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影响力

王中军:大戏才开幕

文|本刊记者 昝立永 日期: 2013-09-29 浏览次数: 5989

  上市1414天后,华谊兄弟(300027.SZ)终于以375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最高的公司。

  不仅于电影市场上,华谊兄弟继续着其焦点作风,更是在资本市场上被演绎成神迹——从年初14.8元的股价,一路狂飙,至9月10日,达到63.85元,涨幅超过330%。

  华谊兄弟,凭什么疯涨?

  创业板2009年开板,编号第27位的华谊兄弟在其走完的三个完整会计年度中,以27%的平均每股收益增速,排名前列。实际上,当年开板上市的36家公司中,实现2010、2011、2012三年连续增长的公司只有12家。

  甚至,华谊兄弟掌门人王中军得知“C36”只有12家连续增长的公司也颇为意外。不过,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王中军表示,就华谊兄弟这三年的业绩表现而言,“算是完成个及格成绩,力争上市五年平均的增长幅度能够保持在30%。”

  当然,中国电影行业不止华谊兄弟一家。

  同为创业板上市的光线传媒(300251.SZ)、借壳江苏宏宝(002071.SZ)的长城影视、纳斯达克上市的博纳影业(Nasdaq:BONA),还有待上市的中影集团和小马奔腾等,都是华谊兄弟的对手。

  “虽然在单个业务上,华谊目前有竞争对手,但就总体而言,还没有谁能在全局上对华谊构成威胁的。”王中军向《英才》记者表示,经过多年积累,华谊到达今天这一步,对得起文化产业第一股的称号。

  “上市给华谊带来的几乎全是正能量,上市就是华谊二次创业的开始。”上市三年后,华谊兄弟拍电影、搞并购、投手游,王中军说他才刚刚启程。

  或许,王中军的这股子自信不无道理,至少马云、马化腾信了,不然也不会掏出真金白银来。“马云、马化腾都是公司的股东,虽然也都给予了华谊一定的支持,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公司间的合作,以后会有真正的化学反应。”

  看起来,这一切似乎都只是大戏刚刚拉开的幕布。

  拍电影 高毛利是常态

  66.75%的毛利率,这个数字让人不能小看娱乐产业。

  2010—2012年,华谊兄弟电影及衍生的毛利率分别为48.42%、33.06%和35.3%。今年上半年又蹿升了一大截。

  “高毛利将是一个常态。” 王中军说,这就是中国电影公司的想象力。“中国电影的爆发就是在最近几年,现在电影的票房要想夺冠,应该去冲击2亿美元这样一个水平,当年唐山大地震6.7亿也就是1亿美元,可两三年就翻倍了。”

  相对于高毛利能否持续的问题,投资者对于华谊兄弟业绩变化的波动更为关注。2010-2011年,华谊兄弟的每股收益增长稳定在35%以上,但去年却只有17.65%,到了今年上半年,公司每股收益增长又跳升至294.12%。

  华谊兄弟上半年的收益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电影《西游降魔篇》取得了远超预期的票房成绩。而下半年,徐克执导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以及冯小刚的《私人订制》将在国庆档和贺岁档上映,下半年9月由徐克执导的《狄仁杰之神都龙王》上映,据说这部电影将展示大片的革新。业内普遍预测华谊仍会是下半年的大赢家。

  毫无疑问,观众的屁股决定了电影公司的业绩,一部卖座的电影,就可能抬高毛利、推高业绩,反之则可能让电影公司迅速衰落。谁能百分百的把准观众的脉呢?

  也因为业绩的巨大弹性,使得资本市场很难对华谊兄弟做出合理的估值。

  “这里面有行业特性的原因,影视行业本身就存在这样的波幅。但是,华谊正通过进军英文电影、签下动漫电影品牌等一系列措施扩大片单,从而平抑因为片单过窄而造成的波动。” 王中军如此回应《英才》记者。

  进军英文电影?去好莱坞抢饭吃?

  在《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中白纸黑字写着:2016年,中国内地市场将向好莱坞全面开放。套用一句足球评论员经常说国足的话:留给中国电影的时间不多了。

  王中军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这不能叫做对中国电影的冲击,而应该叫做中外电影的互相渗透,而渗透的方式“肯定是以联合制作比较多。发行方面,对于中国市场,国外电影公司会对国内发行商有需求;而对国际市场,华谊也肯定需要与好莱坞的发行商合作。不管中国电影市场是否开放,英文电影未来肯定会成为华谊的一个主攻方向。”

  做影院 不是主力是稳健

  今年上半年华谊电影仍然坐着华谊第一大业务的高脚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华谊的影院业务营收已经悄然攀到第二的位置。

  这种趋势其实从2010年华谊介入院线业务开始就已经初露端倪。三年来,华谊在院线方面的营收逐年增长,而且增幅都在50%以上,与此同时,华谊在院线的成本投入也是连年攀升,增幅超过营收,用这种不惜成本的投入换回第二把交椅,这是不是意味着华谊未来将大举拓展院线市场呢?

