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影响力
嘉实远见者

王寿君 核电薄利稳增长

文|本刊记者 修思禹 日期: 2016-04-29 浏览次数: 8968

  提到核电站,日本福岛核泄露事件是个绕不开的话题,虽已时隔5年,但事故所造成的后续问题,仍然时常出现在新闻当中。

  事实上,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到底什么是“核电站”,但对核电站“杀伤力”的恐惧,却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弱。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对“核”感到恐惧,特别是对行业有更深入的了解之后,很多人会意识到核电在社会经济和环境方面独特的优势。比如与“核”打了几十年交道的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核建)董事长王寿君。

  近几年,中国核建一直远离新闻热点,但今年开始却“高调”地在新闻中亮相。

  今年1月,在中国与沙特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王寿君与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主席H.E. Dr. Hashim A. Yamani签订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此备忘录的签订,标志着我国第四代核电技术实现了“走出去”的重大突破,这对于“中国制造”来说,也具有重要意义。

  与《英才》记者谈起此事,王寿君颇为自信:“高温气冷堆是最适合‘一带一路’战略的输出产品。不仅是因为其安全可靠,而且还因为其具多功能性,符合‘一带一路’周边国家经济的需求。这次与沙特建设的项目,就不仅仅可满足沙特电力供应,还能满足他们海水淡化以及石油化工产业方面的需求。”

  作为国内最早建设的示范工程,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四代堆型,“高温气冷堆”扮演着中国先进核能技术产业化的重要角色,也是采访过程中王寿君最喜欢聊的话题。

  目前,中国核建已在福建、广东、江西、湖南等多个省市开展了60万千瓦高温气冷堆项目前期工作。在海外,除了沙特,中国核建也与阿联酋迪拜、南非等国家和地区签订了此类项目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3月20日,全球首第四代核蒸汽供应系统、采用高温气冷堆技术的20万千瓦核电站——山东荣成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反应堆压力容器也成功吊装就位。

  大刀阔斧,紧密布局,作为高温气冷堆技术产业化推动者之一,中国核建的战略重点已然清晰。但是,在电力产能过剩,全民恐惧于核事故的大背景下,核电重启将如何推进?一家国字头的“老”企业,是否能借力创新在市场上焕发青春?曾经以施工建设服务为主的中国核建,在如今核电大发展的背景下,是否会具有竞争优势?

  有数据显示,和四川面积差不多的法国,建有19个核电站,58座核反应堆。核电占了法国发电量的75%,而中国目前核电只占2%,可以说是空间庞大,道路曲折。

  

  第四代技术

  《英才》:福岛核事故之后,中国核建的发展是否受到影响?

  王寿君:日本福岛核泄露事故之后,国家一度不再批准建设核电站,整个行业都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中国核建自然不能独善其身,不过,从去年两会开始,核电慢慢恢复了发展,国家也先后批复了一些核电站的建设,我觉得核电市场会越来越好。

  但核电站建造周期比较长,一般要60个月左右,现在核电发电量占整个发电量的2%,如果按重启核电站建造要求,2020年能实现4%的发电量,时间还是很紧张,对我们来说,压力也很大。

  《英才》:福岛事件发生过,中国核建有没有想过转型?

  王寿君:日本福岛核电站和发生过事故的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都是第一代的初级核电站。当年建设的时候,他们本身设计研发能力就不够。而且福岛核电站已经运营40年了,本就到了该退役的时候,又遇到了重大的自然灾害。所以才会产生那么严重的后果。不要说现在的第四代,即使是第二代,第三代核电站,也不会存在核泄露的问题。因为在设计施工的时候已经充分考虑到了安全问题。

  中国核建的业务是以建设、安装为主,主要就是保证核电站的施工安全,我们有30年的经验,在专业领域是世界第一,国际上没有一个公司可以超越我们。所以我们不会想去转型,但会在技术、管理方面创新,通过历史经验总结,确保核设施的更加安全。比如现在我们推广的高温气冷堆已经是第四代的技术,在安全性上面有充分的保障。

  《英才》:高温气冷堆技术含量再高,在普通人印象中也是核电。如果真的大面积推广,是否会引起恐慌?

  王寿君:如果有人开奔驰第一批的老爷车出了交通事故,那就能以此推断,奔驰车不好,不能驾驶奔驰车吗?

  “高温气冷堆”和前面的三代产品完全不是一个类型,是技术创新。简单来说,高温气冷堆是把核燃料做成像小米粒一样,再用石墨包起来,这种包壳一般要在1600—1700摄氏度以上才能烧化,由于较高的负反应性温度系数,高温气冷堆峰值温度也就是1200度左右,达不到那个温度,自然不会被烧化发生泄露。完全可以代替火电的锅炉,非常安全。

  另外,福岛核电站受海啸影响也比较大。海水把整个核电站淹没了。但中国的内陆城市根本没有海啸,也就更增加了安全性。而且我们国家构建有完整的核应急体系,我们会留一支队伍在建造完成之后做“保镖”,他们对内部的结构、技术都很了解。尽管会发生事故的概率非常小,但应急准备的措施还是要做充分的。

  

  新盈利点

  《英才》:你认为核电的市场空间有多大?

