机会,“从我们的财务报表可以看出来,比如去年,虽然我们和竞争对手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挣了多少钱,但是创维的盈利比却是最强的。我们总的盈利规模超过好几个竞争对手的盈利规模加起来之和,这说明创维的综合竞争力还是强过对手的。”

  尽管如此,投资者们更关心的却是,在电视产业里创维能持续增长吗?经营单一产品难免会遭遇“天花板”,因此,核心产业做强之后的创维,要想做大还需要找到新的增长点。

  如今,内部管控平台已经搭建就绪的创维,在完成了“1”的建设之后,计划往“1”后面添“0”了。除了在电视、机顶盒和安防方面的投入以外,今年以来,创维集团又新成立了三个子公司,分别为创维电器、创维冰洗和创维LED照明,涉及移动电视、电子书、节能冰洗、商用显示和LED照明及上游芯片。尽管创维对这些子公司准备了两年的培育期,但无疑未来他们将是集团新的利润增长点。

  张学斌比较理想的企业扩张模式应该是,在企业大了以后,靠企业的内部能力去推动企业的发展,而不是受制于外部的资源和发展机会,“相对同行来说,政府的资源我们拿得最少,我觉得关键还是要靠自己、靠市场去争取资源。”

  事实上,近些年T C L和长虹等敢于扩张和投入,很大程度上的确是因为有非市场的力量在推动。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研究员秦合舫看来,不管是社会资本、政府关系还是与大的海外跨国公司的协调能力,不管是治理结构与社会资源,同在深圳的TCL都比创维强很多。比如在液晶面板的投资上,TCL就显得主动和大胆很多。

  不玩液晶面板

  对于国内家电厂商来说,在液晶面板技术上没有话语权是最大的痛。过去数年,电视机市场从C R T向液晶电视转移,拥有面板工厂的跨国巨头份额大幅上升,而国内的家电企业却始终受制于人。

  张学斌当然也知道在技术上受制于人给企业带来的压力,加上由T C L主导的华星光电8.5代线高达245亿元的单项投资,不能说这对创维没有一点触动。但张学斌更清楚的是,液晶面板行业已经发展得相对成熟,竞争对手都有着很强的实力,同时液晶面板市场的变化也比较难以捉摸。2008年金融危机时,全球消费电子市场遭遇重创,液晶面板的需求随即也迅速下降,但仅仅几个季度后,液晶面板市场就迅速转暖,至今供不应求。

 

  因此可以说,这个需要投入巨资、而要去预警其市场景气周期又是一个巨大难题的领域,创维不愿去触碰,“在面板上我没有去主导,只是参与投资。参与投资的好处在于,首先我们能保证供应链,第二个是有一定的成本优势,另外,国外巨头们推的新技术,我也一定能最早知道,那么我的终端产品就不会落后。中国的企业要想在面板上有所突破比较难,因为你始终比人家晚了一拍,而且人家的投资早已收回来了,我们现在才去做,成本比别人高很多。”

对于创维这种在核心技术上参股而不控股的方式,TCL的李东生曾有过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虽然L G D、三星电子在中国的高世代液晶面板生产线投资计划相继敲定,但是由于我们与三星、L G是中国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即使我们参股这些企业,在中外阵营竞争激烈的时候,中国企业说话也算不了数。在关键的时候,这些面板厂商特别是韩国、日本的,会考虑到终端市场和你竞争,关键时候掉链子的情况常有发生,这也是李东生下决心豪赌液晶面板的重要原因。

  而在秦合舫看来,如果没有大的风险,在TCL、京东方等国内厂商的液晶面板面市以后,国家可能会出台一些产业政策对国内的面板制造企业实施贸易保护,“现在进口面板的关税是5%,未来可能提高到10%,这就把你从外边进口的通道壁垒提高了。而创维背靠国外大公司的方式,不仅在成本上没有明显优势,而且还可能受制于其技术的发展。”

  当然,面对这样的“困局”,张学斌并不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从去年开始,创维就专门投资成立了一个新公司,在LED芯片上进行实质性布局。“为了做强我们的核心产业,我们主要是在产业链上游进行了投资。电视产业的核心部件除了面板之外,还有芯片,而这一领域人们的关注很少,投入也相对较小,投资这些领域反而有可能赢得收获。”从战略投资的角度考虑,创维还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投入到了OLED即下一代显示技术的研发上,创维还专门与L G成立了一家联合的研发公司,用来做LCD和LED的部分研发。

  对于在新技术领域的研发和投入,张学斌坦言风险依然很大,“拿芯片技术来说,我们还投资了一家芯片设计公司,在深圳应该说是单体最大的投资项目。这是我们发展的实体中心,我们要求达到10个亿。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想弥补我们在液晶屏上的短板,虽然风险很大,但是我们在芯片上完全有可能赶上国外品牌,因为下一代显示技术我们是有机会的。”

  终端话语权

  事实上,全球彩电产业技术的变化速度一直很快。在三网融合、3D等新概念、新技术不断加强的情况下,彩电业传统的规模放大型竞争模式已难以适应当前的市场竞争。

  在此背景下,张学斌认为,当前全球彩电产业的发展正面临着从硬件到软件、从服务到内容的融合,这就给彩电企业的未来带来了两个大的发展方向。首先是硬件的空间增加了,3C融合以后,一些新的产品形态就会出现,以前单一的产品功能开始有了娱乐、通讯、办公、看电视等可能,使得产业的界限日益模糊;另外,3C融合以后,增值服务的空间也会变得越来越大。“只要你敢于去创新和想象,你就可能造就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这个产业放大了很多倍。”

