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产业
农业

机械巨头弃工从农?

文本刊记者 赵福帅 日期: 2014-03-05 浏览次数: 1704

  弃工从农?工业机械遇冷之后,农业机械又被制造业大佬们炒个火热。

  去年底,中联重科旗下首个农机产业园落户重庆璧山,并欲未来在璧山打造百亿规模的农业装备产业集群。

  无独有偶,去年12月20日,东风汽车与日本井关农机株式会社签订了扩大合资经营合同,计划年销售收入150亿元。

  而汽车巨头如吉利、北汽,工程机械如三一、徐工等,都已经跃跃欲试农机制造业务,奇瑞、福田等则已经提前进入。

  工业制造巨头为何扎堆进入农机制造领域?是为了争抢农机补贴这块香饽饽,还是长期的战略布局?

  补贴“只增不减”

  中国已经超越欧盟和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农机制造大国。

  根据农业机械协会公布的数据,中国农机市场规模从2003年的700亿元,10年间增长5.5倍,至2013年达到38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0.7%,预计2018年将突破5000亿元。

  与之对应的是我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仍有待提高。2013年,中国农业综合机械化水平约59%,与发达国家的接近100%仍然存在很大差距。中国农业部提出,力争在2020年将耕种收机械化水平提高到70%。

  2014年1月19日颁布的“一号文件”提出要“加快推进大田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主攻机插秧、机采棉、甘蔗机收等薄弱环节,实现作物品种、栽培技术和机械装备的集成配套”、“加大农机购置补贴力度,完善补贴办法”等具体措施。

   “以往没这么详细,这次列了几十条,尤其是在农机方面,说得很透。”新研股份(300159.SZ)副总经理王建军告诉《英才》记者,1号文件的确为农机企业带来了实质性利好。

  而一拖股份(601038.SH)董秘于丽娜则认为,农机行业正处于新一轮发展机遇期。她向《英才》记者表示:“未来10年还会是农机的黄金10年。”相比之下,中国的汽车和工程机械市场正经历增长瓶颈,甚至出现下滑。

  大约10年的狂飙突进后,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在宏观调控及产能过剩的影响下,整体进入了痛苦的调整时期。截至2013年三季报,中联重科(000157.SZ)实现营业收入289亿元,同比下滑26%;三一重工(600031.SH)实现营业收入299亿元,同比下滑26.5%;徐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6亿元,同比下滑25%。

  谈及进军农业机械的原因,主营农机业务的奇瑞重工副总经理袁勇富告诉《英才》记者, “市场越来越大,又有不确定因素,不确定就是机会。”

  实际上,韩国、日本等都经历过类似阶段:当工业反哺农业时,有一半以上机械企业都去做农机,比如日本农机巨头久保田的专长其实是铸铁管。

  “中国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汽车和工程机械增长比较稳定了,农机又有大缺口,尤其是缺乏高端产品。”一位农机流通协会专家表示,除了市场因素之外,更直接的诱惑是来自农机购置补贴。

  中央财政安排农机补贴从2004年的0.7亿元快速增长至2013年的260亿元,这还不包括地方政府补贴。财政部表示,未来这项补贴会“只增不减”。

  格局已定?

  统计显示,2012年全国规模以上农机工业企业的总产值,仅相当于美国约翰迪尔公司一家企业的总产值。

  相较市场需求和潜力,显然,我们的农机工业的发展滞后很多。

  随着农业规模化加速,劳动力成本上升,中高端农机需要增大,国内农机制造短板开始显现。

  “现在西北缺成套设备。进口太贵,没补贴,但没办法,贵也得买。”上述农机专家表示。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张小虞指出,我国高端动力机械和配套农机具的对外依存度高达90%以上。

  目前,约翰迪尔、爱科、凯斯纽荷兰、克拉斯、久保田等全球五大农机巨头都已进入中国,垄断了水稻收割机、水稻插秧机、大马力拖拉机、采棉机、甘蔗收获机等,这正是2014年“一号文件”要求攻克的。

  王建军则认为,跨国巨头的进入是个好事,因为“没有压力很容易小富即安,有了压力,就逼着我们往前跑。这会产生很大的鲶鱼效应,促进国内企业研发高端产品,激活并加速格局调整。”

  据悉,中联重科已在美国成立农机研究所,通过与国际同行合作,使用国际领先的技术,研发适应中国需要的产品。“中联将以自身的制造优势和大资本的优势,在中低端市场进行阻击;高端市场要像工程机械一样,把外资品牌逐步挤出中国市场。”中联重科农机事业部总经理李江涛说。

  不过,这并不简单。新进入者能否影响未来的行业格局,取决于他们进入的战略和路径选择。首先是定位中国全市场营销,还是细分市场。如果定位全市场营销,它能否在两三年内达到500个以上代理商,市场覆盖超过90%?第二是做细分产品,还是做解决方案。如果做全方位的解决方案,所拥有的资源目前能否支撑?