  王中军对此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认为华谊发展院线只是从业务的整体布局出发,这项业务未来相对稳定,但这不是华谊主要的发展方向,毕竟华谊主要还是影视的内容生产商。

  当然很多人会猜测,华谊进军院线会不会招致原有院线的敌视,从而影响华谊在这些院线的排片?“这没什么影响,主要还是要看影片本身的质量,内容好是关键,如果片子差,华谊不进军院线,别人也不会排片。”王再次强调了内容生产的重要。

  王中军对于影院发展持有的稳健态度从华谊院线的发展速度上也可以看得出来,三年多的时间华谊只开了15家影院,也就是平均每年增加不超5家,这样的速度对于华谊来说真的不能说快。

  虽然王中军没有把院线发展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但是对于这项业务,华谊兄弟也并非懈怠,2013年9月9日,华谊公告:华谊通过自己子公司华谊兄弟(天津)互动娱乐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人民币2.1亿元投资参股江苏耀莱影城管理有限公司,这一收购使华谊获取了江苏耀莱20%的股权。

  所以对于王中军的院线稳健策略,也许我们更应该理解成为这是华谊院线在低调前行。

  搞并购 情节像拍电影

  一起并购案,让投资者又翻出了“减持”的旧账,可能王中军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会再成资本市场里的风暴红人。

  华谊兄弟9月2日公告称,拟斥资2.52亿元人民币的股权转让价款,收购南京弘立星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南京嘉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常升)70%的股权。同时,弘立星恒拟使用浙江华谊支付其的部分股权转让款,购买公司之实际控制人王中军和王中磊持有的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

  引人瞩目的是,浙江常升是由影视演员、知名导演张国立实际控制的公司,可以说是专门为本次华谊与张国立合作而设立的公司。张国立将其所有的制作发行业务装进这家成立不久的公司,从而形成一个有效的法律主体。

  但浙江常升值这个价吗?

  有投资者就发出疑问:按照浙江常升的注册资本1000万来计算,华谊兄弟是相当于以35倍的溢价收购。对比华谊2012全年2.4亿的总利润,于是投资者调侃王中军是“中国好朋友”,大股东不顾中小投资者利益的结论。

  “市盈率是不能用注册资本来计算的。” 王中军显然不认同这个质疑,他向《英才》记者表示:目前市场上收购类似的电视剧制作公司估值一般在12倍左右,而华谊开出的估值是符合市场行情的。“本次交易是综合考虑浙江常升2013 年预计净利润及张国立的品牌效应情况下,经双方协商定价,交易价格是比较合理的。”

  另一个引发投资者争议的点则是:1.52 亿元人民币的股权转让价款,由浙江华谊支付至弘立星恒和浙江华谊共同提供的监管账号。该监管账号里的款项只能用于弘立星恒购买浙江华谊实际控制人王中军和王中磊持有的华谊兄弟的股票。弘立星恒同意将其购买的王中军和王中磊持有的“华谊兄弟股票”锁定三年。

  这样一来,给人的感觉是公司用于并购的钱,经过这一次的交易就进了大股东王中军和王中磊的个人腰包。于是一些市场人士得出了:显然这是在变相减持,在掏空上市公司,因此更加认定了浙江常升溢价太高。

  不过9月10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为避免公众产生的误解,董事长王中军已于2013 年9 月3 日向董事会提出修改《投资合作协议》相关内容的议案。

  议案主要内容为:弘立星恒同意用浙江华谊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人民币1.52 亿元,在款项支付至指定监管账户之日起三个月内直接从二级市场上购买“华谊兄弟股票”,而不再指定购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中军和王中磊持有的“华谊兄弟股票”。同时,买入股票锁定三年的约定不变。

  这样一来,变相减持的情况就不存在了。其实,原协议与修改的协议在本质上没有变化。只是对于中小投资者心理上是个安慰。弘立星恒无论从哪里买,只要王中军等大股东想减持,总是可以找到渠道。

  而且王中军也明确说:“配有股权的转让主要就是想拴住张国立”,整个交易其实就是一个现金加期权购买张国立及其制作团队的过程。

  张国立亦告诉《英才》记者,“这个收购价格不算高,曾经有人出过比这个更高的价格。对于华谊来说,这次收购应该说价格公道。”同时,张国立表示他的来到一定会对华谊的电视剧业绩带来提升。

