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影响力

郑永刚:杉杉反向挣钱

文|本刊记者 李冬洁 日期: 2011-11-08 浏览次数: 2873

  浦东一幢高楼的31顶层,郑永刚坐在里面的一个小隔间里,一杯茶,一个人,竟品出些落寞来。而在半个月前的宁波,他可是强势的明星。那一天,杉井奥特莱斯开业,作为合资的股东方代表,郑是聚光灯追逐的对象。明星赵薇也兴冲冲地赶来捧场,还有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和郑站在同一个台上。郑今年53岁了,可大多数人都有一种感觉,在雄心和岁月的拉锯战中,尴尬的总会是后者。

  距离上一次的密集出镜,近3年的时光悠然而过。那一次,是杉杉集团与日本伊藤忠商社“结亲”,后者从腰包摸出100亿日元,拿下前者28%的股份。每次出镜,老郑都是明星的范儿。这一次,除了杉井奥特莱斯,他还带来了什么?

  答案早就准备好了,那便是杉杉意欲打造中国商社的创意,这又是国内企业第一次提出全面系统去打造商社。杉杉这几年多元化一直走得顺风顺水,服装,高科技,投资,国际贸易和城市综合开发五大板块齐头并进,硬是让做服装起家的杉杉一头撞进了中国企业500强的红线。

  不爽的多元化

  “日本的综合商社没有实体,只做投资、贸易和各种中介业务,而杉杉还在经营着两大实体业务,服装和锂电池材料生产。另外,日本的综合商社背后有本财团的银行支持,而杉杉没有直接的银行支持。”郑永刚向《英才》记者坦承,杉杉意欲打造的商社和日本商社不同。

  对于杉杉的商社梦,一位浙江企业家向《英才》记者表示,日、美的产业形式发展较早,而现在国内的民营企业正处在转型期。浙江企业存在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一手做实业,一手做投资,也许再过10、20年之后,杉杉有可能就彻底不做实业了,又或者不做商社了,开始越来越专业,现在也许只是个过渡。

  实际上,国内类似杉杉业务架构的大型企业不在少数,最典型的莫如联想控股,实业有联想集团,投资有联想投资和弘毅投资,还有金融等其他多元化板块。而杉杉为何在此时独独提出商社的理念?

  “相对欧美的企业模式,日本商社的模式是扮演一个母亲的角色,哺育孩子,等孩子养大了就把股权关系理清,然后再去哺育下一批。杉杉通过十几年来和伊藤忠的合作,看到日本模式有很多的先进性,”郑继续说,“虽然人家也知道你不止做西装了,多元化了,但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模式和形象告诉大家,商社首先是多元的,对吧?”

  后面这句话就又绕到了郑的心结上。其实郑说自己压根不懂服装,1989年被组织分配到濒临倒闭的甬港服装厂做厂长,短短几年便在全国冒尖。但从心底里,郑一直觉得“光做中国服装业老大”是一件“挺土的事”。

  1997年,杉杉股份上市一年,在服装业一骑绝尘,然而在一年一度的杉杉戚家山会议上,郑忽然提出“我们将很快进入非主流”。此话一出,四座皆惊。原来那时,他没事经常在世界时尚中心转悠,不定期往返于巴黎,米兰,纽约之间,后来越逛越没底儿,如果那些品牌蜂拥进入中国怎么办?

  后来便有了著名的伤筋动骨式的改革。从1999年开始,杉杉花了三年时间砍掉了苦心经营起来的制造基地和营销网络,转而开始经营20多种世界品牌;同时进军高科技新能源,涉足金融投资,矿山、国际贸易等等板块全面开花。也就是说从1999年开始,杉杉便踏上了多元化的征途。目前尽管多元化让杉杉获益匪浅,服装业的产值在总盘中的占比大幅缩小,但服装企业的影子始终挥之不去。这让郑很不爽。

  有件事让郑一直很介意。两年前,别人介绍一个老领导给郑,说郑是杉杉控股的当家人,那个老领导立刻握着他的手说,杉杉啊,知道嘛,你的西服做得真好!这事儿显然给郑带来了刺激,以至于在9月下旬杉井奥特莱斯开业的媒体会上,和晚上杉杉更换L O G O的晚宴上,郑像祥林嫂般地直重复,“我们不仅仅做西服,我们是一家多元化的企业了。”

