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首要影响力

郭为 神州数码改头换面

文|本刊记者 谢泽锋/编辑| 孟德阳/图|本刊记者 孟杰 日期: 2015-08-27 浏览次数: 7760

  接连斩获智慧城市战略合作项目,全面布局智慧农业,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神州数码,00861.HK)董事局主席郭为是铁定了心要往互联网转型。.

  在一个悠然的乡村田园,《英才》记者见到一袭随意装束的郭为。一件麻布格子衬衫配搭时尚的休闲短裤,棕色皮鞋加白色袜子。褪去西装革履,“不再端着”的郭为自在舒心,他笑言:“自己现在的状态才是真正的企业家。”

  每年夏天,郭为便把自己的办公场所搬到乡下,瓜果飘香,繁花盛开,远离城市喧嚣也许能更静心思考自己执掌的神州数码。

  他最近正在读一本书《维珍创业经》,作者是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他自经商开始就从未停止过其特立独行的举动,曾驾驶热气球飞越大西洋和太平洋。

  理查德·布兰森身上重新起航的动力和心态,让郭为找到了共鸣。

  “二次创业”初期,神州数码的智慧城市战略就一直被人质疑,有分析认为以分销、IT服务乃至全部业务的利润,反哺智慧城市,未来风险会不断加剧。每建成一个新的智慧城市,就可能需要上千万的成本。

  然而经历了蛰伏期,郭为的智慧城市梦终于有了开花结果的迹象。从磨破嘴皮子兜售自己的想法到别人主动找上门,此时智慧城市曙光初现。

  郭为的坚持不再是一厢情愿,“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等顶层设计的出台,让一切与互联网相关的设想都不只停留在概念层面。这些曾经天马行空的跨界融合的商业理念,现在都已经开始或即将落地,并且能够创造巨大的商业和社会价值。

  在智慧城市之外,郭为又将自己的眼光拓展到更为宽广的领域,毕竟万物互联的社会没有什么不可能。收购中农信达布局互联网农业,规划工业4.0,谋划互联网金融。在当前互联网企业、产业资本纷纷跑马圈地试图分羹之时,郭为和已改头换面的神州数码能否气定神闲面对更残酷的厮杀?

  

  本地化数据入口

  在智慧城市的布局中,躲不开BAT的身影,但郭为强调,神州数码和BAT有着不同的逻辑和思路:“与BAT不同,神州数码是内容提供者。”

  抢占任何一个可能的入口,这是所有互联网企业在互联网+浪潮来临时的不二选择。阿里巴巴与苏宁云商合作,看重的或许就是苏宁强大的线下物流和门店资产;京东入股永辉超市,借助线下入口,搭建完整的O2O闭环;而以内容起家的乐视网,强势挺进手机、智能自行车等硬件市场,也是为了搜集用户数据,补充自己的入口资源。

  这些入口背后如果没有强大的内容做支撑,就如一把精美的茶壶,只有壶而没有茶。郭为边喝着茶边说,他做得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入口背后的内容。

  资料显示,神州数码目前在全国30多个城市展开了智慧城市建设,包括本溪、重庆、成都、佛山、福州、威海、张家港等城市已经落地了智慧城市平台。“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资源对互联网公司极其重要,整个政府的服务看起来是很零散的,但它汇集起来会是高频的,互联网企业需要我们的内容,所以他就会找到我们。”郭为对《英才》记者表示。

  鉴于内容的重要性,腾讯、阿里、Uber等互联网企业纷纷选择与神州数码合作。以神州数码最新拓展的城市重庆为例,神州数码与重庆市政府共同推出了“在重庆”信息惠民应用平台。重庆市民可以在电脑、手机、自助终端等多个渠道登陆“在重庆”,轻松享受包括水、电、气、通讯、宽带、有线电视查询缴费,以及预约挂号、ETC缴费记录查询、汽车票务等在内的4个重量级融合服务、8大主题服务,共计120余项公共服务。