  在张学斌看来,互联网时代彩电产业正在通过终端掌握话语权,“为什么现在三网融合的播控平台打得头破血流,说到底就是争谁能够掌握终端用户,你掌握了终端用户,你就掌握了一个金矿。”

  换句话说,未来企业的竞争将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企业技术创新与模式创新的能力;另一个就是企业与用户沟通的能力,只有将用户需求与企业自主技术创新结合,实现消费需求感知与企业创新协调,才能创造新的市场。

  “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就是你如何把消费者连住,要达到这个要求就必须通过电视这个终端,此时的电视就成了这个链条里非常重要的一环,话语权也就增加了。”对于家电企业来说,未来也将不再只是做标准产品,而是通过各自不同的软件以及硬件的设计,满足客户特定的内容提供的需求。无疑,电视厂商之间的竞争将演变为平台之间的竞争。

  我现在叫黄宏生“老板”

  口述|张学斌

  创维的转折点在于上市。作为一个家族企业,上市之后的创维遇到了很多困难,而正是解决这些困难的过程,使得创维有了质的变化。

  2001年我加入创维的时候,也是创维最困难的时候。当时主要的问题在于老板和经理人之间有不同的意见,因为这个问题没有处理好,直接影响了创维的发展。我到了创维以后,感觉最困难的就是人心比较散。一些高层都走了,研发人员也走了很多人,项目也做不了。我去了以后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解决职业经理人和创始人的关系问题。

  当时创维已经上市,上市公司的治理要求创维内部必须改革,这就需要有人去推动。比如职业经理人制度,由于我们的职业经理市场本身的不完善,职业经理人本身素质有待提高,再加上企业本身也有一些问题,就需要大家形成一个共识,把其中的利害关系厘清,把管理机制、激励机制建立起来。让职业经理人靠制度、靠流程来管理企业,每一个人在某一个环节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不能因为某一个人而对公司造成致命性的伤害。除此以外,大家要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和目标,同时各自分享各自应得的发展成果。

  这个过程其实比较痛苦,比方说那个时候需要实行分权管理,开始老板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不能管?但公司要运行,他不去推动这个事情肯定是不行的。因此可以说,创维的改革一定是以老板为主导去推动的。

  创维的改革能够成功,有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那就是大家都要把创维当作一个事业来做。这样我们跟老板“争取权力”的时候,老板也会认。我们要这个权力,出发点是为了公司的发展,是为了我们的事业,而老板也是为了公司的事业,大家就很容易达成共识,也就很容易让步。这个应该是最高的原则、基本的原则。我觉得并不是只有企业家才能有企业家精神,职业经理人也能有企业家精神。什么是企业家精神?那就是他要把企业当作他一生奋斗的事业来做。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在创维这十年,我们作为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参与者、推动者,在治理结构和制度化方面的建设对企业产生了深远影响,这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当然这种制度的建立是需要外界环境推动的。老板一开始也不愿意改变,但是环境给他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去思考。这就像一个无解的命题,到底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创维能够稳步发展,就在于制度的作用。在老板出事之前,创维的制度就已经建立起来了。老板是在2006年7月7日正式入狱的,当时对他的限制比较严,我们去探望他,见个面也说不上几句话。进去之前老板也没有什么安排,我们就是沿着制度规定的方式在做。现在老板出来以后,他也不到我们公司,来了也从来不跟下面的人见面,可能去做一些自己的事。当然作为大股东,他也会关心企业的发展,也会在旁边看我们,比方说哪些地方有改善,哪些有问题,但是意见是一个建议,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决策机制,大的决策权是董事会,我们全部是职业经理人,老板太太一个人“一票”,但是董事会“一票”不能左右任何东西。

  但这并不妨碍我和老板之间的亲密关系,我原来叫他董事长,现在叫他老板。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举行,BOE(京东方)携手合作伙伴实现全球首次8K+5G远程直播,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镇  秀美美景展现在BOE IPC·2018现场。 此次,BOE(京东方)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实现了包含8K拍摄、8K编解码、5G网络传输、8K直播在内的8K+5G直播全过程。通过在乌镇水...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来自全球的物联网企业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物联网细分领域应用、技术及未来趋势。大会期间,BOE(京东方)全面展示了器件与方案、物联网系统、智慧系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及解决方案,让用户体验到物联网技术发展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BO...
5G+AI,让全球主要科技巨头都意识到,物联网与新兴技术的融合正驱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全球主要市场研究机构皆给出了一致利好预期:IDC预计,2018年全球物联网支出预计将达到7725亿美元,到2020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全球物联网设备规模已超过全球人口数量,预计2018年将有超过40亿台商用物联网设备投入使用,2020年全球有200亿至300亿台设备相互连接。...
人类总是向往极地的神秘和纯净但也常常会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望而却步极寒、狂风、骤雨、暴雪加上紧缺的物资让每一次极地科考都很艰难11月2日,天空湛蓝湛蓝的,“雪龙号”科考船昂首伫立在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红色的船体、白色的船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午10时15分,在汽笛一声长啸下,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身着探路者全套考察队服,迎风起航,奔赴南极,他们站在船上与家人朋友挥手道别,踏上南...
对于很多人而言,特别是生活在北方的小伙伴,玩雪,应该是童年时光的冬季“标配”了!打雪仗、堆雪人,不亦乐乎~ 而生活在南方的小伙伴们,如果难得见到一次下雪,更是兴奋的不行~▽然而,人,是会变的…长大后,你不再会像儿时那样玩雪,你也不再那么喜欢下雪天,甚至,开始讨厌起冬季的雨雪天气… 因为,连续的雨雪天气,就和梅雨季一样讨人厌,让你不得不面对洗完衣服却干不了的窘境…这真的很令人感到...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