  王寿君:现在环保已经是人们的首要需求,有人说,天天活在雾霾里,吃山珍味也味如嚼蜡,但如果天天蓝天白云,喝玉米面粥,也会神清气爽。可见,空气污染不但对人的身体影响大,对人的心情影响也很大。但我们在环保方面投入很多,却没有完全找对方向。

  我觉得空气污染虽然有很复杂的原因。但其中有两个最重要,一是汽车尾气,二是烧煤供热。汽车尾气如何解决我没有专业意见。但供热完全可以用核电代替的。核电属于清洁能源,不会对空气造成污染性。而且风电,水电都具有区域性,核电比较灵活,不太受地域的限制。

  高温气冷堆技术也将成为核电行业新的盈利点,至少目前看,前景非常乐观。我们与沙特签了框架协议之后不久,一些国家就主动来找我们谈合作。高温气冷堆除了安全、实用、多功能之外,安装也很方便。我们是在工厂里预制好了,到现场以安装为主。它的建设工程是比较简单的,不像其他核电站要大兴土木。操作培训也比较容易,所以会受到很多国家的欢迎。

  《英才》:除了核电之外,中国核建还有一些多元化的产业,包括房地产等。中国核建是否在多元化方面深入布局呢?

  王寿君:有一些与核工业没有相关性的行业,是当年重组的时候,分给我们的企业。既然早就存在,就不能不管,总要干点业务,养活一些人,所以并不是我们刻意要多元化,而是必须要承担责任。我们并不想刻意多元化发展。

  《英才》:现在中国核建的盈利状况怎么样?

  王寿君:可以说是利润很薄。因为现在核电的建安合同价还是跟上世纪80年代的一样。但成本早提高了很多。比如,人工成本的上升。现在人工的工资肯定不可能跟80年代一样。所以企业不创新就没办法生存。有了技术和管理上的创新,过去一个需要1000人完成的项目,可能现在用500人就足够了。

  《英才》:你如何看待核电领域投资回报率?

  王寿君:核电我们现在基本上只做高温气冷堆,荣成石岛湾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明年就可以发电了。以前大家一直猜成本会很高,但实际上我们经过技术创新,60万千瓦的高温气冷堆已经达到大家可以消费起的水平。

  另外,中国核建集团是以核为主,两业并重。一块是建筑业,60年搞核工业,这方面我们是世界第一。另一块就是以高温气冷堆为核心的清洁能源板块。现在我们也有水、风、光伏、清洁能源这几块业务。因为当核电停滞时,我们水平再高,也没有用武之地。没有米饭吃的时候,土豆也能顶饱。所以我们不太担心回报率,更多的是保证企业生存,并实现稳定增长。

  《英才》:在金融板块,中国核建是否有新的想法?

  王寿君:没有大型企业不做金融板块的。中国核建肯定也在做,但这不是我们的主业,我们更愿意把精力聚焦在主业之中。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2019年5月17日,由上海长江国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主办的 “第八届长江国弘论坛” 在上海西郊宾馆圆满举行。本届论坛以“迷局——不确定中找寻确定性”为主题,邀请了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博士作主题演讲,长江国弘旗下基金投资组合的企业家代表袁岳董事长等作圆桌讨论分享。长江国弘旗下各基金投资人、投资组合的企业家代表、长期合作伙伴等共300多人参加了此次论坛。“长江国弘论...
科创板基金持续刷屏。4月底,7只科创主题产品认购火爆,近期又有一批科创板基金相继问世,如何挑选成为投资者当前关注的问题。业内专家建议,不同于其它基金,科创板基金是一类新颖且特殊的产品,因此对管理人的投资运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投资者可从管理人实力、投研团队、基金经理等多个维度出发进行综合考量。据统计,目前名称中带有“科创”、“科技”等字眼的上报产品有93只,加上申请转型的老基金,等待批文的主题产品...
科创板无疑是今年资本市场的大事件之一,投资者该如何把握这一重大机会?除了此前发行火爆的科创主题类基金外,记者了解到,今日,首批科创板战略配售基金问世。其中,华安科创主题3年封闭灵活配置混合基金正式获批,该产品将积极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并由五位资深基金经理组团运作,值得投资者关注。业内人士表示,与之前科创主题类基金不同的是,在科创板推出后,科创板战略配售基金将是首批可参与科创板“战略配售”的公募基金...
科创板的脚步越来越近,上交所公布的科创板受理企业总数已超百家,不少投资者已经跃跃欲试,咨询相关情况。不过,个人投资者直接投资科创板面临着50万资金门槛、中签率低、甄别难等诸多难题,不妨关注相关公募基金。据了解,作为首批“科创板战略配售”公募基金之一,华安科创主题3年封闭运作混合基金(代码:501073)值得重点关注。华安基金深耕“科技创新类新经济”,公司科技投研团队将为该产品的投资管理提供全力保障...
近日,全市场首批投资日本股票市场的ETF –华安三菱日联日经225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 (QDII)(以下简称“华安日经225ETF”)正式获得证监会批复,该ETF是国内首批投资于日本市场的基金之一,目前国内现有的QDII产品主要投资方向仍以香港和美国为主,此次日本市场的引入将对国内投资者的多元化跨国资产配置形成重要补充。随着中日两国经贸合作日益加深,金融层面的合作也在加强。2018年10...
电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