  这些庞大的数据资源和服务接口正是吸引互联网巨头们的地方,“现在每一个城市基本都设置了微信公众号,但如果想要这些账号真正成为市民全天候的民生服务通道,就需要对接我们的平台,对接平台上的各项民生服务。支付宝也是一样,我们的平台与所有和支付相关的公共事业部门都有对接。支付宝和微信变成了我的渠道之一。”郭为说。

  按照这样的思路,神州数码吸引了众多好朋友前来加盟,比如Uber全球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今年1月,郭为在美国硅谷参观了Facebook和Google,当时他还不知道Uber这个公司,据朋友介绍“未来最有价值的、能对整个互联网产业产生巨大影响力就是这家叫Uber的公司”,但由于种种原因,双方并未会面。而此时,Uber正有意接洽神州数码。

  时隔数月,在贵阳的大数据论坛,二人见面只谈了半个小时,旋即Uber和神州数码正式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据卡兰尼克介绍,随着自己创业初期的“打车”这一基本初衷的达成,Uber开始着手挖掘更深层次的价值——城市服务。

  “我们在美国的一些城市,送快件,送食物……通过算法,可以将闲散的存量汽车资源变成有价值的公共资源,在城市中创造新的职位、增加司机的收入、实现节能减排。”卡兰尼克的愿望就是想将这一模式复制到中国。

  不过面对中国各地方政府的政策限制,Uber在中国遇到了不少麻烦。而深谙政府服务市场的神州数码无疑是最为合拍的搭档。与Uber合作,产生跨行业的化学反应,卡兰尼克曾公开表示,“我想尽快看到神州数码的平台,期待双方的合作尽快达成。”

  

  大规模组织调整

  2014年,神州数码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组织调整。据了解,神州数码控股内部目前形成了五大业务集团:信息服务、智慧城市、供应链、金融服务和神州数码集团。这次调整,事实上是和智慧城市战略的制定同步孕育而出的。

  “2012年底,当时我们全国各个智慧城市分公司的总经理在一起开会时,没有人敢承诺说我们要做几个城市。”郭为不经意回忆那时的情景。

   神州数码员工透露,那时大家觉得很怕完不成任务,但是到现在,每个人都觉得很兴奋。那个时候是连拉带拽地把大家拉到这条战船上。“我现在可以说,你们如果觉得不好,可以下船,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们也开玩笑说,两年前还求着我们别下船,今天稍微有一点曙光,就要把我们踢下船去。”

   实际上神州数码内部已经高度认同郭为的变革。从当前的发力点来看,智慧城市及金融服务将成为未来新的增长动力,潜力巨大。

  对于组织架构调整,郭为认为是顺应互联网时代的去中心化。随着整个公司向互联网转型,思维和管理模式的调整势在必行。经历过分销时代的进销存管理,软件服务业务对人、工程师、项目的管理,而转型到智慧城市时,郭为经历了痛苦的5年时间,他深刻认识到过往的管理模式已经水土不服了。

  神州数码理想的组织架构是“网络化,去中心化,没有中心,都是互为客户的一种关系。每个部门根据自己的特征,去制定自己的管理方法。”郭为解释道,“比如财务就围绕着资金,把公司的净资产和借的钱全交给你,你给我算回报。”

  郭为还十分推崇德鲁克的管理哲学,其中就包括能够迅速建立虚拟组织的能力。“比如今天下午开一个会,这个业务会涉及到我的五大业务集团,而且和我们的投资公司有关,那就可以在每个部门调用部分负责人。当这个项目完成后,这个组织就可以解散。”

  起初他将这种去中心化比喻为舰队模式。“并不是所有的管理职能都放在旗舰上,有一些职能可能放在不同的舰队上。基于IT平台的一种网络化,所有的组织团队可以以虚拟化的形式出现。”