  袁勇富认为,关键在于这些布局农业的国内装备制造企业怎么定位,以及如何形成与定位匹配的专业资源和能力。

  另外,国内的农业机械研发面临困难。前述专家指出,工程机械全世界是通用的,而农机的差异化程度高,收土豆的不能收向日葵,江南的无法适应东北,应用大型机械还要改株距、行距等农艺。研发周期长,成本高昂,是行业升级的重要瓶颈。

  “农机的研发环境可能比工程机械还要恶劣。哪怕用人家的现成图纸来做,都得两三年后才可能成功,这个周期是必然的,因为必须经过反复试验。”王建军直言,上述企业不太可能立刻成功。

  当然,国内农机企业面临的直接挑战,来自跨国巨头。有行业人士说,高端农机市场十年内不会有大的改变,整个行业都将是外资品牌的天下。因为农机跟汽车工业不一样,汽车工业还有产业政策支持,农机工业外资进来是不受限制的。

  于丽娜表示,这两年确实感受到国外高端产品的影响。“但这同样会激活我们。前些年受国外产品刺激,一拖开发动力换挡,收购国外的相关零部件企业。动力换挡研发成功后,就大大压缩了国外产品的价格。”

  据悉,2014年,政府将加大对农业机械化普及的工作力度,尤其将加强对自主品牌的扶持,一系列相关政策和措施将出台。

版权声明:未经《英才》杂志书面许可,对于《英才》杂志拥有版权和/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北大商业评论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向《英才》杂志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杂志订阅
  • 官方微信
  • 头条号
  • 订12期《英才》
  • 8折优惠价为192元
  • 订阅热线:010-65545299
  • 点击订阅杂志
新闻快讯
11月25日,国信证券2021年度投资策略会在深圳拉开帷幕,此次会议以“数字浪潮”为主题,国信证券总裁邓舸在会上发表了题为《科技浪潮下的金融使命》的演讲。      金融行业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动力之中      邓舸指出,在即将迎来的新发展阶段,科技已成为推动各行各业发展的核心力量,金融行业也需要积极参与到科技创新这一发展新...
博世携两大展台参展:家电展台位于5.1B2-06,汽车展台位于1.2C6-001博世连续参展三年,携多款新品亮相:高效舒适采暖4.0系统、升降式吸油烟机、新一代传感器产品组合、车载计算平台解决方案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陈玉东博士:“中国市场正从疫情中快速恢复,为博世在华业务的发展提供蓬勃动力。”      中国,上海——全球领先的技术与服务供应商博世将于11月5...
2020年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疫情席卷、贸易摩擦、监管收紧。随着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双循环”国家战略的逐步推进,以及坚持“房住不炒”“因城施策”的地产调控主基调,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将迎来新的挑战与机遇。      2020年11月18日,由广东时代传媒集团主办,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时代数据承办的2020中国地产时代百强...
2020年11月5日,上海——随着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全球领先的生命科学企业拜耳连续第三年亮相进博会。作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展商联盟成员,拜耳今年进一步加大了参与力度,展台总面积扩大到前两届展台规模的两倍。其中,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的参展规模进一步扩大,围绕 “共享健康,消除饥饿”的全新企业愿景,拜耳通过一系列亮点展品和精彩活动,直观展示在医疗健康和农业领域的核心...
2020年10月22日,深圳科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思科技”)登陆科创板,股票代码:688788。截至今日上午收盘,科思科技涨120%,报于234元/股,市值达177亿元。华控基金作为科思科技的机构股东之一,与公司领导一起参加了上市活动。长期研究,有效筛选,精准投资      此前,华控基金所有上市的军工企业业绩均保持快速增长。对被投企业退出路径及时间的精准...