  上市三年,与在电影上的如火如荼相比,华谊兄弟在电视剧上却差强人意。在2010、2011两年电视剧还能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但到了2012年则出现了负增长,到2013上半年更是出现了37.06%的大幅下滑。

  实际上,在收购浙江常升的相关公告中,还特别提到了弘立星恒及张国立的保证:业绩承诺期限为5 年,其中2013 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为浙江常升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3000 万元人民币,其余几年的税后净利润目标将在2013 年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按协议约定比例增长。

  在业绩承诺期内的某个年度浙江常升经过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低于当年的净利润目标,则弘立星恒及张国立同意以现金方式向浙江华谊补足,以保证浙江华谊当年从浙江常升取得的利润分红与从弘立星恒及张国立取得的现金补偿之和,不低于“当年浙江常升预期应完成的净利润目标×70%”。

  所以,无论从资本市场角度还是业务发展角度,华谊兄弟对浙江常升的并购都精明的很。

  玩手游 早就在潜伏

  华谊兄弟“玩”手游,是个皆大欢喜的事。

  上半年,华谊兄弟业绩优良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减持掌趣科技获得的投资收益。从手游中的获利似乎激发了华谊对于手游的热情,7月23日,华谊兄弟发布收购银汉科技50.88%股权的预案公告。随后,公司股价应声涨起,4天涨幅45%,投资者很是欢喜。

  上述股权交易价格约6.72亿元,公司需向银汉售股股东发行约760.69万股,发行均价为29.43元,并支付现金约4.48亿元。

  银汉科技主营业务为移动网络游戏的研发、运营服务。十多年来出品了《天地剑心》、《幻想西游》、《幻想武林》、《西游Online》和《梦回西游》等多款游戏产品。不过,目前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时空猎人》这款游戏。数据显示,2013年1-6月,该游戏的月平均活跃人数达287.07万人。

  由于华谊在手游方面获得的成功,资本市场掀起了手游热,不少资本不计代价地追逐手游生产商。

  对于这种现象,王中军认为:不能把这叫做一种热,这是媒体的说法,投资人一定不会感觉热,否则他也不会投。就华谊来说,布局手游是三年前的事了,当时这个行业肯定是不热的,现在资金聚集在这里,说明这个行业是一个好的行业,所以华谊继续投入是正确的。

  至于是否价格过高,王中军向《英才》记者举例说,比如银汉科技的《时空猎人》,当时收购时营收也就4000万,过了一两个月这个数字就涨到6000多万了。

  王中军坦言,作为一家电影公司,当时发展游戏以及旅游小镇等,都是作为电影的衍生产品,但是随着市场的发展,游戏产业特别是互联网游戏和手游未来将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而且将来不排除将电视、电影做成游戏,从而扩大影视的外延性。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举行,BOE(京东方)携手合作伙伴实现全球首次8K+5G远程直播,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镇  秀美美景展现在BOE IPC·2018现场。 此次,BOE(京东方)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实现了包含8K拍摄、8K编解码、5G网络传输、8K直播在内的8K+5G直播全过程。通过在乌镇水...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来自全球的物联网企业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物联网细分领域应用、技术及未来趋势。大会期间,BOE(京东方)全面展示了器件与方案、物联网系统、智慧系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及解决方案,让用户体验到物联网技术发展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BO...
5G+AI,让全球主要科技巨头都意识到,物联网与新兴技术的融合正驱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全球主要市场研究机构皆给出了一致利好预期:IDC预计,2018年全球物联网支出预计将达到7725亿美元,到2020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全球物联网设备规模已超过全球人口数量,预计2018年将有超过40亿台商用物联网设备投入使用,2020年全球有200亿至300亿台设备相互连接。...
人类总是向往极地的神秘和纯净但也常常会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望而却步极寒、狂风、骤雨、暴雪加上紧缺的物资让每一次极地科考都很艰难11月2日,天空湛蓝湛蓝的,“雪龙号”科考船昂首伫立在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红色的船体、白色的船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午10时15分,在汽笛一声长啸下,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身着探路者全套考察队服,迎风起航,奔赴南极,他们站在船上与家人朋友挥手道别,踏上南...
对于很多人而言,特别是生活在北方的小伙伴,玩雪,应该是童年时光的冬季“标配”了!打雪仗、堆雪人,不亦乐乎~ 而生活在南方的小伙伴们,如果难得见到一次下雪,更是兴奋的不行~▽然而,人,是会变的…长大后,你不再会像儿时那样玩雪,你也不再那么喜欢下雪天,甚至,开始讨厌起冬季的雨雪天气… 因为,连续的雨雪天气,就和梅雨季一样讨人厌,让你不得不面对洗完衣服却干不了的窘境…这真的很令人感到...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