  大幅度减少了行政时间,郭为现在的工作就是两件事,一个是智慧城市,一个就是投资并购。

  

  无边界的互联网+

  回溯2010年提出智慧城市概念,郭为走访了近百位市长、书记,“嘴皮子都磨破了。”5年的时间,由于政策的支持,时间的酝酿,现在有很多地方政府主动找上门。

  这期间纠结的还有商业模式的选择,郭为不知道究竟是做一个解决方案还是做一个互联网的平台。也没想明白所要做的智慧城市“是电子政务的一种延伸,还是把社会服务和电子商务合在一起”,实际上,当时的智慧城市边界对于郭为是模糊的。

  不过郭为的直觉告诉他,未来趋势是以城市为中心的信息化——从点的、线的信息化走到一个面的信息化。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2012年神州数码就决定要搭建基于互联网的应用平台。

  直到去年,智慧城市的发展终于有了突破式的进展。2014年堪称中国智慧城市落地元年,政府连续出台多项有关智慧城市的指导政策,为神州数码落实智慧城市战略带来巨大的机遇。

  2014年神州数码收获颇丰。基于城市虚拟映像架构的智慧城市系统即城市公共信息服务平台3.0版本发布,形成了一个中心(城市网域数据资源中心)、三个平台(市民融合服务平台、企业融合服务平台、城市综合信息管理平台)的完整架构。

  仅去年一年,神州数码完成了13个城市的落地,并与河北省签署了省级智慧城市战略合作协议。

  伴随着智慧城市概念的不断深化,互联网公司和产业资本已盯上这块蛋糕,跃跃欲试。但由于起步早,理念领先,神州数码早年的“韬光养晦”逐渐起效,神州数码所能做的已经不仅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而是基于城市的一整套服务平台。

  面向未来,郭为认为神州数码的互联网+超越“城市”的概念,将会是无边界的。在互联网制造领域,神州数码牵手沈阳机床。今年4月,神州数码、沈阳机床集团与光大金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成立创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面向智能制造和云制造的智能云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神州数码工业4.0布局正式展开。

  “未来能不能把机床做成像手机一样,苹果手机巨大的贡献就是把功能机变成了智能手机,互联网制造未来就是如何把一个传统的工业机床做成一个智能机床。”郭为如此阐释自己的工业互联网梦想。

  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神州数码凭借其在银行体系、IT服务系统的龙头地位,获取大量优质的数据,而正是这些数据资源加上互联网资源,为神州数码控股互联网金融体系的搭建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

  “神州数码最终将会是一个大数据的公司,面向对象的大数据平台。我们的优势在于数据获取,对数据技术的掌握,如果能在互联网的环境下把数据发挥到极致,那么将会有极大的想象空间。”与此同时,郭为也在寻找数据变现的途径,把数据盈利分为服务的收益和真正数据应用的收益。“今天几乎没有哪一家企业能在数据应用上取得收益,这条路还很长。”

  “现在我找回了自己,原来是迷失了自己。” 2014年神州数码营收达到683亿港元,坦然于胸的郭为不再执拗于业绩的表现,他更看重的是自己与神州数码的互联网智慧梦。

  

  

  智慧农业爆发在即

  

  一次偶然摸到一张好牌,郭为至今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思。

  2013年神州数码准备收购一家农业信息化公司,谈判很难谈,所以要找一个公司备份,拿它去压价,于是找到中农信达。

  当时中农信达利润很低,但投行顾问看了以后,发现这个公司的价值潜力可能更大。郭为听说后也很兴奋,“软件的痛点不在于你做一个多大的软件,而在于你的这个软件能够copy多少,所以越小越容易成功,越大越不容易成功。”

  去年7月23日,神州数码旗下神州信息(000555.SZ)公告称,以7.1亿元收购中农信达100%的股权。收购完成后,神州数码正式挺进农业信息化领域。

  在很多互联网企业和产业资本站在村口张望的时候,中农信达已经进入了收获期。深耕农业信息化17年之久,如今中农信达已经在农村土地确权领域占据了近20%的市场份额,在全国农村三资平台、政务公开等信息化产品占据了全国近80%的市场份额。