  扩张的好时期

  相信杉杉多元化的起点也是一种朴素的价值观,否则也不会有郑永刚后来的心病了。在金融投资领域,刚开始郑根本没有成型的概念,就是平日里经常参加一些会,投资宁波银行和浦发银行的时候,领导说你给投5000万,一亿吧,说不定哪天上市,不就赚了。“有时我们赚钱都是稀里糊涂的,”郑说,而这也让他交了学费。

  1995年,泰康人寿成立,杉杉是发起人,持有20%的股权。在筹备期的时候,郑去了美国的洛杉矶,和台湾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吃饭,他说保险在15年内是不会赚钱的。“我是产业思维,15年不赚钱,投进去干什么。我回来之后花了很大的力气把钱弄出来。现在200亿就没了。200亿啊!”直到现在,提起这事郑都洒脱不起来。

  走过一段懵懂期,后来的杉杉开始有所为、有所不为了,这就有了郑至少两度被人嘲笑。一次是住宅地产,一度是暴利的来源,而杉杉却按兵不动,愣是一点没参与;另一次是最近的杉井奥特莱斯,杉杉没圈地,而是单纯做商业。

  对此,浙江省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副会长蔡骅向《英才》记者表示,其实浙江也有不少企业都没有参与房地产,像正泰、娃哈哈,但这也没有妨碍宗庆后成为全国首富。在市场化状态下,企业做什么没有唯一的标准。对于郑而言,他的标准简单易行。

  “我肯定不会做,金山银山我也不喜欢。因为土地没有公开拍卖之前都有很多潜规则,这是我不喜欢做的。第一我不求人、第二我不做这个事。我们不是唯利是图的企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做企业不是说买股票,‘哗’一下上去,涨了多少钱。这个可能有运气关系,也有独特眼光,但这个是一时不是一世的,而企业是需要长时期地去积累、去创造的。”

  在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背后,是杉杉多元化之路走得没商量。在郑看来,如果不做多元化,无非有两个条件:一是有核心技术和核心品牌;另一个就是要有垄断性资源。

  “以服装为例,如果不是在全球范围最好的品牌,你做不了专业化。你看吧,再过三五年后像美特斯邦威也要做多元化,因为成长性不够嘛。我们在1993、1994年的时候,中国市场西装的占有率达到37%,就没有空间了。所以必须要做多元化。”郑说,现在又到了扩张的好时期。——没有听错吗?现在世界正处在第二轮经济衰退的风暴口。

  郑道出了他的商业“机密”。在他看来,现在是经济的低谷,别人都没钱了,正是自己低成本扩张的时候,等下一轮经济景气度再回升,就开始回笼资金了,而等经济再往下走就又开始投资了,“所以要反方向走,不能正方向走”。眼下,杉杉又开始出手了,具体是什么?老郑是一般人不告诉,因为“小的时候千万不能说,现在的竞争很激烈……等做大了说没有问题。”

  杉杉的多元化究竟会走多远?一位宁波当地企业家向《英才》记者表示,做多元化要看企业家用怎样的模式,如果以投资的形式,授权非常清晰,董事长光看看报表,完全可以用资本来控制,投资多少领域都没关系,但如果自己跑去做总经理,“多元两三个就吃不消了,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财散人聚

  现在郑真正成了甩手掌柜,一天会会友,时不时和长江商学院的同学聚聚,打打高尔夫球,再到全球各处转转看看。这让其他成天埋首工作十多个小时的企业家情何以堪。

  郑称自己具体事做不来,以前做服装主业时不会做衣服,做锂电池材料更是插不上手,而他的特长是善于决策和用人——也就是在正确的战略决策上,使用最专业的人。他的一个“杀手锏”是财散人聚。

  “我原来有90%的股份,现在只占有40%,大量的股份都用很便宜的价钱送给那些专业人士了,比如你做哪一块的老总,有这个能力,两年以后我实打实送你1个亿。这样关系就不一样了,原来是打工,现在是主人。一旦成为主人之后,他就玩儿命地干。”郑说,他太太比他更厉害,更豁达,