  2014 年公司农业信息化业务实现营业额1.42亿,同比增长达575.37%,净利润同比增长619.21%,而其毛利也达到了53.61%。

  谈及此次收购,郭为认为,随着中国农业土地产权的改革不断深入,农业信息化的机会将不断迸发,农民也应该分享到改革的红利。

  神州信息副总裁、中农信达总裁张丹丹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就坦言,农业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市场,农业并不需要“高大上”,真正符合农民需求的产品和服务才能最终存活下来。

  “现在我们不是投入期,而是在收获”,张丹丹指出,对农民的生活习惯、行为习惯非常了解,知道怎么去跟他们打交道,这是中农信达与其他想做农业信息化企业的最大区别和优势。

  以土地确权进入智慧农业,中农信达牵到了牛鼻子。据资料显示,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确权工作的市场规模在280亿元左右。依此推算,农地确权市场有望在未来3—5年给中农信达带来高额的销售收入和利润。

  按照中央部署,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的确权工作都要在2018年前完成,中农信达已经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前十年我们完善政务平台,后十年我们要解决发展的问题,让农民富裕起来。”

  按照张丹丹的规划,中农信达的农业互联网生态系统以土地确权为入口,通过搭建多功能的农村产权交易平台,提供“一站式、全生命周期”的农业全产业链服务,实现农村土地的流转和增值,促进农村发展和农户增收。一旦这些农村产权交易平台衍生出巨大的服务规模后,其所积累的农业大数据就派上了用场,针对每个农民的征信数据,可以拓展信贷和理财业务;根据农产品市场情况,可以为其后续进入市场进行实时监控和调度。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互联网体系具有极强的可复制性,当前交易平台已在全国各地建立起来。

  去年底,神州数码与河北省政府签订了“智慧河北”战略合作协议,在建设智慧城市的同时就将中农信达所从事的农地确权及流转平台建设纳入其中,双方协同效应得以体现。

  农村产权交易平台将成为中农信达的“中枢神经”。郭为将其比作土地资产证券化平台,“类似于上交所、深交所,全国的土地等农村产权都可挂牌交易。”

  与京东、阿里主打的农产品电商(后端)不同,中农信达的逻辑是做前端和中端,张丹丹表示,“土地资源就是我的入口,做农业千变万化离不开土地。”掌控土地信息的中农信达无疑占据了有利地位。

  背靠神州信息的资本平台,中农信达开始补充自己的短板。今年7月,神州信息将以约3570万元认购旗硕科技51%的股份,其中中农信达持有旗硕科技40%的股份,并对其进行增资2000万元。

  资料显示,旗硕科技是国内最早开展农业物联网研发和规模应用的高新技术企业,针对种植过程,提供太阳辐射、雨量、风速、风量等环境的实时监控与干预,并能够根据作物的根系特点对不同土壤水分进行动态测量,掌握作物动态生长过程。旗硕科技已建立“云加端”精准农业控制体系,通过在线检测,数据在云平台上进行处理与分析,帮助种植企业精准把握环境状况与灌溉时机,并提供决策建议,实现精准农业闭环。

  “技术+市场”,一方面旗硕科技拥有国内领先的农业物联网技术,另一方面中农信达拥有广阔的市场与200多万的合作社等会员客户,互补优势明显。

   “未来十年农业将大不同,农业信息化将进入爆炸式的发展阶段。这会带动很多企业在农业领域有突飞猛进的发展。”张丹丹说道,“神州信息的计划是3年内实现千亿市值。”基于这样的判断,智慧农业板块将成为神州数码的新增长极。

  

  

  独家高端领袖对话

  “二次转型我特别快乐”

  

  理查德·布兰森的灵感

  《英才》:神州数码有两次转型,你觉得第一次转型和第二次转型,哪个难度更大一些?

  郭为:很难比较,就像你问一个小孩,你上中学难还是上大学难一样。

  《英才》:心态会不一样吗?

  郭为:第一次转型是痛苦的,第二次转型是快乐的。

  我很快乐,第一次转型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我不知道该怎么弄,看不清楚,也弄不明白,只是觉得必须转变,遇到了很多问题,自己的心态也不是那么好。但是现在我觉得特别快乐,二次转型的过程中我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英才》:你从《维珍创业经》这本书中是否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郭为:这本书主要将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的创业经历,他从小有语言障碍、阅读障碍,没上大学就去创业。60年代做音乐、做出版,第一片唱片就成功了,成功了以后又去做航空公司,后来又进入酒店、传媒行业,你看他就是完全不搭界的东西,他一生的创业经历非常有意思。

  对于神州数码来说,投资人对我们这一类公司,从识别度的角度来讲比较困难,我们上市的时候是分销代理业务,后来又做集成服务业务。

  这块业务因为当时放在香港,投资机构根本不认可他的价值,在国内的价值远远高过了香港,说明不同的资本市场有不同的认可。

  另外,对于公司内部结构的调整,是一种非常大跨步的转型。我感觉神州数码的转型和英国维珍的经历非常相似。

  《英才》:未来智慧城市的转型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在你看来才算是成功?

  郭为:必须承认,不管是资本市场也好,还是客户市场的认可,哪怕是一个阶段性的认可,也是一个里程碑的成功。

  智慧城市,是人类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变所酝酿出的一种新的城市形态,智慧城市本身既是一个目标也是一个过程,你很难定义最终智慧城市是什么样子。

  工业革命的早期,谁能想象到今天的城市会是这个样子,没有人会想象。我们也很难想象100年或者200年以后城市会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未来的城市一定是智慧化的城市,是在信息化管理下的城市形态,而不是一个工业化的城市形态。

  能够不断地让我自己很兴奋,或者整个团队也非常兴奋,在于我们做着一件很伟大的事。

  

  我们是内容提供商

  《英才》:这一两年神州数码与政府部门、其他企业的合作特别多,比如Uber、沈阳机床等的合作,你是否认为当前应该以合作模式来快速发展自己?

  郭为:每个企业都有它的核心竞争力,围绕你的核心竞争力,不可能包打天下。我必须要跟别人合作,才能把这个能力释放出来。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在当前互联网+大趋势的环境下,其背后的技术、数据和内容应用,以及如何让这些核心的技术释放出来。

  不跟沈阳机床合作,怎么可能去打造工业4.0的概念?农业也是一样,收购了中农信达,以土地确权为切入点,开始非常大的布局,从省域的信息化到县域,到村域,基本上在农业信息化领域里面,我不觉得谁可以PK我们。

  《英才》:和蚂蚁金服合作是为了做互联网金融吗?

  郭为:不是,腾讯、阿里跟我的合作在于他们都是入口提供商,阿里通过支付来占领2C的入口,腾讯通过微信和QQ来占领移动端的入口,这个入口就是社交平台,但所有人都用的时候,它就没有增长空间了,怎么样使它的价值更大?还是要找到内容。

  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资源对这些互联网公司极其重要,整个政府的服务看起来很零散,但它汇集起来会是高频,这样就需要我们提供内容,所以他们就会找到我们。

  《英才》:如何理解这个入口?

  郭为:它是我的入口,我不能是它的入口,我给它提供内容,我们是内容的提供商。

  

  摸到一张好牌

  《英才》:你什么时候开始有做智慧农业的想法?