  她觉得这些股份就应该送给他们,“小企业家注重财富,大企业家注重事业,把事业做成了以后,钱自然是推不开的。”

  在下属眼里,郑是他们的主心骨,有事都会找他。一位股份公司的高层告诉《英才》记者,1999年杉杉刚开始做锂电池材料,中国唯一的碳素研究所被兼并过来,中国就这么一批科学家在为杉杉效劳。老郑有一阵子天天为他们爱人和孩子在浦东跑,买房子,找工作,找学校。

  郑自称是一个改革开放中的过渡性人物。当然,绰号“巴顿将军”的老郑是权威的,同样不喜欢被人质疑。当年战略调整后,杉杉在大砍制造基地和营销渠道的时候,有的服装企业正大干快上地打造全产业链。到现在,很多人对杉杉服装的印象似乎还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

  12年弹指一挥间,现在提起服装板块这档子事,老郑还是很激动。“市场占有率是一定会下降的,因为原来市场是不开放的,高成长是不正常的。但今年下来,我们真正成为了中国服装行业的领头企业,但是别人都不知道,我们也不想说,这种表面性的东西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已经产业升级了,已经拥有20多个世界的品牌了。”

  知道了,或许时尚人士所经常津津乐道的大品牌的背后,正是杉杉的手笔。这是郑懒得争辩的,而乐于倾诉的是即将开工的宁波中心。“这个楼到时会和上海金茂大厦、上海环球中心、上海大厦一样,是对宁波整个城市的提升。”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浙江人民出版社特别策划出版图书《抗疫心灵处方》,从应对危机、辨别谣言、珍惜健康、自助自强、承担责任等多个方面,为当前抗击疫情的人们提供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 本书作者庄恩岳在2003年“非典”肆虐时期,就曾写过心灵安慰的文章。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马上思考能否力所能及地做贡献,并与浙江人民出版社共同商议、敲定、出版《抗疫心灵处方》一书。 关于应对疫情,他在书里写道:人们关注...
自2013年家族信托的理念在国内逐步兴起后,境内保险金信托也应运而生。相比动辄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因此所带来的丰厚利润而言,保险金信托更多的是一种以委托人家族财富规划为代表的家事安排与服务,不仅对从业者的综合专业能力要求极高,又让信托公司面临着庞杂而久远的事务管理工作和微薄的利润空间。因此,业内也有这样一种说法:从事保险金信托业务的信托公司和从业人员依靠的是信仰与情怀,凭借的是...
紫光展锐公开表示计划于 2021 年勇闯科创板后,就一直低调着手增资计画。根据问芯 Voice 独家获悉,日前大基金投委会已经通过对于紫光展锐的投资决议,计划投入约 22.5 亿元,另外传出上海国资也可能会对紫光展锐注资。紫光展锐目前的估值约 500 亿人民币,经过这一轮增资,估值将再往上垫。这一次加码紫光展锐的动作,会是大基金在国内 5G 和 SoC 芯片技术布局中,迈出最关键的一步棋,更象征紫...
3月8日11:18,印尼德信钢铁烧结事业部1#烧结机热负荷试车生产,随着混匀料面点燃,台车缓缓通过点火器,公司高层与总包单位共同见证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集团董事长、新天钢董事长丁立国先生也发来祝贺! 印尼德信烧结项目由中钢设备有限公司负责总包,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在烧结工程冲刺收尾阶段,国内发生疫情,导致总包及施工方原计划增加人员不能按期上岛,重点设备主抽风机厂家调试人员、滚筒润滑控制备...
创业板指近日来持续攀升,科技板块担当起领涨“龙头”角色,科技类ETF也因赚钱效应突出而广受投资者追捧。A股科技行情风向标、国内规模最大的科技主题ETF——华宝科技龙头ETF,基金简称“科技ETF”,交易代码515000,2月24日基金份额再增0.58亿份,继2月21日净流入7.69亿元巨额资金后,2月24日再度净流入0.93亿元资金。这也使得科技龙头ETF的规模连创历史新高。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