  郭为:当时我们本来要收购一个公司,有机构给我们介绍中农信达。

  尽管当时这个公司利润不高,但我的投行顾问看了以后,发现中农信达的价值可能更大,我一听就非常兴奋,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软件,知道软件的痛点在哪,软件的痛点不在于做多大的软件,而在于这个软件能够复制多少,越小越容易成功,越大越不容易成功。

  只谈了一个小时,就定下来了。我当时就知道摸到了一张好牌,然后开始布局。

  中国的农业农业信息化改革,首先是需要有政策来落实,就像30年前如果没有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的改革是没法实现的。

  现在农业面临的最重要问题就是农业的产权问题,所有权、经营权和承包权的分立是一个创造性的东西,三权分立以后,使经营权更有价值,这个事情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而中农信达是做土地确权的,做到了最核心的部分,而且他们做了十多年,这个团队非常棒,我特别喜欢。

  《英才》:农业信息化板块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郭为:在土地确权基础上,搭了一个土地信息平台,以进行产权交易,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就为了进行产权的交易。

  在河北做的交易所,就像证券交易所一样,是全国第一个从省级贯穿到村级的农村产权交易中心,确权以后都要进行交易,这个交易的量将会是海量的,最终从农业属性变成金融属性,成为农业金融产品。

  当前中国的城镇化率是50%,未来要达到70%、80%,甚至更多,怎么保护农民的利益,不能像过去,一亩地补贴一些钱,然后就把地占了。一定要让农民享受到改革的成果,才可能实现农业土地的集中化管理,才会有现代农业。

  我们现在也在做物联网,建立农业大数据平台,希望把所有的耕地、水文地理条件、气候条件,种过什么样的作物,施过什么样的化肥都记录下来,让农民知道如何实现真正的高产、环保、绿色。

  在这之后,我们又开始做农业电商,把农产品实现互联网销售。这样我就打造了一个完整的基于互联网的农业生态链体系。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举行,BOE(京东方)携手合作伙伴实现全球首次8K+5G远程直播,将远在千里之外的乌镇  秀美美景展现在BOE IPC·2018现场。 此次,BOE(京东方)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实现了包含8K拍摄、8K编解码、5G网络传输、8K直播在内的8K+5G直播全过程。通过在乌镇水...
11月7日,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BOE IPC·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来自全球的物联网企业和专家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物联网细分领域应用、技术及未来趋势。大会期间,BOE(京东方)全面展示了器件与方案、物联网系统、智慧系统领域的创新应用及解决方案,让用户体验到物联网技术发展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京东方全球创新伙伴大会·2018在北京盛大开幕BO...
5G+AI,让全球主要科技巨头都意识到,物联网与新兴技术的融合正驱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到来。全球主要市场研究机构皆给出了一致利好预期:IDC预计,2018年全球物联网支出预计将达到7725亿美元,到2020年将突破1万亿美元。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全球物联网设备规模已超过全球人口数量,预计2018年将有超过40亿台商用物联网设备投入使用,2020年全球有200亿至300亿台设备相互连接。...
人类总是向往极地的神秘和纯净但也常常会因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望而却步极寒、狂风、骤雨、暴雪加上紧缺的物资让每一次极地科考都很艰难11月2日,天空湛蓝湛蓝的,“雪龙号”科考船昂首伫立在上海的中国极地考察国内基地码头,红色的船体、白色的船舱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上午10时15分,在汽笛一声长啸下,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身着探路者全套考察队服,迎风起航,奔赴南极,他们站在船上与家人朋友挥手道别,踏上南...
对于很多人而言,特别是生活在北方的小伙伴,玩雪,应该是童年时光的冬季“标配”了!打雪仗、堆雪人,不亦乐乎~ 而生活在南方的小伙伴们,如果难得见到一次下雪,更是兴奋的不行~▽然而,人,是会变的…长大后,你不再会像儿时那样玩雪,你也不再那么喜欢下雪天,甚至,开始讨厌起冬季的雨雪天气… 因为,连续的雨雪天气,就和梅雨季一样讨人厌,让你不得不面对洗完衣服却干不了的窘境…这真的很令人感到...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